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 Google
  • 百度

文革之鉴

首页 > 中国治理 > 治理史鉴 > 文革之鉴

信阳事件五十周年年祭

作者:夏韵专栏

来源:作者赐稿

来源日期:2010年01月09日

本站发布:2010年01月09日

点击率:1512次


  问天下诸君, 谁能解读我好友绝笔——《毛主席万岁》五个滴血的字

  信阳事件已过去五十个春秋,每当忆及亲人活活饿死在堆满小麦的国家粮库边;忆及他们给外地亲人的求救信被扣;他们外出逃荒要饭求条活路的权利被剥夺。我眼里含泪,心在滴血;多少年,不能言悲、不能言怨、不能尽情哭一声——因为那是在毛主席脸上摸黑,犯大忌。如今,可以说、可以写了,几次轻点鼠标未及,仍泪流满面不能成文。这里仅以一篇祭奠好友的旧作权作信阳事件五十周年祭。

  他是我的同学,我们同窗七载,是同乡人,老家河南信阳*县。他的父亲,我的几个亲戚1959年都死于那场震惊中外的大饥饿。我们曾悲伤地谈起那个由于冒犯“神”威,只能三缄其口的“信阳事件”,他泪汪汪的谈起饥饿亲人吃草根树皮观音土还是没能迈过“人祸”,命丧黄泉。说到亲人寄给他的求救信被当局扣留,外出逃荒被拦截,活活饿死,他泣不成声。

  忽然他意识到什么,很快抹干泪水对我说:千万不要对人提及“信阳事件”,也不要提及我们谈论过“信阳事件”,不能在心里留下阴影。我们党之所以伟大就在于发现错误及时改正了错误。

  我说:这错误代价太大了,那是十几万条人命啊(当时我还不知道信阳地区饿死百万、全国有数千万人饿死)。他神情复杂的注视着我说:有什么办法,彭德怀曾赤胆忠心为民请命,结果怎样?好在少奇同志(那个年代对国家主席刘少奇的约定俗成的称呼)及时弥补,现在的日子不是好多了吗。他要我多学习,少开口,识大局,说:我们只能坚定的相信党,没有别的选择。没想到,他还是没能管着自己的嘴,向组织交心中有所流露。

  文革来了,他顺理成章的被楸出来了。大字报把他的双层床糊得密不透风,每天只能钻进钻出。他像一只乱箭中受伤的小鸟,孤独的躲在角落里梳理着自己的羽毛。他太爱自己,太在意自己的羽毛了。当他得知一场声势更大的批斗会在即,他将被自己的同类啄得光秃秃的成为“另类”。他选择了死。

  他决意“走”的前一天中午,在去食堂的路上,和我迎面相遇,见他身后有人押着,我没敢和他讲话,他冲我点头笑笑,在擦肩而过的瞬间他轻声对我说:坚强点,好好活着——我在他之前已进了牛棚。没来得及回应他,忙转身,只看到他匆匆而去的背影。

  他是投江死的。他自杀的消息对“牛鬼蛇神”是封锁的。直到按惯例批斗死人,鞭笞亡灵“以死抗拒文化大革命,仇恨毛主席,自绝人民”。我才知道,我少年时的小伙伴走了,阴阳两隔我再也不见不到他了。

  他还那么年轻,未婚妻正等他完婚。我眼前不断地浮现他的影子,他最后留给我的匆匆的背影定格在我眼前。我不相信,这么一个鲜活年轻的生命就这样没了。

  他会游泳,水性很好,想到他在沉沉黑夜里,自己把自己和石头捆绑在一起沉入江中的那分分秒秒,我的心撕扯般的痛,泪夺眶而出。我慌忙冲进厕所,打开龙头,任冷水打湿我的头发,借滴滴水珠,掩盖滴滴泪珠,我没有哭的权利。我哭友人的泪会被认为是仇恨文化大革命,仇恨毛主席。我哽咽着撕扯着自己的头发,牙齿咬破嘴唇和血咽下。

  阵阵声嘶力竭的讨伐死者亡灵的口号声声紧逼,令我心身俱裂,脑子一片空白,陷入虚无空洞的深渊,我仿佛看见少年小伙伴黄泉路上蹒跚的身影,努力睁开眼,惨白的太阳光里哪有他一丝魂踪。

  至亲饿死没能动摇他对共产党的赤诚之心,在他准备随亲人奔赴黄泉之时,藉着人生最后的几缕惨淡摇曳的心焰,蘸着自己的鲜血,给世人写下他最后的一句语言——“毛主席万岁”五个滴血的大字。哀莫大于心死,不知他是因信仰的破灭而绝望,还是以死向他的信仰呈现出他的忠诚。。

  这五个滴血的字啊,是否能涵盖得了太沉重的“神”的威严和臣民的肝肠寸断!!!

  问天下诸君,谁能解读我友黄泉路上的所思、所恨、所怨。

(转载本文请注明“中国选举与治理”首发,以上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