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 Google
  • 百度

文革之鉴

首页 > 中国治理 > 治理史鉴 > 文革之鉴

解滨: 陈小鲁、宋彬彬道歉了,下面该谁了?

作者:解滨

来源:网友推荐

来源日期:2014年01月14日

本站发布:2014年01月14日

点击率:939次


  文革中最出名的红卫兵,以“给毛主席戴红袖章”和打死北师大女附中校长卞仲耘而臭名昭著的宋彬彬终于在沉默了大半辈子后站出来道歉了。 这是继陈小鲁后另外一个红卫兵公开出来道歉,为他们当年的惨无人道的暴行和种种劣迹向文革受害人和全社会表达一点悔意和歉意。 虽然这是迟到的反省,虽然他们当年的罪行远不是“道歉”二字可以一笔勾销的,但认罪总比不认罪要明智,这也是必须的。 这笔历史的血债也许永远无法偿还,但当年的那些罪犯们如果能够在他们下地狱前认识自己的罪行,有所忏悔,也许可以得到上天的一丝宽恕。

  文革是谁也赖不掉的一笔旧账,和纳粹大屠杀、南京大屠杀等惨绝人寰的暴行一样,已经被写入世界史书了。 在各国有关文革的记载中,宋彬彬给毛泽东戴红袖章的那张照片是永远不会从史书中拿掉的,卞仲耘校长之死也是永远不会被人们忘记的。 宋彬彬的道歉,将在史书中加一个脚注:公元2014年1月12日,宋彬彬和她当年的“战友”们一行来到卞仲耘校长的塑像前,为她们的暴行表示道歉。

  值得肯定的是,宋彬彬借此事件呼吁人们对文革进行一场反思。 她说:“我希望所有在文革中做过错事、伤害过老师、同学的人,都能直面自己、反思文革、求得原谅、达成和解,我相信这是大家的愿望”。 而公开道歉就是“直面自己,反思文革”的第一步。

  陈小鲁、宋彬彬道歉了,下面该谁了? 如果我们把文革中所有的罪犯开列出一个清单,这个清单上罗列的名字可能高达几十万甚至上百万。 那么多的罪犯是不可能都站出来公开认罪的,但认罪了至少就对历史有所交待了,对自己也有所交待了。 躲避是没有用的,赖帐也是无济于事的。不要以为自己不说,不道歉,人家就不知道,就可以蒙混过关。 人在做,天在看,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当年有一个叫谭厚兰的红卫兵,毛泽东的老乡,曾带领一队“革命小将”占领曲阜二十九天,烧毁古书、字画几千册,其中有国家一级保护文物七十余件,珍版书籍一千七百余册;砸毁包括孔子墓碑在内的历代石碑一千余座,捣毁孔庙,破坏孔府,刨平孔坟。 她从没对自己的罪恶公开表示忏悔。 文革结束四年后,这个红卫兵患癌症死去,死有余辜! 她被永远钉上了历史的耻辱柱! 曲阜的乡亲们,山东的百姓永远恨她这个恶妇!

  文革中的干将们、打手们、屠夫们,刀笔手们:劝君不要做谭厚兰,及早道歉是出路!

  蒯大富,文革中红卫兵“五大领袖”之首,该出来说几句了吧。 你是自由的,据说混得还不错,可是文革中你统帅的红卫兵打死了那么多人,你就永远一声不吭?

  聂元梓,文革的急先锋,你早已对文革做了一些反思,但你对全中国百姓欠一个道歉! 你也活不了几年了。 在你去见毛泽东之前,说声道歉就有那么难?

  韩爱晶:当年你批斗、毒打彭德怀的时候,你有没有想过还有今天? 据说你也因为文革中的恶行吃了不少苦头。 但你还是欠一个公开道歉!

  王大宾,都江堰市都信凿岩钎具有限公司的总经理,小日子过得不错。 但你的名字和文革是分不开的。 看了宋彬彬的道歉没有? 你不想说几句吗?

  毛远新,你凭什么为毛泽东做冥寿? 你应该为张志新做冥寿才对! 你就是不向全国百姓道歉,起码也要向张志新道个歉吧。 你以为我们会忘记张志新吗? 你以为历史会忘记张志新吗?

  刘万泉:你这个史上最残暴的军代表,当年你把严凤英迫害致死也就算了,她死后你还下令并亲自监督对她当众开膛破肚,从颈口一直开到膀胱,搜查“国民党的发报机”。 六年前我解滨发动了一场人肉运动,网友们在有良心的警察的协助下,找到了你的住处,我们就连你后人在网上使用的ID都搜了出来。 我们成千上万个严凤英的粉丝们在密切监视着你的一举一动。 你这老狗也活不了几年了。 出来道个歉吧。 即便我们不会饶恕你,你死后在你的坟墓上也会少几口吐沫!

  ……

  这个“谁该出来道歉”的名单可以一直列下去,会比纳粹罪犯的名单还要长。 例如那几个把张志新按倒然后割开她的喉咙,割断她舌头的大汉们;例如大兴县的那些“贫下中农”们,他们把所有“黑五类”及家人、儿孙统统活埋、用铡刀砍死、投到水里淹死、用开水烫死、用绳子勒死用棍棒打死、把婴儿的双腿拉开撕裂致死,……;例如我上小学时把我小学一年级的算术老师逼的上吊自杀的那些革命造反派,等等等等,等等等等……。

  我建议全国所有二、三十岁的青年人们:回家问问你们的爹娘:你们是当年的红卫兵吗? 你们是当年的造反派吗? 你们是当年的政工干部吗? 如果回答是肯定的,那你们就跟自己的父亲或母亲说一声:“你道歉吧。 我不想以后看见别人往你的墓碑上吐吐沫。 你要是道歉了,别人也许还不会宽恕你,但我宽恕你了。 别人骂你,我也好交代了”。

  最欠全国人民一个道歉的,当然是伟大的、光荣的、正确的某个组织。虽然文革也整垮了党,也让成千上万的党员和干部深受其害,但其责任不是简单地往四人帮和毛泽东那里一推就可以推卸掉的。 贵党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虽然贵党早已否定了文革,虽然贵党也早就把四人帮以及一大批文革罪犯绳之以法,但这个道歉还是免不掉的。习总书记的家父以及他本人也是文革的受害者。 难道说一声道歉就有那么难?

  没有道歉,谈何反省? 没有反省,谈何反思?
(转载本文请注明“中国选举与治理”首发,以上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