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 Google
  • 百度

台湾选举

首页 > 中国选举 > 台湾选举

黄顺杰:不让世代对立失控

作者:黄顺杰

来源:联合早报

来源日期:2019年12月07日

本站发布:2019年12月07日

点击率:215次


  最近刷面簿或LINE等社交媒体和通信软件时,不时会发现耐人玩味的贴文。例如,有长辈发文呼吁其他家长“调查”子女的政治倾向,如果他们执意要把票投给总统蔡英文,就以家长威严不准他们出门投票;另一边厢,有台湾青年则号召同侪直接“剪掉”家长的身份证,让他们无法投票,“能救多少算多少”。

  虽然这些贴文表面上看似玩笑话,但背后所隐藏的却是日益尖锐的世代差异。随着台湾总统大选临近,这个差异恐怕将濒临失控的边缘。

在蓝绿长期对立的台湾,因政治立场不同而导致家庭不睦的现象并不是什么新鲜事。但近年来,台湾不同世代之间的政治分歧却已不再是传统的统独意识形态对立,取而代之的是世代之间在同性婚姻、年金改革、劳动条件乃至于民主自由等各种价值议题,以及资源的重新定义与分配上的理念冲突。

根据台湾《商业周刊》近期针对全台首投族(即满20岁、拥有首次总统投票资格者)进行的民调,近五成受访者的政治立场与父母不同,说明年轻选民更有自主意识,不再是“父母告诉你投谁就投谁”的乖孩子。调查也发现,近五成七的受访者认为,上一代在拟定公共政策或做政治决定时,并未照顾到年轻一辈。

然而,正当年轻一代怒吼“世代剥削”之际,被视为既得利益者的年长阶层,却也担心自己沦为社会体系转变下“被剥削的一代”。在老一辈人眼里,他们认为自己兢兢业业奋斗了大半辈子,就是为了有一天能“媳妇熬成婆”,享受被尊崇的社会地位。岂料,执政者却以世代正义之名,摧毁了退休军公教的生存利基;含辛茹苦带大的年轻世代则因为拥抱进步的价值观,颠覆了他们对伦常的原有认定。

 在种种外在变化的冲击之下,年长一辈犹如急着找寻浮木存活的溺水者。因此,当草根性强、煽动力高的韩国瑜出现时,许多老一辈的人仿佛看到了苦海明灯,找到了愿意维护与他们同样的信仰、传统价值和过往荣耀的人。

  和韩国瑜同样是外省第二代的国民党桃园立委陈学圣受访时曾分析,韩国瑜的投票主力是50岁以上的中老年人,尤其是战后婴儿潮走过“台湾钱淹脚目”的时代(指1980年代前后,台湾经济起飞时期),也经历团结一致对外的“中华民国”时代。他说:“这群人在过去对国家有特殊认同,但在最近20年却被遗忘……(后来他们)好不容易在韩国瑜身上看到他们曾经走过的路,他说的话就是他们的心路历程,他们从韩国瑜找到相同的影子,所以投射才会这么强。”

  不过,召唤出中老年铁票部队的同时,代表国民党参选总统的韩国瑜却也失去年轻世代的心。《商业周刊》的首投族民调发现,仅11%受访者决定支持韩国瑜。相比之下,高达六成七的首投族则是属意以护主权、顾民主和挺改革为诉求的蔡英文。

对于韩国瑜的青年支持率持续低迷不振,担任韩国瑜竞选总部副执行长的台南市议员谢龙介日前辩称,韩国瑜近期的造势活动中,已能看见年轻支持者的数量增加,显见年轻人已开始认识韩国瑜。谢龙介认为,年轻人富有正义感,如果能知道韩国瑜是被恶意抹黑,便会反过来支持他。谢龙介因此强调,盼韩粉把正确的讯息传递给孩子,让他们了解真相,勿轻信网军散布的扭曲消息。

 谢龙介或许乐观了些。事实上,根据我接触的案例,父母辈已越来越不愿和年轻族群沟通,年轻一代想要抑制保守势力反扑的决心也越来越坚定。可以预见,世代间的对立恐怕不会因总统大选结果底定而停息。

 知名作家、前文化部长龙应台去年曾在演讲中提到,世代之间的隔阂不是分水岭,是断崖;断崖把这个世界分成两边两代人——“数字原生代”(即新禧世代、网络世代)和“非数字代”(包括X世代、婴儿潮世代)。她指出,要跨过断崖,掌握权力和资源的世代有责任从同温层的泡泡中走出来,在这个断崖架桥,开启一个重建信任的大工程。

 不论明年1月11日谁出线,希望夹带最新民意的领导人能带领不同世代一起学着搭桥,要不,大伙只会一同往下坠。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