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
  • 百度
  • Google

欧洲选举

首页 > 国外选举与治理 > 国外选举 > 欧洲选举

吴志峰:德国大选形势研判与对策建议

作者:吴志峰

来源:澎湃智库

来源日期:2021年09月27日

本站发布:2021年09月27日

点击率:70次


2021年9月26日,德国将进行联邦议会大选。默克尔执政16年后引退,德国即将进入后默克尔时代。默克尔对德国、对欧盟以及对华政策都产生了巨大影响,尤其在美国推动欧洲与中国竞争对抗的国际政治中,默克尔理性稳健的立场对欧盟政策产生了积极影响。德国大选后谁当总理、哪些政党组阁?新政府对华将采取何种政策?中国在后默克尔时代该如何应对?本文结合选情做初步的研判和政策建议。
一、选情分析:肖尔茨当选总理和交通灯联盟组阁呼之欲出

德国本次联邦大选共有47个政党成功完成竞选注册,根据多机构发布的选民调查结果,参选主要政党及提名领导人如下:

持有过半议员席位的政党或政党联盟提名的领导人即成为新任德国总理,对于此次大选结果,众媒体、智库、官员对于政党联盟的评论与预测如下:

德国选择党将与组阁无缘,左翼党入阁可能性极小
由2017-2021任期的组阁谈判以及各主要政党领导人的政策倾向与发言看,极右民粹的德国选择党将无缘组阁谈判。而左翼党在德国历史上从未成功参与组阁,本次虽非绝对不可能,但可能性很小。
“两大联合”、“牙买加”、“交通灯”、“肯尼亚”等组合五彩纷呈,政治碎片化和组阁不确定性加大

英国卫报根据最新民调结果制作的近14天平均得票率组合如下:


根据东西德统一以来成功组阁的政党组合记录,CDU-DSU-Democratic Awakening(1990),SPD-GRÜNE(1998 - 2005),CDU/CSU-SPD(2005 - 2009),CDU-FDP(2009 - 2013),CDU-SPD(2013 - ),结合目前民调结果看,两大联合(指联盟党与社民党两个传统大党的联合)能否维系、基民盟与基社民组成的联盟党能否保持领导地位有相当的不确定性(民调统计数字未将低于5%准入线的小党选票重新分配给主要政党),三党联盟或成必然之势。从上图民调来看,能获得超过50%支持率的都是三党联盟:分别为(2)联盟党、社民党与绿党组合(因三党颜色黑红绿为肯尼亚国旗色被称为肯尼亚联盟)、(3)联盟党、自民党与绿党组合(因三党颜色黑黄绿为牙买加国旗色被称为牙买加联盟)、(6)社民党、自民党与绿党组合(因三党颜色为红黄绿被称为交通灯联盟)、(7)联盟党、社民党与自民党组合(各组合顺序按上图自上而下排序)。

由于前几次社民党在与联盟党联合执政过程中政策主张受到打压,影响了选民的支持率,社民党在本次选举前已誓言不再与联盟党联合执政。并且在9月19日的最后一次电视辩论中,肖尔茨再次表示将不与联合党共同组阁。如果社民党誓言为真,那么组合(2)和(7)可以排除,这样就只剩下组合(3)和(6),即牙买加联盟和交通灯联盟能赢得超过50%的选票。又由于目前社民党选情仍处于上升势头,9月2日的最新权威民调中,社民党的支持率达到25%,联盟党和绿党的支持率则分别跌到20%和16%。下图是德国主要政党民调支持率走势,红色的社民党自7月以来强势从低谷中崛起,与之形成鲜明对照的是,黑色的联盟党和绿色的绿党支持率都在跌跌不休。我们预期社民党可能赢得26%-28%左右的选票(低于30%),而联盟党和绿党选票还有可能继续走低,所以组合(3)牙买加联盟的选票有可能低于50%。这样的话就只剩下组合(6),也就是社民党将赢得议席的第一大党、交通灯联盟获得政府组阁成为最大可能。

当然还有一种极低的可能需要讨论,即假如社民党和绿党加起来获得接近45%选票的前提下,选票稳定在6%左右的左翼党可能加入组阁,也就是上图中组合(5)是可能之选,这样三党就组成了左翼联盟。但组合(5)可能会在议会中遇到右翼议员的激烈抵抗,导致施政陡增困难。我们认为主导组阁的社民党和肖尔茨都会尽量避免这一情况,优先选择组合(6)的交通灯联盟,除非自民党极力反对而导致交通灯联盟组阁失败。所以左翼党入阁可能是选民、议会以及左右两翼政党都不愿看到的,组合(5)成为现实的可能性非常小。

         

资料来源:INSA

交通灯联盟组阁能否成功呢?目前来看,社民党和绿党愿意促进交通灯联盟,但能否成功取决于自民党的意愿。从政治谱系来看,社民党和绿党都属于中间偏左的政党,许多政策立场接近,社民党领导人肖尔茨已经表示希望与绿党合作组成下一届联邦政府。然而,社民党和绿党在几乎所有关键政策领域的立场都与自民党不同。于自民党而言,加入中左联盟执政意味着要在部分政策立场上做出让步,这样可能使其失去核心选民的支持,为下一届选举带来风险。上一届在2017年默克尔组阁时就因为自民党选择退出导致当时的牙买加联盟组阁失败。虽然自民党因强烈坚持自己政策主张导致与社民党和绿党的交通灯联盟组阁失败的可能性依然存在,但我们认为,正是因为自民党有上一次参与组阁失败的教训,或让其有所反思,而且这次选民看好社民党作为传统大党在政策基本盘的稳健、绿党在应对气候变化的专长和自民党在数字经济方面能力的组合,参与组阁的绿党还有可能在一些政策议题上对自民党进行拉拢合作,所以即使自民党在组阁过程中可能出现波澜导致组阁时间拖长,但我们预期自民党这次会选择加入组阁(有传言认为自民党主席林德勒可能出任财政部长),坚持看好交通灯联盟组阁成功。 
从总理个人选情来看,社民党候选人肖尔茨表现抢眼,在最新民调中各项问题中都遥遥领先其余两名主要竞争对手。在能力方面,55%的受访选民认为肖尔茨具有最强能力,仅14%的选民支持联盟党候选人拉舍特,7%的选民支持绿党候选人贝尔伯克。在领导力方面,肖尔茨获得53%的支持率,拉舍特和贝尔伯克分别获15%和8%的支持率。在亲和力和可信度方面,肖尔茨分别以42%和43%的支持率大幅领先。而在9月19日的最后一次电视辩论后德国电话二台的民调显示,肖尔茨以48%的支持率大幅领先于拉舍特的22%和贝尔伯克的15%。
肖尔茨现任德国联邦副总理兼财政部长,曾长期担任汉堡市长,当时被誉为德国的“北境之光”。是经历过被党内排斥和低谷考验的资深政治家。相比毫无从政经验的贝尔伯克和在洪水救灾中表现失态的北威州州长拉舍特,肖尔茨带领社民党在疫情防控和洪水救灾中表现得到认可,其成熟稳健的性格给处于政治碎片化的德国选民带来希望。虽然与默克尔不在一个政党,但肖尔茨在个人风格上被认为相比拉舍特更接近默克尔。社民党能在7月份逆势崛起得益于肖尔茨作为其候选人,肖尔茨带领社民党赢得议会最大政党并当选总理呼之欲出。 
二、对华政策预判:初期强硬态势将会明显

默克尔总理执政16年十分重视中德外交,其对华立场对德国及欧盟对华政策产生深远影响。本次大选最终内阁构成将决定默克尔总理总体以鼓励公平平等交流互通、经济开放引领改变(“wandel durch handel”)的对华外交政策对新政府产生的影响程度。本次大选有望引领组阁的主要政党领导人政治背景,近期发言节选,及对华立场总结见下表:

                       

下图为荣鼎咨询(Rhodium Group)总结的政党联盟对华立场程度图:


众媒体、智库、咨询机构、政府官员在新一届大选与德国对华政策问题上基本达成以下几点共识:

地缘政治,特别是对华政治立场不为选举或组阁主要议题
德国大选的主要议题一般集中在国内政治经济问题。国际问题方面,近年关注点主要为难民危机、新冠肺炎疫情和气候变暖,外交关系上,欧盟一体化、德美、德俄、德中虽受到广泛关注,但不是大选的决定性因素,也不为政党组阁的决定性考量点。
鹰派压力加码,亲华高峰已过,但就中美之争无一边倒态势
对华主要议题为经贸合作、人权、知识产权与尖端科技、欧盟5G网络建设等,多篇分析报告指出,近年,欧盟内部、德国内阁、政府、三大主要政党公开的涉华言论或文件论调趋向警觉、疏远,主要冲突为如何平衡经贸合作与一系列价值体系问题,如供应价值链国产化、产权保护、科技收购、中央集权化统治、人权保障等问题,其中绿党立场相对更为尖锐。后默克尔时代,德中关系将进入一段调整期,但调整幅度与调整期长短还未可知,取决于内阁构成与新总理的威信度。德国民众对于中国全球影响力的负面态度同样正在强化,但在中美地缘政治议题方面,绝大多数拒绝站队。
新政府对华立场对于欧中关系,中美地缘政治将持续产生重要影响 
进一步分析,如果我们预测的肖尔茨当选总理,交通灯联盟组阁成功,那么德国新政府的对华政策将有哪些变化呢?这将取决于三大因素:一是肖尔茨总理的对华态度和对交通灯联盟的驾驭力;二是绿党和自民党的对华态度和坚持强度;三是欧盟议会等三大政治机构的对华态度。
总理府对华态度是非常重要的。肖尔茨作为资深政治家,其秉持稳健灵活的实用主义精神,被认为在从政风格上是默克尔的最佳接班人。肖尔茨作为现任联邦副总理兼财政部长,其丰富的从政经验和人脉有助于他驾驭交通灯联盟组成的内阁,在党派政治的激烈纷争中有望把握最后的定音锤。肖尔茨传统上对华友好,没有发出过出格言论,在某种程度上预计会延续默克尔的对华政策,这事实上也是中德两国巨大的经济利益所必须的稳定环境所需要的。同时,肖尔茨与社民党上任总理施罗德交情甚笃,二者同属社民党内的右翼,当施罗德因为“太右”受到排挤时,肖尔茨旗帜鲜明地支持了他并为他备受党内攻击的“2010年议程”开了绿灯。未来的对华政策,肖尔茨很可能会受到对华友好的前总理施罗德以及默克尔的影响。
社民党传统上对华友好,重视与中国的经济利益,并希望在经济、环境、社会等议题上与中国合作进行全球治理。但社民党近年对华批评声音增加,其主导的外交部与默克尔总理府在对华态度上有明显差异。绿党和自民党对华态度比较强硬,政策取向很可能会与默克尔时期形成鲜明对比。比如,绿党反对签署《中欧全面投资协定》(CAI),自民党主张在当前情况下继续搁置CAI。另外,绿党对中国碳排放多有严厉批评。我们认为,绿党参与内阁一定会强烈主张绿色新政,它必然也知道应对气候变化必须与中国合作。所以我方通过将应对气候变化合作与其他经社事务挂钩有可能缓和绿党对华敌视态度,而中德在数字经济方面的合作也可能推动自民党的对华合作。当然,交通灯联盟的对华政策最终还有赖于社民党的牵制和总理府的总体驾驭能力。
有一点是确定的,德国在后默克尔时代对欧盟的影响力会下降,德国新政府的对华态度将会更多受到欧盟的影响。尤其是欧洲的三大政治机构,即欧盟理事会、欧盟委员会和欧洲议会正在形成对华统一战线,近期明显受到美国的鼓动。例如,欧洲议会9月16日压倒性的通过一项“新欧中战略报告”,报告基于谎言和偏见对涉港、涉疆、台湾等问题指手画脚,一方面称中国是“重要合作伙伴”,另一方面打着“人权”旗号攻击中国,宣称中欧之间是“制度性对手”,要求欧盟制定新对华接触战略。未来欧盟很有可能在“立陶宛事件”、“华为5G供应商”、涉疆涉藏涉港涉台等问题上作梗。德国新政府一改默克尔的温和政策而追随欧盟向中国发难的可能性将大幅提高,预期在上台初期的对华强硬态势将更加明显。 
三、对策建议:短期克制并做制度性应对的长远之策
中德经贸利益规模巨大,不应受政府更替一时一事的影响。面对德国新政府上台可能做出的对华强硬声音和政策,我方宜坚定信心,放开眼界,从容应对。
一是要增强韧性,做好应对短期强硬言行的准备。对于对方一些短视、非理性的声音,不急于一句一句怼回去,要坚持不打嘴仗。而是增强韧性,增加迂回,甚至通过施罗德和默克尔以及二轨外交做些工作。我们预期只要顶住前期的一波非理性攻击,后面还会回到两国的战略利益上,回到经贸基本盘来。
二是要打经济牌和规则牌。庞大规模的经贸利益如果受到根本损害,这是德国任何一届政府任何人物都难以承受的,近期民调指出,有58%的选民支持即使利益受损也要对华强硬,但也有17%的选民反对采取任何对华冒犯措施。经济精英占选民人数虽少但影响力巨大,我们应该发挥德国如汽车巨头等工商界的力量。同时对德国和欧洲要打规则牌,欧洲是世界规制的主导性力量,他们看重规则信任规则,我方可以主动回应对方在市场对等方面的诉求,在CAI获议会通过受阻的情况下,主动落实CAI的条款来予以回应,主动落实以开放促改革的精神。在应对气候变化方面,绿党入阁会增加对华减碳压力,但我方可以在碳市场交易、绿色发展、数字经济和可持续投融资规则主动对接欧盟规则,加强双边的沟通合作和透明度,比如近期中德央行合办的“金融科技与全球支付领域全景”联合研讨会就是很好的举措,双方的政策部门要有更多的这类合作。同时中方要坚持将气候变化应对与双方经贸合作挂钩,坚决反对在要求中方承担减碳义务时对中国搞科技和供应链脱钩。
三是不要把美西方混为一谈,鼓励欧洲独立自主。从历史高度来看,英美盎格鲁撒克逊思想与法德的欧陆传统大相径庭,德国经济上的莱茵模式与英美的自由市场模式也大异其趣,德国的历史学派传统也更能理解东方政治传统。肖尔茨如能率领社会民主党胜出,其秉持的民主社会主义思想也会明显区别于资本保守主义思想,比默克尔所属的基督教民主联盟要倾左很多。近期的阿富汗危机让欧盟的独立自主意识明显上升,法国财政部长勒梅尔说,“阿富汗危机敲响了警钟” "我们正面临威胁,我们不能再指望美国的保护”"欧洲应该成为美国及中国以外的世界第三强国"。在美英与澳大利亚组成AUKUS的盎格鲁撒克逊联盟时,最先冲击到的就是撕毁澳法的潜艇世纪大合同,法国立即召回驻美驻澳大使,法国外交部长勒德里昂表示这是“在背后捅刀子”, 这一事件里充满“谎言、蔑视、表里不一和严重的信任缺失”,“欧洲人应该团结起来捍卫自己共同的利益”。中方应该鼓励欧洲独立自主,善于从中找到与法德和欧盟共同的价值和利益。
(作者吴志峰来自国家开发银行一带一路创新发展中心)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