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 Google
  • 百度

白俄罗斯

首页 > 国外选举与治理 > 国外选举 > 欧洲选举 > 白俄罗斯

特列宁:气数已尽的卢卡申科与俄罗斯的政策选项

作者:蓝景林

来源:欧亚新观察

来源日期:2020年08月20日

本站发布:2020年08月20日

点击率:124次


     8月17日,莫斯科卡内基中心主任特列宁在该中心网站撰文,对当前白俄形势及未来走向进行了点评。特列宁认为,颜色革命的经典场景不会在白俄罗斯上演,但卢卡申科已经失去了国家。他提出俄罗斯面临四种可能的政策选项,倾向于采取放弃卢卡申科,转而与白各界广泛接触,从而确保新政权仍与俄保持友好关系。我们全文翻译了该文,以飧读者。本文观点仅供参考,不代表欧亚新观察工作室立场。

  白俄罗斯现在发生的情况早在几个月前就已经被预料到了。在选举之前,卢卡申科总统会消灭任何有较大威胁的挑战者,只留下那些他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就能击败的人;投票本身会被操纵;宣布卢卡申科在投票中获胜会导致抗议;卢卡申科会用武力镇压抗议;然后他将外界的批评斥为干涉白俄罗斯内政,并继续执政。换句话说,将2010年大选的情景重演一遍。

下载.jpg

  然而,事与愿违,有几个因素实质性地、甚至是关键性地改变了局面。一个是瓦格纳事件:白俄罗斯强力部门在投票前11天逮捕了33名疑似俄罗斯雇佣兵,并指控他们在选举期间到明斯克挑起事端。逮捕行动使卢卡申科得以加大反俄言论的力度。克里姆林宫感到困惑,认为这是白俄罗斯统治者试图以捍卫主权、反俄罗斯的姿态获得西方国家对选举结果的默许。莫斯科对卢卡申科的信任完全消失了。

  第二个因素是明斯克市和整个白俄罗斯抗议者的毅力。尽管受到警察的粗暴对待,而且在许多情况下遭到野蛮的殴打,他们仍然没有放弃。卢卡申科曾希望像以前一样,将抗议活动扼杀在萌芽状态,但这种残暴的行为却导致了相反的结果,即引起了广泛的愤慨和愤怒。这又导致了第三个意料之外的结果:抗议活动的人群扩大了,超出了通常的以欧洲为导向的年轻城市居民的范围。老年人甚至那些几天前可能真地在选举中投票给卢卡申科的人也参与了进来。

  形势发展得很快,以后还会有更多的意外。但已经可以得出一些初步结论。卢卡申科政权肯定已经失去了这个国家。它或许还能保住权力:由卢卡申科亲自挑选并不断轮换的官僚组成的统治集团并没有出现明显的裂痕,警察和安全部门的忠诚度也因系统内上层官员对选举后的镇压工作亲自负责而再次得到肯定。颜色革命的经典场景这次不会在白俄罗斯上演。

  然而,总统现在失去了人民的支持。如果他让选举在不受干扰的情况下进行,甚至本可能在第一轮选举中获胜。尽管官方统计有80%的选票投给了卢卡申科,但民众并没有对街头抗议者进行反击。这或许说明,白俄罗斯人民真正的表态时刻不是在选举日,而是在随后的日子里。

  卢卡申科,这位似乎是一手建立了白俄罗斯国家的独裁者,如果他选择辞职并选定自己的继任者,本可以作为现代白俄罗斯之父被载入史册。现在,他已经身处难以避免和不光彩的退出的进程当中。这可能需要数周或更长时间,但对卢卡申科来说就是这样:他的合法性永远消失了。这是最近事态发展的最重要结果。这一结果也使其他势力与白俄罗斯人民一起出现在现场。戏剧的新一幕开始了。

  白俄罗斯位于欧盟和俄罗斯之间中轴线上的战略位置,这使谁来接替执政26年的卢卡申科成为了对莫斯科和西方都极为重要的问题。克里姆林宫并不是卢卡申科的忠实盟友,它已经受够了卢卡申科。然而,俄不能让白俄罗斯走上乌克兰的道路,成为其边境上另一个反俄的、倾向于北约的并且离莫斯科更近的堡垒,它也不能允许白国内的动荡导致流血事件。

  那么,应该怎么做呢?有四个基本选择:

  一是俄罗斯对白俄罗斯进行军事干预,以稳定其盟友:由于不可避免的灾难性后果,应不惜一切代价避免这种做法。

  二是什么也不做,让卢卡申科下台,寄希望于接替者会考虑到白俄罗斯与俄罗斯的密切关系,包括在经济领域的关系。这种选择风险太大。政局的激变可能会变成一场血战,迫使莫斯科行使第一种选择。

  三是利用卢卡申科与西方国家关系的恶化,更紧地将其揽入怀中。这完全会起到反效果,将使俄罗斯成为注定要失败的政权的帮凶,付出经济成本却培育了对俄罗斯的仇恨。

  四是选择一种超越卢卡申科的眼光,并在明斯克管理权力交接。这一选择意味着通过说服卢卡申科,使其相信流亡退休是目前情况下对他最不坏的选择,从而促进白俄罗斯的政治过渡。这意味着与白俄罗斯广泛的公众人物同时进行接触,为受人尊敬的新的看守领导层的出现提供帮助,以便在适当的时候举行选举。这还意味着就双边关系中的问题,包括联盟国家的性质及其各种要素,向白俄罗斯人表达己方观点。包括两国之间经济和安全关系的未来参数。谈话需要坦诚,并在必要时重申或调整对等承诺。

  以保持白俄罗斯作为俄罗斯的好邻居和可靠伙伴的方式管理该国的危机,与长期以来的联盟国家的愿景相比,可能听起来过于谦抑。但放弃幻想,节省生命和金钱,总比让一个近亲变成无情的敌人要好。绝不能再重蹈乌克兰的覆辙。

  (翻译:蓝景林,欧亚系统科学研究会特聘副研究员)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