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 Google
  • 百度

美国

首页 > 国外选举与治理 > 国外选举 > 美洲选举 > 美国 > 北美选举

伟达:2020美国大选突出的三个变量和不变的宏观走向

作者:伟达

来源:联合早报

来源日期:2020年07月04日

本站发布:2020年07月04日

点击率:105次


   根据最近的报道,中国国内有学者认为,今年11月初将举行的美国总统大选,只有现任总统特朗普败选,民主党候选人拜登胜选,才能为中美关系的持续全面恶化“止损”。挺有意思的提法,同时也表现出对美国及中美关系还是号不准脉,得出的判断就比较片面离谱。

TIM截图20200702102638.jpg

拜登和特朗普

  美国今年的大选形势,在3月初冠病疫情暴发之前,比较明朗化和一边倒:即现任总统特朗普,以“美国优先”为主导原则,三年多来促进经济强势持续增长,对一些长期纠缠美国的社会问题果断出手应对;国际上在贸易、安全及合作组织等各重要领域开始精打细算,惩罚分明,为美国争取到对等利益回归与信心重振。相比之下,民主党候选人的劣势明显。

  但3月初美国开始暴发疫情,迅速造成公共卫生健康危机,随后经济运营就业下滑。在这个严峻形势下,5月底又爆出警察过度执法,导致黑人死亡的不幸事件,继而引发广泛的民众抗议甚至暴动。目前,冠病疫情的挑战,在美国许多州依然严峻,经济重启和复苏的前景仍不确定,民众抗议基本平息,但一些深层次问题的解决之路复杂漫长。

  这也就是说,2020年美国大选忽然突出了三个变量:冠病疫情防控、经济复苏速度和社会问题诉求。冠状疫情防控应最为关键,因为它直接影响经济复苏节奏和重启规模,也主导社会和民众的心理和情绪。目前美国除采取尽量全面的防控措施外,还要看有关疫苗的研发试验能否成功有效,并尽快问世。

  近期几项民调结果也显示,特朗普的支持率开始落后于拜登。但因此而预示11月大选的胜负,明显还为时过早,因为这些都是变量,是“移动目标”;难说谁笑到最后,谁笑得最好。

  笔者以为,除了以上变量外,展望美国2020年大选的结果,还要看社会总体走势和时代宏观潮流,这可以说属于相对稳定的不变量。俗话说,时势造英雄,形势比人强,就是这个道理。美国的政经与社会发展,正处在一个什么宏观状态呢?不妨可概括为“扫荡虚浮去除泡沫,脚踏实地返璞归真”。

  再说得具体一点,美国政治自1980年代里根总统执政以降,已愈发严重地陷入了单纯强调“政治正确”的怪圈,误导和妨碍了对许多重大问题的清醒判断与有效应对;而经济则由于“全球化”用力过猛,造成了关键重大产业链及要素的空心化和对外依赖。后冷战时期的对外策略和行动,也更加偏重“反恐式”文明冲突,而对传统意识形态博弈趋于淡化甚至忽视。

  2016年特朗普以黑马姿态从斜刺里杀出,在美国“沉默大多数”的拥戴下,一举战胜选前为民调和媒体一致看好的希拉莉。这充分说明一个问题,即特朗普团队比起希拉莉团队,更准确地切中把握住美国的时代脉搏和潮流。而四年之后的今天,美国“扫荡虚浮去除泡沫,脚踏实地返璞归真”的宏观走向,一如既往,没有改变。这个宏观不变量因素至关重要。

  中美关系在此轮美国大选中,到底是个什么角色呢?一方面,美国大选毕竟是以国内政经议题为主轴,国际问题、对外政策等,除非在战时,才可能起到决定作用。一个比较生动的例子是,当年老布什打赢了第一场波斯湾战争,却因为国内经济迟滞而被迫下台;而后来小布什虽然也无突出政绩,但由于仍处在第二次波斯湾战争期间,于是有幸得以顺利连任总统。

  另一方面,此轮美国大选的特殊之处,就是在冠病疫情问题上中国难脱关系,并因此也牵扯到经济发展问题;再加上近期中美在香港和台湾问题上的摊牌对峙,于是中国定会被当作“反面人物”加以指控谴责。至于这些指责是言之有理,还是甩锅推责,那就要靠美国亿万选民去理解判断了。

  作者是在美国的国际文化战略研究和咨询专家;原题《美国大选的变与不变》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