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 Google
  • 百度

文革之鉴

首页 > 中国治理 > 治理史鉴 > 文革之鉴

林彪死因:潘景寅蓄意牺牲,置林彪于死地

作者:佚名

来源:煮酒读史

来源日期:2019年04月10日

本站发布:2019年04月10日

点击率:3267次


问:今年是9.13事件45周年,这是中国现代历史上一个重要的日子。今天来解析这个问题,我想听众们会有兴趣。


答:关于林彪所乘飞机为什么会掉在温都尔汗沙漠中,有几种说法。官方只说“坠毁”,而各方研究人士的说法,大致有几种:


  1. 以导弹击落;

  2. 油量不足迫降失败;

  3. 机上发生搏斗,飞机失控坠毁。


我们先说蒙古政府于1971年11月20日发布的调查报告中的事实。


蒙古政府当时和中共党内斗争毫无牵扯,所说应该是事实。


首先,调查报告认定因驾驶员所犯驾驶错误导致飞机失事,而飞机完全正常,油量也足够,更不涉及导弹击落问题。当时驾驶这架飞机的潘景寅是个经验极其丰富的老飞行员,曾经是毛本人的驾驶员,1967年7月,武汉百万雄师事件,毛仓促回京,就是坐的潘驾驶的飞机。潘那次是直接由周恩来指挥来执行抢救毛离开武汉的行动,想必潘给周留下了良好的印象。后来因毛不再乘飞机外出,他就成了林彪的专职驾驶员。70年,中国从巴基斯坦买了三叉戟,就是由他亲自飞回中国。他的战友说他驾驶三叉戟像玩手中的玩具。但是这次他的飞行却犯了最低级的错误。蒙古政府的报告明确指出,他是以600公里时速,在机翼右侧油箱带有2.5吨燃油的情况下,强行着陆,而且不是主动迫降,因为飞机减速的襟翼完全没有打开,飞机着陆灯也没有打开。飞机撞击地面时,引擎仍在高速运转。所以蒙古认为飞行员未进行安全迫降的准备。换句话说,飞行员是以自杀式的行为让飞机坠毁的。这是日本神风特攻队的飞行方式。据当时未被叫醒一同上飞机的副驾驶康庭梓说,60年代,潘本人曾有过一次迫降经历,他极为镇静地反复盘旋飞行,直到燃油耗尽才迫降,相当成功,连飞机都未受大伤。


可他这次为什么要采取这样笨拙的方法着陆?


只有一个答案,他蓄意牺牲自己的生命而置林彪一家于死地。


问:我们知道,潘在9月13日凌晨0点05分接了一个电话。他是在接到这个电话后,才开始准备飞的。


答:对,这个电话是谁打的,谁命令他违反一切规范带林彪一家飞走的,这是关键的关键。


谁打来这个电话本不难查清,特别是在这样一个关键时刻。但在林彪死后,在军中查处了那么多人,几乎是像篦子一样梳了个遍,却从未有人去查这个电话。


显然,打这个电话的人一查清,通话内容一公布,9.13事件就全清楚了。


我们简略地把这个线索理一下。


9月12日晚8时,林立果乘256专机飞抵山海关机场。9时左右到林彪处,9点20分,林豆豆给在北戴河的八三四一部队副团长张宏打电话,报告说偷听到林立果的话,说要带林彪去广州,还要轰炸中南海,害毛主席。张立即报告了汪东兴,汪则立即报告了周恩来。


周采取的措施是:


  1. 中南海、钓鱼台立即进入一级战备,控工事、设钉板、断交通。

  2. 让毛立即离开中南海搬到大会堂去住。我们知道大会堂有极严密的地下掩蔽所,号称能防原子弹,人称118。

  3. 打电话给叶群,先问飞机,然后说要去北戴河看林彪。

  4. 北京方面,让心腹李德生去空军司令部,又让中央警卫局的杨德中去吴法宪那里,监视吴法宪。同时给吴法宪打电话,查问256专机飞山海关的事。


吴法宪自己回忆,他在晚11时左右接到周的电话,顿感事态严重,便打电话给山海关机场的专机驾驶员潘景寅,告诉他:


“要绝对忠于毛主席,飞机绝不能起飞,不管什么人的命令都不能起飞”。


潘满口答应。等回过头来,吴又想向周汇报潘本人的表态时,周却告他飞机已经起飞了。吴大吃一惊。


后来李作鹏一句话说明了:


“如果命令八三四一部队拦截,一百个林彪也走不成”。


更何况在林豆豆报告了林立果要带林彪走,飞机就在机场了,这时不过晚9点,离林彪上飞机还有四个多小时。只要一个命令封锁机场,林彪是插翅难逃。但林彪最后还是上了飞机,这明摆着是要逼林彪走。周给叶群打电话,就是为了打草惊蛇,就算林彪身经百战,深知兵不厌诈,那个神经兮兮的叶群和毛毛躁躁的林立果还不一惊就炸。可我们知道,以周恩来的天性,这天大的事,他绝不会独断专行,自行处理。


问:从许多材料看,特别是从林豆豆的揭发看,林立果只是想拉林彪去广州,实在不行就去香港,从未见他们讨论过去投苏的材料。


答:确实,我们接着往下分析,可能有些新设想。接着上面的话题。叶群接了周的电话后,决定马上走。周的这个打草惊蛇之计明显奏效。可林豆豆急了,去找张宏,说他们马上要走,你不是答应要保护首长的吗?可这时张宏态度大变,一副不理睬的样子,就是不采取任何行动,明摆着是接到了命令,不许采取措施。林豆豆再逼他,他给北京挂了个电话,一边听话,一边点头,放下电话对林豆豆说:“中央指示你们跟着上飞机,跟着走”。


这就明明白白亮出了底牌,中央要让林彪走。让林彪走,却又不能让林的计划得逞,这个任务要由潘景寅来完成。潘赤胆忠心地完成了这个任务,所以,受到林彪案牵连的那么多人,邓小平独独表扬他是个好人。我们知道邓小平这个人最是心思缜密,绝不放空言,这次他终于说出了潘带着林彪一家子坠机的秘密。不知内情,他绝不会为一个带着林彪投敌叛国的人平反。


还有两个事实,一是当晚10点左右,周还发过指示,一定要保护好林彪,但两个小时后,这个命令却没作用了,反而是中央要林豆豆上飞机,和林彪一起走。谁能撤掉周的命令?二是9月12日,毛突然坐火车回京,不直接进京而在丰台下车,下车就对来接他的吴忠说:“庐山会议六号简报是反革命简报”,把吴忠吓坏了。


问:那么让潘景寅带林彪飞,这个神秘电话可能是谁打的呢?


答:潘本来已接到空军司令吴法宪的命令,“不管是什么人下命令,飞机也不准起飞”。


吴是潘的顶头上司,他当然保证服从,所以让他改变主意带林彪飞的这个命令,只能来自比吴更高的人。周绝不会主动害林,但从逻辑上看,这个电话只能来自他,或一个能代表他的人。


从潘后来采取的神风特攻队着陆方式看,可能有人鼓励他为保卫毛主席英勇献身。潘在0点05分接了这个电话后就去准备飞行。


他的同事回忆说:


“他一直没把我们其余5位机组人员叫起来。在我看,他是有意识地把我们甩掉的”。


看起来潘先生是个宅心仁厚的人,明知这次有去无回,不愿再拉上人白死。我们再来看周恩来知道飞机坠毁的消息后的表现。先是如释重负,连连说“摔死了,摔死了”,我猜他这是因潘完成了任务而松了口气,然后去找毛汇报。


可在9月21日,周开完会后,当只剩下纪登奎和他两人时,他突然大哭起来。纪登奎安慰他,他却摇头说:“你不懂,你不懂,事情还没完”


我猜这大哭中就有对潘景寅的悔意。因为他实际上不能照料潘的家属,否则就露了馅。到了10月10日,他接待埃塞俄比亚皇帝海尔塞拉西,据他的专机机组人员张瑞蔼回忆,周平日上飞机只和机组人员握手,问候一声。可这次,他显得紧张,反复问:“飞机检查了吗?试飞过吗?你们都是党员吗?”


飞机过长江时,周突然问:“这是长江吗?我怎么看着不像呀?”机组人员反复解释,周还拿地图反复核实才放心。


张说:“我飞这么多年专机,头一次看周总理这么谨小慎微,这么多疑”。


这个事实极重要。有人从过敏学的角度分析过周的精神过敏,一个人只有接触过过敏原才会过敏。周的过敏原就是林彪事件。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