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 Google
  • 百度

文革之鉴

首页 > 中国治理 > 治理史鉴 > 文革之鉴

东湖弄矛问鼎领袖谁受蒙蔽

原标题:——毛泽东?百万雄师? 百姓眼中的“7.20 ”事件(4)

作者:夏韵专栏

来源:作者赐稿

来源日期:2010年01月19日

本站发布:2010年01月19日

点击率:676次


  1967年6曰24日这一天,百万雄师血洗了钢二司“新水运”、汉口无线电厂“工造”、武昌铁四院、汉口“长办”、汉阳轧钢厂。这是一场场血腥残酷、恶战双方同呼喊着忠于毛主席而行之的殊死博弈。他们信奉的是同一套革命理论——毛泽东思想,效忠同一个权威——伟大的共产党,就连被打倒在地的人也是同一信念同一个立场,看不见异议对正统的矛盾,一个比一个的在血与火中比赛谁最忠于毛。

  这既是悖论又顺理成章,权贵对毛泽东的文革由困惑恐惧发展到反抗而必然产生的镇压行动隐藏在镇压反革命的命题下,无产阶级专政条件下继续革命理论的创立者——毛泽东,违背了无产阶级专政条件下体制受益者——“85%的党团员”的利益,必然遭到这“85%”组成的体制力量从心里到行动的反动。

  造反派是些散兵游勇边缘人,误打误撞撞到毛泽东革命路线的篮子里,尽管受毛支持,首脑人物还照样被权贵关在牢房里,学生娃儿奉旨冲杀那里是权贵们的对手,百万雄师所向披靡横扫牛鬼如卷席。你说你是听毛主席的,人家说人家是奉毛主席的指示镇压反革命,打死你,不管你是不是牛鬼蛇神,先插上“牛鬼蛇神”标签。这太可怕了。商量一阵后,我们决定逃命。

  作出这个决定的,有如释重负的轻松——可以解脱了,不必每日担惊受怕;也有深入骨髓的悲哀叹息和自嘲——同情哪门子的“造反”啊,你说是听从毛主席的号召,能由得你说吗?我腾空一只帆布箱,放入衣物。丈夫找来个纸箱,把家中最值钱的收音机放进去,捆好。我们带着女儿,走上了逃亡之路。我知道,此行可能会失去赖以生存的饭碗,但性命是最可贵的,我不愿在这场分不清是非曲直的乱战中白白送命。

  满街是手持长矛的胜利者,“百万雄师过大江,牛鬼蛇神一扫光”“工总能翻案,除非公鸡能下蛋 ”的大幅标语,字如人高。行至东风沙厂附近,我们被拦着盘问:什么观点?

  “阿拉上海人,来此地探亲,无啥观点,着急来西,今朝要赶回上海屋里厢”。丈夫说谎编得圆满。被武汉人称作下江人的上海人,在武汉口碑不错,但凡见过点世面的武汉人都听得懂上海话。见我们带着孩子、行李,就放我们过去了。我们不敢怠慢,三步并作两步,我抱着女儿,丈夫提着行李,急行军似的赶往曾家巷的轮渡过江,赶晚上开往上海的客轮。

  晚8:00钟,我们一家人登上了东方红12号轮,这条船原名江亚,是长江航运公司十几条江字号客轮当中的一条,还有江新、江安、江华、江汉、江平······每条船都有不同的个性,现在通通都改为东方红,按1、2、3、4、5、······一字排开,像囚犯没有名字只有代码分不清谁是谁。

  我们只买到五等舱,五等舱是散席,既没铺位也没座位,只能散落在走道、梯口、墙角处。我们在三楼梯口边席地而坐,周围都是和我们一样的逃难人。 这条船1949年曾沉没在黄浦江,死了上千人。这梯口处说不准有多少鬼魂。我看着各种各样的脚——上餐厅去的、上厕所去的、上楼的、下楼的,在我眼前晃来晃去,忍不住自言自语“没想到国泰民安十几年,又要“跑反”了”。

  “跑反”可能只是我老家豫东对逃难约定俗成的俚称。我忆起奶奶讲他们“跑长毛的反”,“跑土匪的反”的惊心动魄情景。“反”——天下大乱逆时政者逞狂,百姓谓之“反”,“跑”——人们对其无可奈何,只能躲避,谓之“跑”。我厘不清,道不明今日“跑”的什么“反”。毛主席北京城里坐,江山稳笃笃,全国山河一片红。两派都争着邀宠哭着喊着忠于毛主席,怎么就往死里打,害得百姓“跑反”呢。

  挤在梯口转角处的还有一家从四川下来的更惨,连洗脸毛巾都没能带,汗衫短裤逃出来。听完我讲的逃难原由,那女的抿嘴笑了笑,拖着长长的四川腔说:“长矛、铁棍、砖头瓦片,你们武汉那叫啥子武斗啊,简直是“耍”,我们四川是真格儿动枪动炮的哟”。武汉武斗规模之小,惨烈程度之逊色,令我这个逃难者“汗颜”。

  客轮沿江而下,要经过武穴、黄石、九江、安庆、芜湖、马鞍山、南京、镇江、南通,第三天才能到上海。沿途每站都有头戴柳条盔,手持长矛、大棒、铁棍、臂戴红袖标的人或立在码头上,监视着上下船的人,或上船来象是查寻什么。

  大家胆战心惊,最怕他们问:“什么观点?什么地方人?”一场交战双方喊着同样口号的壮烈战争在全国爆发,“文化”的革命,进入了“武化革命”,城头变幻大王旗,势如云涌星驰,依稀闻楚曲,又听吴韵来,一旦回答错误,那可不是闹着玩的。于是,齐声回答:我们是毛主席无产阶级革命派观点。他们明知道,这等于没有回答。又不能挑出什么毛病,只好悻悻然离去。

  全社会每个毛孔里都涨满了仇恨,杀红了眼的人们又都喊着一样的口号,红宝书红袖章汇成红色的海洋,全国走火入魔。上海,这个被当朝最高权威舆论——“两报一刊”吹嘘为一月风暴,并冠以“一月革命”桂冠的文革首例“夺权”典范,却像台风的风眼,异常平静。精明的上海人,不需要任何转弯,直溜溜地站到了毛泽东的革命战线一边。精明的上海人的上海,很快从“一月革命”的无序走回文革初期的有序。权贵仍然是各个单位的主心骨,只是轻巧地戴上红袖章,变一下“大王”旗。婆婆家石库门里弄里,青石板路还是那青石板,青砖墙还是那青砖墙。左邻右舍被抄家批斗的资本家,文人,扫马路还照样扫马路,里弄因他们的认真而洁净了不少。

  不断有信息出来,武汉三镇已是百万雄师的天下了。我从内心感到,这样没什么不好,一山不能有二虎,只能存一个灭一个,否则便是无休止的武斗,老百姓怎么活啊!我更趋向赞同“占党团员85%”的百万雄师掌权,是幻想我生存的那方“天”里的对知识分子较为温和的党委书记、院长能掌权,他们是共产党的高级干部啊,百万雄师不是说他们是“保”老干部的吗!谁知一年后那“占党团员85%”变成工宣队员,派来领导“清队”“一打三反”“清查516”,党委书记院长再次遭难了。

  书记召唤逃走的同志回院抓革命促生产,丈夫于7月上旬回去了。婆婆留我和孩子多住几天,等待消息。七月中旬,不断又有人从武汉逃到上海,说:武汉三镇大街小巷同时出现墨迹未干的大标语,揪王力。说他是刘邓陶的忠实走狗,是埋在中央文革的定时炸弹。又传说王力被绑架下落不明,武汉发生了兵变。

  担心丈夫的安危,急得哭起来了,婆婆宽慰我道:这个国家毛主席说了算,什么逆流、兵变,那些军人不过像“孩子”认为父母怠慢他们,在”父母“面前”耍点“脾气”撒点“娇”罢了,毛主席抚慰一下就会好的。我睁大眼睛吃惊地望着婆婆,惊叹如此叫人雾里看花、模糊不清、错综复杂的政治万花筒,在婆婆眼中竟是如此清晰,她的一番直白竟是如此富有哲理。无论是“二月逆流”还是“七月兵变”都不过是发点脾气,包括全国的大大小小的“占党团85%”的N个百万雄师,才是毛泽东嫡亲儿女啊。

  上海的七月火炉一样,天热得发狂。里弄里没有一丝风,像个大蒸笼。我焦急地等待丈夫的信,每天一早便打开收音机收听中央台的广播,那一男一女夸张霸道的声音令人生厌,又不得不听。7月23日清晨中央台广播;7月22日王力回到北京,十万人夹道欢迎。周恩来亲自到场,抚慰之情溢于言表。那是我心中敬重的总理啊。每当我对时政疑虑重重不得其解时,总理的价值取向深刻影响暗示着我的价值取向。总理都出来迎接了,王力可能没有什么错,我想。

  我回到武汉。走进大院,看到一群孩子拿着三角小旗、跳着你追我赶地喊着;“天亮了,武汉的公鸡下蛋了”。人们脸上的恐惧消失了,同事们纷纷对我说起“7,20”的前前后后。

  原来7月19 日,家在汉口和武昌的同事都看到街道上集结大量的军用卡车消防车,解放军也戴着百万雄师的袖章游行,高呼‘踏平黑工总镇压反革命’,高音喇叭到处在唱‘钟山风雨起苍黄,百万雄师过大江’。

  “百万雄师头戴柳条帽手握长矛,有人嘴里还叼着刀,”另一同事补充道:“解放军有的拉开纽子有的拉掉帽子,刺刀闪着亮光,车头架着机枪,不是吓吓人的啊,枪口是真的挂着一排子弹。”

  “一百多辆车游行,我听他们喊绞死王力,心想这事闹大了。王力不算老几,但谁都知道王力是毛主席派来的人,乖乖龙的东,他们才真叫造反呢”。

  同事钱递给我半张她捡到的传单,上面写道“------我百万雄师与8201全体指战员,同生死,共存亡。我百万雄师对黑工总一小撮反革命分子必须镇压------”

  王力遭到百万雄师的绑架和毒打,“因为他蒙蔽了毛主席”,“他是刘少奇邓小平的黑牙”——“占党团员85%”的人矫情地如是说。王力是人是鬼谁也说不清,不管是人是鬼,他当时的身份是清楚的,他是毛泽东派来的代表,打狗也要看主人啊。

  人声鼎沸、东湖弄矛,受军人指挥、以人武保卫干部为骨干的百万雄师有预谋包围了毛泽东的行宫——东湖宾馆,数万手执长矛的人东湖以矛向毛,伟大领袖从后门落荒而逃,这就是震惊中外的7·20事件——诅咒造反派的权贵们实实在在地造了一次反,对中央造反,问鼎中央最高党政领导,以武力颠覆了毛文革的合法性。证明了党内不同政见无法有序解决,必在社会上爆裂地进行这一历史论断的正确。只是这起连民主国家也不允许的的堪称军人犯上作乱的事件被隐匿了。

  “兵变”也罢,“兵谏”也罢,“7,20”是毛文革成败的分水岭,也是社会上的造反派走向地狱的起点。毛泽东虽然被百万雄师吓得不轻,他很恼火,很没面子。思前想后,只能不以为忤。他清楚地知道号称占“党团员85%”的全国N个百万雄师——有既得利益可保,最谙识毛泽东阶级斗争理论的人,是无产阶级专政的基石,是阶级斗争的主力军。他们只不过是像孩子受到怠慢、在父母面前“撒娇”而已。74岁的毛泽东明显感到,对自己发动的这场文化大革命已经力不从心。如何收场,他越来越茫然了。

  伟大的领袖毛泽东啊,如果你能就此收手,结束文革,你在人们心里仍不失伟大。但是你在1967年之后弄出那么多整治老百姓的花样,秋后算账“清理阶级队伍”“请查516”“一打三反”,当年长矛问鼎您的人有功,受您蒙蔽造反的平民有罪。您有太多的虚假、太多的权术、太多的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太多的不择手段,叫你的人民如何去爱你敬你啊!(终)

(转载本文请注明“中国选举与治理”首发,以上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