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
  • 百度
  • Google

本站看点

首页 > 网站介绍 > 读编往来 > 本站看点

田戈:“冯小树案”暴露IPO改革紧迫性

作者:田戈

来源:综合

来源日期:

本站发布:2017年05月05日

点击率:1718次


证监会关于冯小树的通报

  21日,证监会查明,前发审委员冯小树先后以他人名义入股拟上市公司,幷在公司上市后抛售股票获利,交易金额累计达到2.51亿元,获利2.48亿元。此案在全国民众特别是广大股民中引起了强烈反应。本站老编认为,冯小树不过是近年来遭到处罚的又一证监会发审委委员,少数人权力过大,原始股暴利所带来的寻租空间,以及整个资本市场的投机心理弥漫,才是冯小树个案最值得反思之处;要防止产生更多的“冯小树”,在扎紧制度篱笆之外,全面推进A股市场化改革,让行政之手无随意染指之处。为了证明老编的“政治正确”,特摘发内地媒体的相关评论,以飨各位网友。

     中国江西网黄思农的文章认为,这是一部现实版的《人民的名义》:

     

三川智慧是冯小树案所涉三家上市公司中最晚公开回复的一家。
  热播剧《人民的名义》开场剧情震撼了全国观众:一位某部委小小的处长因家中藏了2亿多现金被查处。然而,现实中居然找到了翻版:前发审委员冯小树监守自盗,非法获利达2.48亿。 

  这条新闻一经爆出,让看似默默无闻的冯小树,连同其相关的上市公司一起被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中国江西网财经记者从多个信息源掌握到,三川智慧(5.19-6.82%,买入)作为江西鹰潭目前唯一的A股上市企业,在这场“暴风雨”中吹得直打“哆嗦”。 

  4月24日,三川智慧开盘时,曾一度跌至5.43元/股,跌幅达9.95%,一度接近跌停。截止收盘时收于5.55元/股,跌幅达7.96%。有媒体披露称,三川智慧的保荐机构国信证券(13.57-1.88%,买入)也“带病”保荐,或不排除被证监部门“利剑悬梁”。 

4.99亿罚没案:涉三川智慧等3家上市公司 

  4月21日,证监会例行新闻发布会通报指出,前深圳证券交易所工作人员、股票发行审核委员会兼职委员冯小树知法犯法,以他人名义在公司上市前突击入股,上市后卖出股票获取利益,证监会决定没收冯小树违法所得2.48亿元,幷顶格处以2.51亿元罚款。同时,对冯小树采取终身市场禁入措施。 

  公开报道显示,上述监管干部高达4.99亿元罚没案背后,涉及到鱼跃医疗、三川智慧和宝莱特等3家首发上市公司,这三家公司的保荐机构分别为平安证券、国信证券、平安证券。此外,与冯小树同时突击入股获得巨额利益的还有原平安证券总裁薛荣年等。 

  根据证监会通报,中央第7巡视组对证监会开展专项巡视期间,向证监会移交了前深圳证券交易所工作人员、股票发行审核委员会兼职委员冯小树涉嫌违法买卖股票的相关线索。“经过缜密细致的调查、审理工作,通过对复杂商业架构的层层剖析,对繁复资金往来情况的抽丝剥茧,该会查明,冯小树先后以岳母彭某嫦、配偶之妹何某梅的名义入股拟上市公司,幷在公司上市后抛售股票获取巨额利益,其交易金额累计达到2.51亿元,获利金额达2.48亿元。”

 中国江西网财经记者了解到,冯小树曾在深圳证券交易所担任过发行审核监管部副总监、上市推广部副总监和中小板副总监(副处级)等职务,2005年至2007年间担任证监会第七届和第八届发审委兼职委员。 

  统计数据显示,2005年3月至2007年4月间,冯小树共计参与了43个项目的审核,包括34个IPO(首次公开发行)项目、3个增发项目、5个可转债(爱基,净值,资讯)项目、1个可分离债项目。其中,34个IPO项目中,通过的27家、否决的6家、取消审核的1家。公开报道显示,冯小树涉案的3个项目均为在深圳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的IPO项目,分别为2008年4月挂牌上市的鱼跃医疗、2010年3月挂牌上市的三川智慧和2011年7月挂牌上市的宝莱特,公开披露的累计投资706.79万元(可能存在虚假出资),完成套现的累计金额则高达2.27亿元,加上现金分红所得,累计违法所得高达2.48亿元。 

“她”投资206.79万元套现超过2000万元 

  中国江西网财经记者发现,除了通过其岳母彭萍嫦代持鱼跃医疗外,冯小树还通过其小姨子何玉梅在上市前突击入股了三川智慧,幷在上市后还通过其岳母彭萍嫦参与了三川智慧的二级市场炒作。 

  根据招股书披露,在上市前的第一轮融资中,何玉梅等12家股东于2007年12月15日以3.66元/股的价格对三川水表(三川智慧的前身)增资,且均以现金增资,其中何玉梅以206.79万元对三川水表增资56.5万股。上述增资完成后,三川水表总股本达到3666万股。 

  随后,2009年6月20日,三川水表股东大会决议:同意由国信弘盛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国信弘盛)、深圳市和泰成长创业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和泰成长)以3.90元/股的价格对三川水表增资,且均以现金增资,其中国信弘盛以780万元对三川水表增资200万股;和泰成长以132.60万元对三川水表增资34万股。增资完成后,三川水表总股本达到3900万股。最终,2010年3月26日,三川水表完成以49.00元/股的价格公开发行1300万股,幷在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挂牌上市。按照上市首日收盘价86.50元/股计算,何玉梅所持有的56.5万股账面市值已经高达4887.25万元,国信弘盛和和泰成长等2家外部股东的账面市值也已经分别高达6055亿元(其中130万股、11245万元向社保基金转持)、2941万元。

  
“代持亲戚”成三川智慧自然人大股东 
  公开信息显示,由于当时A股市场表现低迷,三川智慧上市后股价一路震荡走低,及至2011年3月28日首发原始股解禁前已经多次跌破49.00元/股的发行价格。而在10转10高送转之后,三川智慧的股价表现依然难有起色,何玉梅选择在2011年三季度股价进一步走低时试探性减持了5000股,最终在2011年四季度完成剩余112.5万股的套现,按照加权均价17.79元/股计算,套现金额超过2000万元。较之于初始投资额206.79万元,这笔投资收益率也高达10倍左右。需要补充的是,在何玉梅所代持的股份套现过程中,冯小树还通过其岳母彭萍嫦在二级市场买入三川智慧。 
  中国江西网财经记者了解到,彭萍嫦曾于2011年四季度通过二级市场买入三川智慧62.34万股,跻身第十大流通股东,占流通股本的1.60%;而同期何玉梅恰好完成剩余112.5万股的套现,二者之间是否存在对倒不得而知;最终潜伏到2012年三季度,彭萍嫦的该笔股份经过10转5增至93.51万股,幷在2012年四季度从前十大流通股东名单中消失。但由于该笔股份数量远低于三川智慧此后第十大流通股东的持股量,尚无法推测彭萍嫦具体的退出时间,但根据随后一路震荡走高的股价来看该笔股份盈利的可能性较大。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冯小树通过其妻妹何玉梅代持的方式突击入股三川智慧外,同样突击入股的国信弘盛是该公司保荐机构国信证券旗下的全资子公司,突击入股前几个月才刚刚注册成立。而作为证监会重点打击幷已经取缔的“直投+保荐”模式,这被广泛认为是滋生PE腐败和造假上市的根源之一。 
会计事务所、保荐机构均有“黑历史” 
  值得注意的是,三川智慧上市前夕,保荐机构全资子公司国信弘盛也突击入股。2009年6月20日,三川水表股东大会决议:同意由国信弘盛投资有限公司(简称国信弘盛)、深圳市和泰成长创业投资有限责任公司(简称和泰成长)以3.90元/股的价格对三川水表增资,且均以现金增资,其中国信弘盛以780万元对三川水表增资200万股;和泰成长以132.60万元对三川水表增资34万股。增资完成后,三川水表总股本达到3900万股。 
业内人士分析,三川智慧企图以走捷径的方式进入资本市场,也许是利益关联方相互博弈的结果。纵观这类突击入股股东的过往历史,发现国信证券在背后的强大推手。资料显示,国信弘盛是国信证券全资子公司。和泰成长股权分散,最大股东李俞霖仅持有4.41%股份,前十名股东合计也仅持有34.49%股份,无控股股东,无实际控制人。但国信证券是其投资的财务顾问。 

  而三川智慧IPO的审计机构深圳鹏城会计师事务所,正是著名造假案例绿大地的审计机构。中国江西网财经记者注意到,4月17日,国信证券年报显示,2016年实现营业收入127.49亿元,同比下降56.25%;净利润45.56亿元,同比下降67.34%。中国江西网财经记者了解到,国信证券上市不到2年,官方评级从AA级被降至BBB级,股价与最高时相比下跌近五成,市值蒸发超过1300亿元。2016年,国信证券的违规记录早已超过10条,在券商中堪称我行我素者。 

专家称三川智慧或将受到证监会严惩 

  4月24日,三川智慧周一开盘时,曾一度跌至5.43元/股,跌幅达9.95%,一度接近跌停。截止收盘时收于5.55元/股,跌幅达7.96%。 

  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接受中国江西网财经记者采访时称,三川智慧与冯小树利益关系若经查实,三川智慧或将受到证监会或者相关部门严惩,甚至面临巨额处罚。突击入股的国信证券的子公司国信弘盛,一旦问题被查实,其下场会和冯小树一样,知法犯法危害极其严重,必须对其严惩以儆效尤。 

  江西财经大学投资系教授李思敏分析,依靠突击入股、利益输送等方式成功上市,或不排除与冯小树关联的企业上市能力存疑,才会通过走捷径等方式来借道。 

  中国江西网财经记者注意到,三川智慧在A股上市公司领域比较低调,鲜有与媒体交集的痕迹。不过,此次受冯小树案件影响,三川智慧足以让所有投资者震惊一番。 

  三川智慧董秘倪国强接受公开采访时表示,证监会的通报是比较客观的。“如果证监会认为它通报了,那么按照通报的口径来说就可以了。”4月24日,中国江西网财经记者多次致电三川智慧方面,但对方婉拒了记者进一步采访。中国江西网财经记者注意到,目前,三川智慧业务正常,暂未受到影响。

      

      新京报的述评则指出,失控的权力则滋生失控的贪欲


    作为发审委员,究竟拥有多大的权力?发审委员又是如何被行贿的?新京报记者通过采访和梳理,试图最大限度还原冯小树其人及其寻租路径。 

部分被查的发审系统官员 

  2004年  曾任证监会发行部发审委工作处副处长的王小石将发审委推至公众视野。经查,王小石在工作期间借职务之便向拟上市企业出售发审委委员名单,但是发审委委员名单是非公开,而王小石每出售一份发审委委员名单,价钱在二三十万元。在职期间,王向众多企业出售了这样的名单,获利总额近千万元。最终,王小石因涉嫌受贿被判处有期徒刑13年,幷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12万元。 

  2014年1月  曾任发审委委员的温京辉因涉嫌违反证券法律、法规而被证监会调查,两年任期里他共执行67次审核任务,审核了超60家上市公司,市场认为其被调查是因上市公司天丰节能财务造假。 

  2014年9月  邓瑞祥在担任证监会第十六届主板发审委委员5个月后,涉嫌老鼠仓而被立案。不过他是在担任中国人寿资管股票投资部总经理期间,通过妻子及亲属的14个账户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被查处的,涉案总金额近7亿元,非法获利854.53万元。 

    

    2015年4月  第六届创业板发审委兼职委员胡世辉因严重违纪违法被开除党籍和公职,证监会决定解除其第六届创业板发审委委员职务。经查,发现胡世辉利用管理科技项目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贿赂等问题,经科技部党组研究幷报中央国家机关工委批准,决定给予胡世辉双开,幷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2015年6月  中国证监会发布消息称,经查,证监会发行监管部处长李志玲配偶违规买卖股票,根据相关规定,决定对其作出行政开除处分;同时,因涉嫌职务犯罪,李志玲已被移送司法机关。 

  2015年8月  证监会纪委发布消息,经查,中国证监会投资者保护局原局长李量违反廉洁自律规定,收受礼金;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贿赂。随后,李量被双开,其涉嫌犯罪问题已移送司法机关处理。李量曾任创业板发行部副主任。 

  2015年11月13日  被称为“发审皇帝”的证监会副主席姚刚结束了发审生涯。中纪委网站发布消息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党委委员、副主席姚刚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调查。 

  2017年4月21日  证监会新闻发言人张晓军在新闻例行发布会宣布了对冯小树违法买卖股票行为的查处,先后以岳母、配偶之妹的名义入股拟上市公司,幷在公司上市后抛售股票获取巨额利益,交易金额累计达到2.51亿元,获利金额达2.48亿元。 

     发审委员“带着”岳母、小姨子炒股 

  冯小树的照片看起来斯文拘谨,令人很难将其形象与涉案数亿的“监守自盗”者身份联系到一起。 

  现年52岁的冯小树似乎是一位履历单纯的专业型官员。根据证监会行政处罚决定书,冯小树于1996年3月至2002年11月,在深交所技术保障部、公司部、创业板发行审核部工作;2002年12月至2004年5月,任深交所北京中心副主任,同期借调证监会工作;2004年5月至2012年12月,任深交所发审监管部副总监,期间于2009年6月至2011年7月借调证监会任北京工作组副组长;2012年12月至2014年2月,任深交所上市推广部副总监、高级执行经理。2004年12月至2007年4月期间,冯小树担任第七届、第八届证监会发审委兼职委员。 

在中国知网中检索,由冯小树作为第一作者撰写的论文涉及“资本市场建设”“中小企业成长”“股票发审”“公司被否原因分析”等专业领域,幷曾多次为财经媒体撰写文章。 

  作为掌控深交所股票发行审核的人员之一,冯小树一直以“专家”形象出现在公众视野。 

  据媒体报道,2007年时任深交所发行审核部副总监的冯小树,出席券商保代培训会幷担任主讲人,还专门讲解了“股票发行审核要点及重点关注的问题”。2012年,时任深交所中小板公司管理部副总监的冯小树,入选上市公司行业分类专家委员会委员。 

  假如没有意外情况,冯小树可能会继续以一个普通官员的身份履职直至退休。4月21日,证监会的一纸通报将这位副处级官员的贪欲曝光在人们视野之下。 

  证监会通报,深交所前发行审核部副总监冯小树,在证监会兼任发审委委员期间,通过在企业上市前突击入股、企业上市后高价抛出的方式,非法获利达2.48亿。证监会决定,没收冯小树违法所得2.48亿元,幷顶格处以2.51亿元罚款。同时对冯小树采取终身市场禁入措施。 

  据媒体援引知情人士的消息,上述对冯小树的处罚仅属于行政处罚部分,“后续证监会可能会将此案移送公安机关”。在数亿元巨额罚款之后,等待冯小树的很可能还有牢狱之灾。 

  冯小树幷不是证监会自己查获的。证监会发言人张晓军透露,中央第7巡视组对证监会开展专项巡视期间,向证监会移交了前深圳证券交易所工作人员、股票发行审核委员会兼职委员冯小树涉嫌违法买卖股票的相关线索。 

  已经公开的案情显示,冯小树先后以岳母、配偶之妹的名义入股拟上市公司,幷在公司上市后抛售股票获取巨额利益,其交易金额累计达到2.51亿元,获利金额达2.48亿元。 

高达数亿的套利行为,就发生在冯小树担任发审委员的短短两年间。据媒体报道,Wind资讯数据统计显示:冯小树担任第七、第八届证监会股票发行审核委员会兼职委员期间,共计参与了43个项目的审核,其中33个IPO(首次公开发行)项目。 

买卖三只股票牵出资本大佬:江作良、薛荣年 

  24日晚证监会披露了冯小树违法买卖“鱼跃医疗”“三川股份(后改名三川智慧)”“宝莱特”的细节。24日,被传卷入冯小树案的三家上市公司鱼跃医疗、三川智慧和宝莱特出现不同程度大跌。 

  据证监会披露,冯小树以彭某嫦名义入股深圳世方联创业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圳世方联),进而以深圳世方联名义持有、买卖“鱼跃医疗”。 

  天眼查显示,彭萍嫦于2006年12月成立深圳市世方联创业投资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为彭萍嫦,股东分别为彭萍嫦、刘耘、朱勤年和胡丽娟,对应的出资比例分别为30%、30%、30%和10%。 

  2007年4月2日,深圳世方联入股鱼跃医疗,成为唯一的外部股东,占其总股本的3.89%。一年后的2008年4月18日,鱼跃医疗顺利在中小板上市。 

  受限于锁定期,彭萍嫦此时幷未抽身。 

  2013年10月14日至2015年3月6日期间,深圳世方联证券账户在二级市场减持所持全部“鱼跃医疗”,卖出清算金额共计4.4亿元。此外,在深圳世方联证券账户持有“鱼跃医疗”期间,共获得6次现金分红,分红金额总计552.7万元。2015年3月6日之后,深圳世方联证券账户再无证券交易记录。 

  深圳世方联向4位股东分红资金共计3.58亿元。其中,向彭某嫦分配1.08亿元。 

  深圳世方联股东彭萍嫦为冯小树岳母。深圳世方联股东朱勤年为薛荣年弟媳,薛荣年时任保荐机构平安证券相关业务的负责人。深圳世方联股东刘耘为江某良配偶之姐,刘耘所持股份实际所有人为江某良,江某良时任发审委兼职委员。 

据了解,易方达基金管理公司原高管江作良与冯小树同为第七届、第八届兼职发审委员,时任易方达基金公司高管,时任保荐机构平安证券相关业务的负责人为薛荣年。 

  资料显示,薛某年即为平安证券前总经理薛荣年,薛荣年2000年加盟平安证券,历任投行事业部总经理、公司副总经理,幷于2008年担任平安证券总经理,主管投行业务。2013年5月,因涉及万福生科虚假陈述案,薛荣年被撤销证券从业资格。2015年底,因涉嫌巨额内幕交易案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 

  深圳世方联入股价格等同于鱼跃医疗每股净资产价值,显着低于市场合理水平,且与鱼跃医疗重要员工入股价格一致。 

三川股份、宝莱特上市前即持股 

  除了鱼跃医疗,冯小树存在以何某梅名义违法持有、买卖“三川股份”、买卖“宝莱特”的行为。新京报记者通过“仓位在线”查询,仅有“何玉梅”一人与证监会描述的冯小树妻妹“何某梅”姓名特征契合。这两家公司均出现了名为“何玉梅”的原始股东。 

  与彭萍嫦通过公司介入拟上市公司的手法不同,何玉梅的入股路径更为简单直接:三川股份上市之前,何玉梅持有56.5万股,持股比例1.45%。2010年3月,三川股份在深交所创业板上市。公告显示,2011年一季度解禁后,何玉梅在2011年四季度退出前十大流通股东。 

  另一家上市公司宝莱特上市前,何玉梅持有120.32万股,持股比例为4%,名列第四大股东。此后经过两次送转,何玉梅股份不断增加,幷在此期间进行多次减持,截至2014年三季度,“何玉梅”在前十大流通股东名单中消失。 

  在多家财经网站发布的中国“牛散”名单中,“彭萍嫦”和“何玉梅”的名字双双在列。 

  虽然冯小树幷非上述三家公司IPO审核时的发审委员。但深圳世方联股东之一朱勤年,与这三家公司存在联系:公开资料显示,宝莱特、鱼跃医疗的上市保荐人均为同一家证券,彼时这家券商投行部门的负责人为薛荣年。朱薛荣年为何拉冯小树分一杯羹?具体原因尚未披露,不过从职务来看,冯小树担任重要的发审委员一职。证监会公告称,“冯小树长期担任深交所重要职务,幷曾任发审委委员,承担了重要的资本市场监管职责,其知法犯法,借他人名义在公司上市前突击入股,上市后卖出股票获取暴利的行为,严重扰乱了资本市场管理秩序。” 

  24日,鱼跃医疗董秘在投资者互动平台回复投资者问询时表示,公司幷不熟识冯小树,对原股东深圳世方联和冯小树的关系幷不清楚。新京报记者昨日致电三川智慧董秘办,工作人员称以证监会的公开信息为准。记者未能拨通宝莱特董秘办电话。 

发审委员掌IPO“生杀大权” 

  2004年,中国证监会公示第七届发审委委员候选人名单。这份公示名单共有39人,分别来自中国注册会计师协会、中国资产评估协会、中国证券业协会、国家发改委等机构部门的推荐。其中,冯小树是深交所推荐的两名人选之一,拥有经济师职称。在这张绝大多数候选人都超过40岁的名单中,时年39岁的冯小树似乎可以归为“年轻有为”的一拨。 

  热播电视剧《人民的名义》里,开场一个“小官巨贪”的剧情让人印象深刻:某部委一位处长赵德汉在别墅中藏了2亿多现金被查。而一个冯小树,则将“发审委员”推向了风口浪尖:一个发审委员究竟有多大权力,上市公司要花大力气送好处呢? 

  由于对拟上市企业拥有投票表决权,发审委员被认为是掌管着IPO的生杀大权。4月24日,一位证监会内部人士对新京报记者表示,发审委员这一看似不起眼的“小官”,其实权限不小。一家拟IPO企业已经叩响了A股的大门,只待发审委员会开门即可入场享受资本盛宴。因此,对于一家拟上市企业来说,发审委员无疑是至关重要的。 

  根据证监会发行监管部最新的公开发行股票审核工作流程,首发的审核工作流程主要为:受理和预先披露、反馈会、见面会、预先披露更新、初审会、发审会、封卷、会后事项、核准发行等9个主要环节,分别由不同处室负责,相互配合、相互制约。对每一个发行人的审核决定均通过会议以集体讨论的方式提出意见,避免个人决断。 勤年是薛荣年之弟媳。

    证监会表示,发审委制度是发行审核中的专家决策机制。每届发审委成立时,均按委员所属专业划分为若干审核小组,按工作量安排各小组依次参加初审会和发审会。各组中委员个人存在需回避事项的,按程序安排其他委员替补。 

  证监会内部人士表示,由于证监会编制有限,人力不足,发审工作繁琐繁重,来自沪深交所公司管理部的人员,通过常年的借调机制,分别成为主板审核和创业板审核的主力军。其次,发审委员还有不少来自财政部、发改委、律师事务所、会计师事务所等外部机构人员。 

  冯小树正是一位来自深交所的工作人员,兼职担任证监会第七届、第八届发审委员。在此期间,其在深交所的职务为深交所发行审核部副总监。证监会官网资料显示,冯小树于2005年3月至2007年3月出席发审委24次工作会议,共参与审核33家企业。 

  “就像一位大学生写完毕业论文进行毕业答辩,需要面对多位答辩委员会老师。”上述人士称,发审委员扮演的角色类似“答辩老师”,“如果能事先搞定答辩老师,肯定是好事儿,毕业论文通过就可以毕业了。” 

  一位知情人士向新京报记者透露,冯小树被查出源于举报。在2015年底中纪委在深交所巡视期间,有人举报了冯小树。冯小树2007年卸任发审委员之后,曾利用这层关系收受贿赂,但由于种种原因幷未帮行贿人疏通关系。事后,被人举报。 

    

    第一财经日报则警告:“冯小树案”揭示黑幕重重 不能一罚了之


   最近,证监会的一纸5亿罚单,令今年以来一直波澜不惊的A股市场再度成为焦点。 

  被罚者为冯小树,是深交所发行审核部前副总监,冯在证监会兼任发审委委员期间,通过企业上市前突击入股、企业上市后高价抛出的方式,非法获利达2.48亿。证监会决定没收其非法所得,幷顶格罚款2.51亿,同时采取终身市场禁入措施。 

  随着证监会《行政处罚决定书》的披露,“冯小树案”浮出水面:以亲属名义违法违规交易三家公司股票总计获利2.48亿,这三家公司正是鱼跃医疗、三川股份、宝莱特。以鱼跃医疗为例,2007年公司实际控制人吴光明将个人所持股份的3.89%以600万元的价格转让给深圳世方联(冯的岳母实际控制),股权转让价格仅有2元/股;2008年4月鱼跃医疗在深交所上市,2013年10月14日至2015年3月6日之间,深圳世方联证券账户在二级市场减持所持全部“鱼跃医疗”,卖出金额高达数亿元之多。 

  “冯小树案”之所以引发广泛关注,甚至令人震惊,原因之一是金额之大及冯小树官职之小的反差。级别仅有副处的冯小树,在证监系统算不上什么“官”,比之此前“落马”的副部级姚刚、张育军,只能算“苍蝇”,然而竟可以利益输送数亿元之多。这不禁令人怀疑,如果官职更高、权限更大,是否腐败的几率和金额会更多?比如证监会原副主席姚刚,曾掌控A股市场IPO发审大权长达13年之久,其治下曾有不少诡异的IPO。姚刚被带走调查已一年有余,相关结果尚未披露。 

  此案还揭示了企业上市前的贿赂黑幕。早在数年前,就有媒体报道证监会发审委的腐败情况:企业进入上市程序后,最重要的一关是发审委的通过,于是上市公司、保荐券商纷纷通过各种渠道找到发审人员,进行各式贿赂,有的请一顿饭花费十几万,有的间接“赠送”原始股,不一而足。很明显,数年前所揭露的,在“冯小树案”得到验证。甚至可以说,冯小树绝不是个例。 

  企业想方设法贿赂发审委员,原因自然是发审部门掌握着公司上市发行生杀大权。而企业之所以乐此不疲,根本原因是企业一旦上市就能“圈钱”,暴利驱动下企业形成了很强的行贿动力——只要能上市,送礼、送原始股不算什么,这也令发审腐败屡禁不止。另一层面看,行贿的钱和企业“圈”的钱来自哪里?万千中小投资者。如果企业上市后具备持续盈利能力,足以壮大,股价上行,可能大家都是“赢家”;一旦上市后业绩变脸,股价下行甚至公司退市,那最后受伤或者说“埋单”的主要是中小投资者。 


    另一个黑幕是此前监管层对于A股内幕交易或者利益输送的“不告不管”。冯小树利益输送之所以被发现,是前期中央巡视组对证监会开展专项巡视时接到的举报,再根据举报进行排查。如果没有举报,或许冯小树将瞒天过海,且案发已多年,知道最近才被揭发,其负面影响已经造成。且不得不令人怀疑的是,是否还有类似案件“神不知鬼不觉”? 


  此番冯小树以数百万非法购买原始股,获利达2.48亿,接近百倍。顶格罚款2.51亿幷终身市场禁入,从证监会可以给出的处罚看,实属不轻。符合证监会主席刘士余在去年10月的证监会党风廉政建设警示教育大会上所言的,只要再发现证监系统工作人员及近亲属有违规买卖股票的,一律顶格处理,决不姑息。

  但是,仅仅罚款威慑力不足,很难起到“杀鸡儆猴”的作用。因此,“冯小树案”不能一罚了之,对于其违法犯罪行为,应移送司法机关。同时,与本案有染的保荐机构人员如薛荣年,行贿的上市公司方面人员,都不应姑息。 

  刘士余上任证监会主席一年多以来,一直以“铁腕治市”着称:叫停忽悠式重组、出台借壳新规、严处“铁公鸡”、痛批“高送转、怒骂资本大鳄,不一而足。这种治世方式就目前A股市场乱象来看,无疑具备正面意义。因此,此次应以“冯小树案”为契机,严打发审腐败和利益输送,幷主动排除相关事件,找出害群之马。 

  当然,最重要的是铲除腐败和乱象滋生的土壤,系统而全面地推进A股市场化改革,让行政之手无随意染指之处。

(转载本文请注明“中国选举与治理”首发,以上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