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 Google
  • 百度

文革之鉴

首页 > 中国治理 > 治理史鉴 > 文革之鉴

我选择见证,我拒绝忘记

作者:夏韵专栏

来源:作者赐稿

来源日期:2010年01月09日

本站发布:2010年01月09日

点击率:445次


  我选择见证,我拒绝忘记

  封存文革,忘记过去,是主流声音。任何一个文革经历者均可这样选择,唯独见证者不能这样选择,除非他不是见证者、不愿作见证。见证者没有理由让历史泯灭于沙泥之中。

  我选择作见证,是因为我不愿中国再出现共和国主席手举宪法保护不了自己的血腥场面;不愿再看见我的同袍呼喊着同样的口号刀枪相向,血肉相博。

  封存文革,让历史完全失忆,叫民族反思沦入空白,对文革的价值体系依依不舎,无异于把中国仍置于文革的阴影里。造成共和国主席刘少奇惨剧的价值体系不改变,谁又能保证不会再有王少奇、李少奇的惨剧。

  文革是以一种极为现代的形式——大民主、大鸣、大放、大字报——运行着最原始、最野蛮的内容——抄家、游街、关牛棚、戴高帽、三忠于、四无限。文革浩劫是曾经的存在,既往的现实,眼前的阴霾。每一个有良知的人,能思索的人,经历“在清水里泡三次,在血水里裕三次,在碱水里煮三次”炼狱般改造的人,在经历一次次淡忘后仍然感受到文革宗教神祇的威慑。

  意识形态对文革的强势解读和有意封存,使得文革幽灵骚动发酵。一股肯定文革、鼓吹再来一次文革的思潮在涌动。政治运动造就了成批成批的语言大师,不会说话的人都变成了会说话的人,说道恰到好处嘠然而止,说到关键处罔顾左右而言他。听他们的话,只能听音。从行为学的角度,行为总是为了满足某种需要,重祭文革大旗,重执阶级斗争利器,真的能给民之幸福国之强大吗。

  文革的价值核心——极权,是好是坏,经历文革的人心知肚明。硬说文化大革命就是好,这是妇孺皆能辨别的谎言。把对极权如歌如幻的痴迷憧憬、化作文革“红肿之处艳若桃花”臆想的年轻人,结局只能成为极权祭坛上的羔羊。

  寄语不谙文革又热迷文革的年轻人:不要责怪老年人不忘文革,我们不愿看到三十多年前、献出真诚和童真、被邪恶奸骗的热血青年的悲剧在你们一代人身上重演。胡温新政,科学发展观,深得人心,最高当权者忧国忧民日月可鉴;我们的祖国正处于有史以来最文明强盛的时期。我们渴望民主,绝不要毛氏恩赐大民主,我们盼望富裕,绝不赞成再来一次“打土豪分田地”。我斗胆劝你们少些浮躁,细心做些社会调查,文革真的是很坏的事件,几千年来发生的事件没有比它更坏得了。

(转载本文请注明“中国选举与治理”首发,以上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