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 Google
  • 百度

美国观察

首页 > 国外选举与治理 > 国外治理 > 美国观察

停灵国会、备极哀荣,金斯伯格让世界更美好的努力会被记得吗

作者:刘惠

来源:澎湃新闻

来源日期:2020年09月26日

本站发布:2020年09月26日

点击率:39次


  当地时间9月25日,美国已故大法官鲁斯·巴德·金斯伯格的灵柩从联邦最高法院移至美国国会大厅停放,她成为美国历史上首位享此殊荣的女性。

  9月18日,金斯伯格在她位于华盛顿特区的家中与世长辞,享年87岁。她在美国联邦最高法院任职超过27年,是该机构有史以来第二位女性大法官、第一位犹太裔女性法官。

  19日凌晨,美国总统特朗普发布公告,下令全美降半旗向金斯伯格致哀。白宫发布声明说她是“法律巨擘”——“金斯伯格大法官以其卓越的头脑和在最高法院强有力的异议而著称,她关于女性和残疾人平权问题的司法裁决,激励了所有美国人以及一代又一代伟大的法律头脑。”

  英国广播公司(BBC)评价金斯伯格“是一个创造了历史的女性,在美国法制、民权和女权历史上的地位不可撼动。”

  金斯伯格敢于直言,提出与联邦最高法院判决书相左的意见。联邦最高法院2013年6月否决《选举权法》部分条款后,金斯伯格的“异议”让她成了社交媒体的红人,被人们昵称为“异见大法官”,她标志性的“异见时刻”让她在晚年成为了年轻一代的偶像和文化符号。

  “声名狼藉”的大法官时代

  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历史上总共有114名大法官,其中110名是男性。第一位获得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提名的女性是桑德拉·戴·奥康纳,金斯伯格是史上第二位。

  1993年6月,在接受时任总统比尔·克林顿的大法官提名时,60岁的金斯伯格提到了自己早逝的母亲。她说:“我祈祷自己能成为她(母亲)想成为的一切人,假使她生活在一个女性可以向往和取得成就、女儿像儿子一样被珍惜的时代。”

  据《纽约时报》报道,克林顿回忆起提名金斯伯格时说,1993年两人见面时,她的直率令他感到震惊,“大约十分钟后,我知道我要把工作交给她。”据克林顿说,他们探讨了堕胎法案,当时还是联邦上诉法院法官的金斯伯格对罗诉韦德案的某些方面提出了批评。

  美国联邦最高法院1973年就罗诉韦德案颁下裁决,判定女性堕胎的权利受她们的私隐权保护,美国任何州或联邦政府部门均不得干涉。此案从此成为美国堕胎合法化的法律理据。但金斯伯格认为最高法院应以两性平权解释裁决,而不是隐私权。当时,金斯伯格的这一批评曾让支持最高法院此项裁决的女权组织不满。

  联邦最高法院是美国联邦法院系统的最高审判机关,每年会挑选一定数量的案件进行审理,这些案子通常在解释法律意义上具有代表性,或者对全社会具有重要意义,判例之后可被各级法院援引。进入联邦最高法院后,金斯伯格审理过一系列案件,其中最著名的案件之一为废除弗吉尼亚州军事学院只招男性学员的规定。

  1990 年,美国司法部长宣布起诉弗吉尼亚军事学院(VMI),认为后者只招收男性学员的政策违反了“平等保护条款”(Equal Protection Clause)。VMI是弗吉尼亚唯一的单性别州立院校,弗吉尼亚地方法院判决认为,VMI独特的教育理念增加了弗吉尼亚州教育的多元性。

  官司又打到了第四巡回上诉法院。第四巡回上诉法院审理此案时裁定,VMI的存在未违反“平等保护条款”,但教育的多元性不能只为男性而不为女性所享受,允许弗吉尼亚州建立一个和VMI相似的女版军事院校。弗吉尼亚州于是建立了弗吉尼亚女性领导力学院(VWIL),但VWIL新生SAT(编注:美国大学申请入学的重要参考条件之一)分数明显低于VMI,且不提供科学学士学位。美司法部长又将此案上诉至联邦最高法院。

  联邦最高法院最终驳回了第四巡回上诉法院的判决。金斯伯格执笔撰写了联邦最高法院的多数大法官意见,她写道:“男性与女性之间生理上的不同的确是持久的。但是我们开始认识到,男性和女性之间‘内在的不同’是我们应当欣赏的,而不能用来贬低一种性别,或者用来人为地限制个体的机会。性别区分不能用来创造或者继续女性在法律、社会以及经济上的弱势地位。因为弗吉尼亚州并未展现将女性排除出VMI教育体系的‘极具说服性的理由’,并且VWIL也没有提供平等的机会,我们决定驳回第四巡回上诉法院的判决。”

  BBC报道称,乔治华盛顿大学法律学院教授贝尔曼当时是金斯伯格的秘书。他回忆说,“金斯伯格一直都希望联邦最高法院承认,美国社会以性别分别不同人士权利的做法,有违宪法第14修正案中‘平等保护条款’”。正是通过这个案件,金斯伯格达到了她的目的。

  另一个让金斯伯格“走红”的案件“谢尔比县诉霍尔德案”发生在2013年,该案涉及《选举权法》中重要条款的合宪性。1965年《选举权法》要求某些曾存在种族歧视投票法律的州在执行任何更改投票法律的实践前,必须接受司法部门的检查。然而,在联邦最高法院2013年的裁决中认为该条款违宪法,因而将其废除。

  首席大法官约翰·罗伯茨亲自撰写了判决书,并将当庭宣读。罗伯茨称,选举中确实不应存在种族歧视,“但五十年前那样严重的种族歧视在我国已不复存在。”最高法院大部分法官认为,美国社会环境已经改善,联邦政府不需要再介入这种地方事务。这项判决引发了大量美国自由派人士的批评,有人称这是鼓励针对少数族裔选民的歧视行为。

  在2013年6月25日宣判的那天,80岁高龄的金斯伯格当庭宣读了她对此案判决的异议。“今日本院判决对《选举权法》效力之削弱彰显了多数大法官们的狂妄自大,”金斯伯格在她的异议意见书中写道,现在之所有没有选举歧视,就是因为《选举权法》在发挥着作用,而在此刻废除它,就如同“因为没有淋湿,而在暴风雨中扔掉伞”一样荒唐可笑。

  金斯伯格公开表达异见的做法引发了巨大关注,她的形象被印上了马克杯、T恤、海报,成了一种象征性的标志。“声名狼藉的金斯伯格”(Notorious R.B.G.)成了粉丝们对这位大法官的爱称,它源自美国著名说唱歌手克里斯托弗·华莱士的别称“声名狼藉先生(The Notorious B.I.G)”。

  当年轻一代开始关注金斯伯格的过去以及现在,很多人意识到她是一位靠自己的努力改变了世界的女性。她标志性的“异见时刻”也远不止一次。据2015年出版的《异见时刻》一书记录,当金斯伯格看到最高法院越来越难做出支持改革和变化的判决,她经常发表反对意见。

  坎坷而荣耀的一生

  金斯伯格1933年出生于纽约市布鲁克林区一个犹太后裔家庭,成长于种族和性别歧视盛行的年代。

  1950年至1954年,金斯伯格在康奈尔大学接受本科教育。她曾在公开演讲中说,康奈尔大学有两位教授对她产生了很大影响,他们是政治学教授罗伯特•库什曼和欧洲文学教授弗拉基米尔•纳博科夫,后者是“一个爱上单词发音的男人”,教会了她选择正确的单词以及词序的重要性。

  1954年6月,她从康奈尔大学毕业,之后与同校的马丁·金斯伯格结婚并有了第一个孩子。因为怀孕,她在工作的社会保障部门被降职为打字员,而这在上世纪50年代的美国属于常态。

  1956年,金斯伯格考进哈佛法学院,成为当年考进哈佛法学院的500名学生中9名女学生之一。马丁在纽约找到税务律师的工作后,金斯伯格因丈夫工作变动转学到哥伦比亚大学法学院。

  金斯伯格在法学院的最后一年,马丁不幸罹患癌症,她一边照顾丈夫和孩子,一边兼顾学业,最终以全班第一的成绩毕业。但受限于性别,她早期的职业生涯并不顺遂。金斯伯格多年后回忆说,“纽约没有一家律师事务所愿意雇佣我,因为我是犹太人,女人,又是母亲”。

  或许正是因为早年的经历,激发了金斯伯格对女权诉讼的兴趣。1964年,金斯伯格加入美国民权联盟(ACLU),后于1972年在ACLU与他人共同创立了女性权利项目。在这个联盟的框架下,已成为律师的金斯伯格一直关注着进入联邦最高法院的女性权利案件,她在1973年到1978年间处理的6起联邦最高法院诉讼案中有5起获胜。

  1980年,美国前总统卡特提名金斯伯格为美国哥伦比亚特区上诉法院法官,她在这一任上工作了13年之后进入联邦最高法院。在哀悼金斯伯格去世时,卡特称赞她是性别平等的坚定倡导者,是正义的灯塔,自己“为1980年任命她为美国上诉法院法官感到自豪”。

  除了是一位杰出的女权主义者、推动社会进步的律师、坚强的妻子和母亲,金斯伯格还是面对疾病面不改色的斗士。母亲在金斯伯格18岁时因宫颈癌去世,她的丈夫马丁2010年也因睾丸癌去世。1999年,66岁的金斯伯格被诊断出肠癌,2009年,76岁的她被诊断出胰腺癌。今年7月,金斯伯格透露她因肝脏出现癌变接受了治疗……

  但她的应对之道是,积极接受手术、化疗和放疗,同时照常工作。她说:“是工作拯救了我,专心做事,我就不会把心思放在我身体的不舒服上面。”今年7月在谈到是否能继续履职时,她说“只要能胜任工作,我就会继续担任联邦最高法院的法官……我现在依然完全有能力做到这一点。”

  生病之后,不算年轻的金斯伯格开始了健身之路。虽然身高只有155,体重不到90斤,她80岁时依然可以一次做20个俯卧撑。在2018年的纪录片《女大法官金斯伯格》的一个片段中,她穿着一件印有“SUPER DIVA!”(超级天后)字样的运动衫,把小小的哑铃举过肩膀,这个画面成了风靡网络的片段。

  曾卷入争议,也被对手尊敬

  作为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她也曾卷入争议事件。金斯伯格在2016年美国总统选举中批评当时的候选人特朗普是个“装腔作势的人”,说她不能想象一个特朗普但任美国总统的世界。她在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节目上批评称,特朗普“想到什么就说什么,非常自我”。她的言论随后遭遇多方批评,指她会影响法庭的中立性。金斯伯格最终道歉。

  BBC 9月19日报道称,在长达60年的辉煌法律生涯中,作为知名美国法学家,金斯伯格的地位无与伦比,同时受到自由派和保守派的尊敬。自由派美国人尤其崇敬她,保守派政客也对金斯伯格表示了敬意。

  她去世的消息传出时,美国总统特朗普正在明尼苏达州举行竞选集会,似乎是从记者那里听到了金斯伯格去世的消息。特朗普对记者说:“她的生活很精彩。你还能说什么?不管你同意与否,她都是一个了不起的女人,有着了不起的一生。”

  “当你退出人们视线时,你希望自己因为什么而被记住?”《异见时刻》一书的作者曾问金斯伯格。

  她回答说:“我希望人们记得一个发挥了全部潜能,尽全力做好了本职工作的人。也希望人们会说,这个人曾经努力治愈社会伤口,并发挥自己所能让世界变得更美好了一点。”

  金斯伯格去世后,谁来接替她在联邦最高法院的职位成为如今美国最受关注的议题之一。在她停灵国会大厅的次日,特朗普将宣布填补她空缺的人选。此前特朗普曾表示,他正仔细审查5名女性法官的资格。

  作为持自由派立场的四位大法官之一,金斯伯格的离开或让保守派在最高法院占据更大优势,甚至有人担忧这将最终影响美国国运。金斯伯格唯一可以感到欣慰的或许只剩下她的继任者将是一名女性。

  不过,在金斯伯格的灵柩停放在联邦最高法院柱廊下供民众瞻仰时,有人用笔记本纸写道:“你的事业不会停止,你的遗产会继续,没人能阻止我们。”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