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 Google
  • 百度

文革之鉴

首页 > 中国治理 > 治理史鉴 > 文革之鉴

62年前的今天丨文革狂热中取消高考

作者:综合

来源:新三届

来源日期:2018年06月17日

本站发布:2018年06月17日

点击率:1959次


1966年6月13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出通知说:“鉴于目前大专学校和高中的文化大革命正在兴起,要把这一运动搞深搞透,没有一定的时间是不行的。”而且,高等学校招生考试办法“基本上没有跳出资产阶级考试制度的框框”,因此,“必须彻底改革”。“决定1966年高等学校招收新生的工作推迟半年进行”。7月27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出《关于改革高等学校招生工作的通知》,决定“从今年起,高等学校招生,取消考试,采取推荐与选拔相结合的办法”。并指出:“高等学校选拔新生,必须坚持政治第一的原则”,“贯彻执行党的阶级路线”。这两项通知由于“停课闹革命”,当时并没有得到执行。




1966年北京四中倡议废除高考

给毛主席的一封信


1966年6月11日,为废除旧的升学制度,北京市第四中学高三(五)班学生在团支部书记、中共(预备)党员孔丹带领下,联名给毛主席写了信,情绪激昂地要求废除"封建高考制度的桎梏"。此前,北京女一中的同学,已经先一步写了主张废除高考的《致毛主席的信》。


1966年6月18日,《人民日报》把北京女一中和北京四中的两封《致毛主席的信》全部发表,两信发布之后,1966年夏天的高考,即被"废止",且一"废"就是十一年,误人子弟知多少。


当年孔丹的这封信就刊载在1966年6月18日的《人民日报》上。信的结尾,是"现在北京四中全体革命师生向全市革命的同志倡议:立即废除高等学校入学考试制度!"与这封信同时刊载的,还有来自北京女一中的另一封抨击高考制度的信件,和《人民日报》社论《彻底搞好文化革命,彻底改革教育制度》。


新中国在1952年建立起来的统一高考制度由此而废。有史家论称:废除高考,是继1966年5月北京大学聂元梓等人贴出"全国第一张马列主义大字报"之后,"文革"的又一重要突破口。


左起:赵胜利(西纠作战部长)、孔丹(西纠司令)、秦晓(西纠宣传部长)


附:给毛主席的一封信


敬爱的毛主席:


我们看了女一中同学给您的信,我们非常赞成她们的观点。经过讨论,我们又补充了几点意见。这些意见在全校广播后,得到了全体革命师生的热烈响应,并一致决定,将它作为向全市师生的倡议。我们给 您抄送一份,我们热切盼望您给我们指示。


我们最热烈地欢呼女一中建议废除高等学校入学考试的倡议书。我们完全拥护这一伟大的革命创举。我们认为这个倡议提得及时,提得好,它长了革命青年的志气, 灭了资产阶级"权威"老爷们的威风,给了资产阶级"学阀"们狠狠一棒。随着社会主义文化大革命的深入发展,现行高考制度的反动本质越来越暴露无遗了。它的流毒极广,影响甚大。多少年来它一直是剥削阶级愚味人民、培养统治阶级接班人的工具。在社会主义今天,它又成为培养资产阶级接班人,进行修正主义复辟的重 要手段。


它,严重地违反了党的阶级路线。不是政治挂帅,而是分数挂帅,不是培养无产阶级接班人,而是培养资产阶级的接班人。


它,突出业务、贬低政治,鼓励走"个人奋斗"、追逐个人名利地位的资产阶级的"白专"道路,严重地阻碍了青年的革命化。


它,是新的科举制度,束缚了革命青年的思想,使他们不能按照毛主席指出的,在德、智、体诸方面生动、活泼、主动地发展。


在社会主义文化大革命深入开展的今天,在伟大的毛泽东时代,我们决不能容忍这种罪恶制度再毒害新中国的青年一天,我们要坚决打倒它。我们建议:一、立即废除高等学校入学考试。二、高中毕业生先到工农兵中去锻炼,在三大革命运动中得到工农兵的批准,取得他们给予的"思想毕业证书"。三、大量从工农兵中吸收在 阶级斗争中经过考验的坚强的革命者入学深造。四、加速实行半工半读、半农半读的教育制度,这是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教育方向。五、从应届毕业生中挑选在文 化大革命中立场坚定、表现积极的同学升学。


毛主席教导我们,不破不立,破字当头,立在其中。破资本主义之旧,立社会主义之新。我们打碎的不仅仅是一种考试制度,我们打碎的是几千年来套在人民脖子上 的文化桎梏,我们打碎的是产生精神贵族和高薪阶层的温床,我们打碎的是产生现代修正主义的阶石。我们这一革命行动是给资产阶级的致命打击。困兽犹斗,资产 阶级必然要作垂死的挣扎,负隅顽抗,死斗到底。他们骂我们这是"造反",这是要"翻天"。资产阶级老爷们,你们说对了,我们就是要造资产阶级旧制度的反, 就是要翻资本主义复辟之天。他们要骂就随他们骂去吧!真理是骂出来的,胜利是斗出来的。没有今天的大破,就没有无产阶级光辉灿烂的明天。同学们,革命的道 路从来不是一帆风顺的,在革命的道路上将会遇到无数的急流险滩,狂飚雷电。同学们,同志们!革命的前辈为了无产阶级革命事业抛头颅,洒热血,他们为党能舍 已。热血换新天。今天难道我们还能为个人的前途忧虑?难道我们还有什么个人的利益不能抛弃吗?我们的一切属于党,属于人民,除了党的前途,人民的前途,我 们没有任何另外的个人前途。国家的需要,党的需要就是我们的需要,就是我们最高的理想,符合毛泽东思想的,我们就坚决去做,不符合毛泽东思想的,就坚决反 对。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同学们,同志们!我们一致决定:高考不作彻底的改革,没有党中央,没有毛主席的命令,我们坚决不进考场。我们誓作社会主 义的工农兵,决不当资产阶级的大学生!


我们这一代,是革命的一代。我们只有把社会主义革命的大旗接过来、传下去的义务,决没有其他的任何权利。我们向党宣誓:我们永远跟着党走,跟着毛主席走, 走与工农兵结合的革命道路,担负起时代赋予我们的伟大重任!革命的同志们,起来吧!高高举起毛泽东思想的伟大红旗,在文化革命的斗争中冲锋陷阵,作无产阶 级革命的闯将。同志们,中国的前途,世界的前途,属于我们,属于永远革命的青年!


现在北京四中全体革命师生向全市革命的同志倡议:立即废除高等学校入学考试制度!


1971年井冈山,左起冯江华、李三友、路舒奇、孔丹、秦晓、孔栋



历史解读


废除高考,他们倡议

恢复高考,他们受益


记者 樊克宁

原载《羊城晚报》2007-06-16

原题:在高考风云中沉浮的学子细述当年



  1966年6月18日,《人民日报》在头版位置发表了北京女一中高三(四)班和北京四中高三(五)班全体同学写给毛主席的信,强烈要求废除高考。“文化大革命”的第一枪,就这样在教育战线打响。1976年,“四人帮”倒台,邓小平复出后首先做的第一件事,正是恢复高考。这不能简单地理解为历史的巧合。

  41年弹指一挥间,当年搅动历史风云的红卫兵怎样了?本报记者寻访到他们中的一员———当年北京四中高三(五)班的学生周孝正。即将进入花甲之年的周孝正,现在是中国人民大学法律社会学研究所所长,央视特约评论员。回首往事,他无限感慨———


周孝正


全班写信倡议废除高考

  记者(以下简称“记”):如果不介意的话,谈谈你们班在1966年写的废除高考那封信吧。

  周孝正(以下简称“周”):可以。我们班47个同学,当时以全班同学的名义给毛主席写信,倡议废除高考。当时社会上很少电视呢,我们四中有一台黑白的,我记得我们班的王倩倩和北京女一中高三(四)班的一个女同学,他们两人在中央电视台宣讲废除高考倡议书,后来就登在《人民日报》上了。

  记:你们给毛主席写信要求废除高考,难道你们不想上大学?北京四中可是有名的高中,我查了一下,陈景润、薄熙来、李敖、王蒙、丛维熙、北岛、陈凯歌……包括中信董事长孔丹,很多名人都是你们的校友。

  周:孔丹就是我们班的,当时他是团支部书记,就是他领头写了废除高考的信。包括他,凡是上北京四中的,毫无疑问都想上北大、清华。我们高三(五)班是理科班,大家自然想考工程物理、工程化学这些专业,想去造原子弹。但是,“文化大革命”开始了,在“以阶级斗争为纲”和“打倒走资派”的氛围之下,我们提出废除高考倡议后,当年大学暂停招生,而且一停就是6年。那时,反正没有书读了,我们就跑去串联了。

  记:听说你们这两间学校有很多高干子弟,来自上面的信息很灵通?

  周:是的,林彪的孩子林立果,刘少奇的孩子都是我们学校的。孔丹是孔原的孩子,孔原当时是中央调查部部长,1925年入党的老革命,在周恩来身边工作。实际上我们班有的高干子弟知道“上面”有这个意思,他们就来一个倡议,况且“上面”也要利用我们学生。

  记:是有人授意?

  周:不是,学生就是知道一点信息,就自己去做了。那是一种“左”的氛围,你四中不提,别的中学也会提,是这么回事。

北大荒种小麦一呆十年


  记:高考废除了,你们也没有大学上了,怎么办?

  周:毛泽东有一个语录,叫:“农村是一个广阔的天地,在那里是可以大有作为的。”我们这些家伙也上了12年学了,也经过串联了,1968年毛主席号召上山下乡,我们四中百来个学生就一火车拉到黑龙江宝清县852农

  场,不到一年那里改成了中国人民解放军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我们的农场变成了三师20团。从那年下乡,到1977年回来,我呆了10个年头。

  记:后悔过吗?

  周:当时我们受到的教育是劳动最光荣,认为最高的境界是又能动脑,又能动手。我们老三届当时都20岁了,自理能力强,靠种小麦、玉米和大豆挣32元工资,觉得那是光荣的事情。当然北大荒艰苦,但是美国西部大开发,那不也艰苦吗?人家美国人可以到西部大开发去,都建设成世界上的发达国家了,我们为什么不可以呵?

  记:1972年大学开始招工农兵学员,你没争取上大学?

  周:有过招工农兵大学生的名额。对于我们来说,考试没有问题,推荐也没问题,但是兵团还是愿意推荐岁数小的,我们老三届年龄大了,没机会了。到1976年,我妈退休了,由于我是独生子,单位就给办了困退,我1977年回到北京。回来后,街道说北京182中学有老师休产假,我是老高三,就让我去代课。我一共代了5科课。


当年写信者八成上大学

  记:你回北京时“四人帮”已经倒台了,1977年正好恢复高考,你考了吗?

  周:我代课的182中问我考不考?我说考就考啊。考试那天,走进考场一看,坐在考场里的全都是我的学生。这些应届高中毕业生,上小学一年级时就赶上“文革”了,基础知识不行,当年他们没考上,就我考上了。

  记:当时中央特别重视六六、六七届高中毕业生,对你们似乎有特别的关照。

  周:就拿我来说,我1954年上小学,到1966年高中毕业,正好这12年可以踏踏实实念书,基础不错。“文革”动乱了十年,我们不读书了,但是只要考试,100%考上,特别是北京四中的。可是1977年我们虽然考得好,但都30岁了,很多学校不要。我的志愿全都填报北大、清华,分数够了,也没录。我们中间有人去教育部交涉。


        突然间,邓小平指示:注意招收六六、六七届高中毕业生。《人民日报》发表社论,专门有这么一句话。接着北京师大第一批扩大招生,把我招进去了。然后,北大、清华,以至于全国高校都扩招,把一批六六、六七届的扩进去了。

  记:你学的什么专业?

  周:学物理,大学毕业教书。1983年,我参加了国务院发展中心的发展战略讨论会,开始搞国家战略。1986年,我受国务院发展中心委托,做农村人口问题的课题,开始搞关于国计民生的重大科研项目。1988年底调去人民大学,一直教书、搞科研。

  记:你们高三(五)班的同学后来有多少考上了大学?

  周:恢复高考后,我们高三(五)班的学生,大约80%考上了大学,好多是研究生呢,孔丹就是直接考了研究生。


反思:想出头就得考

  记:1966年你们上书废除高考,1977年又都得益于恢复高考。对当年的举动有过反思吗?

  周:那时信息不对称,反面信息没听过。就像废除科举,当时也是一片反对声,另一种声音被淹没了。事实上科举相当棒,那是中

  国四大发明之外的第五大发明。你可以想一想,稀缺资源怎么分配?中国历史上1300多年中,出过十万个进士,其中一半人家里三代没有读书人,就是说一半都是穷孩子。如果不是科举制度,他们能够走出农村吗?谁不想往外流,怎么流?好好读书,想出头就得考。外国人学我们的科举制度,完善了它们选择人材的制度,而我们自己却扔掉了。对它的好处要研究,关键是要找到一条符合今天的道路。

  记:你是七七级人,你对这一代人怎么评价?

  周:七七级人承认劳动光荣,现在想当工人的不到1%了,这是不正常的。七七级的人,在承担历史角色上,做了正确的事。

  记:现在七七级人是不是也面临自己的问题,比如面临知识结构更新,比如年龄已经接近退休前后的阶段。

  周:对这个我不同意,知识是人类文明的成果,创造的前提是保守,保守什么?就是继承人类一切文明成果,就是先爬到巨人的肩上,只有站在巨人的肩上,你才能够创造。他们将退休,也不能同他们的能力划等号,他们积累了那么多知识和经验,无可替代。七七级人站在这样一个位置上,后人不能逾越他们所处的阶段。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