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
  • 百度
  • Google

北邻俄罗斯

首页 > 国外选举与治理 > 国外治理 > 北邻俄罗斯 > 聚焦欧洲

普京的“孩子们”⑮|纳瓦利内:高调反腐的反对派领导人

作者:冯玉军 周楚人

来源:澎湃新闻

来源日期:2020年10月19日

本站发布:2020年10月19日

点击率:51次


  【编者按】

  这里所说普京的“孩子们”,并非生物学概念,而是政治社会学概念。他们指在普京执政俄罗斯20多年期间成长起来、开始在俄罗斯政界崭露头角、并有可能在2024年后对俄罗斯政治经济发展产生重要影响的新一代权力精英。

  普京提交的宪法修正案于2020年3月14日获宪法法院批准,7月1日经全民投票通过,7月4日开始生效。这意味着普京之前的总统任期“清零”,他从理论上将获得参加2024年总统选举的机会。但俄罗斯国内政治历来波诡云谲,法理上的可能并不代表现实中的必然。修宪不仅没有解决,反而凸显“2024问题”已经浮出水面。2024年之后,谁将掌管俄罗斯,是大家都热切关注的问题。因此,复旦大学俄罗斯中亚研究中心主任冯玉军教授推出“普京的‘孩子们’”专题系列,与大家共同盘点,哪些人有可能进入未来俄罗斯的权力核心或以其他形式对俄罗斯政治产生深度影响?

  【之十五】阿列克谢·阿纳托利耶维奇·纳瓦利内

  8月20日,俄罗斯反对派政治家纳瓦利内在西伯利亚一城市飞往莫斯科的航班上因不明原因突发昏迷,在莫斯科一家医院接受短暂治疗后应家属要求被转送至德国治疗。之后,纳瓦利内被诊断为“诺维乔克”类神经毒剂中毒并得到国际禁止化学武器公约组织确认。随即,俄德两国爆发新一轮外交战,欧盟也威胁将对俄罗斯施加新一轮制裁,德国甚至有可能改变对“北溪-2号”天然气管道项目的一贯支持,让俄罗斯寄予厚望的这一战略性项目在临门一脚的关键时刻有可能铩羽而归。

  纳瓦利内究竟何许人也?他的个人安危为什么会引发国际社会的高度关注?

  阿列克谢·阿纳托利耶维奇·纳瓦利内(Алексе́й Анато́льевич Нава́льный)是俄罗斯著名反对派政治家,俄罗斯反腐败基金会创始人,《生活杂志》(Live Journal)广受欢迎的撰稿人。自2010年代初起,他就以反腐败为旗帜,以新兴社交媒体为动员工具,通过组织社会抗议活动、参与各级选举等活动投入俄罗斯的现实政治生活,成为俄罗斯国内政治中一个标志性的人物。

  青少年时代

  纳瓦利内1976年6月4日出生于莫斯科州奥丁佐沃区布廷军事小镇。其家庭来自乌克兰,大多数亲戚住在基辅州和佩列亚斯拉夫-赫梅利尼茨基市。纳瓦利内的祖父伊万·塔拉索维奇·纳瓦利内是一位木匠,祖母名叫塔基亚娜·达尼洛夫娜。这两位老人一生都在基辅州的伊万科夫斯基区(原切尔诺贝利区)一家集体农场工作。1986年切尔诺贝利事故发生之前,纳瓦利内每年夏天都到祖父家度假。

  纳瓦利内的父亲阿纳托利·伊万诺维奇·纳瓦利内出生于基辅州的伊万科夫斯基区并在这里中学毕业,之后考上基辅军事通信学院,毕业后在莫斯科州工作。纳瓦利内的母亲柳德米拉·伊万诺夫娜·纳瓦利纳娅出生于莫斯科州的绿城,曾就读于莫斯科奥尔忠尼启泽管理学院,后在绿城微型设备研究所担任实验室助理。

  目前,纳瓦利内的父母是科比亚科夫柳条编织厂的共同所有人,该工厂被认为是当地最好的俄罗斯企业。纳瓦利内也拥有科比亚科夫柳条编织厂的股份。纳瓦利内的弟弟奥列格,2013年5月前一直担任俄罗斯邮政分支机构自动分拣中心公司的副总经理。

  作为职业军人的儿子,童年时期的纳瓦利内跟随父母搬迁了好几个地方。因此他说:“军人的孩子没有儿时的朋友,因为他们一直在搬家。”

  纳瓦利内儿时的偶像是阿诺德·施瓦辛格。也许他是因此而学会了打架,据说,在学校只有高年级学生才能打败他。

  纳瓦利内1993年从阿拉宾斯克中学毕业。1998年毕业于俄罗斯人民友谊大学法学院。1999年进入俄联邦政府下属的金融学院学习,专业为证券和交易业务,2001年毕业。

  纳瓦利内的妻子名为尤莉娅·鲍里索夫纳·纳瓦利纳娅。女儿达里娅出生于2001年,儿子扎卡出生于2008年。

  纳瓦利内在大学期间就开始经商。1997年,他创立了涅斯娜公司(经营美发业务)。不过,他快就卖掉了这家公司。同一年他注册了阿列克特公司并担任该公司法律事务副总监,并同时在ST-group开发公司工作。1998-1999年他从事房地产、外汇交易和反垄断立法工作。之后在俄罗斯航空公司银行工作了一段时间。

  后来,他与自己的大学同学一起开设了谢克尤里基兹证券公司,他本人拥有该公司35%的股份并担任总会计师。据他本人说,他沉迷于证券交易所的“游戏”而不能自拔,导致公司最终破产。在这之后,纳瓦利内又于2001年与他人共同创立了欧亚交通系统公司,从事货物运输。经商生涯中,纳瓦利内接触到俄罗斯社会的许多违法和腐败行为。这些经历为他后来的政治生涯的反腐活动埋下了伏笔。

  参与政治

  2000年,纳瓦利内加入俄罗斯亚博卢民主党并进入该党的政治委员会,开始自己的政治生涯。2004-2007年,他成为该党的区域分支机构负责人。但2007年12月因“民族主义活动对党造成政治损害”而被开除党籍。

  2006年以来,纳瓦利内创办了多个项目和社会组织,如政治辩论、少数族裔股东联盟、保护莫斯科人委员会、人民警察。他与玛利亚·盖达尔和娜塔利亚·莫拉尔等人一起组织了“对!青年!”运动(YES!Youth),知名度不断提高,他是“莫斯科回声”广播电台“城市纪事(Urban Chronicle)”节目的主持人,还是TVC“搏击俱乐部”节目的主编。

  2009年,纳瓦利内作为基洛夫州州长的自由顾问,与右翼力量联盟的前领导人尼基塔·别雷赫合作,后者后来因收受巨额贿赂的指控而被捕。

  纳瓦利内对耶鲁大学“世界学者”计划很感兴趣。耶鲁大学每年根据此计划选拔来自不同国家的约15名有天赋的人。加里·卡斯帕罗夫,叶夫根尼亚·阿尔巴茨,谢尔盖·古里耶夫,奥列格·齐文斯基等人认为纳瓦利内在研究具有普世意义的全球性问题方面非常有前途。虽然当时纳瓦利内已经被开除出亚博卢民主党,但这些党内朋友依旧为他写了推荐信。2010年,他完成了规定的六个月课程,顺利结业。但这段学习经历也给他招来了一些非议,俄罗斯共产党领导人根纳季·久加诺夫表示:“纳瓦利内是美国实验室为俄罗斯下一个大屠杀而制造的政治‘产品’。”

  2012年10 月,纳瓦尔当选为俄罗斯反对派协调委员会主席。次年纳瓦利内与谢尔盖·索比亚宁共同参加莫斯科市长选举,以第二名的成绩遗憾落败。那时,纳瓦利内领导政治同盟进步党中央委员会。

  2016年,纳瓦利内宣布将参加2018年的俄罗斯总统大选。纳瓦利内自此踏上总统竞选之路。纳瓦利内将自己定位为国家的民主人士,他拒绝被贴上民族主义者的标签。尽管早些时候他曾指出民族主义“应该成为俄罗斯政治体系的核心”,而且他还曾是民族主义游行集会“俄罗斯游行”的参与者,排斥移民,早年他被开除出亚博卢民主党也是因为“其民族主义活动对党造成危害”。

  在其选举计划中,纳瓦利内专注于反对政府腐败和反官僚主义的斗争。他竞选大纲的第一项内容就是对寡头实行一次性大额税收,以弥补私有化的不公。他还提议完全免税,对独资经营者进行监管和审计,对住房建设进行彻底的非官僚化以降低住房价格等对选民很有诱惑力的竞选提案。

  但是2017年12月25日,俄罗斯中央选举委员会(下文简称俄中选委)拒绝对纳瓦利内进行登记。俄中选委成员埃布泽耶夫指出,根据内务部信息中心提供的资料,纳瓦利内于2017年2月被基洛夫市地方法院判5年缓刑(详见后文),他表示因犯重罪被判监禁、且截至投票日之前未能服刑期满和撤销前科的公民没有权利参选。

  纳瓦利内的竞选总部发言人沙维丁诺夫对于俄中选委这一决定表示坚决反对,并称将诉诸法庭。然而,俄罗斯最高法院驳回了纳瓦利内竞选团的上诉。

  投身反腐

  纳瓦利内的政治活动是以反腐败斗争为基础的。自2008年以来,他一直致力于调查腐败案件。他揭露了各种基金中的违法侵权行为,并发表了大量有关调查俄罗斯腐败案件的数据资料。2008年以来,纳瓦利内几乎购买了所有俄罗斯大公司的股票,然后作为这些公司的小股东,指控公司最高管理层滥用职权,并对他们提起诉讼,他试图“提高这些公司活动的透明度”。

  2010年,纳瓦利内创建了非营利性公共项目RosPil,通过该项目与政府公共采购中的腐败行为作斗争。网站的注册用户会在RosPil上面指出政府采购物品的真实价格,专家将据此进行评估,如政府实际采购价格与规定价格差额过大,该项目的律师向监管机构投诉,要求政府取消腐败采购。几年后,RosPil 将矛头直指负责俄罗斯总统安全事务的国民近卫军。

  2011年,纳瓦利内创建了非盈利组织反腐败基金会,延续了之前的反腐败项目,反腐败基金会项目包括他之前的RosPil项目、RosYama项目(专为那些对道路不满意并想要修复道路的人创建)、RosVybory(观察和监督俄罗斯选举活动的网站)、DMP(旨在分发针对俄罗斯总统普京和统一俄罗斯党的宣传材料),以及RosZhKH项目(可用于提出房屋领域的违规申请)。

  反腐败基金会制作了很多反腐纪录片。 2015年12月,纳瓦利内在网上发布了纪录片《海鸥》(海鸥这个单词在俄语中有罪犯的引申含义),分享了反腐败基金会对俄罗斯总检察长尤里·柴卡(在俄文中柴卡与海鸥同音)的儿子及其同事的腐败调查。这部电影引发极大的关注,同月在国际纪录片电影节Artdocfest获得了特别奖。尤里·柴卡则称纳瓦利内的调查是蓄意诬陷、虚假不实。俄总检察长办公室在回应反腐败基金会的投诉时指出,没有发现与尤里·柴卡之子有关的任何腐败事实。

  纳瓦利内第二部备受瞩目的纪录片是2017年3月上映的《他不是你们的戴蒙》(“季玛”是时任俄罗斯总理梅德韦杰夫的小名,在俄语里是一种爱称,而“戴蒙”是类似于“季玛”一种昵称,但是脱离了“季玛”的亲切语境,是一种戏谑嘲讽的称谓,极不礼貌)。该电影透露时任俄总理梅德韦杰拥有数十亿美元的不动产,并通过慈善基金会和各种组织形成了一个多层次的腐败系统。该电影也引起了公众的广泛关注,第一天在视频网站YouTube上就有超过250万次的浏览量。俄总理新闻发言人纳塔利娅·季马科娃称,影片仅仅是为纳瓦利内创造宣传攻势。克里姆林宫发言人佩斯科夫评论:“这已不是这位著名犯罪公民首次大出风头的创作。”来自俄罗斯共产党的俄罗斯联邦国家杜马代表小组向国家杜马安全与反腐败委员会提出建议,要求检查纳瓦利内反腐败基金会的相关信息。

  由于调查没有得到回应,纳瓦利内于2017年3月底在许多俄罗斯城市开展大型集会。3月26日,根据俄罗斯内务部统计,在莫斯科特维尔大街参加集会的人数有7000-8000人。当天包括纳瓦利内本人在内的大约1000名激进分子被捕,随后他因在首都市中心组织未经授权的群众性行动而被罚款2万卢布,拘留15天。6月,纳瓦利内因违反举行集会和游行示威活动的相关法律规定而被行政拘留30天。当时纳瓦利内在推特上说“我被拘留了,这不重要。都到特维尔大街上来!你不是为了我,而是为了你和你的未来。”纳瓦利内的激进行为在反对派内部也引起一些非议,反对派政治家谢尔盖·乌达洛佐夫就认为纳瓦利内应对2012年在博洛特广场举行抗议活动的许多人被捕负责,“纳瓦利内提出要人们在电影院的前面集会……你不能故意让人们被逮捕。”

  但是纳瓦利内丝毫没有收敛的意思,2017年8月中旬,他发布了一段名为《佩斯科夫之子:从英国监狱到俄罗斯精英》的视频。视频显示,克里姆林宫新闻发言人佩斯科夫之子霍尔斯在俄罗斯过着“甜蜜的”生活,出差旅行,参加马术运动,坐拥多辆豪华轿车,同时无视法律——他每年因违反交通法规而被罚款116笔。佩斯科夫接受采访时表示拒绝评论有关家人的新闻,“我听说了这个新闻。但我在假期期间不使用互联网,所以我自己什么也没看过,实际上,我也不想看。我的同事们确实告诉过我这些。我无意与任何人讨论我的家人,也无意从其他任何人那里获得哪怕一点有关我家人的信息。”

  俄罗斯联邦司法部已将反腐败基金会列入非营利组织的“外国代理人”名册,暗示反腐败金基会受到来自国外势力的资助。但反腐败基金会表示,这些资金并非来自国外,因此将对法院的判决提起上诉。

  2018年8月,纳瓦利内在自己的网站发布了一项调查,声称负责俄罗斯总统安全事务的国民近卫军以虚高价格购买食品,涉嫌严重腐败。调查指出,一年前,俄罗斯人民友谊肉联厂成为俄罗斯国民近卫军的独家食品供应商后,许多普通食品的采购价格上涨了2到3倍。

  国民近卫军回应称纳瓦利内的调查“内容虚假,是刻意的挑衅”。俄罗斯国民近卫军负责人维克多·佐洛托夫录制了一段视频回应,同时向纳瓦利内发起决斗邀请,他认为自己能在几分钟内结束这场决斗。视频中佐洛托夫还称纳瓦利内为“反对派的哈巴狗,美国的试管产品,克隆人和木偶”。

  10月18日,纳瓦利内回应了佐洛托夫决斗的邀约,但保留了选择武器和决斗地点的权利。但佐洛托夫表示,纳瓦利内提出的对决方式与他的想象相差甚远,他拒绝在电视机前与这位反对派领袖进行辩论。

  2019年,纳瓦利内发布了另一项调查。调查透露时任俄罗斯总理梅德韦杰夫的妻子有一架价值5000万美元的庞巴迪全新型环球快递5000公务机,这架飞机主要用于其在俄罗斯和欧洲的私人往来航班。而讽刺的是,现实生活中她并没有正式收入,总理本人的工资也不过每月80万卢布(约合10300美元),只够这架飞机飞行一小时。

  官司缠身

  反腐败活动让纳瓦利内官司缠身,有时是原告、有时是被告、有时是证人,甚至最后成了被害者。

  在著名的“基洛夫案”中,他首次成为被告。此案被认为是2005年审判寡头霍多尔科夫斯基之后,在俄罗斯影响最大的案件。很多政治人士及民众认为这是当局对持不同政见者莫须有的迫害。纳瓦利内被指控在2009年5月担任基洛夫州州长顾问期间,与基洛夫木材公司的总经理维亚切斯拉夫·奥帕列夫合伙侵吞基洛夫木材公司超过10000立方米木材,价值超过1600万卢布。纳瓦利内因此被基洛夫地区法院判处5年监禁。这个判决让成千上万的人走上街头,举行集会抗议。迫于巨大的压力,在该判罚生效后仅过了数小时,纳瓦利内就被释放。基洛夫案尘埃未定,纳瓦利内又被指控与弟弟奥列格通过欺诈手段从法国著名化妆品品牌伊夫·罗彻公司获得2600万卢布(约合人民币224万元)。

  2014年12月30日,纳瓦利内被裁定欺诈罪成立,被判入狱,缓期3年半执行。不过受到欧洲多国政要施加的压力,以及在俄爆发的游行示威,2016年俄罗斯联邦最高法院推翻了这一判决,法院方称“考虑到欧洲人权法院的裁决,该裁决在调查文件中发现有关方侵犯了公正审判权”。但2017年2月8日,基洛夫列宁斯基地方法院再次分别判处纳瓦利内及其同伴彼得·奥菲塞洛夫缓刑5年和4年。同年6月,基洛夫木材公司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纳瓦利内,彼得·奥菲塞洛夫和维亚切斯拉夫·奥帕列夫就资金挪用问题赔偿1600万卢布。7月,莫斯科尼古林斯基法院作出判决,上述人等必须向基洛夫木材公司支付210万卢布。

  2018年5月,纳瓦利内因在抗议活动中违背警察指令,不配合当局工作,莫斯科特维尔法院判处其30天拘禁。

  2018年6月,莫斯科西蒙诺夫斯基法院将纳瓦利内在基洛夫案中的缓刑期继续延长一年,但要求他在缓刑期间每月向俄罗斯联邦监狱管理局报告四次。同年8月,纳瓦利内称,俄罗斯当局已就伊夫·罗彻一案的不公正审判向他支付了赔偿。纳瓦利内在他的网站上写道:“三周前俄罗斯政府向我赔偿了400万卢布,以补偿莫须有的伊夫·罗彻案和非法的刑事起诉。”

  2018年8月25日,因组织反对派抗议活动,纳瓦利内被判处在拘留所服刑30天。9月24日他获释后立即又被逮捕。纳瓦利内试图于9月9日组织抗议退休制度改革的非法集会,莫斯科的西蒙诺夫斯基法院表示这触犯了《俄罗斯联邦行政处罚法》,又判处他20天拘禁。10月14日上午,纳瓦利内在被捕50天后获释,他在接受采访时称:“在这50天里,人们已经看到俄罗斯从情报部门的失败到太空领域的失败,已经可以证明当下政权彻底衰落。”

  基洛夫案与伊夫·罗彻案至此暂时告一段落。但2019年11月纳瓦利内直接将矛头指向了俄罗斯总统。他宣布反腐败基金会对俄罗斯总统普京提起诉讼。纳瓦利内认为,作为《俄罗斯联邦宪法》的保证人,俄罗斯总统无所作为,不采取任何行动或措施去制止强力机构对宪法权利的系统性破坏,这是在逃避宪法保证人的职责。莫斯科特维尔法院拒绝接受行政诉讼,法院认为,纳瓦利内的起诉违反了俄罗斯联邦三权分立的基本原则,即不能在行政诉讼的框架内对俄罗斯总统提出诉求。

  中毒

  2020年8月20日,纳瓦利内在从托木斯克飞往莫斯科的飞行中突发中毒症状陷入昏迷。飞机紧急降落在鄂木斯克,纳瓦利内被带到医院接受重症监护。根据检查结果,鄂木斯克医生指出是代谢异常导致患者血糖急剧下降,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尚不清楚,但纳瓦利内的血液和尿液中未发现任何毒药。

  纳瓦利内的妻子后来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医生们最初准备分享有关信息,但后来又声称毒理检测被推迟了。她认为,这“显然是在拖延时间,没有公开他们所知道的实情”。克里姆林宫新闻发言人佩斯科夫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俄罗斯最好的医生参与了纳瓦利内的救治工作,他与俄罗斯的其他公民一样,希望纳瓦利内早日康复。

  8月21日,德国非政府组织“和平影院”(Cinema for Peace) 的一架医疗飞机从德国出发前往鄂木斯克,将纳瓦利内接到了柏林。22日上午,纳瓦利内以德国总理默克尔的“客人”身份被带到柏林的夏利特医院接受进一步的治疗。24日,夏利特医院发表声明,确认纳瓦利内中毒,在纳瓦利内体内发现一种乙酰胆碱酯酶抑制剂。28日,医生指出“症状有所改善”。尽管纳瓦利内彼时的病情仍然很严重,但已经脱离生命危险。纳瓦利内的新闻秘书基拉·亚米什在接受“莫斯科回声”采访时表示,纳瓦利内的症状是中毒造成。

  9月2日,德国政府发言人声称检测结果表明纳瓦利内被诺维乔克(Novichok)神经毒剂毒害,纳瓦利内的团队在其登机前住过的托木斯克酒店房间进行搜查,声称在茶水杯中发现了苏联军方研制的诺维乔克(Novichok)神经毒剂。次日,俄罗斯总统新闻发言人否认毒害纳瓦尔尼,警告其他国家不要草率下结论。然而德国政府9月14日再次宣布,法国与瑞典实验室的检测表明,纳瓦利内确系神经毒剂诺维乔克中毒。

  10月8日,纳瓦利内在个人网站上留言,尖锐质疑:“如果不是刑事案件,那我的衣服在哪里?为什么我不能从鄂木斯克医院得到我自己的医疗文件?为什么警察跑到医院大喊‘你只能穿着化学防护服接近他’?”他确认这是一场谋杀,但部分俄罗斯官员称其“自导自演”是地狱般的污蔑。

  经过32天治疗后,9月22日,纳瓦利内已经出院,目前情况良好。虽然不知道能恢复到什么程度,是否会留下严重的后遗症,但纳瓦利内本人仍打算回到俄罗斯继续工作。

  纳瓦利内中毒事件在俄罗斯及欧洲引起了轩然大波,虽然俄罗斯官方极力否认与这起中毒事件相关。但是在禁止化学武器组织证实此案涉及诺维乔克(Novichok)神经毒剂后,德国表示不排除以暂缓“北溪-2”天然气管道项目来制裁俄罗斯的可能。德国外长和法国外长在10月12日出席欧盟外长会议时督促欧盟考虑对制俄开展新一轮制裁。

  10月14日,欧盟常驻代表团同意对俄罗斯实施制裁,具体制裁名单尚未公布,但有消息透露针对的是“因官方职务而被视为应对这一罪行和违反国际法行为负责的”个人以及一个“参与诺维乔克(Novichok)神经毒剂研发的”机构。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第一时间回应,欧盟在此次事件中表现欠妥,俄罗斯会对欧盟的制裁进行反制,不排除停止俄欧对话的可能。

  在白俄罗斯问题尘埃未定的情况下,纳瓦利内中毒事件又再起波澜,吉尔吉斯政局横生变数,纳卡地区战火重燃,这不可避免使得欧亚地区的发展前景变得愈加扑朔迷离。最终纳瓦利内中毒事件会怎样收场?此次事件会对俄欧关系造成怎样的影响?这位号称俄罗斯最有威望的反对派领导人、《外交》杂志评出的全球百名思想家之一在2024年之后又会在俄罗斯政治生活中占据怎样的位置?这一切,让我们拭目以待。

  (周楚人,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硕士研究生)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