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 Google
  • 百度

中美关系

首页 > 国外选举与治理 > 国际中国 > 大国外交 > 中美关系

丁咚:种种迹象显示,坏情况正在发生

作者:丁咚

来源:印太观察

来源日期:2020年07月06日

本站发布:2020年07月05日

点击率:191次


  

  就在数天前,我在为“钝角网”“共识国际讲坛”作一个题为《从建设性接触到次冷战:中美关系的危险走向》的讲座时,发出警告说,如若(中美)双方不是有效因应“危机”,从各自国家至高利益出发,遏住彼此交恶的言行,而是不断升级对抗措施,不断削弱利益交集,那么就可能导致中美渐行渐远、不可逆转地走向“离婚”——某种程度的关系“脱钩”,敌意将取代友善,遏制将超过合作,相互调动一切国家资源与对方展开新型全面冷战,甚至不惜以战争方式一决雌雄,或是两者的结合,直到击败对手、实现“你输我赢”的目标。

  现在看,美国在这几天正等待一个结果,根据结果来决定对华政策路向。

  这个结果在6月30日已经出现了:一个自治地区的国安立法全票通过,而美国立即对华实施制裁,接连宣布了数项措施,密集程度即便是在特朗普担任总统后美中对抗加剧情况下,亦是不多见的。

  美国商务部在第一时间决定“取消特殊相关待遇”,美国务院宣布一项签证限制。

  随后,美国务院追加四个中国媒体驻美机构为“外交使团”;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将中国华为和中兴通讯列为“国家安全威胁”,并采取相应措施。

  特朗普政府在该法案通过后,立即“打包”推出数项针对性的制裁措施,显系有意为之,旨在制造震撼效应,加大施压力度,并进一步表明美国对华态度正在超越“战略竞争”的范畴,变得更富于敌意,美中次冷战事实上正在越过最后的界限,跨过了初期,进入更高和更全面的阶段。

  这个变化距离《美国对华战略方针》发布才一个多月。这一战略文件,既是美国对华战略转型——从建设性接触融合到全面战略竞争——全面完成的标志,同时亦意味着美中关系跨越敌意界限,转入全面次冷战阶段,也越来越近。

  这个自治地区最近发生的事态,变成了美国决意全面启动冷战策略的一个关键推动力。

  如果各位留心的话,那么就会注意到,将中国首次定位为主要战略对手的美国《国家安全战略(2017年版)》,发布在特朗普政府成立的首年12月18日,即在十九大正式闭幕后不久。

  特朗普在就任总统后,主要倚重其第一任国务卿蒂勒森,试图采取对话和谈判方式,解决美中之间长期以来存在的结构性问题、分歧和矛盾,后者在2017年3月首次访华途中,提出了按照“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即中方提出的“新型大国关系”的主要内涵)的基调,设计规划未来五十年的美中关系。

  此访后,美中在当年6月启动了第一届外交安全对话,但却在主要问题上未达成共识,不欢而散,以至暂时搁置。

  两件事推动了特朗普正式公布对中国的新定位——主要战略对手,其中之一就是十九大所形成的精神,之二则是其后重启的第二届美中外交安全对话结果。

  前者总体政策思路不符合美方愿望,后者则在分歧重重中结束,由此促成特朗普政府罕见地在上任第一年就公布以对华战略定位为核心意旨的新版《国家安全战略》,并在次年祭上以关税战开路的强硬政策路线。

  美国对华政策新的“逾界”所处的背景及发展的态势,与特朗普政府启动对华战略对手定调,何其相似乃尔?都是将一个重要事件作为研判政策走向的关键依据,并在随后视情不断推高施压和对抗。

  在相关法案通过后,美国表现出的对华政策新事实,如果放在特朗普的新任国家安全事务助理罗伯特·奥布莱恩的一次讲话的背景下来考察,那就更清楚不过了。

  奥布莱恩在亚利桑那州凤凰城就中国问题发表的讲话,典型代表着美国朝野对华新认知,充满着意识形态和冷战色彩:以前所未有的措辞,表达了美国政府在对华政策上的历史“悔恨”,声称美国过去的想法“错得实在离谱”,“这种错误的估计已成为上个世纪30年代以来美国对外政策最大的败笔”,中国的“挑战”和“威胁”,是“我们目前面对的至关重要的问题”,“美国被动和天真地对待中国的时代结束了”。

  在渐入炎夏之际,奥布莱恩所发出的冷战声音,连同美国政府正在采取的对华制裁常态化、激进化措施,都让我们感受到凛凛寒意:一幅横贯太平洋东岸和印度洋西岸,可能涵盖或即将涵盖亚洲、非洲、大洋洲、美洲甚至欧洲的次冷战铁幕,正在缓缓降下。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