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 Google
  • 百度

三农研究

首页 > 中国治理 > 三农问题 > 三农研究

三农中国:乡村振兴与互联网引爆的革命

作者:秦朔

来源:秦朔朋友圈

来源日期:2018年10月15日

本站发布:2018年10月15日

点击率:111次


  1

  1978年11月的一个冬夜,安徽凤阳县小岗村18户农民签约“分田到户”。一个月后,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改革开放正式启航。


  40年后,中国正处在到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决胜期。接下来的2020到2035年,目标是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2035年到本世纪中叶,目标是建成现代化强国。这一进程中,最明显的短板在“三农”,当前农业农村基础差、底子薄、发展滞后尚未根本改变。

  刚刚发布的《乡村振兴战略规划(2018——2022年)》提出,按照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的总要求,推动不同地区、不同发展阶段的乡村有序实现农业农村现代化。东部沿海发达地区、人口净流入城市的郊区、集体经济实力强以及其他具备条件的乡村,到2022年率先基本实现农业农村现代化;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周边以及广大平原、丘陵地区的乡村,是乡村振兴的主战场,到2035年基本实现农业农村现代化;革命老区、民族地区、边疆地区、集中连片特困地区的乡村,到2050年如期实现农业农村现代化。

  改革起于农村,没有农村改革就没有中国的改革。

  现代化将终于农村,只有当农业农村实现了现代化,中国才能真正实现现代化。


  2


  在我们这个乡村人口仍有5.77亿、占总人口比重41.5%的国度,住在城市特别是大城市的人,对农村往往非常陌生。

  村里还有人吗?还有人种地吗?村庄不是都消失了吗?

  “空心村”增多到底是坏事还是好事?一个村要支持“一个年级差不多60个孩子”这样的小学,需要具备多少稳定人口?大部分建制镇,包括一些村,已经很少有下地种田的农民,这些地方到底是农村还是城市?这里的人还是不是农民?

  在如此广大、差异性又强的中国,很难有标准答案。中国有的乡镇一年的GDP和西藏自治区GDP差不多,但也有不少空壳村、负债村。我们的农业劳动生产率和农作物综合利用率还很低,在美国,玉米、大豆作物全部“吃干榨净”,渣皮不剩,全产业链加工,而我们很多地方连秸秆还无法充分利用,还在焚烧。至于肥料过度使用和重金属污染,也相当普遍。

  乡村振兴任重道远。但有一个方向是明确的,那就是城市居民享有的服务,无论是交通、物流、水利、能源、信息等基础设施,还是公共教育、医疗卫生、社会保障、养老服务、饮水用电,以及金融、商业、科技,农村也应逐步享有。每天都会收到快递的大城市年轻人可能不知道,很多农村还没有门牌号。你想在网上给二姨或三叔定个产品,他们没法收到。

  在农村,接近1/4的村的生活垃圾没有收集,一半多的人没有使用无害化卫生厕所,80%的村庄生活污水没有处理,约1/3的行政村的村内道路没有硬化,“晴天一身土,雨天一身泥,坐在车里摇来晃去像醉汉”。很多农村烧秸秆柴草,西部地区不少农牧民以牛粪为主要燃料。

  在金融方面,由于农民经营模式单一、致富门路少、收入不稳定、缺少征信数据,以及产权抵押的瓶颈,再加上“三农”贷款每一笔都很小,运营成本高,导致正规金融机构很难深入,而农民学历低,金融知识少,所以非法集资、电信诈骗、违法高息反而趁虚而入。

  农业是大产业,农村是大市场,农民是大客群。从政府到社会,这些年对农村的帮扶可谓不遗余力。但扶贫总是有阶段性的,扶贫队和志愿者有一天会走的,关键还是要形成可持续的模式,使得进入农村的服务从经济上也是可行的。

  9月27日,我在郑州参加了中国民生投资集团(下称“中民投”)、中原银行、河南省农业综合开发有限公司共同举办的“首届乡村振兴发展论坛”。通过采访,了解了不少农村的情况和服务的模式。

  在论坛上,中民投宣布,以“服务农村,聚焦民生,打通城乡一体化融合发展”为宗旨的中民乡邻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下称“中民乡邻”)成立,中民投持股70%,河北宜农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持股30%。

  中民乡邻具体要做什么事?目前主要是两件,一是建立线上农户数字化系统,二是建设线下的乡邻广场。线上加线下形成平台,帮农户、农民实现财富增长和消费升级。

  3

  又是数字化,又是建广场,到底可行与否?


  其实,中民乡邻不是平地起高楼。因为宜农科技已在乡村耕耘了多年,摸索出了一套有效的服务办法,找到了一个可行的助农服务载体——乡邻小站。

  宜农科技首先依托金融助农政策,与商业银行合作,在村里建立乡邻小站这一服务站点,向农民提供取、汇、转、贷等普惠金融服务,进而以金融的刚性需求为纽带,叠加便民缴费、网络代购、团购订制、收发快递、劳务输出、装配式新民居建设、农民家庭光伏发电等服务品种。

  中国有2万多个镇,1万多个乡,五六十万个行政村和100多万个自然村,越往下服务越落后。宜农科技的定位是互联网公司,同步建设线上服务平台和线下服务网络,将各行业的服务机构引入农村,乡邻小站负责落地引流和营销。小站一边在线下渗透,一边推广自己的乡邻APP,对农村客户直接渗透。村民申请加入要站长批准,实名认证,APP上提供信息、社交、培训等服务,形成乡村熟人的社交平台。

  10年前,第一个乡邻小站建立,到2013年建了100个点,现在全国16个省份已经建了2.1万个点,每天增加50个点。这个模式之所以成立,一是智能手机在农村的普及;二是乡邻小站站长都是本村村民,了解熟人,而且都在自己家中辟出一块地方开设小站,成本很低;三是抓住了商业银行下不到村的痛点,帮它们下沉,让农民的现金尽快存到银行卡上,由此获得银行给予的分润,小站站长可以获得不错的收入;在此基础上引入更多服务,形成叠加效应和精准服务。

  宜农科技创始人、中民乡邻控股董事长王聚冰过去10年走过了1200个村庄。村里人都叫他“王村长”。根据抽样调查,75%乡邻小站站长的标准画像是35岁到55岁的女性,她们提交申请、通过考核后才能加入、设站,其共同特点是勤奋,做事细致,有服务精神,肯学习。这些站长就是“王村长”的创业合伙人。

  王聚冰在农村长大,考上大学后在城市奋斗几十年,又回到乡村。他最早发现存在着商机,是看到金融机构在县城还有四五家,乡镇还有一两家,到村庄就没有了。一个乡镇平均下辖20个左右的村,全中国大约5亿人生活在金融服务的空白区。他们对300多个村庄的抽样调查显示,受过初中教育的占67%,完整接受高中教育的占40%多,能上技校、大专的就更少了。村里很多房子非常简陋,用旱厕,用柴火做饭。但是,智能手机的普及却提供了一种可能,就是城市发生的一切美好,终将在农村发生。

  王聚冰说:“近期我在河南走了7个乡镇,有你想象不到的繁荣,一个乡镇里的综合小卖店,平均是23家,商业业态非常完整。有些边缘的、交通不便的、自然环境恶劣的乡村消失了。但很多村庄非常兴旺,小微企业大部分位于乡镇和乡镇以下,几乎每个村庄都有小微企业。比如有一个种梨的村庄,4000口人,梨销往世界7个国家,农民们用3年时间将传统的雪花梨嫁接成市场上喜欢的黄金梨。著名经济学家许小年教授看后说,这是农业生产的‘柔性生产线’。”

  “在中原大地,在燕赵,在齐鲁,在我们走过的有乡邻小站的省份,没有看到荒芜的土地,农民都在田间地头种地、种菜、养殖。但确实也有很多痛苦。今年六一儿童节,我在河南邓州刁河店村一户农民家里调研,家里三个孩子,父母外出打工,67岁的爷爷照顾他们,因为过节放假,午饭给每人加了一个鸡腿,但米饭还是剩米饭,只有一碟菜。墙上贴着几个奖状,妹妹说,爸爸前年离家时说,我要能拿回奖状,他过年就回家,我已经拿了三个奖状,他还没有回家。弟弟在旁边一直哭,姐姐说,妈妈今年过年在家里,但过年后就去深圳打工了。”

  这种“骨肉分离”的GDP能不能改善?王聚冰说,乡邻APP上有一个就业服务平台,每天发布2000个就业岗位,用人工智能做匹配,就把在新疆铝厂上班的爸爸和在深圳饭店打工的妈妈匹配安排到一起打工,而且就在河南,这样每个月可以回一次家,让孩子们不用再一两年还见不到父母。

  移动互联网正在点点滴滴又实实在在地改变着农村。从金融角度看,乡邻小站目前服务了700多万个农户,给合作的银行带来了600多亿元的年日均存款。在一些村庄,过去村民汇款,要跑到很远的街道办事处或镇所在地的银行网点去办理,有时人到了,银行网点下班了。现在不出村,就可以在乡邻小站办理了。

  宜农科技每进一个村,就给农户做数据画像,这是征信的基础。征信数据丰富了,就可以和银行一起给村民贷款,过去三年时间做了8000多万元贷款,到目前为止只有一笔不良。这里的窍门是:小额分散,户均3.8万元;坚持真实用途、受托支付,你需要用钱,按照用途支付,而不是直接给现金;三是坚持不出村,在熟人社会里放款。

  通过深耕村庄,加上互联网和商业化的方式,乡邻小站找到了可持续发展的道路。宜农科技已连续7年盈利。王聚冰说,“我们提供的就业岗位起薪不低于一个月4000元,高铁、格力、美的都有我们输送的蓝领工人。如果给农户家安装一个太阳能光伏电站,每年有3500元预期收益。通过这两项措施,很多人都能脱贫。实际上,我们是在做‘线上的村庄’,用互联网给乡村赋能。和我们合作一年以上的乡邻小站站长,平均年收入是3.8万元,我们每月给2万多站长发工资。做的最好的,去年有200多万元收入。”

  4

  乡邻小站找到了村庄服务模式,中民投进入后,把这个模式升级,要在镇一级打造多业态的乡邻广场。


  中民投是由国务院批准,全国工商联发起,59家行业领先企业联合成立的大型投资集团,2014年8月启航。这几年,中民投董事局主席董文标带着团队,在河南农村做了上百次实地调查。他看到的机会是,在强农、惠农、富农力度不断加大的背景下,农村是巨大的经济增长点。现在农民结婚,汽车已是标配,乡镇公路发展很快,三万五万元的汽车很好卖。河南整个存款总量是6万亿元,接近50%是县域及县域以下的存款,每年存款增量中,县域及县域以下占55%。河南有1亿人口,县域及县域以下超过50%,还有2800万的外出务工人员。村镇的消费力不容低估。

  在董文标看来,和大城市相比,县域以下的市场更有潜力和弹性。中民乡邻是一个平台,要联合更多合作伙伴共同实施“线上农户财富增长数字化工程+线下中民乡邻文化广场”的解决方案。乡邻广场位于乡镇行政单位所在地或中心村,推动小型院线、分布式光伏、农产品电商服务网、装配式建筑、农村金融服务等新业态的发展,同时,乡邻云平台将实时采集广场周围5平方公里的生产资料数据,对劳动力、土地、农机具等生产资料进行优化配置。

  董文标说:“我们主要的服务范围是河南、河北和山东,这里文化相通,农户的基本特点没有改变,主要是种植、养殖和打工。在村里,农民其实很讲信用,你给他贷款他不还,村里的人都知道,以后就没法待了。通过互联网的方式,可以知道他们家庭的基本情况,比如他想买5万块钱的车,我就告诉他,你家的收入不足以支持买5万块的车,买3万块的就可以了。我们也会建议,你的小孩上专科比较好,上大学反而不好分配,而且将来到我这儿工作,收入不比大学生差。基于数据,精准服务,成本会降低,效益会提高,很多服务可以在线上完成。”

  这几年,农产品上行,通过电商销售,是一个趋势。但如何保证质量始终存在问题。董文标说:“中民乡邻的做法是引入泰国正大集团、日本伊藤忠等,由他们出标准,让农民按照标准生产,将来牌子是正大、伊藤忠的,确保质量之后再上行。产品要想卖好价钱,要有好品牌。例如粉条是红薯粉,品质非常好,但没标准,价格就卖不上去,如果标准是伊藤忠或正大做的,再去销售,就好办了。所以一定要整合资源建立标准,帮农民推广,然后直接导入城市社区,导入中民投旗下物业服务的近3000万市民,打通城乡服务链。”

  9月,乡邻广场示范项目已经在平顶山和许昌两市的乡镇破土动工,接下来将在河南多个地市复制推广。董文标说:“乡邻广场建成后,我们会开始进行市场细分,了解附近5平方公里有多少土地,用什么种子、肥料、农药,有多少农户,谁是比较好的种植户、养殖户。有了数据,就会设计出农户的财富增长计划。农户非常需要一个管家,帮他算账、赚钱、花钱。举个例子,比如他需要1000块钱的肥料,他付100块钱就可以,900块钱将来由中原银行给他设计一个产品分期来还;一瓶农药500块钱,他付50块钱就可以了;种子需要2000块钱,付200块钱就可以了。他买的这些生产资料,我们会进行成本和品质控制,如果是上游,给他筛选出最便宜、最好的。在下游,我们再帮助农民销售产品。这个模式我们已经调研摸索了一年多,发现始终要坚持一点,就是和农户打交道,不能直接给现金,要物物交换,并且形成一个内在的循环,这样就没有风险,也会真正帮助农民。”

  5

  在中原大地,我感受到互联网在推动乡村振兴方面的力量。中民乡邻实际在做四件事,一是打通乡村和乡镇,实现振兴全覆盖;二是打通线上和线下,实现“乡邻APP+乡邻小站+乡邻广场”相结合的商业模式;三是打通城乡资本鸿沟,让资本下乡;四是打造农户财富增长的数字化工程。


  乡邻广场目前规划了12个业态,第一是合作银行开设乡镇支行;第二是标准化、升级的商超,把“康帅傅”变成“康师傅”,把假冒伪劣变成正规商品;第三是电影院;此外还有餐饮,农业技术推广中心,物流集散,健康门诊(跟县医院合作),就业服务和就业培训,土地流转中心,幼儿园等等。中民乡邻采取开放合作模式,提供线上一体化解决方案,线下则由各个合作伙伴来完成。最终希望实现“六下乡、一进城”,即:文化下乡、医疗下乡、新能源下乡、电商下乡、农科教育下乡、新民居下乡和农产品进城。

  中国很大,并不是每个地方都有足够的腹地和人口,以支持互联网驱动的乡村振兴。但是,从乡邻小站到乡邻广场的平台化服务构建,以及对于农户、农业生产资料的数字化和大数据应用,使我们看到了一种创新、高效、经济的建设性力量。中国特别需要有理想、肯深入、并且善于借助互联网形成规模化、可持续的商业模式的企业家和金融家,结合在一起投身“三农”建设。他们的变革令人喜悦,并让我们对中国“三农”问题的解决抱有更多信心。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