Google
  • Google
  • 百度

文革之鉴

首页 > 中国治理 > 治理史鉴 > 文革之鉴

夏韵:何其相似的文革开场

作者:夏韵专栏

来源:作者赐稿

来源日期:2010年01月07日

本站发布:2010年01月07日

点击率:1595次


    小区中央广场花坛边,几位老人聊天聊得火热,他们来自天南海北,有叶落归根回来的,有看望儿女来的,也有早年调动工作来的,十个人中有九个不是来自一个地方。聊聊就聊到文革,我好奇,想知道各地文革是怎样开场的,便问道:你们那儿文革是怎样开始的。他们异口同声地回答:批三家村。南到海南岛,北到黑龙江,西到新疆都是从批三家村开始的。学一样的文件,开一个模式的会,喊一样的口号。

    我身边“文革”也是从批“三家村”开始的。一次次的大会小会传达上级指示,都说“燕山夜话”是大毒草,邓拓是“反党分子”,“三家村”是“黑店”。记得政治处主任一次比一次语重心长,一次比一次激情万丈的教导我们:同志们哪,同志们,一定要头脑清醒,跟上形势,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牛鬼蛇神”就睡在我们身边,不把他们揪出来,建设有什么用?江山变色,建设的再好也是送给他们享受啊。所以,一定要全力搞好文化大革命,运动压倒一切!运动要放在一切工作的首位!

    我十分迷惘,因为我读过“燕山夜话”,喜欢它清新的风格,知道邓拓不仅曾是“人民日报”社社长,中共北京市委书记,还是诗人书法家。“三家村札记”是中共北京市委主办的“前线”杂志上的文章,怎么都成了反党的呢?

     早在读过上海文汇报上姚文元的文章“评新编历史‘海瑞罢官’”,似觉“山雨欲来风满楼”。心笼罩着阴云,总感到那文章不是说理,更象鞭子棍子。不明白人们心目中“刚正不阿”的清官海瑞怎么比贪官还坏,海瑞的“退田平狱冤”怎么成了呼唤“单干风”“翻案风”,并和彭德怀串在一起。彭老总已经够冤了,难道还要落井下石?

    我不是懂政治的人,不明白眼前难以明白的事理,心情十分压抑。我感到现实政治与我学生时代的信仰越来越相悖了。我清楚意识到:继不认同大跃进年代的虚妄,我的思想第一次滑坡,似与党有离心之嫌,面对这场政治宗教主导的“文化革命”我的思想又一次大滑坡。

    我怕极了。我自幼受到的教育是“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我很想很想跟着党的号召走,很想成为“左派”。但是任我怎么努力寻找说服自己的理由,我的良知仍然羁绊着我的脚步。此时此刻,我不知我已被组织按照家庭出身、社会关系、政治表现划人三六九等的政策、划入了劣等人群。

   那些日子,我久久坐在桌前,摊开稿纸呆呆望着窗外,任时间从身边悄然流逝,一个字也写不出来。我对时政的怠慢很快被报告上去。顶头上司对我说:“批判“三家村”,文章写的好坏仅是水平问题,写不写是态度问题,大是大非问题。”

   我不情愿违心地成为工具,跟着喊自己不理解的口号,我不情愿跟着受权力驱使的官场积极分子去围攻讨伐某一个人。但是,良知就象秋后的枯草,风刀霜剑紧逼,想挺立已不可能,只能任其折断随风飘逝。等我找了张报纸,照着报上的文章斩头去尾抄成大字报贴出去,满院已是大字报的海洋,全是一个调门:

  “邓拓是反党反社会主义分子”。

  “砸烂邓拓的狗头,砸烂‘三家村’”。

   “邓拓要复辟资本主义,要劳动人民吃二遍苦受二茬罪”。

    晒图室的几个女工声泪俱下,共产党员积极分子义愤填膺。“两本书”——“燕山夜话”、“三家村杂记”,“三个人”——邓拓、吴晗、廖沫沙,妄想把中国拉回水深火热之中,可能吗?全国上下,工人阶级、贫下中农、解放军战士、大中小学老师学生、机关干部、文艺工作者、体育工作者、老头、孩子、家庭妇女、行动起来,口诛笔伐,几个人读过这“两本书” 又有几个人认识这“三个人”。

   我想假若上面传达下来的不是邓拓,而是另一个人,这些批判讨伐只要换个名字依然可用。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一人指鹿为马,亿万人不敢言“鹿”。这是何等的悲哀,这到底是群众运动还是运动群众。

  人民日报:“横扫一切牛鬼蛇神”社论如雪似霜,铺天盖地洒满中国每一个角落,天地一色只剩下一个“白”——以圣洁崇高的名义行之的虐杀掩盖在白色恐怖下。有人热血沸腾,有人彻骨寒冷,一次次学习,一次次号召,一次次鼓动。人性的恶不断被催化被点燃。中央揪出了“彭罗陆杨”反党集团。各省,各个单位也都揪出了自己身边的“反党集团”、“牛鬼蛇神”。老一代知识分子几乎一网打尽,党内外那些有见解又不随波逐流的仁人志士几乎都成了阶下囚。

   后来,又说是刘少奇的资产阶级反动路线,毛给人平反,号召造反,用过后又一网打尽,捉鬼放鬼,收放自如。毛主席需要造反,造反就有理,毛主席收拾好了刘少奇,不需要造反了,造反不但没理,他恩赐过的理也变成非理,要一笔笔清算。文化大革命的大民主是假像,毛泽东藉此运动群众是真,大民主只是是他用来剪除异己的手段而已。可叹,文革被尘封,知之者太老了,不知之者太年轻。

   祈求上苍,佑我中华,千万不能再来文革。

(转载本文请注明“中国选举与治理”首发,以上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