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 Google
  • 百度

中美关系

首页 > 国外选举与治理 > 国际中国 > 大国外交 > 中美关系

韩磊&布雷斯尼克:为何特朗普连任对中国的战略发展是种利好? 韩磊&布雷斯尼克:为何特朗普连任对中国的战略发展是种利好?

作者:韩磊&布雷斯尼克

来源:钝角网

来源日期:2019年10月19日

本站发布:2019年10月19日

点击率:267次


 在唐纳德•特朗普总统任期内的许多议题中,他对中国的有争议的政策引人注目。美国外交政策专家指出,在特朗普执政的近三年里,两党长期以来就中国问题达成的共识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加深入和迅速,导致世界上最重要的双边关系之一迅速急剧恶化。

  尽管在美国需要对中国采取更强硬路线的问题上存在广泛的政治共识,但美国政府反复无常的做法招致了共和党人和民主党人的批评。特朗普对中国发起了代价高昂的贸易战,禁止华为的技术进入美国5G网络,最近还对中国部分官员实施了签证限制。他将自己定位为首位愿意对中国采取强硬态度的美国总统。

XYPb-fxxsmic6069147.jpg

  但对中国而言,特朗普的弱点比他强硬的声音更重要。在与中国政府官员和学者的多次非正式讨论中,我们发现越来越多的人希望特朗普明年连任。在中国的政治影响力和军事实力不断增强的当下,他们认为,尽管特朗普大肆反华,但他给了北京在亚洲扩大影响力的空间,更重要的是,他全面削弱了华盛顿的全球领导地位。从零和博弈的角度来看,许多中国人认为特朗普的政策从长远来看对中国的战略发展非常有利。这些学者认为,特朗普令美国国内政治极端分化,破坏了华盛顿的国际信誉和传统的全球管理,也使得长期存在的美国结盟体系受损,这为北京提供了“冷战结束以来最大的战略机遇,”这是中国最重要的战略思想家之一阎学通的观点。

  中国的一些学者将特朗普视为“叫得凶却不咬人的狗”。他在2016年当选总统后不久,便接了台湾领导人蔡英文的电话,以测试北京方面的耐心。在中国方面看来,此举违反了“一个中国”政策。特朗普曾公开质疑他为何要坚持这一政策,但他也表示,再进行此类通话之前,他会先与中国国家领导人进行确认。尽管特朗普政府已经批准了对台军售,但如果北京进攻台湾,特朗普是否会支持台北,仍然值得怀疑,尤其是考虑到他对美国军事力量的唯利是图态度。

  北京已经从特朗普的任期中获得了可观的收益。尽管美国政府曾与印度、欧盟和中国发生贸易争端,但它基本上放弃了利用世界贸易组织的仲裁法庭来提起贸易申诉,并阻止了世贸组织上诉机构人员的任命。这些行为不仅破坏了世界上最重要的贸易争端解决机制,也变相鼓励了其他国家对国际法的无视。

  特朗普对《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简称TPP)等贸易协定的反感,在无损曾有助于美国确立世界超级大国地位的全球治理机构和机制的情况下,为中国提供了一个进入这些机构和机制的良机。

  在特朗普削减对美国国际经济政策至关重要的多边贸易协定时,北京已经进入《区域全面经济合作伙伴关系协定》(Regional Comprehensive Economic Partnership,简称RCEP)谈判的后期,该协定将使中国、印度、日本、韩国、澳大利亚、新西兰和10个东盟成员国组成世界上最大的贸易集团。

  如果该协定得以签署,加由参与原参与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定》谈判的11个国家达成的新协定,美国将被排除在这两个最大的全球自由贸易协议外。对美国来说,这将是雪上加霜,因为中国与亚洲各主要经济体的贸易额已经超过了美国。

  美国放弃在多边机构中的领导地位,为中国在全球治理和制定国际规则和规范方面发挥更大作用提供了机遇。北京方面正抓住这些机会,在联合国宣传自己的主张,并向世贸组织提交了与贸易战有关的申诉,同时推动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简称“亚投行”)成为世界银行(World Bank)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之外的替代组织。并且,北京方面已采取行动,将“一带一路”倡议打造为全球基础设施发展方面的无可替代的引领项目,而特朗普政府尚未提出一个可与之竞争的方案。

  前几任美国总统都认识到,美国通过与具有共同价值观、历史和使命感的伙伴合作而获得力量。在美国对待亚太地区上,更应该是如此,正如美国前总统乔治·布什领导下的国家安全委员会前亚洲事务高级主管迈克尔·格林最近在国会作证时所说:“没有盟友,我们没有中国战略。”

  但特朗普采取了截然不同的方式,他的言辞、行动和决定导致各国质疑他们能否依赖美国。特朗普抛弃了在中东的长期合作伙伴库尔德人;质疑美国对北约的承诺;让美国二战后的东亚联盟体系衰落。

  中国的影响力正在扩大。比如最近,韩国和日本这两个美国盟友陷入了激烈的争端,导致它们中断了部分贸易关系。这两个国家在过去70多年里一直是美国东北亚安全战略的支柱。特朗普政府对这些地区伙伴的重要性缺乏理解,在很大程度上漠视了它们的争端。东京和首尔长期以来存在分歧,而现在是北京挺身而出,主动提出帮助解决这些争端,凸显出美国在这一问题上领导力的缺乏。

  在对东南亚外面方面,特朗普政府缺乏外交技巧的问题也很突出,因为美国的盟友菲律宾近年来已经转向北京。自2016年上任以来,菲律宾总统罗德里戈·杜特尔特已经五次访问中国,却没有一次访问美国。菲律宾用中国的钱在曾经是克拉克空军基地一部分的土地上建造了一座新城,这是展示杜特尔特的战略结盟方式一个再恰当不过的例子。克拉克空军基地是美国在美西战争期间建立的军事设施。与此同时,北京继续无视联合国在南中国海争端中对菲律宾有利的裁决,显示华盛顿与马尼拉的关系倒退到了何种程度。

  至于贸易战,被大肆宣传的迷你协议,包括协议购买农产品和取消未来关税,远未达到特朗普最初的目标,迫使北京进行至关重要的结构性经济改革以帮助建立长期与中国保持平衡的贸易关系。

  目前的协议并没有减少中国的补贴和改善知识产权保护方面的问题,反而是在特朗普面对即将到来总统连任竞选时,协议很大程度上帮助他缓解了农业州的政治压力。特朗普设定了很高的目标,吹嘘自己将实现这些目标,然后却未能实现,还是这种模式。这一迷你协议显然受到了中国的欢迎,被视为中国领导人的胜利,并进一步证明,特朗普反复无常的行为即使无法控制,也是可以容忍的。中国人将会把特朗普接受这个打了折扣的协议视为一种软弱的表现,因为他可能面临弹劾和另一场艰苦的竞选活动。

  虽然中国领导人肯定觉得特朗普这个人很烦人,但据我们与之交谈的几位学者称,在很大程度上,从贸易的角度看,美中通过谈判限制了两国关系的进一步恶化。

  特朗普摒弃了其顾问提出的更具挑衅性和侵略性的政策建议,同时淡化了其他一些建议。相比之下,几位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尤其是伊丽莎白•沃伦,则呼吁在包括许多与中国相关的问题上采取更强硬的立场。

  如果换一个美国总统,可能会在人权问题上对中国采取更强硬的立场,驱动美国政府所有部门和机构,利用其巨大的资源,对中国采取新的、随时调整的方式。与此同时,随着双边关系变得更具争议性,许多中国人认为,特朗普若连任,未来四年的任期将继续削弱美国的国际地位,那可能会使北京获得巩固其全球利益的空间,并在一个更有利的战略地位上迎来2025年的美国新总统。

  需要指出的是,并不是我们交谈过的每一位中国学者或官员都希望看到特朗普再执政四年。包括国际关系学院达巍教授在内的一些人认为,特朗普对中美两国利益的损害可能导致国际秩序严重受损,并使北京的继续崛起过程复杂化。

  但是那些希望特朗普连任的人看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战略机遇,特朗普摧毁了他们眼中美国实力的关键支柱。特朗普破坏了美国国内的政治优势,破坏了美国在海外的声誉和信誉,颠覆了迄今为止在亚太地区稳固的联盟体系,他正在削弱美国。在这样的过程中,他给了中国一个机遇来获得关键的地缘政治优势,并创造一个更有利的国际环境来推进自身的利益。

  作者简介:韩磊(Paul Haenle)系卡内基-清华全球政策中心(Carnegie-Tsinghua Center for Global Policy)主任,曾在美国前总统乔治·w·布什和巴拉克·奥巴马的国家安全委员会担任白宫中国事务主任;山姆·布雷斯尼克(Sam Bresnick)是卡内基-清华全球政策中心的助理编辑。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