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 Google
  • 百度

拉美学苑

首页 > 国外选举与治理 > 国外治理 > 拉美瞭望 > 拉美学苑

江时学:治理失败是拉美危机的根源

作者:江时学

来源:《国别和区域研究简报》2019年11月第6期

来源日期:2019年12月10日

本站发布:2019年12月10日

点击率:78次


  2019年可谓拉美的“动乱之年”,委内瑞拉、智利、玻利维亚等多个拉美国家陷入了不同程度的动乱。表明上,这些动乱各有其导火索,但根本上,国家治理能力的缺失或弱化,必然会加剧各个利益集团的博弈和政党纷争,使拉美出现今天的局面。拉美国家的动乱充分说明,国家治理能力是至关重要的。

  作者:江时学(上海大学特聘教授、拉美研究中心主任)

  一、2019年——拉美“动乱之年”

  2019年可谓拉美的“动乱之年”,多个拉美国家陷入了动乱。

  新年伊始,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在最高法院宣誓就职,开始其为期6年的第二任期。1月22日,美国副总统彭斯发表视频讲话,呼吁委内瑞拉人参加翌日举行的反政府游行。他在这一视频中说,马杜罗“不是在自由而公正的总统选举中取胜的”,因而是一个“无合法权力的独裁者”。果然,1月23日,在美国的鼓动下,委内瑞最高立法机构全国代表大会主席胡安·瓜伊多在首都加拉加斯举行的一个大型集会上宣布自己为委内瑞拉“临时总统”。

  9月30日,秘鲁总统马丁·比斯卡拉解散国会,宣布明年举行国会选举,以推进宪法改革。但是反对派议员不接受总统的决定,甚至还暂停比斯卡拉总统职务,并任命副总统梅塞德丝·阿劳斯为临时总统。由于秘鲁军队总参谋长和警察总长支持比斯卡拉总统,阿劳斯决定辞去国会任命的秘鲁临时总统职务。一场持续了数小时的宪法危机就此结束。

  10月2日,厄瓜多尔总统莫雷诺宣布,根据厄瓜多尔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达成的协议,政府将实施一系列财政改革措施,其中包括减少对汽油和柴油价格的补贴。翌日,民众的反政府游行和抗议也在多个城市爆发。10月7日,莫雷诺宣布,由于首都基多的安全局形势日益恶化,政府机关将从基多临时迁至厄瓜多尔第一大城市瓜亚基尔。

  10月6日,智利首都圣地亚哥地铁早晚高峰各两个小时时段的票价由800比索涨至830比索(100比索约合1元人民币)。岂料这一微不足道的涨价演变成大量学生和民众占领车站、破坏地铁设施和大规模的抗议示威,甚至纵火和抢劫商店等恶性暴力行为也时有发生。为平息骚乱,皮涅拉总统采取了先硬后软的措施,但都无济于事。10月30日,皮涅拉不得不宣布,智利无法主办APEC峰会和气候变化大会。

  10月20日,玻利维亚举行总统和议会选举。反对派指控取胜的莫拉莱斯总统在选举中有舞弊行为,并发动大规模的示威和抗议。为平息事态的恶化,莫拉莱斯邀请美洲国家组织对大选的计票进行审核。11月10日,美洲国家组织公布了调查的结果,认为大选存在舞弊行为,并建议玻利维亚重新举行总统选举。虽然莫拉莱斯同意重新举行大选,但反对党要求他立即辞职,玻利维亚武装部队总司令和警察总司令也分别发表声明,要求莫拉莱斯辞职。面对这一不利局面,莫拉莱斯被迫宣布辞职,并流亡墨西哥。古巴和委内瑞拉等国认为,这是一次美国策划的政变。

  11月21日,哥伦比亚的多个工会组织组织了全国性罢工和罢课,首都波哥大和其他一些主要城市还爆发了较大规模的反政府示威游行和抗议活动。示威者的最大诉求就是要求政府采取措施,改善民生。虽然政府为控制事态而实施了宵禁,并关闭了边境,但抗议活动最终还是演变为骚乱。

  二、拉美危机的根源

  拉美国家出现的接二连三的动乱,似乎具有较强的“传染”效应。这与民众的诉求和政府的回应两者之间的“讨价还价”有关。换言之,面对罢工、示威游行、抗议、动乱或骚乱,政府总会或多或少地作出让步,回应民众提出的一些要求,甚至会采取一些有利于改善民生的实实在在的措施。这在一定程度上传递了这样一个信息:只要对政府施加足够强大的压力,政府就会作出让步。

  拉美国家的上述危机或动乱有着不同的“导火线”,根源也不尽相同。但美国在委内瑞拉危机和玻利维亚“政变”中扮演着不光彩的角色,因为马杜罗和莫拉莱斯都是高举民族主义的“反美斗士”,美国必然会不择手段地寻求这两个国家的“政权更迭”。例如,美国不仅扬言要对委内瑞拉发动军事入侵,而且对其进行强有力的经济制裁。又如,要求莫拉莱斯辞职的美洲国家组织,完全是被美国操纵和控制。

  有人认为,拉美爆发的动乱说明,社会主义在该地区行不通。这一判断欠妥。在拉美的33个国家中,只有古巴才是真正意义上的信奉马克思主义、实行公有制、共产党处于领导地位的社会主义国家。委内瑞拉、玻利维亚和厄瓜多尔提出的不同标签的“社会主义”,都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科学社会主义。因此,拉美的动乱与社会主义无关。

  在蒙受骚乱之苦的拉美国家中,智利因在拉美最早实施市场化改革而备受关注。确实,智利的骚乱与经济改革产生的社会成本有着密切的关系,但不能简单化地认为智利和其他拉美国家的经济改革是失败的。

  拉美国家的动乱充分说明,国家治理能力是至关重要的。国家治理能力的缺失或弱化,必然会加剧各个利益集团的博弈和政党纷争,也会使社会冲突或突发性的群体事件得不到妥善的解决,更不可能提升社会凝聚力或构建一个和谐社会。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