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 Google
  • 百度

中美关系

首页 > 国外选举与治理 > 国际中国 > 大国外交 > 中美关系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影响下,美国学者如何看待中美关系的变化

作者:CISS

来源:清华大学战略与安全研究中心

来源日期:2020年02月24日

本站发布:2020年02月24日

点击率:821次


    近期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的发展,不仅给中国社会生活带来巨大的影响,同样也给全球全球产业链带来巨大挑战,特别是对当前中美关系发展带来一些不确定性。本期动态特汇集疫情背景下,美国学者对当前中美关系的看法的言论,进行摘要整理,以供读者参考。

  1、疫情发生后美中的多次表态展示出两国关系的急剧下滑。流行病一向是美中合作非敏感领域,在SARS疫情爆发后的近二十年间,两国都展现出希望在全球健康、稳定和经济增长方面合作的意愿。但此次疫情暴露出美中两国即使有着共同利益,在合作上依旧困难重重。主要表现为中国在疫情上透明度不足并对美国疾控中心提出的国际合作有所犹豫,而美国政府及高级官员关注美中竞争,对中国威胁的过分强调加深了双方的不信任感。美中两国如能在新冠疫情上合作,将展现出未来两国在应对危机上合作的可能性。对中国而言,疫情暴露出国际信誉的缺乏,并将对经济产生重大影响,因此建议中国将透明度放在首位,并欢迎国际援助以确保顺利应对危机。对美国而言,政策制定者应抓住向中国示好的机会,保持广泛交流渠道,并发挥最大的作用以展示美国对公平互惠关系的期待。

  ——美国卡耐基和平研究所2月21日发表清华-卡内基全球政策中心主任韩磊(PaulHeanle)和分析员陈彦(Lucas Tcheyan)联名文章《中美两国能否合作应对冠状病毒》。https://carnegieendowment.org/2020/02/20/can-united-states-and-china-cooperate-on-coronavirus-pub-81114

  2、疫情影响中国发展,美国应当为中国崛起受阻的可能前景做好准备。首先,疫情带来最直接的影响是经济影响,据估计中国第一季度经济预计增幅可能会被疫情化为乌有,考虑到中国经济与世界经济的紧密联系,全球经济增长也会受到影响,并且由于没有中国参与的供应链在全球寥寥无几,因此全球供应链也会受到严重冲击。其次,疫情对中国将带来较为持久的政治影响。数十年来,中国政府的执政合法性一直建立在巨大的经济成就之上,但近年来中国经济增速放缓已经造成不利影响,疫情将使这种情况雪上加霜。疫情暴发最初的几周由于地方政府不愿在没有中央支持的情况下承担责任,导致疫情防控最佳时机被延误。但是低估中国应对危机的能力此前已经一再被证明是错误的,虽然疫情控制工作开始并不顺利,但中国政府很快就展现出强大的动员能力,有效控制了疫情的快速扩散。中国政府需要尽快控制疫情并重新推动经济增长,否则执政威信将面临严峻挑战。再次,目前西方关于中国的主要言论和政策都建立在中国必将崛起的假设上,但美国政府也需要为中国崛起被打断这种可能性做好准备。比如,在中国经济形势疲软的情况下,美国政府需要对中国鼓吹民族主义、向台湾与香港施压的可能性做好准备。

  ——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网站2月11日发表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主席理查德·哈斯的文章《疫情暴发后,我们应当改变对中国的看法》。

  https://www.cfr.org/article/why-coronavirus-should-change-way-we-think-about-china

  3、美国在疫情下对中国采取柔和路线是正确的。疫情暴发后,全球领导人都在努力尝试控制病毒扩散,美国及时向中国捐赠了重要物资。由于中国政府高度重视社会稳定,因此中国官员可能在初期有意对病毒相关信息进行了管控。尽管如此,中国目前在抗击疫情上作出的努力依然值得称赞,中国政府在处理疫情信息问题上“越来越透明”,有信心中国可以逐渐渡过难关。博塞特认为,第一阶段经贸协议达成后,美中进入了贸易争端缓和期,这为两国进行建设性合作创造了前提。但中国暴发疫情将会给全球经济带来严重影响,会损害全球供应链,经济增长也将放缓。此外,在疫情蔓延时期,赢得公众信任对各国政府来说颇为重要。公共信任与公众卫生安全息息相关,现在公众信任已经成为一个国家安全问题。政府与公共卫生机构需要在疫情中以客观态度保障公众的知情权,这样才能让民众保持平静。

  ——大西洋理事会网站2月11日发表美国前国土安全与反恐助理托马斯·博塞特的文章《美国在疫情下对中国采取的柔和路线是正确的》。https://www.atlanticcouncil.org/blogs/new-atlanticist/us-taking-right-approach-with-china-over-coronavirus-former-white-house-official-says/

  4、美专家认为疫情将带来不确定性,但不会导致经济全面衰退。疫情暂时不会导致全球经济衰退,但新增的不确定性至少会制约投资和生产力,给各大经济体式微的投资和生产力雪上加霜。首先,中国正处于温和复苏边缘,新冠病毒的传播给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带来巨大不确定性。第二,由于中国是全球经济增长的引擎和大宗商品市场的主力,因此中国遭受打击将对全世界产生重大影响,它将助推全球供应链正在发生的一些变化。随着中国工人的工资上涨和美中贸易紧张关系有可能进一步加剧,这场流行病可能会促使跨国公司重新评估它们的供应链,减少在中国从事生产。第三,新冠肺炎对美国经济的直接影响或许有限,但通过扰乱供应链和在亚洲制造进一步的不确定性,它将使2020年有碍于美国经济和全球经济增长的诸多因素再增添一项。上月美中达成贸易协定原本有望暂时提振商业信心和投资,如今却因全球贸易面临新的不确定因素而化为乌有。第四,中国公民对本国政府的信心可能是此次疫情产生的另一个长久性影响,政府所发布信息以及政府的抗疫能力是否得到信任都令人怀疑。新冠肺炎疫情最终将得到控制,中国经济和世界经济将回到正轨,但肯定是在熬过一段痛苦的时期之后。新冠肺炎疫情的发展或许不仅值得中国政府,也值得美国汲取教训。

  ——美国《纽约时报》网站2月15日发表康奈尔大学教授、布鲁金斯学会高级研究员埃斯瓦尔·普拉萨德的文章《疫情会导致经济衰退吗?》。https://www.nytimes.com/2020/02/15/opinion/china-economy-coronavirus.amp.html

  5、疫情或毁掉美中第一阶段经贸协定。美中第一阶段经贸协定中关于中国大量采购美国商品的内容本就不切实际,如今暴发新冠肺炎疫情更让这一协定没有被实际执行的可能性。疫情对中国经济与全球经济都带来影响:大量货船在港口排队,未运抵的货物不断积压;由于需求下将,石油产量缩减,石油化工厂纷纷减产;中国消费者的消费行为骤然缩水;世界范围内的供应链被打断;作为全球贸易重要衡量标准的航空货运在疫情暴发的1月也呈现出总量下滑的趋势,这意味着全球跨境贸易总额正在减少。全球原油需求量在十年来首次出现在第一季度下滑的情况,这是全球最大的石油进口国中国的能源需求萎缩造成的。此次疫情还可能造成的影响是彻底摧毁中国依照经贸协定内容购买美国能源的可能性。事实上,在疫情暴发前,美中第一阶段经贸协定中的数额就不切合实际——要求中国今年购买美国能源比2017年总量增长275%,还要求明年增长率为惊人的500%。中国同样难以完成的还有对美国农产品的采购。特朗普在美中第一阶段贸易协定中要求中国采购美国商品的总量已经完全背离了国际贸易的基本规律,而现在暴发的疫情更让这一协定没有被实际执行的可能性。

  ——美国《外交政策》杂志网站2月13日发表美国《外交政策》杂志资审撰稿人基斯·约翰逊的文章《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或毁掉特朗普与中国签订的能源与经贸协定》。https://foreignpolicy.com/2020/02/13/coronavirus-trump-energy-trade-deal-china/

  6、特朗普在第三期国情咨文中未对中国疫情发表正式声明。特朗普在其第三期国情咨文中声称,其政府已经通过适当的经济政策与强硬的外交立场使“美国再次伟大”的任务在既定轨道上继续前进。这份主要内容为国内事务的国情咨文对外交政策的讨论主要集中于强调近期取得的外交胜利,却没有说明下一步的外交计划。关于移民问题,特朗普强调了美政府与中美洲国家的合作,大量减少了非法移民的数量。在贸易问题上,特朗普声称美政府对中国采取了正确的经济战略,并且将会继续就不公平的贸易手段向中国施压。特朗普称与中国近期签订的第一阶段经贸协议“是开创性的,这份协议将保护我们的劳动者,保护我们的知识产权,将给我们财政部带来数十亿美元的收入,还将为美国产品打开广阔的市场”。特朗普还声称其政府与中国的关系以及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关系都是历史上“最好的”,因为中国政府“尊重我们的作为”。尽管全球都密切关注中国暴发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一事,特朗普对这一危机没有代表美国政府作任何正式声明。他只是向国会表示其政府“会与中国政府进行协调,就中国暴发的疫情保持密切合作,政府会采取一切必要的措施确保美国公平的安全。”

  ——大西洋理事会网站2月4日发表大西洋理事会副主任戴维·怀默的文章《特朗普的国情咨文对美国外交政策意味着什么?》。https://www.atlanticcouncil.org/blogs/new-atlanticist/what-trumps-state-of-the-union-means-for-us-foreign-policy/

  7、各国政府应奉行全球卫生外交。应对新冠病毒的冲动性外交政策,例如旅行禁令和暂停经济活动,不仅缺乏科学支持,而且加剧了恐慌情绪,从长远来看还可能是有害处的。相比之下,软实力往往更为有效。有三个策略可能证明对应对新冠病毒以及未来疫情最有效,它们要求各国政府和其他各方加强合作,加深互信,并建立平台,促进基于证据的科学数据的自由传播。首先,应该把卫生视为全球公共产品。拥有强大的系统收集和传播科学研究成果的国家应建立协作网络,让中低收入国家可以在这些协作网络上报告和发表有关传染病疫情的信息。第二,不应该让可能成为疫源地的国家有被污名化的感觉。各国政府需要建立正式的保密渠道,让官员们可以自由分享有关新出现的卫生风险或潜在疫情的信息。第三,各国政府应该投资建立可以跟踪疫情传播(最好是实时)的数据管理系统。这些系统可以类似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系统科学和工程中心新建的跟踪新冠疫情的数据显示地图网站。这些数据对帮助各国就如何以最佳方式应对病毒作出明智决定至关重要。

  ——世界报业辛迪加网站2月14日发表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公共卫生研究员朱奈德·纳比的文章《支持全球卫生外交的理由》。https://www.project-syndicate.org/commentary/coronavirus-global-health-diplomacy-three-strategies-by-junaid-nabi-2020-02

  8、美学者称朝鲜借疫情封锁边境或意在闭关自守重启核武开发。朝鲜近期采取封锁边境的措施,除了为防止新型冠状病毒扩散至朝鲜,还可以借机退回闭关自守的状态,在没有外部干涉的条件下继续建造其核武库与弹道导弹系统。近期中国暴发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朝鲜中断了与外界联系的航空与铁路交通系统。朝鲜此举理由充分:朝鲜缺乏医疗资源与药品,其脆弱的医疗系统无法应对流行疾病,因此采取严格的预防性措施合情合理。但除了预防病毒扩散,朝鲜采取封锁措施还有政治因素推动:首先,朝鲜认为在外交充满不确定性的情况下与外界接触会带来各种风险,此次疫情恰好给了朝鲜一个限制民众与外界接触的机会,将防治疫情的措施发展成一次政府与民众一道抵御外界风险的运动。其次,中断与中国、俄罗斯、韩国等邻国的空中与陆上交通,朝鲜可以在不受外界干扰的情况下潜心发展核武器。此外,自在河内与美国谈判破裂后,朝鲜需要时间来研究揣摩美国的国内政治气候,尤其是美国大选相关情况以及特朗普在朝鲜问题上的立场,以此制定下一步对美政策。虽然特朗普在2月4日发表国情咨文演讲时未提及朝鲜问题很可能暗示美国欢迎谈判,但朝鲜的外交窗口却在不断缩小。以往朝鲜会邀请外国记者参加2月16日的金正日诞辰庆典活动,但今年的庆典主要为低调的内部活动,可见朝鲜已决心减少与外界的互动,回到闭关自守的状态。

  ——伍德罗·威尔逊国际学者中心2月13日发表伍德罗·威尔逊国际学者中心朝鲜历史与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主任吉恩··李的文章《冠状病毒、朝鲜与核武器:封锁边境对朝鲜来说意味着什么》。https://www.wilsoncenter.org/blog-post/coronavirus-korea-and-nuclear-weapons-what-shutting-its-borders-could-mean-north-korea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