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
  • 百度
  • Google

中美关系

首页 > 国外选举与治理 > 国际中国 > 大国外交 > 中美关系

刘英:从特朗普和拜登的竞选纲领看未来美国对华政策

作者:刘英

来源:英国金融时报

来源日期:2020年10月23日

本站发布:2020年10月23日

点击率:96次


美国总统大选日益白热化,恐怕将成为美国历史上争议最大的大选,已经引发选举争议诉讼,甚至还可能出现宪政危机。由于美国在全球占主导地位,及其与正在崛起中的中国的紧张关系,美国大选已不仅是3亿多美国人民的事,更牵扯到中美关系走向及对世界格局的影响,因此不可不察。

美国时间的10月22日晚,美国总统候选人开展了最后一场辩论,主题包括抗击新冠、美国家庭、美国种族、气候变化、国家安全和领导力六个选题。其中,抗击新冠、美国种族和气候变化方面,拜登占绝对优势,而这三项特朗普都是弱项。美国家庭、国家安全和领导力方面,特朗普或许略占优势。

当下抗击疫情和恢复经济是美国最重要的两项任务。新冠病毒给大选带来前所未有的变数,而美国经济依然牵动选民的神经,美股也牵一发而动全身。据报道,投票给拜登的90%认为其能控制疫情,投票给特朗普的70%认为其能抓好经济。从首场辩论来看,拜登比预期更好,特朗普比预期更差。最后一场辩论中双方的现场表现也成为看点所在。

离大选不足两周,特朗普突患新冠肺炎为大选增添了剧情。伴随美欧新冠疫情的二次爆发,拜登民调支持率持续上升,最新民调显示拜登支持率领先特朗普12个百分点。也有人认为选举人票特朗普占优。


美国大选绝不仅美国人关心,由于美国经济政策、外交等政策影响全球经济局势走向,特别是其对华政策更直接关系中美关系走向,影响世界安全与稳定,所以举世关注。


新增加选民及千禧一代改变选民结构:算下来在2016年实际上因投票率的关系,美国全体选民中只有26%的支持了特朗普。今年选举形式因疫情而改变。此次拜登和特朗普都呼吁选民出来投票,伴随千禧一代首次投票,加上邮寄选票参选人数可能增加,今年首次参选率或上升10%,选民的代表性会增强。约8000万人选择函投方式投票,超过2016年一倍。而且为避免函投引发争议,已有超过4000多万人提前到投票站投出了自己的选票,占选民人数的1/3。这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最后一次辩论对大选结果的影响,加上美国选举人制度,“十月惊奇”的出现恐怕难改大局。但分析双方竞选纲领,对于研判美国大选走向,为下一任总统上台预先做好准备,仍极为重要。

拜登还是特朗普赢,需要站在选民的角度看,谁的竞选纲领和施政纲领更符合要求。

特朗普和拜登竞选纲领主要分成内政和外交两部分,而内政主要看如何应对疫情控制、就业与经济、医保与教育,外交则主要看对华政策走向、外交政策重点。最后一场辩论中,双方也在这些领域进行了交锋。当然除了双方所宣传的竞选纲领及施政策略外,谁能当选关键还要看美国选民倾向、选举路径。


总体上来看:共和党支持小政府,支持减少政府干预,减少福利支出,反对非法移民。尽管特朗普减税让富人得利,但企业增加投资也会令民众受惠。而民主党支持大政府,增加政府干预,增加税收,扩大福利支出,在移民问题上提倡平等包容。


“富人总统”特朗普的连任纲领貌似简洁明快直指要害,但实则在经济与就业方面乏善可陈,除了所谓结束对中国的依赖,就是从中国转回制造业和就业,做得像PPT一样的十条竞选纲领背后充斥着民粹主义、保护主义色彩。而且其防疫不利且导致包括其本人在内的白宫数十人感染的实际表现也令选民失望。为挽救落后的支持率,特朗普为加快新冠治疗方法及疫苗的工作进度更是调配了100亿美元资金。但无论其在控制疫情上讲得多么天花乱坠,疫情防控都是其减分项。

“平民总统”拜登90多页的竞选纲领写得更加细腻,洋洋洒洒,表现出建制派与多方协调的特征,延续着民主党的自由主义色彩,但纲领也存在促增长和加税自相矛盾的逻辑问题。无论从内政和外交来看,都能看出其要将偏离正常轨道的特朗普政策调整回来的勇气和决心。可以预见如果其胜选,上台后的施政纲领也会表现出各种回归。他3月就在《外交事务》上撰文阐述其外交政策:“若我成为总统,我将立即采取措施复兴美国的民主和联盟体系,保护美国的经济前途,并再次让美国领导世界。”从内政看,其疫情控制是亮点,经济与就业更加务实,从外交看,指责特朗普打贸易战,上台会与中国停止贸易战,但对华会采取联合盟友一致行动等策略。从近期两党对华法案均高票通过可以看出,将中国列为战略竞争对手仍是拜登与特朗普的共识,两人只是手段和政策重点不同。

镜中花的增就业要靠从中国转移?特朗普和拜登都把提高就业作为重要目标来看待,而且都提出明确的目标数据。拜登提出了提高最低工资标准、增加失业保险等具体举措,表示将领导清洁经济革命为美国创造1000万个新的就业岗位。特朗普提出未来十个月提供1000万个工作岗位,包括要从中国转回100万个就业岗位。但当下提高就业率还取决于疫情能否得到控制。截至美国时间10月17日,美国累计感染新冠肺炎达835万人,美国平均2.5%的人感染新冠,而实际感染人数更多。只要美国疫情失控的局面没有根本扭转,恢复就业就只能是水中月镜中花,在疫情失控的情况下增加就业也只能是给选民开空头支票。


控制新冠疫情爆发还是归罪中国?特朗普控制不住疫情,便在竞选纲领中将新冠疫情归罪给中国。白宫西厢数十人感染的事实证明,其控制疫情的纲领只是空话套话,其所说年底疫苗和明年控制住疫情也难以令人相信,疫情防控成为特朗普竞选的减分项。而拜登对于疫情的看法则明显客观,提出控制疫情不能甩锅中国,不仅要提供免费检测,而且要实施全国性检测及跟踪等各种有效控制措施。这是拜登最明显的加分项。


美国经济增长心有余而力不足:经济纲领是决定胜选与否的关键变量。有人统计出在选举年份的经济增长形势以及选前三个月美国股市走势对选举结果的影响,上涨则执政党能当选或连任,正如克林顿所说,经济决定一切。二季度经济环比大幅下滑32.9%,尽管股市仍在高位,但其脆弱性大幅增加。相对美国经济二季度30%以上的环比下滑,特朗普很可能在大选前公布美国三季度经济数据,如环比上为数大幅增长,特朗普就会夸口其促进经济有效。


对中国经贸诉求不同影响其经济政策走向。尽管拜登与特朗普都提出加强在华美国制造业回流及相应抵免税费等举措,但两者对华政策分化显著。在恢复经济增长方面,特朗普延续极限施压和保护主义特点,除了归罪中国和老调重弹表示要抢回制造业和100万个工作岗位外,几乎无计可施。其贸易战的做法不仅无助于美国经济增长,而且令美国从中国最大贸易伙伴降至排名第三。

拜登提出要建设更加公平、强大的经济体,表示要恢复与中国经贸往来和降低关税,中美经贸合作前景广阔,中美绿色合作与发展前景广阔。其经济纲领包括增加新老基建投资,增加绿色投资,改革税法增加税收,也提出要制造业回流,加强金融监管,反对垄断等举措,不仅要做大蛋糕还要分好蛋糕。但其提出税改和加税,这恐成为其减分项。

新冠疫情下扩大中美在全球卫生安全合作方面空间巨大。从国际看,新冠病毒疫情二次反弹多国失控,加强中美及全球抗疫和卫生安全合作有利于各方。从国内看,医保等民生保障的未来受关注。作为平民总统,拜登会加强医保等民生保障,回归奥巴马医改,并向全面医保的方向努力。拜登还提出扩大奥巴马医改范围,不仅限于解决现有医疗保障而且旨在消除医保的不平等现象。在面临新冠病毒疫情的当下,对奥巴马医改的回归,应是拜登加分项。

为灵魂而战改变美国政治生态。特朗普强调要继续“抽干沼泽”改变华盛顿的政治生态,但经过四年时间选民实际感受却是“才出狼窝又入虎穴”,华盛顿的水没抽干又挖了一个特朗普“沼泽”。十大纲领中,特朗普专门提出来一条是保卫我们的警察。拜登提出要找回美国民主及在全球的领导力,要改革司法体制,要为美国灵魂而战。他以民主党的自由主义针对目前共和党的威权主义,并攻击特朗普的独裁,指责特朗普损害美国的民主与自由,强调特朗普的各种“退群”损害了美国的国际信誉。

《纽约时报》日前在一篇长篇社论中列出了特朗普腐败、愤怒、混乱、无能、谎言、衰败等六宗罪,直指其不配当总统。不仅如此,全球顶尖的《自然》、《科学》、《柳叶刀》、《细胞》等杂志也发文严厉谴责特朗普,旗帜鲜明地支持拜登的抗疫策略。哥伦比亚法学院专门建立一个网站来记录特朗普的科学偏见、虚假陈述、政府审查等,从报刊网站的连篇累牍可以看出美国主流精英对特朗普的反对和厌恶。

对中美教育人文交流与合作的不同态度。当下中美教育人文交流严重受阻,只要特朗普在台上就不会改变而只会变本加厉。而拜登如上台则有可能恢复中美两国正常的教育等人文交流与合作。他特别反对特朗普对在美学习的国际学生反复无常的政策,有望为国际学生提供公平的教育机会,恢复中国留学生政策,因为这也是美国服务贸易顺差的最重要来源。


应对气候变化和中美清洁能源合作空间看好。与特朗普退出气候变化协定正好相反,拜登不仅重视气候变化问题,而且认为要加强与中国的合作。拜登一旦上台就会让美国回归奥巴马任内达成的巴黎气候变化协定。他提出减少温室气体排放,建设具有全球竞争力的清洁能源经济,通过发展清洁能源产业来解决上千万新增就业岗位。而特朗普对于退出气候变化协定毅然决然,不仅对气候变化只字不提,而且表示将继续解除对能源独立的管制,支持煤炭等化石能源的发展,这是其减分项。

从外交政策看从主动进攻转向被动防御。特朗普竞选纲领提出美国优先的外交政策,延续浓重的单边主义色彩。同时提出停止战争让军队回家,要让盟友承担更大份额的集体防御成本,保持美国军事力量,反恐和构建强大网络安全导弹防御体系,明显从进攻主义退为防御主义。而拜登则回归多边主义,强调要回归美国的国际信誉,体现出了建制派的浓厚色彩,被特朗普退出的各种国际群,拜登会一个一个地重新加入进来。同样,拜登反对特朗普与中国等打贸易战,尽管他可能采取规则和加强联盟合作对付中国,但其行动是可预测的。

中美关系走向结束对华依赖:十大纲领中特朗普单独列出一个竞选纲领就是结束对中国的依赖,表示其“脱钩”的意愿,包括带回制造业岗位100%免税和免费,限制把联邦的合同业务外包给中国公司等。


但事与愿违,从中美双边的实际经贸投资数据看,双边经贸不降反升。企业宁可自负运费和承担关税也要从中国进口商品,美国一时半会儿恐怕无法摆脱对物美价廉的中国商品的依赖,特别是疫情当下,更难找到大量而低价的贸易方。与此同时,拜登在反对特朗普对华大打贸易战的同时,会按规则出牌,减缓对华贸易摩擦,但拜登也会把中国列为美国的战略竞争对手,而且不是独自针对中国,有可能团结盟友,通过提高规则一起来对付中国。


选举危机与竞争对峙带来大选争议。除了已投票的选民外,有不少人采取函投方式,这可能带来选举危机,美国今年已在40个州发生了190多起选举诉讼案件。特朗普也不止一次地暗示可能不承认败选,即使败选也可能不会顺利和平交接政权。有的州通过增加验证等手段来压制少数族裔选举和投票,此前特朗普迫使邮政局局长实施改革要求其压缩邮筒数量,而且有的州已经大幅减少邮筒的数量,采取各种举措来限制民主党人投票。除非一人选票遥遥领先,否则选票争执恐会影响总统选举结构的确定,最后或需由最高法院裁决,这可能引发宪政危机。

相比特朗普存在着在位优势,而拜登恐怕还存在潜在的丑闻软肋。从《华尔街日报》10月13日预测候选人选举团得票,特朗普为225,拜登为313。在竞选白热化的两周内两位都拼命拉票。孰胜孰负、鹿死谁手不仅看10月22日辩论,也要看拜登的潜在丑闻会不会继续发酵。

新冠肺炎疫情在美国和全球肆虐。疫情不仅冲击白宫让其失分,还让患病者失去生命,在救人与救市,要钱还是要命的根本问题上,应当体现出人类的光辉。但特朗普的纲领对疫情防控则大打折扣,其保护警察而非保护公民的竞选纲领也彰显出行政本质,而其所谓“抽干沼泽”改变华盛顿政治生态,恐怕也与其树立特朗普主义独断专行生态自相矛盾。特别是针对中国的举措,归罪中国既无用处也并无新意。其连任纲领中还存在严重的边际效益递减问题。

针对特朗普的单边主义、保护主义和逆全球化,拜登则是主张美国强势回归。一是国际上加强美国在国际事务的领导力和竞争力,回归世界卫生组织,回归巴黎协定。二是国内方面政策转向,回归奥巴马医改,指向全面医保,回归加强金融监管,回归沃尔克法则,大打绿色牌、公平牌、平民牌。三是对华政策方面,尽管竞选时提出强硬举措,上台后预计也会采取联合抵制及规则制定来对付中国。但在疫情冲击的背景下,他会加强与中国的贸易与投资等各领域的合作。


此次大选无论谁当选,中国都要做好应对举措。特朗普上台会延续其对华的极限施压全面打压举措,而拜登在一篇文章中曾表示:“应对(中国)这一挑战的最有效的方式是建立一个美国盟友及合作伙伴的统一战线,哪怕在诸如气候变化、核不扩散、全球卫生安全等利益趋同的议题上我们将寻求与中国合作。”因此预计拜登上台虽可能取消关税,但从战略上会把中国作为战略竞争对手,从战略层面采取联合盟友围堵及规则制定等办法对付中国,但在战术上,无论是气候变化、基础设施、人文交流,还是贸易投资方面都不仅可以回归常态,中美都将有合作的空间和前景。

现在距离美下任总统上台还有不足三个月的时间,在此期间,中国不仅要保持战略定力,促进中国经济稳健恢复和增长,而且要根据情境变化采取合纵连横、加速中日韩、RCEP、加强与中欧投资协定及自贸协定谈判、加强“一带一路”建设、促进双循环构建新发展格局等一系列措施来有效应对美国对华的各种举措与政策变化。


作者是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研究员、合作研究部主任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