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 Google
  • 百度

文革之鉴

首页 > 中国治理 > 治理史鉴 > 文革之鉴

一个告御状的人

作者:夏韵专栏

来源:作者赐稿

来源日期:2010年01月09日

本站发布:2010年01月09日

点击率:356次


  1973年还有一件事记忆犹新:福建省有个小学教师名叫李庆霖的人,给伟大领袖写了一封信,诉说他的儿子上山下乡遭遇的窘迫境况。伟大领袖赐御札一封,中共中央忙发了红头文件。

  全国上上下下、工人农民学生战士都得学习这个文件,一时间,李庆霖的名字家喻户晓,那时,几乎所有的下放农村的知青境况都与李庆霖所述类似,因此所有的“呼天不应叫地不灵”的平民百姓家长无不感激涕零。

  我记得伟大领袖的信很短,说是寄上三百元,聊补无米之炊。李庆霖的信真诚感人,尖锐地切中上山下乡运动的时弊,却没有流露一丝一毫、否定伟大领袖倡导的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的哀怨。他扎实的文字功底和不屈于命运、敢于“告御状”的文胆,感动了伟大领袖。

  李庆霖是无数“告状”“上访”的底层百姓中的幸运儿。要知道,上访告状的平民百姓那一个不是真诚地相信党、相信伟大领袖才举笔投书的,但是,落到地方当局手里,仅就他信中的“告御状”、“呼天不应,叫地不灵”、“无米之炊”了了数语,不给扣上丑化党、攻击社会主义制度的罪名才怪了。起码,越级上告就犯了他们的戒条。

  1973年,那是中国政坛最变幻莫测、风浊浪高的年月。伟大领袖的御笔携戴着龙恩,把一个穷乡僻壤、孤陋寡闻的书生,推到了顶层政治的风口浪尖上。李庆霖“告御状”,道出了万千知青家长的苦情,促使中共高层重视知青上山下存在的弊端、高度关注知青政策。

  如果李庆霖就此打住,自甘寂寞,继续当他的小学教师。把对伟大领袖的感恩、转化为对当地父母官的感恩、对有权定他生死的他的直接领导的感恩,老老实实当他的平民百姓。他的后半生就不至于吃进牢狱之灾、刑至无期;惨遭批斗百场,场场拳打脚踢;连累妻子儿子开出公职、沦为反革命,最后潦倒到连黄泉路上的火葬费都拿不出。

  可是,李庆霖就是李庆霖,否则,他就不是“告御状”的李庆霖了。

  伟大领袖的关爱有加,使得他腾空直上,官至全国人大常委会常委。可叹一介穷书生,他那里有眼光、见识、城府能识清高层政治的诡谲。他对伟大领袖的愚忠,他本人出自底层、自身草民潜意识里“皇帝好,地方歪嘴和尚念错经”的偏见,使得他疏离、逆反地方官员,铸成了他的悲剧。

  李庆霖太相信中共中央“批林批孔”“反击右倾翻案风”的红头文件了,可悲可怜。话又说回来,又有哪一级党委不是积极贯彻执行,正像当年给刘少奇戴三顶帽子,只有陈少敏一人不举手,这一回,又有哪级党组织和个人站出来为邓小平说半句公允话啊!此时此刻,我们伟大的党在哪里。

  我常常幻想:如果那个事后听起来无所不在、当时不见踪影的伟大正确的党、能旗帜鲜明的站出来,反对那个客观存在的“实在的”祸国殃民的“党”和它的红头文件,拒绝批林批孔,拒绝批邓,该多好啊!如果是那样,也许李庆霖就不会犯浑。即使犯了浑,至少党绝不会用“四人帮”的手段对待他,叫一个文弱书生遭受那么多折磨。

  李庆霖已被定在历史的耻辱柱上了。好在那个年代的数千万知青不会忘记他,数千万知青的家长永远感激他、怀念他。李庆霖黄泉有知,应笑慰。

(转载本文请注明“中国选举与治理”首发,以上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