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
  • 百度
  • Google

美国观察

首页 > 国外选举与治理 > 国外治理 > 美国观察

麦康奈尔:特朗普可能很快会消失,但“生病的美国”还远未康复

作者:斯科特·麦康奈尔;昀舒/译

来源:钝角网

来源日期:

本站发布:2021年01月24日

点击率:33次


 在过去的五年里,有数百万共和党选民各自进行了罗斯·多赛特式的辩论:特朗普是荒诞不经,有潜在的危险,不适合担任总统职位VS特朗普实际上在移民、工薪阶层工资方面做了很多好事,而不是发动愚蠢的战争。此外,持后一种观点的人认为,特朗普天生就有一种伟大的政治触觉,这是这一代人中无人能及的。这种辩论在上个月得出了一个不幸而明确的结论,特朗普没有意识到他挑战选举结果的法律尝试没有取得任何进展,可以说他已经彻底输掉了,美国人是时候向前看了。

微信截图_20210119172916.jpg

  相反,最近发生的事情可能是自杰佛逊·戴维斯以来,美国政治遭受到最具自我毁灭性的攻击。在长达一周的活动中,特朗普和他的助手将对选举的抨击和法律指控升级到了歇斯底里的程度。此外,特朗普和他的助手们在动员一群暴力抗议者向国会大厦游行,施压国会推翻选举结果时,这在国会上遭到了抵制。可以看到关于他们的视频,就在那次至关重要的最后一次演讲之前,特朗普和家人以及亲密助手聚集在一个总统帐篷里,总统看着人群,准备通过六台宽屏电视发表演说,而他的年轻伙伴们则在自拍,并随着歌曲《格洛里亚》摇摆。他们也许并不清楚演讲后会发生什么,但随后发生的事情,一场暴力抗议者冲击美国民主的象征——国会,导致了五人死亡,这将永远被记录在特朗普的主要政治遗产中。

  接下来的美国政治中没有特朗普的戏份了。无论他在即将举行的弹劾审判中是否被定罪,他都无法抹掉此前发生的一切。民调显示,特朗普在共和党选民中的受欢迎程度正慢慢改变,接下来应该会加速改变:几代人以前,所有的反共的共和党人都对乔·麦卡锡在选民中的受欢迎程度感到敬畏而不敢去批评他,但当他的影响力稍微下降时,大约一半的人加入了参议院对这位他们曾经既令人畏惧又受人爱戴的同僚的谴责。

  不到一年,在没有失去参议院席位的情况下,麦卡锡成为了一个几乎没有政治色彩的人。1954年初,他是美国第二受欢迎的政治家(仅次于艾森豪威尔),两年后,在密尔沃基的一个州政党筹款宴会上,当他不请自来时反被要求离开。(一名记者后来发现他在外面的一个朋友那里黯然落泪)。在麦卡锡被群起指责后,共和党遭受了一些短期损失,但反对共产主义的主张却继续受欢迎。

  未来一个月之内,前总统特朗普将卷入争夺对其财产控制权的官司。他没有工作人员再来组织一个大型集会;也不会再有渴望与他同台的知名政治人物。当然,他们不能承认这一点,但共和党人不应该因为Twitter驱逐了特朗普而感到不满,因为特朗普已无法接触福克斯等主要媒体,更不用说《早安,乔》(Morning Joe)了。没有特朗普,就意味着伊万卡和小唐纳德不会在共和党政治中崭露头角;除了特朗普这个显然已被玷污的名字之外,这两个名字也没有任何政治上的共鸣。

  如果共和党的“特朗普问题”就这样比许多人想象的更快消失了,那么这对“特朗普问题”本身和特朗普背后的选民意味着什么还不清楚,他们目前没有明确的代表。渴望摆脱全球主义、新自由主义(其军事冒险主义、中产阶级失业、日益加剧的不平等、精英们对美国中产阶级自以为傲慢的蔑视)的美国人的数量并没有因为特朗普最终以傻瓜的形象谢幕而减少。他们投票给他,不仅因为他可以在集会上吸引听众,还因为他提出了其他共和党人回避的问题,而且因为他们实际上会从政府控制移民和美国优先经济政策中受益。民主党和新近恢复的新保守主义者将努力把对这些政策的支持与国会山骚乱联系起来,但这种努力最终将会失败,因为对这些政策的需求是持续的和真实的,而民主党从骚乱中获得的政治利益将会减少。

  从短期来看,这场骚乱分散了人们对民主党内部问题的注意力——简单来说就是进步派和中间派之间的斗争,最直接的事实是,民主党人热切支持的政策导致了民主管理的城市暴力犯罪的急剧上升。

  几个月来,人们一直期待着“种族大清算”及其伴随的骚乱已经达到顶峰的并且开始消退的迹象,他们可能会指出一些虽小但明显令人鼓舞的事件:波特兰民主党市长泰德·惠勒向媒体承认,他不会再试图与安提法(Antifa)妥协;旧金山激进地区检察官切萨·布丁让杀害了一位亚洲女性一名重罪犯假释,当地媒体对此做出了令人惊讶的敌意回应;或者更普遍的事实是,保守派和地方候选人在加州的上次选举中表现得相当不错。特朗普式的骚乱显然重置了政治时钟,但不会永远如此。好比,象征着伟大觉醒的“热月之战”被推迟了,但不是被取消了。

  但是,现实的政治形势并不像人们所认为的那样令人乐观,即美国的政治将很快变得更加正常,这些乐观情绪都被这样一个事实冲淡了:在许多方面,这个国家已经支离破碎,超出了明智或常规的政客修复它的能力。医学被破坏了,美国人结婚组建家庭的能力被破坏了,高等教育被破坏了,还有很多其他方面的问题。

  很难知道哪个部分是被破坏最严重的,但当前的教育危机怎么说严重都不算夸大,因为它决定着这个国家的未来。当下的情况有点像1957年,在苏联的“伴侣号”升空引发震惊之后,美国领导层意识到,美国必须变得更聪明才能与苏联竞争,现在有一场声势浩大的全国性运动,要求废除标准化考试,因为其结果与“公平”(根据种族所定义的“公平”)相冲突。

  在学校和其他地方,有一种左翼的冲动,要阻碍言论自由,要审查言论,这是连在麦卡锡时代都没有触及的领域。与此同时,中国在遏制新冠病毒感染和重启经济方面的能力,与美国的相对失败(不管原因是什么)之间的对比,将在未来几十年里在世界各地产生重大反响。没有科学认知,没有对知识标准的尊重,美国就没有机会在本世纪与中国的竞争中取得成功。

  如果你想找到美国令人感到绝望的理由,这些就是了,而与唐纳德•特朗普未能让美国再次伟大没有什么关系。

  作者斯科特·麦康奈尔(Scott McConnell)是《美国保守派》杂志的创始编辑;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