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 Google
  • 百度

文革之鉴

首页 > 中国治理 > 治理史鉴 > 文革之鉴

毛泽东挑战亲手创建的国家权力

原标题:毛泽东挑战亲手创建的国家权力——成?败?:百姓眼中的“7.20”事件

作者:夏韵专栏

来源:作者赐稿

来源日期:2010年01月18日

本站发布:2010年01月18日

点击率:989次


     转眼又到了晴晴雨雨的六月,热风吹走了春日暖融融的绿意,夏如期伴着潮湿腻味的炽热到来。灸人的阳光里造反热浪扑面,造反战旗飘扬,造反喧嚣如火如荼,连居委会里的66年扫四旧抄家“侦缉队”老太婆也反戈一击戴上了造反派袖章。

  1967年主流媒体舆论一律、一个声音导向——造反!造反!造反,和今天的主流媒体舆论一律、一个声音导向——改革!改革!改革、十分相似;不同的是当年异议声音多见于死刑犯的罪证里,如今异议声音能见于网络里,说明社会真的进步了。

  要谈四十多年前的“7.20”,就要谈毛泽东亲自领导指挥的“平民与权贵”的博弈。造反派的对立面是权贵——各级权力阶层,这各级权力阶层是毛泽东亲手创建的,造反冲击各级权贵又是毛泽东倡导的;虽然他们风光不过十几个月,却要终身背负十年文革里的恶,早已万劫不复地被当局定在文革耻辱柱上,“造反派”成了牛鬼蛇神的代名词。但是,每个文革过来人把手放在心口上说句良心话,1967客观存在的对立两派,不都是哭着喊着把造反帽子往头上戴、唯恐跟毛主席跟得不紧、唯恐批刘少奇批得不很、唯恐革命不彻底、比着效忠吗。

  成立于1967年5月16日的武汉“百万雄师”,声称“成员120万人”。“武汉地区的党团员85%都加入了这个组织”自诩“最忠于毛主席”。社会上的事我不清楚,我只知道我们科六个人中四个被划为“右”“中右”的人是造反派观点,科长和一个左派是百万雄师观点。我思忖,当官的和左派是最守纪律最严谨的人、一向以服从组织命令为己任,没有得到上级组织指令,他们不可能会在社会上自发的形成号称百万的群体。

  事实证明这是一个自上而下、受军队支持、以各单位人武保卫干部为主体的官办组织,那么是什么人组织了他们?喊着永远忠于毛主席,向毛泽东发难,镇压毛泽东支持的造反派。几十年后当年百万雄师头头回忆“7,20”说;:“当时我们和中央文革没有来往,我们是反对中央文革的。我们只和国务院中南组联系,每晚向他们汇报情况,他们和中央文革不是一套班子”。

  四十年后听此实言,我欲哭无泪,如果我们先进的社会主义能像清朝末年、允许政权内的异议者办报、将此真相公开;如果党的喉舌不那么霸道,允许舆论稍开一丝缝隙,允许质疑;当年这套“和中央文革不是一套班子”的班子不就有了公开异议政见的权利吗。都是共产党人,大家亮明自身政治主张,坐下来讨论协商;老百姓不再被蒙在鼓里,何以会斗得动枪动炮血流成河啊。共产党人是先进分子,是心想人民的,不亮出自己的政治主张,一锅煮,看似无比团结,又暗中使绊子,弄得群众斗群众,这叫什么事哎。

  官方一直重申:文化大革命中不同观点派别的群众组织,就绝大多数群众来说,无论当时属于哪一派组织,都是拥护中国共产党,拥护毛主席的。传说中央对武汉问题指示:要陈再道不要再抓人,已经抓的要放。

  陈再道是什么态度呢?亲自聆听他在武汉市抓革命促生产大会上讲话的党委书记曾悄悄对我们说:陈再道在会骂造反派都是二流子,一有风吹草动,这些人会投靠台湾,还说:湖北是共产党的天下,哪个龟儿子敢夺共产党的权,我们就用枪和他辩论。真是白痴,没想想一个阶级斗争警号长鸣的国家、二流子有那么大的能量吗?他能不明白这些人是受毛主席支持的吗?

  他的枪要指向谁,可想而知。到底是谁错了,是毛泽东还是陈再道。我想肯定是毛泽东错了,因为陈再道代表的是武汉地区“85%以上党团员”的意愿,这些人代表的是国家权力、是不可战胜的。可是毛泽东是“神”不是“人”,他怎能错呢?毛泽东不能错,陈再道没有错,错的只能是受骗造反的那帮人了,谁叫他们造反呢?而“造反”仅仅是造反者个人的错吗?

  以各单位人武保卫干部为骨干力量的“百万雄师”,走上风起云涌的政治舞台,向“要颠覆现存次序”鼓动造反的毛泽东展现了它不屈的威力,街上满是手持长矛铁棍的人,不时有一卡车一卡车的车队,车上的人全站着,着头戴柳条帽,手拿长矛铁棍,轰轰隆隆地开过。

  不得不承认,他们个个都是训练有素的阶级斗争战斗员,他们自命是“牛鬼蛇神”的克星,一点不夸张。一如大标语所示:百万雄师过大江,“牛鬼蛇神”全扫光。他们是“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口号的最虔诚的追随者、最卖力的执行者,说他们是保刘少奇的,真是天大的冤枉,他们对刘少奇的政治路线最反感,称刘少奇是“牛鬼蛇神”的总后台。他们的政治理念是阶级斗争、无产阶级专政。“毛泽东老糊涂了,错把亲人当外人”。

  百万雄师背靠的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在中国当权十七年的权贵势力,造反派代表的是创建权贵势力又要颠覆各级权贵势力的伟大领袖的意志。中国政治大舞台是以省市的中舞台、和千千万万个工厂、学校、连队、公社机关、街道的小舞台为基础的。N个“百万雄师”——“85%以上的共产党员共青团员”和伟大领袖毛泽东是这舞台的主人演出者,他们共同演出了一幕幕政治运动大剧。1949年——1966年,十七年威武雄壮,反胡风、反右派、大跃进、大炼钢铁、大办人民公社、扫四旧、打牛鬼蛇神幕幕精彩;哪有什么资产阶级反动路线,分明都是毛主席的路线。

  突然,毛泽东发疯了,要砸戏班子换人,要台上的下台,要台下站着看的,换到台上来。但是,这不是戏剧舞台,谁上台唱唱也没关系。这是政治舞台,一上一下包涵着不流血的战争——政治。于是,毛泽东把这“一上一下”,命名为“一个阶级推翻另一个阶级的革命”,号召全国自下而上的“夺权”。毛泽东要亲手拆掉他的“戏班子”,重建新班底,挑战传统势力——身处权贵阶层的85%以上的共产党员共青团员,其中不少人手中还有枪。太可怕了,我突然感到毛泽东领导的这场全党大换班的造反肯定要失败。毛泽东永远不会错,届时错的只能是造反的人了。我被自己的一闪念,吓得不轻,这闪念,一年后证实了,只是我没想到是那么血腥。

  时政在方方面面的“错位”,令我头晕目眩,常常冒出些杂乱无章的不详预感,面对时时东边日出西边雨的政治风云变换,我始终缺少安全感。有一种恐惧的力量压迫着我:舆论一律,没有法,没有制约,没有评判标准,全凭皇帝的金口,这金口又是多变,即令不变,执行者不同、解释理解也不同。对“左”的恐惧与生俱来跟随着我,“左”永远是赢家,永远不会受到清算,永远立于不败之地。任何时候都能找到替罪羊,哪怕被推上被告席的是一个所有法官都心知肚名的替罪羊,戏还是照演,下一次“左”祸照来不误。

  好在我顶头上的这片“天”,给了我们暂时的宽松安宁,设计院的“夺权”——归权党委书记院长,与社会上喧嚣的“夺权”,与中国共产党的正副统帅心中的“夺权”含义是否相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我潜意识里总感觉到它是不长久的,党委书记和院长的思维方式——重业务轻政治,不热心阶级斗争,宣扬和为贵——与刘少奇的路线太相似太互为呼应了。毛泽东不喜欢这样的共产党员,虽然他们一直紧跟毛泽东的战略部署,一点也不敢怠慢,一年后还是被毛主席派来的军代表工宣队第二次打倒。说穿了不论你是“保守派”还是“造反派”,你骨子里得是阶级斗争为上的“阶级斗争派”才行。

  毛泽东挑战亲手创建的国家权力——成?败?“7.20”爆发前夜,人们在问,中国在问。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