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
  • 百度
  • Google

中美关系

首页 > 国外选举与治理 > 国际中国 > 大国外交 > 中美关系

学者:中国应警惕 美国联合盟友包围

作者:王春蕊

来源:新京报

来源日期:

本站发布:2021年01月24日

点击率:40次


图片来源:新京报

在国会大厦发生骚乱、华盛顿特区实施戒严的背景下,拜登于美国当地时间1月20日宣誓就职。拜登曾承诺上台后将迅速采取策略,应对美国新冠疫情,以及由此引发的经济低迷。那么,他会采取哪些施政措施?这对中国而言意味着什么?

对此,新京智库发起举办专题研讨会,邀请多位知名专家学者与会,探讨拜登的执政策略及其即将对世界产生的深远影响。

会上,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李巍指出,拜登上任的头半年,其经济政策将主要聚焦在三个方面,一是通过宏观经济政策助推美国经济的疫后复苏;二是通过科技产业政策捍卫美国的技术领先地位;三是采取绿色新政应对气候变化。这三个方面将成为拜登执政经济政策的三个支柱。

运用积极的宏观经济政策,助推美国经济的疫后复苏

李巍指出,由于货币政策是由美联储控制的,而且由于特朗普时期的无限量宽松已经基本将货币政策的“子弹”打光,所以拜登上台后,主要通过财政政策来推动经济的疫后复苏,更大规模的财政刺激计划将很快在美国落地。

2021年1月14日,拜登对外公开的新的财政支出计划大约1.9万亿美元,主要用于与抗疫有关的支出,其中超过一半是用于各种项目的家庭资助,帮助美国中下层渡过难关。这1.9万亿绝不是终点,未来,美国很可能会财政、税收和金融杠杆等工具多管齐下。其中,在支出方面,拜登可能会加大对基础设施的支持力度,加大改善国内制造业的营商条件,从而努力完成特朗普没有完成的经济使命。

李巍表示,目前来看,拜登经济团队的理念总体具有明显的凯恩斯主义色彩。并且,美国的财政收入占GDP比重处于历史较低水平。这说明拜登政府存在一定的征税空间。但是由于现在美国的整体经济形势不好,拜登不会立刻大规模征税。但对富豪征税将会是拜登政府的长期趋势。

另一方面值得关注的是,美国财政支出占GDP比重处于历史的较高水平。如果1.9万亿美元支付出去,美国的财政赤字将达到历史新高,有可能超过“二战”时期的最高水平。这意味着美国出现债务和金融风险的可能性正在增高。而且美国国内因为量化宽松以及之前特朗普政府的赤字积累,美国出现通胀和债务违约的概率正在激增。

李巍认为,在这种情况下,美国政府主动采取大规模对华“金融战”的可能性较低。相反,美国希望中国帮助他们稳定金融和财政的诉求会进一步加大。这是中美合作的空间所在,至少美国会希望中国不要大规模抛售美国国债,甚至是进一步增持美国国债。而且美国也希望中国能够接受美元的贬值,允许人民币的升值,而不要和美国进行货币贬值竞赛。

因此,李巍认为,中美金融关系在2021年会维持相对稳定的状态,至少美国不希望中国采取报复性措施来扰乱美国的金融和债务体系。

拜登政府将改变对华科技战略

李巍表示,在科技领域,拜登政府肯定会采取更聪明、更有效的对华科技战略。在过去的半年里,美国发布了三份主要的科技政策报告。这三个报告着重强调中国科技发展对美国造成的供应链安全问题、对美国企业的损害以及可能在技术上对美国实现的赶超等问题。

因此,李巍认为,未来拜登政府有可能采用供应链排除手段,保证关键产品供应链由美国和盟友全权提供,跨国供应链特别是高科技产业供应链要建立在盟友的范围内,减少对中国的供应链依赖。目前拜登最为关心的是医疗领域供应链的安全问题;在疫情结束后,还会进一步延续到电气、人工智能、5G和量子计算多方面。

李巍特别强调,中国最应该警惕的是未来美国联合盟友对中国实施供应链包围。比如,美国有可能建立一个供应链体系,把中国排除在美国和盟友领导下的供应链之外。这有可能成为拜登对华经济战略的主要方向。事实上,特朗普任内就已经在这样做,他的“经济繁荣计划”就要搞针对中国的全球供应链重构,只不过因为疫情的原因而不了了之。特朗普的这一政策很可能被拜登部分继承。

李巍指出,拜登的外交团队大都是奥巴马时期的旧将,他们是“亚太再平衡”战略的缔造者。拜登虽然未必会再度使用“亚太再平衡”这一概念,但在加强印太地区的盟友合作方面,与奥巴马将并无二致。而用供应链合作充实到具有军事色彩的美日印澳四边对话,并将这一对话机制进行升级,将越南、新加坡、韩国等经济、安全和意识形态伙伴纳入其中,缔造一个全方位的亚太安全盟友和经济伙伴网络,这种局面是中国最需要防范的。

同时,李巍表示,在具体的对华科技政策方面,拜登会大规模地吸纳全球高级人才,因此可能会取消或放宽特朗普签署的收紧留学生签证政策。由此看来,今后中美的科技和人文交流将有可能得到一定程度的恢复。

拜登政府会加大推行“绿色新政”

李巍指出,拜登政府会加大推行“绿色新政”。这主要基于四个目的,一是希望打造“绿色美国”,在2050年实现“碳中和”。拜登这样做主要是为了选民基本盘。“碳中和”在美国已经超越了一个科学问题,也超越了纯粹的利益之争,而越来越成为一个意识形态问题,对立双方泾渭分明,很难说完全是基于科学的讨论或利益的博弈。关于二氧化碳的减排问题,科学界内部不同的人士有不同的说法,但是这个问题在美欧逐渐地被意识形态化。

二是美国需要以绿色发展为抓手推动经济增长。特朗普的经济增长策略主要靠减税,但减税的效果是逐渐递减的,而拜登未来的经济增长点主要是绿色革命。如果拜登能够在美国引爆一场“绿色革命”,在经济上有可能达到当年克林顿IT革命的效果。

三是拜登希望以“绿色新政”为切入点推动美国多边主义回归。在“绿色新政”方面,美国搞多边主义恐怕会比较容易。欧洲、日本等美国传统盟友都对环保和气候变化问题非常关心,如果美国站出来当老大,它们会很支持。因此,拜登很容易在这些领域实现与盟友的联合。

四是拜登一定程度上希望通过气候和环境的问题牵制中国,给中国施加压力。拜登可能采取的具体气候和环保领域政策行为,主要包括三方面。首先,在国内的救助计划中,除了1.9万亿美元外,拜登还会进一步推出更大范围内的经济刺激计划。这个计划会大幅度向清洁能源和环保倾斜。

其次,拜登会推行对绿色经济更有利的税收政策。比如,对污染企业加大幅度征税,对气候改善作出积极贡献的企业提供税收减免政策。这会促进先进制造业的发展,帮助提升清洁产品产能,推动电动汽车产业的发展。

最后,拜登在政府采购方面,会更加侧重于清洁能源的相关采购。这一方面把绿色经济的红利留在美国国内,并对清洁能源等创新领域,投入更多资源,推动清洁能源革命,拉动美国的经济增长,另一方面在技术上进一步扩大与中国的技术代差,确保美国在新能源技术上的引领能力。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