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 Google
  • 百度

中美关系

首页 > 国外选举与治理 > 国际中国 > 大国外交 > 中美关系

低调的舆论氛围中,中美第一阶段协议签署能暂停两国关系的恶化吗? 低调的舆论氛围中,中美第一阶段协议签署能暂停两国关系的恶化吗?

作者:昀舒

来源:钝角网综编

来源日期:2020年01月18日

本站发布:2020年01月18日

点击率:151次


 一、第一阶段协议签署的舆论氛围为何低调?

  2020年1月15日中美将签署的第一阶段贸易协议是影响两国关系和世界经济的重大事项,最近有传闻称因翻译问题导致两国在协议承诺上产生分歧,引发了外界担忧。从2018年3月到2020年1月,双方贸易谈判从剑拔弩张、多次停火又硝烟再起、一度停滞不前,再到签订第一阶段协议前的低调氛围,不免令人对即将到来的谈判成果存疑。

2019-10-11t210630z_836097303_rc12fe99d150_rtrmadp_3_usa-trade-china1.jpg

  1月12日,美国财长努钦采访时澄清,翻译过程是个技术议题,协议的英文版本将会在协议签署当天公布,人们将会看到这是一份十分广泛的协议,包含确实的执行规定。此外,他还强调签署协议后,中国会每年购买400亿至500亿美元的美国农产品,并且在两年内购买总值2,000亿美元的美国商品。

  据悉,第一阶段协议文本包括序言、知识产权、技术转让、食品与农产品、金融服务、汇率和透明度、扩大贸易、双边评估和争端解决、最终条款九个章节。除此之外,中美两国还达成一致,美方将实现对华加征关税由升到降的转变。

  目前中国官方尚未确认美方提及的协议承诺,但中国官方媒体《环球时报》2020年1月13日报道指出,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将设计知识产权、协议履行机制等广泛内容。而其他主要的官方媒体,包括新华社、《人民日报》和中央电视台等,对中美长达18个月的贸易战取得突破相对保持沉默。《南华早报》13日评论称,总体而言,这种相对低调的姿态反映了北京方面对即将到来的第一阶段交易的复杂情绪。一方面,中美达成贸易战休战协议在中国国内被誉为经济前景和市场前景的积极一步。但另一方面,关于该协议本身,以及中国如何与美国达成协议的过程仍存在争议。

  另有分析指出,第一阶段协议的条款中“均衡”是亮点,并且协议在法律上具约束力。据悉,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将会在白宫签订,预计签字仪式将有大约200人出席仪式,其中包括来自美国主要行业组织的代表。

  二、贸易战期间,中美经贸关系如何变化?

  第一阶段协议签署之际,回顾持续近两年的贸易战,两国经贸关系在哪些层面发生了深刻变化?

  特朗普发起贸易战的一大动机,是力求减少美国对华贸易逆差。根据美国统计局数字,从2019年11月起的过往一年内,美国对华逆差比去年同期减少了600亿美元,然而,对华逆差总量的数字依然不小,维持在3600亿美元左右。逆差缩小的背后是萎缩了近千亿美元的中美贸易,美国从中国进口量减少了700亿,对华出口量也降低300亿。

  美国农民承担了大部分中国反制关税的威力。美国每年对华农产品出口量从此前的250亿美元,一度跌至70亿美元。美国政府推出了280亿美元的农业补贴,相当于全美农场在2019年收入的三分之一,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农民的损失。另一方面,只有1%的美国人从事农业,贸易战对美国整体经济的影响相对有限。

  在贸易战期间,美国对华投资相对稳定,维持在每年130万美元左右,但中国对美国的投资则锐减。根据智库美国企业研究所的统计,中国对美投资从最高峰2016年时的540亿美元,在2018年滑落至97亿,到2019年前半年则仅有25亿。除了贸易战导致中国企业有所顾虑外,美国对中资企业的愈趋严格的投资审查,以及中国对资本外流的限制,都是投资量大幅缩水的原因。

  虽然美国企业暂时并未因贸易战而大批量撤离中国,中美紧张的贸易关系是他们近年头号的烦心事。根据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的调查,中美紧张局势是在华经营的美国企业在2019年的首要关切。2019年,81%的美国企业称,紧张的双边关系影响了其在华业务,这比起2018年的73%有所上升。在贸易战前的2017年,当时只有45%在中国运营的美国企业担忧两国政治紧张会对公司正常业务造成影响。

  无疑,贸易战为中美两国的经济增长都带来负面影响。白宫原估计2019年美国经济增长将超过3%,但贸易战延烧为这一增长目标蒙上阴影,特朗普政府于是多次向美联储施加降息压力。美联储其后三次降息,不过专家估计,去年美国经济增长将不会达到3%。

  中国经济增长也在逐步放缓,世界银行估计,中国在2020年的增长率将低于6%,这将是在近30年来最低水平。《华尔街日报》报道,与中国的贸易战对美国带来的经济冲击不算大,但许多代价可能会在数年后才会浮现。

  作为全球最大进口国与出口国,两国贸易战波及世界各地。除了中美贸易战,美国与其他重要贸易伙伴也正在重新拟定贸易条约。由于这些贸易矛盾带来的冲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估计,2019年全球经济增长放缓至3%,创下10年来最低增幅。

  在贸易战的氛围下,中美科技脱钩的迹象频现。美国去年将中国电信公司华为及其他30多家中国企业加入实体清单,限制它们与美国公司的交易。作为回击,中国也设立了不可靠实体清单,但目前仍未公布登上黑名单的公司名称。

  三、第一阶段协议能带来何种积极影响?

  那么,在中美关系趋冷,乃至有分析称之为“新冷战”的情况下,第一阶段协议的签署能带来何种积极影响?

  中国商务部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所副所长白明指出,中美两国在知识产权、协议事项履行机制等领域取得突破,远比中国购买美国商品金额更值得关注。

  美国智库研究机构外交关系协会贸易专家奥尔登表示,中美两国之间的难题仍未解决。但他承认,中美第一阶段协议从政治上来说,效果对特朗普相当好,尤其对于他将于11月大选寻求连任。他还指出,中美握手言和有安抚市场的作用,首阶段协议有利于美国经济,消费者有更多理由大胆消费,企业也会把中美冲突忧虑放下,继续推动投资。

  康奈尔大学贸易政策教授兼中国议题专家普拉萨德则认为,许多关税仍在征收,且这场贸易战已致美国企业遭受损失。因此,中美首阶段协议“好坏参半”,而且有一定的代价。他进一步指出,“美国不仅付出经济上的代价,美国制造业和农民均受到影响,美国作为可信、可靠贸易伙伴的国际地位也受损。”对此,奥尔登表示认同,并称“美国农民和美国制造业受创程度相当显著,中国最新的采购承诺将不足以弥补这份伤害”。

  虽然中美即将签署的第一阶段协议无法真正解决造成两国贸易逆差的根本性问题及其他结构性矛盾,但从中国角度来看,协议也避免两国贸易关系继续恶化,徒增经济不稳定因素。可以预期,中美第一阶段协议只是一个停战协议,或者说过渡性协议,目的是为接下来的谈判铺路。而第二阶段贸易协议所包含的议题,比如美国提出的中国产业补贴政策、网络盗窃、强制性技术转让等问题。这些议题都触及两国核心利益以及战略层面的博弈,不但达成协议更难,而且即便达成,其中的经济效益也需要数年才能显现出来。这和第一阶段的农产品购买协议有着根本性的区别。

  从第一阶段协议的整个谈判过程来看,中美双方都能意识到,彼此国内都有能够影响谈判进程和结果的强硬派,也有能够促使相应让步达成协议的务实派。这两股势力依然会在今后的谈判过程中继续较量,很有可能比第一阶段谈判时期更激烈。

  第一阶段的贸易战,美国采取了极限施压的对抗性手段。虽然双方已经达成第一阶段协议,但协议的执行依然充满不确定性。而且,特朗普身边的鹰派非常注重第一阶段协议当中的执行机制。在这种形势下,第二阶段的贸易谈判必然会受到影响,更何况第二阶段本身牵涉的议题更为棘手,而且关系到两个不同经济制度和意识形态更直接的碰撞。在理想状态下,双方在2020年会聚焦进出口控制、投资限制、经济制裁等技术性问题,而非纠结于增减关税的问题。

  也就是说,两国第二阶段的谈判将更多地围绕技术、政策、甚至法律和意识形态展开较量,到时候,有关脱钩的讨论预计也会更多。比如,在技术领域,涉及到知识产权盗窃和强制性技术转让的问题,脱钩的声音可能会再次出现。世界银行前行长、美国前常务副国务卿佐利克2019年12月4日曾在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警告,美中两国在科技领域的“脱钩”正在变为现实。

  针对这一点,欧亚集团全球科技政策主管保罗·特廖洛表示,中美达成第一阶段贸易协议能暂停双边关系进一步恶化,但科技上的角力与猜忌,不会因此而中止。“在重大基础设施行业的中国公司,例如电信与交通,都可能在某个时刻被中国政府利用来做不当行为”。特廖洛预期,华盛顿会继续严格审视在美活跃的中国企业,中国无人机公司大疆(DJI)可能首当其冲。

  根据媒体报道,美国内政部计划停飞1000架中国制的无人机,而国会正在辩论一项议案,拟禁止联邦政府购买中国公司生产的无人机。去年年终通过的美国《国防授权法案》,对将公司移出实体清单设置了更高门槛,并可能打击中国电动车公司比亚迪、列车制造商中车集团位于美国的工厂。

  综合自BBC、DW等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