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 Google
  • 百度

一家之言

首页 > 学术与争鸣 > 百家争鸣 > 一家之言

新冠疫情对中美关系有何影响?

作者:STEVEN LEE MYERS黄安伟

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

来源日期:2020年02月20日

本站发布:2020年02月20日

点击率:278次


  北京——关税和贸易战。间谍和华为。香港、台湾和南海。

  现在,一场急剧恶化的疾病大流行已成为最新的、可能也是最剧烈的美中分歧因素。对于特朗普政府内部最激烈的中国批评者来说,全球对这种新冠病毒的恐慌,为谴责中国共产党的统治提供了新契机,他们表示不能指望共产党会披露所知的情况,或妥善控制疫情。

  但是,如果强硬派希望华盛顿发出一致的反华信息,那么他们自己的领导人已经破坏了这一目标。特朗普总统公开赞扬了习近平主席对危机的处理,甚至呼吁加强商业联系,包括向中国出售喷气发动机。

  “你看,”特朗普周二说,“我知道:习主席爱中国人民,他爱他的国家,他在非常非常艰难的情况下做得非常好。”

  这已成为特朗普政府的一项主要工作:发出各种各样的信息,反映出一种“有人唱黑脸有人唱白脸”的策略,这可能是真正的内部政策分歧,抑或只是总统的反复无常。但总体而言,对中国最强硬的声音已成功主导了对话,在北京疲于应对一个接一个挑战之际——与华盛顿的贸易战、香港的抗议活动,以及目前遏制冠状病毒的斗争——他们对北京发起了猛烈抨击。

  特朗普本周的和解言论可能是为了缓解紧张局势,让美国经济和股市在他争取连任之际保持活跃。这种做法得到了以财政部长史蒂文·T·马努钦(Steven T. Mnuchin)为首的挺贸易派的支持,这一派主张世界上最大的两个经济体之间保持密切联系。

  不管原因是强硬派的决绝、相互矛盾的讯息或北京的政策,美中关系已变得如此紧张和难以预料,甚至团结起来解决全球健康危机的需求,也没有战胜双方逐渐扎根的怀疑。

  周二,美国政府内对中国最直白的批评者、国务卿迈克·庞皮欧(Mike Pompeo)指责中国在冠状病毒暴发时没有做到公开透明,他说,“我们花了太长时间才让医学专家进入中国。我们本来希望这能更快地实现。”

  对华鹰派私下里说,他们认为这种病毒削弱了共产党的执政合法性,也进一步加剧两国分歧。

  “你开始回溯几十年的外交关系,”福坦莫大学(Fordham University)中国法律与政治教授明克胜(Carl Minzner)说。他还说,不断增加的摩擦“有其自身不可改变的逻辑,这种逻辑正在把两国拖向倒退”。

  新的爆发点每天都在出现。周三,中国宣布驱逐三名《华尔街日报》(Wall Street Journal)记者,称这是对《华尔街日报》一篇评论文章标题的报复。就在一天前,美国国务院宣布,将把在美国运作的中国主要官方新闻媒体机构视为中国政府的下属机构。三名《华尔街日报》记者都曾就中国官员认为敏感的话题进行过报道。

  在此次冠状病毒疫情爆发之际,美国政府最近采取的一系列强势举措,让许多中国官员认为是在削弱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因而感到愤怒。

  其中包括因2017年艾可飞(Equifax)遭黑客攻击而对中国军事人员提起的刑事诉讼,以及对中国机构似乎参与了获取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和波士顿大学(Boston University)研究成果的指控。

  美国还对华为提出了敲诈指控。华盛顿的官员多次警告,华为设备可能被中国政府用于全球范围的窃听活动。

  特朗普政府中最强硬的官员抓住冠状病毒疫情来支持他们的观点,即美国需要与中国进行更彻底的决裂。

  特朗普的贸易顾问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表示,这是避免依赖中国来生产药品和其他医疗用品的“警钟”。美国商务部长威尔伯·罗斯(Wilbur Ross)表示,公共卫生危机甚至可能将制造业工作岗位吸引回美国。

  本届政府在国会的盟友、甚至一些私下发言的官员都在重复一种被科学家嗤之以鼻的边缘理论——此次大流行的真正源头是中国的实验室,而不是武汉的一个食品批发市场,而且疫情的开始比北京所说的要早。

  官员们声称,中国至少混淆了一个事实,即疫情早于他们所承认的时间,之后他们对疫情有所隐瞒。

  中国官员将这些言论和行动视为反华情绪甚至种族主义日渐加剧的表现。他们还指责美国从武汉领事馆撤出外交官,撤离美国公民,引发了国际恐慌。

  尽管其他国家也纷纷效仿,但中国外交部指责华盛顿树立了一个坏榜样。

  “这归根结底是一个政治决定,”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贾庆国表示。

  “现在是国际合作的时候,”他说,“但这些人只是在播种仇恨,想为了他们自己的政治目的分裂人民。”

  危机期间出现了一些合作的迹象。美国国务院表示已经向中国运送了18吨捐赠的医疗物资,并宣布准备向中国和其他国家捐赠1亿美元。而北京的反美论调也有收敛。

  “与香港的抗议或贸易战不同,中国政府并没有将目前的危机归咎于美国,甚至还打击了网上称这种病毒为美国制造的生物武器的言论,”康奈尔大学政治学教授白洁曦(Jessica Chen Weiss)说。

  从一开始,特朗普政府内就分为两派,一派是支持与中国建立强大商业关系的贸易派,另一派是主张两国经济“脱钩”的国家安全派。

  尽管与中国展开了一场破坏性的贸易战,但特朗普倾向于站在马努钦领导的贸易派一边。

  提倡攻击性政策的高级官员经常私下批评贸易倡导者。他们责怪高盛(Goldman Sachs)前高管马努钦阻止对大规模拘禁穆斯林的中国官员实施制裁。他们还说,亲商业官员太急于允许美国公司向中国企业出售零部件,特别是在高科技行业。

  自从两国贸易战在12月达成停火以来,特朗普政府里的中国鹰派已经看到推动更强硬行动和政策的机会,这些行动和政策曾受到马努钦及其盟友的批评,理由是可能危及贸易谈判。

  庞皮欧对中国造成的危险发表了严厉的言论。他在2月8日告诉全美州长协会(National Governors Association),中国正试图对大到州首府、小到社区学校董事会施加或明或暗的影响。

  随后,他在上个周末的慕尼黑安全会议上发表了另一番讲话,宣称“西方正在获胜”。庞皮欧本月前往欧洲、中亚和非洲的途中曾告诉各国政府提防中国。

  中国外长王毅在慕尼黑反驳说,西方应该“摒弃笃信自身文明优越的潜意识,放弃对中国的偏见和焦虑”。

  正值冠状病毒流行期间,这些行动和言论对中国的刺激尤其大。

  当国务院将对中国的旅行警报提高到最高水平——“避免所有不必要的旅行”时,中国官员感到愤怒。

  同时,中国不愿允许国际卫生专家、医生和科学家组成的团队进入也让美国不满。

  1月初,美国敦促中国官员允许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的专家进入武汉。中国没有理会这一要求。

  政府官员说,特朗普本人在2月6日与习近平的电话中重提这一问题。直到上周五,中国政府才放松了态度,并允许两名美国专家加入一个国际团队。

  政府官员说,中国仍然在掩盖这一流行病的起源和规模的重大事实。一位官员说,重要的是要让美国专家到达疫情中心,收集有关传播和发病率等方面的可靠数据。

  已经有迹象表明,相互指责会深刻影响国际间的合作——从贸易到安全再到科学研究——以及两国的民意。

  华盛顿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费和中国研究项目(Freeman Chair in China Studies at the 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主任裘德·布兰切特(Jude Blanchette)说:“现在,两国间的信任在减少。”

  他说:“像全球流行病这样的问题以及其他的问题从根本上影响两国的安全,鉴于双方的不信任与不和,要解决这一问题将非常困难。”

  Steven Lee Myers自北京、Edward Wong自华盛顿报道。Claire Fu自北京对本文有研究贡献。

  Steven Lee Myers是《纽约时报》北京分社社长。他自1989年加入时报,曾在莫斯科、巴格达和华盛顿多地进行报道,现驻北京。他著有《新沙皇:弗拉基米尔·普京的崛起和统治》(“The New Tsar: The Rise and Reign of Vladimir Putin”)一书。欢迎在Twitter和Facebook上关注他。

  黄安伟(Edward Wong)在《纽约时报》担任外交与国际新闻记者超过20年,其中13年驻伊拉克和中国进行报道。他因关于伊拉克战争的报道获得了利文斯顿奖(Livingston Award),也曾入选普利策奖候选名单。他是哈佛大学尼曼学者,并在普林斯顿大学担任费里斯新闻学教授。欢迎在Twitter上关注他@ewong。

  翻译:纽约时报中文网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