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 Google
  • 百度

中美关系

首页 > 国外选举与治理 > 国际中国 > 大国外交 > 中美关系

朱锋:中美经贸关系:分析与展望

作者:朱锋

来源:钝角网

来源日期:2019年11月13日

本站发布:2019年11月13日

点击率:313次


     “钝角网”按:9月6日-7日,由西太湖科技产业园、北京智享荟主办,中国友好和平发展基金会联合主办的2019第二届西太湖全球公司发展论坛在江苏常州举行。今年是建国70周年,也是改革开放的第41个年头,西太湖论坛以“共建开放型经济、同享新规则机遇”为主题,邀请到了全球公司的决策者、研究者和实践者,共计300余人,共同为世界、中国和江苏开放发展献计献策,促进国际共商共建共享。

  本文系南京大学国际关系研究院院长、中国南海研究协同创新中心执行主任朱锋先生在论坛闭幕特别活动智享荟上的演讲。

朱锋1.jpg

朱锋

  我是做国际关系的,所以我最主要讲中美的贸易战以及贸易战背后的各种政治、外交问题,我也可以结合自己掌握的数据,给大家简单分析一下对中国经济的影响。

  刚才彭森老师也讲到了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我从做国际关系的历史、理论、政策研究的角度来讲,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主要体现在四个方面。学者中,大概引用率最高的一篇分析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文章是我写的文章,今年4月份发表,对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从国际关系的历史来叙述。所以,这个大变局,就是四个方面:第一是权力结构,就是权力分配。现在我们常常讲多极化的趋势,我非常坦率地告诉大家,今天国际关系的权力结构,依然是单极体系,美国是唯一的老大,多极化依然只是趋势。

  第二个非常重要的是世界秩序和规则。我们说国际关系中的规则和秩序是由权力的分配来决定的,今天美国可能在打破原来的公平、自由的贸易规则,这是因为美国享有今天国际关系中最有优势的权力分配的基本结构。

  第三个是新技术和新工业革命。我们今天正面临第四次工业革命的门槛,百年巨变一定是在科学和技术、工业发展的要素推进下,刚才彭老师讲的我非常同意。

  第四个是全球化。我们知道中国的发展,这四十年,我们常常讲“天佑中华”,我们有两个非常重要的以前的大国崛起的历史中没有碰到过的好的现象。第一个就是全球化,大家普遍把大门打开,市场要素的全球快速流动,我们真地赶上了。第二个是信息化,我在1986年第一次去美国读书的时候,在图书馆抄卡片复印,然后每次回国都背着回来。今天我们还需要吗?美国人第一时间看什么,我看什么。我们完全有e-journal(电子期刊),我们完全有e-information(电子信息),所以这个角度来讲,这40年是中国人前所未有,是我们好的和历史上大国崛起的机遇。但是问题是,任何人类的社会现象都是钟摆,当摆到一定程度,它一定会有消极的冲击,变成坏的东西。所以,今天我们一方面有全球化,另外一方面有全世界特别是西方国家中的所谓“不是反全球化,而是再全球化”。西方国家按照自己的利益规则去重新设计追求全球化的基本运行机制,等等。所以,我非常有收获的就是总书记讲过的“四观”:历史观、机遇观、角色观和大局观。现在来看,贸易战确实是国际关系的巨变;对我们来说,对当前的问题要有很重要的认识,但是我一再地到处讲,一定记住,我是一个做国际关系的教授,不要远看两千年,远看四百年。我们说大国崛起不仅是荣誉,大国崛起更重要的是风险。你又瘦又小的时候,大家都让着你;你开始又高又大,你还经常爱表现,别人会怎么看你?今年是中美建交40周年,40年前美国在台湾问题上废约、撤军,承认“一个中国”。1979年中国的GDP是美国的多少?3.7%,我们在美国面前真的又瘦又小。1999年克林顿政府和中国签署双边WTO协议,而且给了中国永久贸易最惠国待遇。1999年中国改革开放已经20年了,当时我们的GDP是美国的多少?10%,在美国面前你依然又瘦又小。2018年中国的GDP是美国的多少?我们已经上升到了60%以上。国家间关系就是赤裸裸的利益和力量竞争关系,只是你为了让利益和权力的竞争变得更加有效,一定要有规则,一定要有做派,一定要有战略。今天对中国来说,改革开放40年,刚才彭老师讲我们的解放思想要永远在路上,改革开放要永远不能停步,但是我们一定要记住,这40年,我们面临的国际战略环境发生了根本变化。当我们已经不再是国际权力和利益分配的低端人口,我们不再是又瘦又小的这样一个国家的时候,我们今天已经和美国成为世界上仅有的两个GDP超过10万亿美金的国家。所以,我们的很多关系已经发生了根本变化,这是今天中美关系变化最重要的背景。

  我们说中美贸易战现在已经是第四次升级,从9月1日开始,这个大家都已经很了解了。现在贸易战不仅是国家之争,而且是领袖的个性之争。这种个性之争,确实现在体现在很多方面。中美两国的经济体量是其他国家不能比的,我们现在占了全世界GDP总额的15.86%,美国占23.89%,第三位离我们有很大的差距。其实中美贸易关系过去十年增长得非常好,过去十年美国对中国的出口增长86%,跟世界其他地区的出口只增长21%。那为什么美国现在还要跟中国贸易战?我们说贸易战的根本原因,贸易战只是一个抓手和借口,背后最重要的原因是美国对中国的战略变了,美国对中国的政策变了,美国对中国的心态变了。而影响这个最重要的要素,是因为实力对比的差距发生了深刻的变化。五年前美国人从来没有想过华为的手机全球销量会超过Apple;五年前美国人从来没有想过5G的领头羊会是一家中国企业。所以,今天的贸易战说到底是什么?说到底是美国人对中国人政治和战略的翻脸。它要在中美经贸关系上——我在这里讲得很坦率——对中国清算了。特朗普的话语说,中国经济怎么发展起来,是因为偷了美国的技术,钻美国的空子,占了美国的便宜。我们真的是这样吗?我们说这40年中国的发展靠的是什么?一靠有彭森老师这样优秀的党的领导人,我们党的政策好。二靠什么?中国人勤劳勇敢。

  1981年我从苏州考大学到北大,我从苏州上火车,要站11个小时才有座位。那个火车要24小时到北京。我现在在南京,从南京到北京最快的复兴号3小时20分钟,这个巨大的成就真的是中国人吃苦耐劳取得的。但问题是,国家间关系除了是利益竞争关系之外,还是一种话语的塑造关系。所以,美国现在为了自己新的利益,它完全推出了新的中国话语体系,不是简单地妖魔化中国,而是要把中国糊在墙上,说:你就是一个坏蛋,你就是一个坏蛋,你就是一个坏蛋。中美贸易战,美国的特朗普是有目的的——清算,他要对中国关门。这就是今天正在发生的事情,所以5月风暴之后,8月风暴,贸易战在不断升级。

  背后的根本原因是什么?我在这里给大家总结几个方面的原因,我们可以说特朗普就是一个坏蛋;而特朗普用的英文词说为什么要对中国贸易战,他说“I′m the chosen one”,就是“我是上帝选择的”。恶搞、伪造的美国Time杂志的漫画,说谁选择了特朗普,这个魔鬼说,我选你了。还有一期伪造的《时代周刊》,它把特朗普列为分裂主义者,是一个说谎者,是一个强奸犯,是一个小偷,是一个权力的操控者,是一个有控制欲的人,又是一个善于搞各种交易的人;最后一点,说他是一个traiter,他是一个叛逆。所以,特朗普是谁?特朗普就是这么一堆最坏的名词的集合者。但问题是,今天为什么中美贸易谈判达不成协议?有领袖的领导作用,另外,今天的中美冲突、贸易战背后有历史的必然性。这个必然性,根本的原因是中美力量差距的缩小,每个人已经开始不能再忍受在原有的规则和关系模式中与中国交往。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我们说特朗普对中国的态度,不只是他个人的,是今天美国整个战略和精英社会的。

  我们都知道,中美关系这40年,有两个非常重要的特点。第一个特点就是,原来美国的中国政策中分成两派,左右互博。一派通常被称为Panda Hugger,就是拥抱熊猫的人;而另外一派被称为什么?叫Dragon Slayer,就是屠龙手。所以总是有所谓鹰派与柔和派,但是现在最大的问题是美国对中国政策高度的两党一致,美国的左中右都认定一个基本的立场:对中国强硬。这里面核心的话题,各种各样的原因,最重要的原因就是美国人眼中的中国问题、中国因素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中国和美国的实力差距缩小已经使得美国真的意识到:21世纪,如果美国有一个挑战者,只有中国。

  第二个非常重要的变化,就是政策话语体系的变化。2015年的时候,奥巴马政府出台最后一份国家安全战略,这份战略报告的中国战略是什么?美国欢迎一个强大的、崛起的、稳定的中国。但是,两年以后,特朗普的国家安全战略报告说的是什么?“中国就是一个修正主义者,中国已经取代俄罗斯成为最大的战略挑战者。”在国际关系中,修正主义不是指意识形态的修正主义,国际关系中的修正主义者是一个极恶劣的名词。因为希特勒的德国、军国主义的日本都被公认为是修正主义国家。现在美国人把这顶帽子戴在中国头上,所以第二个非常重要的变化就是美国所称的China policy narrative,中国政策的话语,发生根本变化。只要现在中国做什么,美国的国务卿都说中国是坏的:“中国是亚太安全秩序的破坏者,中国的‘一带一路’是给发展中国家制造债务陷阱,中国现在在南海问题上的维稳维权是以大欺小。”所以,今天的贸易战,说到底,我们还有退路吗?因为贸易战就是一个爆发点。

  那面对这种情况,我的看法是这样。中国当然有自己的实力,你能把我们怎么样,其实英国的《经济学人》周刊——全世界最著名的政论周刊——说得很清楚,封面上描述什么是贸易战;贸易战就是Weapon of mass destruction。核武器就属于Weapon of mass destruction,核武器是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贸易加税、贸易战是什么?大规模干扰性、破坏性武器。现在美国人也很清楚,中美两国都不可能从贸易战中获胜,但问题是为什么中美贸易战谈了这么长的时间,我们就是谈不拢?当然有各种各样的利益,有各种各样的需求,贸易战现在变成科技战,而且科技战有可能变成金融战。但是,核心的问题就在于如果中美真的贸易战谈不成,科技战继续延续,双方即使不全面脱钩,但部分脱钩已经产生。那未来的世界很可能叫One world,Two Systems——我们都知道香港叫One Country,Two Systems——那就是一个世界的两种通讯设备的运营技术平台,两大不同的市场势力范围和两个完全不同的对5G或者未来通讯设备的科学标准的运用领域。旧的冷战的分裂是为了什么?地缘政治的分裂。未来有可能的中美新冷战,不是地缘政治的分裂,因为谁都不想分裂,而且本地区(指亚太地区——编者注)谁都不愿意看到中美分裂。

  我今天早上刚从新加坡回来,在新加坡参加中、日、美和东盟国家共同探讨当前的国际形势和地区形势。很多国家很清楚,他们的原则就是:如果两个大国打架,他们受伤害;两个大国做爱,他们也同样受伤害。所以,两个大国既不要打架,又不要做爱。但是,今天这样一个潜在的世界的分裂已经前所未有地来到了我们面前。是不是未来会有两个不同的销售范围、不同的技术平台的使用范围、不同的5G通讯标准的使用范围,这会不会成为新的世界分裂的起点?

  问题是,难道中美都不想达成贸易协议吗?我觉得当然想达成,但是我们一定要知道,我们的软肋是什么。我非常同意刚才彭老师的看法,我们事实上存在是不是市场经济体的问题。1999年美国和中国签署WTO协议,因为中国只有美国10%的GDP,所以美国给了中国优惠标准,让中国以发展中国家“入世”;所以,在关税税率、市场开放、货币政策上可以跟美国完全不一样。但是在今天,特朗普在所谓开放、自由的国际贸易中加了一个新词叫“对等”;他说美国需要的是自由、开放、对等的国际贸易,对等是什么?那就是不再给你发展中国家的优惠标准。

  那我们说我们永远是发展中国家,美国说,你们自己都说已经富了。这就是在中美贸易战中,我们的结构缺陷。这就是现实。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我们说今天中美贸易战最重要的是什么?最重要的是达成协议,我们的谈判团队非常辛苦。我们也提出了贸易战现在争论的焦点,但这是我们的研究,中美贸易战到现在谈不成的根本原因不是在具体的问题环节,而是双方对政府协议的基本思路、认知方式仍然存在着巨大差距。

  我们的谈判一直强调原则,我们讲达成原则共识,很多具体的可以慢慢来。但这次美国的谈判团队最重要的是什么?行动。什么叫行动?首先,就是要让中国以前承诺的,重新真正地去执行。其次,以中国现在的变化,一定要有新的承诺。第三,中国一直强调理性、渐进、共赢,而美国人强调的是结构、变革。中国人强调各有优势,而特朗普说,“我的优势比你大”。第四,中国一直强调要管控争议,美国强调要争议主导——“我跟你谈干嘛,协议干嘛,要解决争议”。第五,很重要的是,我们强调双方要有诚意,而美国这次的谈判代表、谈判团体强调的是力量。最后一点更重要,我们强调只要双方有共识,一切都好说好商量,但美国人强调的是要重建规则。所以,我们对这样一个重要的历史性、战略性的政府协议,还停留在传统的对于国家之间争议冲突问题的思路和认知方式上。

  我真的觉得中国政府做了巨大的让步,美国政府也说,到今年的4月中旬,双方90%都谈成了;这90%已经超过了我们原有的承诺,我们原来只有“四四二”(40%可以完全接受,40%可以谈判——编者注),有20%的红线根本不能动,我们却动了。为什么还是谈不成?为什么5月风暴又变成8月风暴?以我自己的认识、我的研究来看,最重要的因素是,双方各自的政府行为,不同的习惯,不同的思维方式,不同的基本认知的路径依赖。

  中美贸易战能不能谈成?一幅漫画非常形象,双方真的愿意谈,但美国人面前放的是国际象棋,我们面前放的是中国象棋。不管怎么样,我觉得刚才彭老师很多都讲到了,为什么谈判那么难,就是美国真的要中国结构变革。而对这个结构变革,我们说,与其让美国压着我们结构变革,还不如我们自己主动提结构改革。所以,中国领导人在6月28日的大阪峰会上,强调中国要全面推进结构改革。所以,现在来看,不仅是思路不同、认知方式不同,而且对贸易战的各自的政治应对策略,分歧在明显地扩大。

  贸易战对中美两国的影响是巨大的,我不是很同意经济学家的一种观点,这种观点就是:中美贸易战影响出口,我们可以通过国内消费来补偿。任何经济的本质都是信心经济,如果信心不好,经济一定不好。江苏和广东是中国大陆31个省区市中地方经济最好的,我在南京看到的很多数字,我真的很担心。因为美国对中国空前的经济压力和我们国内的结构改革,两者高度共鸣,所以现在产生的问题是猪肉都很难买得到便宜的了,这就是我们今天面临的问题。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我们要有信心,美国不会从贸易战中获利,贸易战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美国同样如此。所以,最近有很多美国数据显示,包括各个州都在受影响。中国原来一直是美国的第一大贸易伙伴,中国、加拿大、墨西哥占美国贸易总额的多少?一共44%。中国前三大贸易伙伴欧盟、美国、日本,这三家加起来占中国贸易总量的多少?37%。双方贸易依赖度太大了,为什么现在大打出手?这就是,我们已经陷入了“特朗普陷阱”。

  什么叫“特朗普陷阱”?他是要所谓的重锤打击中国,然后来获得对华贸易战胜利,以此来重塑所谓的全球经济新的美国主导的秩序。特朗普不仅对中国加税,对墨西哥、加拿大都加税,对日本——现在逼得安倍跟他签署新的贸易协议——而且对韩国都说我要对你加税。所以,特朗普打的是中国,看的是世界,我把它称为“特朗普陷阱”。

  他通过先搞定中国,然后让美国所谓的再全球化,新的贸易秩序可以重新在全世界展开。因此,中美贸易战的终点不是双边贸易协议,而是后WTO时代,新的国际贸易体制规则。千万不要觉得特朗普不靠谱,1987年42岁的特朗普出版了他的第一本书叫The Art of the Deal,总结了他怎么能够打败对手形成好的贸易和商业交易的十一大法宝,今天全都用在对华贸易上。其中第三条叫Maximize your option,简单翻译,就是“一定要极限施压”——你只要不听我的话,我就给你加税。另外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叫Get the word out,就是你跟对手打的时候,一定要不断说说说,一定要让他烦,你一定要让他心神不定,然后一定要去制造你的话语领导的主动的过程。还有最后一点,作为一个精明的商人,他说,你要跟对手打,需要什么?Have fun——不管跟对手打成什么样,你的心态要好。特朗普就是这么一个人。

  从这个角度来讲,贸易战、科技战会不会引发金融战?如果达不成协议,金融战是早或晚的事情,就是我刚才讲的,这就是“特朗普陷阱”。因为他不是简单解决美中贸易问题,特朗普要通过先把你这个老二打败,然后使得他所谓再全球化的自由贸易秩序得到发展。所以,美国总统变了,世界变了,我们一定要意识到对今天的中美关系要有新的世界观。这不是简单地说美国人要把中国包围、封锁、遏制住。为什么特朗普之前没有中美贸易战?原因在于,我们对美国每年3000多亿美元的贸易顺差,其实指的是货物贸易,每年中国对美国的服务贸易,有将近500到800亿美元的逆差。我们有多少个在美国留学的学生,这些留学学生每年会返流美国多少的资金,美国的精英很清楚;而且最重要的是当中国成为美元外汇最大境外持有国的时候,中国越是发展,中国就越稳定地被美国人套在美元主导的国际金融体系之下。但是,现在中美关系的最大变化就是我刚才讲的,体现在特朗普的鹰派团队,特别是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他2011年出的书叫Death by China,根本没法看,他就觉得:中国人能有今天,完全是中国人钻了美国的空子,偷了美国的技术,占了美国的便宜,中国才有今天。这一个鹰派团队代表了美国人看事情、看中国的主体立场和利益选择的角度发生了根本变化。他们很多人,就像特朗普原来的战略顾问班农,原来都是不入流的另类,但他的观点现在真的成为所谓美国对华鹰派战略核心的要素。那为什么会出现这个现象?原因在于,今天特朗普和他的核心团队的思想就是白人民粹主义。什么叫白人民粹主义?就是自由女神都开始掩面哭泣。因为特朗普公开说了,对他展开批评的几个美国国会议员都不是土生土长的美国人,特朗普要她们滚回自己的国家。今天美国主流的政治价值叫white populism,这是二战以后前所未有的,原来极端的、边缘化的、另类的美国政治势力成为美国的掌权者。

  特朗普还有一个重要的特点,作为共和党政府,越是在经济上骚扰其他国家,政治上、安全上越要固本强体,越要使得其他国家在军事上、战略上不敢冒险去触犯美国。所以,特朗普上台以后,美国联邦政府其他所有的机构都减经费,只有两个部——国防部和退武军人事务部——的费用是增加的。最近美国又建立了天军,所谓“太空司令部”。

  今天美国的国内问题是我们必须认识的中美关系的另外一个非常重要的角度。如果我们不了解今天的美国政治,我们就无法对今天美国对中国政策的转型有清晰的认识。特朗普就是另类执政,而这个另类执政要求打破原来建制派所谓“嘴上说得很漂亮,但不解决美国的很多中下层人民的利益”问题。

  今年8月31日波士顿有挺特朗普游行,但是我们都已经知道美国的得克萨斯州,整个8月份发生两起群体性枪杀事件,凶手就属于特朗普的支持者类别,因为他们恨那些所谓的外来移民抢了他们的饭碗、分了他们的国家福利。而这些人,他们眼中就觉得美国是山颠之国,特朗普是最忠实地代表了他们的利益,美国不应该再继续忍下去。从最基本的美国各州对特朗普的支持情况来看,反特朗普的在哪里?就是美国大陆东西两面,最国际化的。除此之外,还有伊利诺伊州,就是芝加哥所在的州。特朗普现在的民意支持率是多少?46%。46%是什么概念?奥巴马当年确实很受美国人欢迎,他任总统的第三年,支持率也就只有40%。这就是今天白人民粹主义兴起的重要背景。美国50个州,但是每个州最多的所谓少数族裔是谁?更多的是印度人、越南人、加拿大人、菲律宾人、危地马拉人,他们在相应州都占有相当大的比例。你要是一个美国白人,你会怎么想?所以特朗普上台的背景是,白人民粹主义使得所谓美国白人精英自认为被压抑了多少年了,他们那种国家的主体意识在空前上升。

  美国50个州中,唯一一个华人占少数族裔中的多数的是哪个州?马萨诸塞州。

  特朗普“傻人傻福气”,美国经济在2009年几乎降到了谷底,奥巴马执政八年完全抬升起来了。所以,特朗普沾了奥巴马的福气。特朗普7月份宣布将美国最低的工资提到每小时15美金,但是你看看今天美国现有的各州的最低工资状况。只有东西两岸是10美元,绝大部分都只有5、6美元,7美元。这还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什么?最重要的是美国的收入分配,看美国CEO的收入增长状况,从1990年以后大幅度翻倍。美国整个国家财富累积能力在上升。而美国政府、美国企业高管和普通员工的工资差距越来越大。所以,今天美国存在着历史上前所未有的贫富差距,美国1%的人占了整个美国财富总量的67%,但美国传统上是一个中产阶级占据绝大多数的国家。最近,美国最有名的皮尤中心的调查,问美国人,你能为你的孩子付得起学费吗?只有28%的美国父母说我付得起孩子的学费。再问美国人你的银行存款有多少?40%的美国人说我的银行存款不超过400美元。所以,今天中美冲突的背后是美国近一个世纪前所未有的国内贫富差距、社会政治的分裂。

  美国的学生贷款都已经到了多少?1.6万亿美元,大部分的大学生都是借着钱去上学,然后还不起。特朗普这些人今天最生气的,他们要改变的,就是美国白人的新生儿童数量已经比非白人的新生儿童的数量要低。未来美国的白人会萎缩,所以特朗普拼命地反对移民。美国人的经济信心,在小布什之后,重新又达到了一个高峰,因为特朗普就是要解决中下层美国白人问题。今天美国的问题是什么?桥水公司——非常有名的一家华尔街的金融公司——的老板达里奥,今年4月份接受CNN采访,满含眼泪地说,今天美国的最大问题是什么?American dream is lost(美国梦破灭了),这就是现实。所以,今天特朗普对华贸易战背后,他的政治决心,不是要处理美中关系,而是他要面对美国的公众,让他在明年再度赢得大选。从这个角度,我也非常坦率地说,千万不要低估特朗普在贸易战、科技战、金融战上搅局的决心。

  第二个原因,就是美国对中国超越美国的安全担忧。虽然美国今天较之中国,军事能力很强,它根本不在军事上怕中国,但是怕随着时间推移,美国真的会被中国全面超越。GDP的增长速度上,中国一马当先。从2000年到2017年,GDP的总体增长,美国从10万亿美元到20万亿,翻一倍,中国是从1.67万亿美元到13.21万亿,我们翻了多少倍!国家重要的财政能力上,美国的财政预算赤字是整个GDP的接近4%,中国是多少?我们不到3%;而且现在美国的政府预算赤字还不断上升,这也是特朗普在国内受民主党批评的一个原因,就是特朗普扩张财政,要拉动就业和政府投入来引导经济增长。

  美国大西洋委员会公布的对高科技的双方政府投入,中国一点都不比美国少。军事决定于两国的财政能力,因为武器太贵了,一个国家军事力量发展,政府要有财政能力买得起武器。原来,摩根士丹利认为2019年中国的市场消费能力会超过美国,但现在我们放缓了些。至少中国在未来真的会超过美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消费国家。2000年到2018年,中国的美元资产翻了四倍,这个数据美国人看了心惊胆战。世界三大经济中心,西欧、北美和东亚,我们的出口能力都超过了美国。

  还有第三个原因,第三个原因完全是新的原因,我们一定要重视,那就是美国现在的中国威胁论有了3.0版。1.0版中国的威胁是意识形态威胁,2.0是军事威胁,什么叫3.0版的中国威胁呢?就认为中国对美国构成了整体的社会性和国家性的威胁。就是中国的留学生都是间谍,中国的企业都是去偷美国的技术,中国的学者在美国大学里都是搞渗透,中国官方的统战部、侨办都是去挖美国的墙脚。美国给中国安了一个新的头衔叫“锐实力”。我们原来一谈实力有软势力、硬实力、巧实力,美国现在给中国安了一个新头衔叫Sharp power,这是特指中国政府和社会的巨大凝聚力,我们形成了国家影响力。今天美国社会对中国的印象是:中国总把自己打扮成大熊猫,说要建立人类命运共同体,要建设新型大国关系,而中国想的是把美国一脚踩在地上,把美国的骨头踩断了,然后大熊猫高高兴兴往前走,举起自己的右手告诉世界,I′m No. 1。美国人说中国的复兴梦就是做老大;我们说,这种说法完全错误。但问题是,这就是今天美国人的中国话语、中国心态、中国战略发生的根本变化。这是贸易战、科技战背后更真实、更有影响力的一件事。

  最后,我非常坦率地告诉大家,中美关系已经发生了质变。我们回不去了,根本原因是实力对比变了,因为实力对比变了,所以老大的美国对中国有着空前的忧虑,它现在对中国做出方方面面的重要反应。什么叫质变?前特朗普时代美国的对华政策是:经济上接触中国,政治上引导中国,战略上看管中国,所谓“看管中国”就是你不能在我不同意的情况下,就军事解决台湾问题。但是今天的美国对华政策,我给大家总结了三个方面,那就是经济技术上关门、政治上全面施压、战略上深度遏制。所以,它的结果就是,我们国内在是不是继续要跟美国贸易谈判问题上,产生各种各样完全不同的观点。有的认为,别谈了,签了协议也没用,美国的中国政策会继续强硬下去。也有的认为,还是要谈,怎么也得跟美国人缠斗到底。当然,还有的认为,要谈,但是不要轻易上当,谈的过程不是简单的去签协议。

  到底目前的贸易战应该怎么样应对?核心是要评估贸易战的影响,包括林毅夫老师都觉得贸易战影响中国非常微弱,因为我们有市场消费,国内消费可以增加,我当面跟林毅夫老师讲,我完全不同意他的看法。因为经济的本质是信心,而不是简单的国内消费或进出口。贸易战给中国带来两大很重要的经济影响——溢出效应和连锁反应。我们现在最重要的是守住,绝对不能让贸易战、科技战变成金融战。如果真的变成金融战——我不知道彭老师怎么看,其他的各位专家怎么看——如果中美发生金融战,我认为我们会倒退二十年。为什么?因为在金融领域,我们跟美国的实力完全不对等。目前这个情况下,中国经济增长率虽然降低、放慢,我个人认为根本不是问题,我们现在的问题是什么?问题是要重塑市场、消费、投资的信心,而不是简单的增长。我非常同意刚才彭老师说的中国要重在自我的变化。

  最后,我再简单地谈一下我自己的看法,全球经济格局一定会重组。今天早上我从新加坡回来,亚洲开发银行负责研究的副总裁也参加了我们的会议,拿出了亚洲开发银行还没有公布的一份研究,就是中美贸易战对全球价值链的影响。你从他公布的数据来看,真的非常depressing。从这个角度来讲,很重要的是,现在不是简单的稳国内经济,而是国内经济需要有新的市场的再布局。在这方面,刚才彭老师说的,我非常同意:中国要固本强体,我们一定要把自己的事情做好。但是,怎么做好?现在中美关系要止损,比如说金融战、部分脱钩,等等,不能再继续扩大了。因为再继续扩大的话,包括《瓦森纳协定》都在持续发酵。现在的一个核心问题是,美国在科技上要防止中国有新的钱学森。中美关系的局部脱钩已在实现,特朗普上台两年半,中国对美国投资下降88%,今年还会继续下降。哪怕是医学领域的高科技,美国都不让我们去投资了。

  第二点很重要的是产业链转移,低端产业链转移没问题,但是如果涉及中高端产业链呢?

  第三点是技术合作完全被切断。我最近在南京大学做一个调查,南京大学的天文系是中国院校里的A+学科,中国大学里面南大天文系是全中国最好的。他们原来从美国可以买天文数据,花2万美金,现在美国人连这个数据都不卖给我们。现在不是完全脱钩,但至少是技术合作在不断被压缩、被切断。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要有新思维。我个人觉得,核心的问题就是要打破以前简单的美国市场第一。我们现在需要跟欧洲、日本、亚太地区国家加强联系。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我们一定要扩大招商引资的步伐,使得中国能够在制造业和科技创新上,保持从中低端到高端发展的势头。

  从昨天到今天,西太湖论坛对中国参加这个论坛的企业家有非常重要的影响,这个影响就是,我们真地请的是一流的学者,包括像彭老师这样的非常资深的官员,非常坦诚地跟大家在谈这些经验和对问题的认识。

  现在的核心是国际化,不是简单的走出去,而是走到哪里去,走到什么项目上去,以什么样的能力和体制建设的现有积累来走出去。我们原来可以再晃十年、二十年,但是现在环境变了,乌云压城,中国企业一定要有紧迫感。

  最后,中美关系要缠斗,我们离不开美国。美国不仅是世界货币中心、金融中心、企业创新中心、科技研发的创新中心,最重要的是,美国依然是今天全球体制规则的中心。简单的骂是没用的,美国人这次翻脸这么快,给我们的教训太多太多了。但是,不管怎么样,我在这里非常肯定地告诉大家,我们离不开美国。所以,中美一定要缠斗。所谓缠斗就是你要让我跳崖,我要抱着你一起跳;你要让我断腿,我一定让你断脚。

  因此,今天我们说中美关系的核心,我们的选择是非常痛苦的,核心是我们战略的清醒。我个人觉得我们有三种选择。第一种,我们成为第二个日本。第二个日本就是被美国人打服了,美日贸易战在1980年代的结果是整个日本政治精英和社会承认这是日本的第二次战败,就是再也不跟美国变脸了,你就是我哥。第二种,我们可能要回到1978年,因为今天中美关系的恶化,不是简单的经贸领域的,而是包括台湾问题、南海问题、战略、安全、意识形态。那问题是,我们的90后、00后的孩子辈——我是60后,读大学时就用粮票、布票——他们怎么办?当然还有第三种,今天彭老师给我们上了非常深刻的一课,我们一定要认识到中国没有完成的改革开放的使命,倒逼。所以,中美间既要谈,又要打,最重要的是我们要变。我们怎么办?因为时间有限,不好意思占用大家太多的时间,我就讲到这里。谢谢!

  注:本文根据演讲录音整理,未经发言嘉宾修订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