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 Google
  • 百度

文革之鉴

首页 > 中国治理 > 治理史鉴 > 文革之鉴

回忆文革中的重庆菜市场限价历史

作者:刘学伟

来源:作者赐稿

来源日期:2010年03月27日

本站发布:2010年03月27日

点击率:588次


  听说贵阳市为了抑制因干旱缺菜造成的菜价飞涨,出台严格的限价令。哄抬菜价者最高可罚款100万。这事让我哑然失笑,立马回忆起了我的故乡重庆在文革中经历过的限价历史。

  那大约是一九七几年,知青都已经下乡,因为我记得当时返城的知情,背篓里装的都是萝卜白菜。菜价飞涨的原因已记不清,好像也是因为干旱,但是那个限价的过程则记忆犹新。

  开始自然是农贸市场里菜价奇昂,市民怨声载道。市府号令限价,制定出详细的各类蔬菜的最高限价,张贴在每一个农贸市场的入口处,并派市场管理人员监督执行。

  新政施行的第一天。所有菜场的蔬菜无论质量,一律被最先到的市民依最高限价一抢而空。市民给农民说:“这是法令,我照章付款,你可有话说?”农民没话说,成交。

  第二天,菜市场已经是空空如也,没有农民进场卖菜。为什么?因为他们在进城的路上就已经被截了下来。截者对农民说:“这(比如)白菜,你送到农贸市场,也是限价两毛一斤,何不现在就以这价卖给我,你省得跑路?”农民无话可说,于是又成交。

  几天以后,交易场所就挪到了农村的地头,依然是白菜两毛一斤。市民跑那么远,自然满腹抱怨。农民不用跑路了,依然抱怨。说:“由于干旱,蔬菜生产成本大为上升,如此限价,我们吃什么?”

  市民再次怨声载道,政府再次从善如流,限价令寿终正寝。农民重新回到菜市场,各类蔬菜按质论价,自由交易,贵而有供。各地远郊区县的农民发现菜价奇高,有利可图,不远数百里,把菜运进城里来卖。老天也可怜民间疾苦,降下时雨。数月之后,菜价平复。

  这个故事,让重庆的市民和政府都好好地上了一堂市场经济规律课,以后重庆就再没有犯过同样的错误。再有灾情,也就是到远处去组织调运菜源,而不会再做限价的蠢事。

  建议贵阳市政府,化大力组织未旱地区大批货源,进场售卖。这才是平抑菜价的唯一有效救急手段。长远的,那自然是兴修足够的水利设施了。

(转载本文请注明“中国选举与治理”首发,以上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