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 Google
  • 百度

文革之鉴

首页 > 中国治理 > 治理史鉴 > 文革之鉴

丁邢:马振抚往事

作者:丁邢

来源:丁东小群

来源日期:2019年08月28日

本站发布:2019年08月28日

点击率:972次


    马振河南省唐河县的一个乡。1974年,马振抚中学一下子在全国出了名。

    事情要从1973年说起,那春节后,全国各级各类学校,恢复1966年秋停止的文化课考试。3月,马振抚公社中学革委会主任罗长奇,调来了一批新老师,其中杨天成。杨天成1959年毕业郑州师专,原任郭桥小学校长。他到马振抚公社中学担任初二一班班主任兼语文老师。班里有一个女生张玉勤15岁,家住傅岗大队。6月初麦假过后,张玉勤没有来上学。原来,她想买一件粉红色上衣,母亲没答应,发生争吵,一气之下就不上学。张玉勤父亲张自均托人说,想让女儿参加期终考试。杨天成同意。1973年7月10日进行期终考试。下午考英语,张玉勤很多题不会做,便在试卷背面写了几句打油诗:我是中国的人,何必去学外国文,不会ABCDE,也能当好革命的接班人,接好革命的班,还能埋葬帝修反。然后将试卷揉成一团,没交给老师。监考老师栗玉恕催交试卷,张玉勤不情愿地将试卷展开交了。交卷后,张玉勤感到不妥,又向栗老师要卷子,栗老师没有给。次日下午,栗老师评阅试卷,张玉勤只得了6分(百分制)试卷背面发现了打油诗栗老师就找杨天成说:“看看你班学生对英语的学习态度和学习成绩,你要好好教育教育。”杨天成接过考卷,表示要对张玉勤加强教育。随后,他找张玉勤谈话:“你说中国人何必学外文,我国和一百多个国家建立了外交关系,没有外语这个语言工具,国与国之间怎样交往呢?药片上有外文,机器零件上有外文,农药上有外文,不懂外文,就不能很好地为三大革命运动服务”随后杨天成在班上公开批评了张玉勤,并要她作检查。张玉勤想不通,趴在教室桌子上一个劲儿哭。当晚,学校召开班主任会,通报考试情况。杨天成谈了张玉。第二天早操后,罗长奇召集全校初中班学生开会,不点名地批评了一些同学。会后,杨天成见张玉勤又哭了,怕她想不开,再次同她谈话她放下思想包袱。早饭后,张玉勤托同学请病假,离开学校。杨天成怕出事,派两名女同学赶赴傅岗村张玉勤家,哪知张玉勤根本未进家门。杨天成立即报告学校领导。学校派学生分头寻找,不见踪迹。大家心急如焚同桌同学透露:“张玉勤说她不想上学了。前些天为了买衬衣和她妈吵了嘴,一个人跑到村东边水库要自杀,被放羊的老人劝了回去。”当晚,学校向公社汇报了情况。13日,学校停课找遍了张家所有亲友处,未见下落。14日早上,本家哥哥张玉山在离学校四五里的虎山水库大桥上发现了张玉勤的布鞋接着,在桥下深水处,人们找到了张玉勤的尸体。

死讯传来,师生都很悲痛。罗长奇立即向公社和县里报告,县公安局和教育局派人到马振抚,与公社党委、派出所负责人一道现场验尸,并到张家了解情况。县公安局侦查股股长田道义根据调查所掌握的情况,提出如下意见:张玉勤是自杀,不是他杀;张玉勤近段和家庭关系紧张,早有轻生念头;学校老师对学生近段的思想变化不了解,缺乏正确的教育方法,对张的死学校应负一定责任,但不应负刑事责任。县教育局和公社党委同意这个处理意见。张玉勤的父亲张自均不服,把尸体拉到学校。杨天成一病不起。经过公社和教育局说和,由学校付给张自均100元抚恤金,张玉勤被安葬罗长奇、杨天成多次到张自均家看望,杨天成甚至表示要做他们的儿子为他们养老送终,终于取得张自均夫妇谅解。

最初南阳地区和唐河县教育部门对这件事的判断是罗长奇、杨天成有错误,但属于工作方法和工作作风问题,应进行批评教育,不应负刑事责任。罗长奇表示要从中吸取教训。

但在1973年10月召开的河南省教育工作会议,马振抚中学上了37期“教育工作简报”《人民日报》据此发了内参1974年1月,江青看到内参,立即迟群谢静宜河南调查迟群、谢静宜直奔马振抚,召开地、县、社干部汇报会和学生、教师、家长、干部座谈会,走访了受害者家庭将调查结果上报中央。江青批示:“张玉勤之死,完全是修正主义教育路线的迫害所造成的”并在中央会议上说:马振抚事件“是资产阶级专了无产阶级的政”,对罗长奇、杨天成“要杀头!”王洪文表态:“不枪毙也要判重刑。”1月31日,中央发出1974(5)号文件《转发河南省唐河县马振抚中学情况的通知》

1974年2月2日,唐河县召开“迅速贯彻落实中央5号文件大会”近万人参加南阳地委负责人宣布:“省委常委会已经研究决定,将罗长奇、杨天成立即逮捕。”话音刚落,全副武装的公安人员冲上来,将罗、杨二人踹倒在地,用绳子捆结结实实。有关人也受处理:公社党委书记杜仲宇反省检查;管文教的副书记王新宇撤销职务;调查张玉勤事件的侦查股股长田道义被撤销职务马振抚中学还有30多位教师受审查接着,南阳地区13个市县都查类似事件。仅唐河县就挖出了30多个“罗长奇式人物”,283名教师受批判,260多个中小学校负责人受处分

同时,张玉勤被追认为“优秀共青团员”。唐河县为她修了一座大墓,立了碑,铭文“胸怀朝阳战恶浪,敢把青春献给党——革命小将张玉勤之墓还为张玉勤家盖了三间大瓦房,张自均当学校贫管会主任,哥哥张玉甫被任命为县教育局教研室副主任,以后又推荐上了大学。

5号文件的影响迅速波及全国。一时间教师人人自危,全国中小学的教学秩序大面积恶化。

罗长奇、杨天成被判两年徒刑,关进监狱,多位亲属受到株连。刑后又送往唐河林场继续劳动改造。

粉碎“四人帮”后,1977年5月7日,唐河县委组织部通知罗长奇、杨天成,省委指示,给“马振抚公社中学事件”平反,让他们重回马振抚中学工作仍保留党政处分11月,河南省委决定:取消对罗长奇、杨天成的处分,恢复原职务和工资待遇,补发工资,恢复罗长奇的党籍

1979年3月,中央正式发文,撤销1974年5号文件

此后,罗长奇重新主持马振抚中学工作1996年,杨天成接替马振抚中学校长职务。他们已相继退休。

花季少女自杀身亡,是个不幸的悲剧。教师和学校应当承担什么责任,本来当地主管部门已经做出了合情合理的判断。江青等人借机大作政治文章,不但让罗长奇、杨天成等当事人蒙冤入狱,而且殃及全国。当时民间就有“河南出了马振抚,全国教师都受苦”的说法。上一篇文章说到幸运教授杨树标,这一篇文章又说到不幸的罗长奇、杨天成在中国,如何保障教师的基本权益,恰当地平衡教师和学生之间的关系,特别是防止教师受到权力的粗暴伤害,仍然是一个关系到中华民族未来的重要问题。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