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 Google
  • 百度

中美关系

首页 > 国外选举与治理 > 国际中国 > 大国外交 > 中美关系

英国金融时报:中美如何突破僵局,签订贸易战第一阶段协议?

作者:叶胜舟

来源:FT中文网

来源日期:2019年12月07日

本站发布:2019年12月07日

点击率:295次


      中美贸易战打了22个月,难解难分,一波三折,总有意外的变量干扰延迟,中美关系的脆弱和敏感由此可见一斑。局势没有一团糟,也有足以安慰甚至振奋人心的好消息。中美清楚,不会有纯粹单一的贸易协议,存在政治交易的必要性与可行性。

TIM截图20191206104018.jpg

  两大变量

  反华、反特大合唱。最新的两个大变量,无疑是香港、新疆问题。美国国会主动出牌,企图以国内法施加压力,一箭三雕,既干预香港、新疆问题,又缩减美国宪法赋予总统的外交权力,还打压特朗普连任气势。

  美国国会制造这两大新变量,无疑对进入尾声的中美第一阶段贸易协议谈判,产生重大干扰。这是美国国会反华势力、反特朗普势力大合唱后最期待的。

  特朗普签署无悬念。11月19日、20日美国参众两院分别压倒性通过“2019年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威胁取消香港独立关税区的地位。12月3日,美国众议院压倒性通过“2019年维吾尔人权政策法案”,点名制裁中国高层官员。参议院9月已通过相关法案,众议院版本更强硬,将送参议院再表决统一版本。

  众议院表决新疆法案时,和香港法案一样仅有一张反对票。预计参议院的赞成票也极高,那么特朗普不论真心还是假意,必须签署,否则国会两院仍然以远超2/3绝对多数,轻松推翻总统的否决,法律依然生效。

  中方只暗示未明确与贸易协议挂钩。12月5日下午,中国外交部答记者问时回应:“不会为达成或不达成协议设定时间期限”;“如果美方采取损害中方利益的行为,必须要付出应有的代价。这对中美关系以及两国在重要领域的合作不可能不产生影响。”这是暗示,原来设想今年12月签订的第一阶段协议有影响、有难度。

  四个利好

  特朗普立场反复是极限施压的心理战。12月3日,他参加北约70周年峰会时语出惊人,与中国的贸易协议可能必须要等到2020年11月美国大选之后才会达成。这是强烈暗示中美贸易战将长期持续,资本市场顿时心惊肉跳,全球股市大幅下跌。

  12月4日,他在伦敦与德国总理默克尔会晤时表示,“与中国的谈判进行得非常顺利”;又通过记者安抚外界,“磋商进行得很顺利,我们将拭目以待,看会发生什么。”美国股市随即稍有反弹。

  欧洲盟国尚未形成统一战线。12月4日下午结束的北约70周年峰会发表联合声明,首次将中国称为“需要共同应对的机遇和挑战”。美国试图只强调“挑战”,欧洲的北约成员没有接受,坚持加入“机遇”;在5G问题上也未完全跟随美国步调,无条件完全封杀中国华为。

  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在峰会开始前强调,北约对华新策略“不是要制造一个新的对手”,而是要以“一种平衡的方式去分析、了解及回应中国带来的挑战”。

  特朗普声明耐人寻味。11月27日,特朗普签署香港法案时,发表了一个声明,其中一段话最核心、最耐人寻味:“法案中的一些条款,会干预到总统根据宪法授权主持美国外交政策的实务,白宫将在总统主持外交关系的宪法权威的基础上,去处理法案中的具体条款。”

  显然,这既说给美国国会听,也说给中国政府听。表明对法案一些条款有保留意见,不得不签署,具体怎么执行,我有自由裁量权说了算。同样地,即使特朗普签署新疆法案,执行时或松或紧、或慢或快,依然是重要的观察指标。

  库什纳参与中美贸易谈判。12月3日、4日,《华尔街日报》和路透社分别援引权威消息来源披露,特朗普女婿、白宫高级顾问库什纳已加入中美贸易谈判,且与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会谈。这是特朗普渴望尽快达成第一阶段协议最真实、最强烈的信号,也是最振奋人心的信号。

  有“地下国务卿”之称的库什纳,曾为美墨加达成新的三方贸易协定(USMCA)谈判作出重要贡献。2018年11月30日,墨西哥总统涅托在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G20峰会期间,授予库什纳“阿兹特克雄鹰勋章”,这是墨西哥给予外国人的最高荣誉。特朗普、伊万卡在场见证。

  共同默契

  双方打不动了,都不想打。世界最大和第二经济体掰手腕,必然相互都有杀伤力。双方经济已显疲态,尽管中方受伤重些,但中方的韧劲更足,承压更好。

  中国的国运相当不错,三次重大突发事件导致美国严重的战略误判,战略聚焦与压力拖延近20年:2001年9•11事件、2008年金融危机、2014年普京吞并克里米亚。美国如今终于觉醒,有些晚了,双方实力此长彼消。以外汇储备为例,2000年中国仅有1655亿美元,2019年10月达到31052亿美元;以GDP为例,2000年中国仅占美国11.8%,2018年已达66.3%。

  美国如果决心拼命阻拦中国,以美国国力能拦住,但会元气大伤,短期内不能见分晓,结果还是杀中一千、自杀八百。而且得不偿失,老大、老二火并时,日本、或德国、或俄罗斯、或印度将崛起,美国是否又要为维护霸权开始打压新升级的世界第二?

  结束贸易战对美国经济和就业有利。贸易战和制裁香港必然对美国企业、就业、经济产生巨大冲击。97%的美国受访企业表示跟中国做生意是盈利的;根据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的报告,美国对华出口支撑了超过110万个美国就业岗位;2018年美国对香港贸易顺差高达338亿美元。这么多到嘴的“香大肥肉”,怎么舍得吐出来?吐出来后又到哪里找替代品?

  特朗普及其家族有致命的法律风险。他面临的弹劾压力加剧,“通俄门”未结,又有“通乌门”。3月24日,美国司法部特别检察官穆勒的“通俄门”调查报告概要及其声明,清晰暗示尽管掌握特朗普本人涉嫌犯罪的证据,只能依据宪法规定的渠道弹劾,不能直接刑事起诉。12月3日,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发布长达300页的“通乌门”弹劾调查报告,结论之一是特朗普滥用职权、阻挠国会的调查。下一阶段弹劾调查将由众议院司法委员会主持。

  特朗普急需运用总统豁免权保护自己、运用总统赦免权保护儿子和女婿,避免刑事起诉、更进一步被刑事定罪。2018年12月12日,他的长期律师、知道太多秘密的科恩经穆勒起诉,已被判处三年徒刑。所以他2020年比2016年更渴望任总统,连任不仅捍卫家族的声誉,而且捍卫自己和家人的自由。如果安全系数还不够,那么他必定千方百计把女儿伊万卡扶上总统宝座,继续行使总统豁免权和赦免权。

  双方没有意愿撕破脸大干一场。美国插手香港问题很正常,不这样就不美国了;中国媒体强烈反应很正常,不这样就不中国了。但局势远未失控,均势成为中美关系的压舱石。结束贸易战是双方目前最大的政治、最大的利益,需共同提防不同势力干扰拖延这条主线。

  美国反华势力、中国反美势力都是客观强大的存在,相互妖魔化。但双方基于现实的根本利益,需要有与“魔鬼”做交易的勇气和智慧。双方元首和决策智囊需要一个底线思维,一句话概括就是:斗而不破。

  交易清单

  中国可能报复但不应发力过猛。中国可能正面回应美国国会通过的香港、新疆法案。可采取的措施包括但不限于:指定制裁的五个美国NGO组织,不得在中国内地和港澳开设办事处,其资金限制进入中国内地和港澳,其负责人限制进入中国内地和港澳;发起这两个法案的美国议员,限制进入中国内地和港澳;公布不可靠实体名单,所有配合美国政府制裁中国政府、企业、个体的美国企业和个体,会受到中国政府的报复。

  双方制裁均保留弹性。美方可通过给华为继续颁发临时许可证,延期采购美国技术产品。中方默许美国五个点名之外的NGO资金漂白后合法进入香港,例如通过黎智英及其壹传媒集团的上市股票套现。12月15日,美国是否按原计划加征关税,是又一个重要的观察指标,如果推迟一个月执行表示诚意对双方有利,中方也不会反制报复。

  协议技术性延长一个月。在两个法案通过的大背景下,第一阶段协议即使完成谈判,本月签订并非最佳时机,但也不宜久拖不决,夜长梦多,又会出现新的大变量干扰。所以技术性延长一个月的节奏适宜,即2020年中国春节前后签。美国经济数据完整传递需要6个月,11月3日总统大选投票,漂亮的经济数据对特朗普连任有利。

  建立“崔天凯-库什纳”热线。中美建立正式外交关系之前,有两条著名的巴基斯坦热线、罗马尼亚热线。既然目前崔天凯与库什纳已建立非正式的沟通关系,干脆趁热打铁,建立直通双方元首的正式沟通热线,绕过通常的官僚和层级接触。这个渠道不是为了缩小分歧,任务有二:一、确保中美关系不崩盘;二、如何在双方利益和分歧之间实现再平衡。中方可通过库什纳向特朗普传递两个清晰信号:坚定支持特朗普连任,坚定支持伊万卡成为美国首位女总统。

  台湾军火交易可做谈判筹码。台湾问题向来是中美关系的核心。7月8日、8月15日,美国批准向台出口累计百亿以上美元的武器,主要有108辆“艾布拉姆斯”主战坦克、250枚“毒刺”防空导弹、66架F-16V战斗机。美国钱照收,但进攻性重武器在特朗普执政期间不发货。作为交换筹码,中国在采购美国农产品上可适当让步。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