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 Google
  • 百度

文革之鉴

首页 > 中国治理 > 治理史鉴 > 文革之鉴

“文革”波及香港 金庸成了工人市民猎杀对象

作者:追寻失去的传统

来源:《金庸传》

来源日期:0001年01月01日

本站发布:2010年07月14日

点击率:647次


    核心提示:1967年, “文革”波及香港,酿成了“六七风暴”(又称“六七暴动”、“反英抗暴斗争”)。8月24日,香港商业电台著名男播音员林彬,因为在节目中批评左派的暴行,被左派浇上汽油,活活烧死。林彬被杀害后,金庸被列入左派分子暗杀的六人黑名单,其他五人包括立法局议员李福树、简悦强等。

    1967年,“文革”波及香港,酿成了“六七风暴”(又称“六七暴动”、“反英抗暴斗争”)。由5月6日,工人自发的静坐罢工开始,到左派工会介入,号召各行各业工人起来声援。5月10日,金庸发表社评《住下来了,不想走了!》,“香港尽管有它一千个不好,一万种不是,……我们都是来自五湖四海,走到一起来了,住下来了,不想走了。”5月11日他在社评中强调工潮不要涉及政治。当天下午,工人、学生及各界代表手持《毛主席语录》举行游行示威。港府为了防止工人大规模聚集,出动大批军警,最后工人与警察发生冲突,警察动用警棍、

    防暴枪和催泪弹,不少工人遭到拘捕。到5月14日,共有400人被捕。金庸在这一天的社评中呼吁居民“力持镇定,共度难关”。

    从5月16日起,香港左派发动各新闻单位、工厂、学校、电影公司和其他中资机构的干部群众,到港督府游行示威,张贴大字报,勒令港英政府立即释放被捕的中国工人、居民,并向全港中国同胞赔礼道歉。5月17日,金庸发表《同情工人,反对骚乱》社评。

    5月16日到20日,每天都有几千学生、工人和干部到港督府前示威游行,成立了“香港各界同胞反英抗暴斗争委员会”(简称“斗委会”)。从5月18 日起,金庸连续发表了大量社评:《中共是否即要收回香港》、《英国的香港政策》、《每个香港人的责任》、《命运相同,同舟共济》、《香港居民在恳求》、《十二天来的噩梦》、《岂有他哉?避水火也!》。

    面对“五月事件”,金庸的态度一直很明朗,他完全是站在港府一边,支持他们的政策。所以,汉奸、走狗、卖国贼、“豺狼镛”等帽子漫天飞来,他面对的是左派四面八方的诅咒、辱骂。在香港一间国货公司的橱窗最显著的位置,还展出了左派眼中的“十大汉奸”,金庸被列为头号汉奸,谑称“豺狼镛”,有照片,有文字,图文并茂,引起很多市民围观。

    澳门左派势力更是禁止《明报》、《明报月刊》在澳门销售。但金庸在1967年6月9日发表社评《本报被禁行销澳门》,表示《明报》不会屈服:“你们禁止《明报》销入澳门,我们在经济上当然受到损失,但你们想压迫我们投降屈服,那完全是痴心妄想。你们在香港不能取得胜利,《明报》当然继续出版,跟你们斗争到底。”

    金庸的立场招来了左派一连串的报复,他们买通《明报》“建明印刷公司”机房的一名工人,乘工作之便偷偷在《明报》版面上做手脚。6月23日早晨,《明报》一出版,立即引起了轰动,第四版上赫然刊出了一篇题为《敬告同业行动起来》的声明,署名“明报机房工人斗委会”,内容主要是说《明报》机房工人已成立斗委会,呼吁同业不要承印《明报》。“我们流血流汗,捱更抵夜,老板却赚了大量金钱,到瑞士去做寓公,这样的事情绝对办不到。”实际上是金庸曾去瑞士出席国际报业协会年会,一星期后回港。此事影响非同小可,导致印刷公司员工全部离开《明报》。金庸和沈宝新决定暂时缩减到日出一张,过了几天,在印刷同业的协助下才逐渐恢复正常。连日来《明报》收到数以千计的读者来电、来信,表示批评或支持。

    面对一再的打击,6月24、25日金庸连续发表《敬告读者》、《再告读者》社评,谴责左派。“六七风暴”欲演欲烈,“左派”打人、放炸弹、烧巴士、电车、炸邮局、烧建筑物,用鱼炮炸警察,用石头投掷行人和汽车.......形势日趋恶化,香港已成为一个“乱港”。7月13日,《明报》发表《恐怖世界,人人自危》社评,谴责左派。23日,他曾工作过的《新晚报》以三行大字标题刊出了一篇半文不白、充满恶毒谩骂的“奇”文:

    “绿村电台《特种狗经》介绍

    最佳汉奸狗胆豺狼镛

    系一只反骨阴湿恶狗”

    该文揭发金庸的“恶劣言行”,指出他的人生哲学就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为个人的私利,什么事也可以做”。凡是港澳“爱国同胞”,“人人都恨不得宰而烹之”。

    8月24日,香港商业电台著名男播音员林彬,因为在节目中批评左派的暴行,被左派浇上汽油,活活烧死。他的死震惊了整个香港,新闻界人人自危,《明报》还是接连发表了《烧不灭正义的声音》、《敬悼林彬先生》等社评,沉痛哀悼林彬的死,愤怒谴责左派令人发指的暴行进行,郑重表示为了维护香港和平与稳定,愿意与同业一起坚决斗争,决不妥协、退缩。

    林彬被杀害后,金庸被列入左派分子暗杀的六人黑名单,其他五人包括立法局议员李福树、简悦强等。金庸家也曾收到一个邮包炸弹,王世瑜发现邮包可疑,于是报警,警方在他的家门口引爆了那个炸弹。暗杀的阴影笼罩在金庸头上,他只好放下《明报》业务,带着家人到新加坡暂避,他自己说:“顺便到新加坡巡视业务,那边有张《新明日报》。”在他离港期间,报社业务由沈宝新负责,编务由总编辑梁小中主持,社评由梁小中、胡菊人执笔。期间,承印《明报》的印刷厂曾被捣乱,几百位左派分子还气势汹汹赶到南康大厦,准备对《明报》进行大破坏,还扬言要火烧《明报》。因为他们事先已有所防备,将《明报》编辑部的标志都拆了下来,还在大门外安装了铁闸门,字房工人甚至把铸字用的铅熔成为铅液,以备暴徒来犯时防卫。汹涌而来的人流一下子没找到编辑部所在,等找到时,铁闸门关上了,混乱中大队警察赶到,《明报》才免于一劫。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