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 Google
  • 百度

我们一同走过

首页 > 网站介绍 > 读编往来 > 我们一同走过

karax-ed:关于军队国家化的一篇历史文献

作者:karax-ed

来源:作者赐稿

来源日期:2011年12月09日

本站发布:2011年12月09日

点击率:4359次


  按语 这是一篇值得重温的历史文献。我们能从中看到当年,那些政党是如何看待军队,又是如何看待军队国家化问题的。当然,这已经过去65年了,今天需要的不是简单的谴责或者赞扬当年的认识,而是更深一层地理解,甚至是有纵深地去体会当年的认识。历史并没有断裂,透过历史,对于现实的复杂或许有更清晰,更有条理的认识。

  军队国家化的根本原则与根本方案

  (一九四六年一月二十三日《解放日报》社论)

  军队国家化的问题已提到政治协商会议上。中国共产党代表、民主同盟代表、青年党代表都提出了自己的建议。中华民国的主权属于人民,所以军队国家化的根本意义,是要把专制独裁制度的军队化为民主制度的军队,而不是要把民主制度的军队化为专制独裁制度的军队;是要把党阀制度和军阀制度的军队化为人民的军队,而不是要把人民的军队化为党阀制度和军阀制度的军队。要达到这种结果,就必先使中华民国名符其实,即中华民国成为真正民有、民治、民享的国家。这就是说,必须先把专制的国家变为民主的国家;必须先把国民党一党专政和个人独裁政治的国家变为一切民主分子在一切政府机构内享有公平而有效的代表权的国家。

  没有什么抽象的国家,也没有什么抽象的国家化,或者是民主的国家,而军队就化于这民主的国家之中,这是一种军队国家化;拥护这种军队国家化的,就要把军阀的军队化为人民的军队,而这就是孙中山先生所主张“第一步使武力与国民结合,第二步使武力为国民之武力”。或者是专制的国家,而军队就化于这专制的国家之中,这又是另一种“军队国家化”;拥护这种“军队国家化”的,要把人民的军队化为军阀的军队,而这就是孙中山先生所反对的“与民众为敌”的军阀之武力。二者必居其一,中间绝对没有什么可以掩饰、没有什么可以诡辩的余地。

  中国原来是一个专制的国家,这个专制国家的军队,就是“与民众力敌”的军阀主义的军队。一切专制人物、官僚、党棍、特务之所以能够作威作幅、以人民为鱼肉,便是依靠这种军队,而遇到外国侵略,便即弃甲良兵而走的,也即是这种军阀主义的军队。

  什么是军阀主义?孙中山先生所说的“与民众为敌”一语,已足以尽之。“与民众为敌”的军队就是军阀主义的军队。这种军阀主义的军队既然是“与民众为敌”,当然军民关系是极端恶劣的,而军队内部的官兵关系也是极端恶劣的。这种军阀主义的军队既然不能保护人民,当然也不能有效地保卫祖国,而内战便成为这种军队的终身职业。这种军阀主义的军队是中国专制制度和新专制制度的中心支柱,是中国半殖民地半封建制度的基本政治构成,是中国长期内战的主要祸根。这种军阀主义的军队可以是北洋式的,又可以是国民党式的。

  军阀主义的军队,由中国人民说来,由民主国家说来,这是真正私有的军队,是军阀的私兵。这种军阀主义的军队不是保护人民的利益,不是保护民主,不是保护自由,而是相反的,只是保护最少数人反人民的利益,只是保护寡头专政,只是蹂躏自由。但是满清朝廷却称呼这种军阀主义的军队为“国家军队”,袁世凯、段棋瑞、曹锟、吴佩孚亦称呼之为“国家军队”,而孙中山先生所领导的民主武力,却被称为“土匪”,被称为“分裂国家之统一”。民国十六年国民党清党之后,孙中山先生的教训遭受唾弃,原来国共合作的民主主义军队,于是一变而为国民党一党私有的军队,作为国民党一党专政和独裁政治的工具,军队中塞满了国民党的秘密特务组织,军民合作与官兵合作的民主传统竟不幸一变而与“民众为敌”,以致引出长期的内战与空前的外患,军阀制度加上党阀制度,这是清党之后国民党党军的特色。但是反人民的人物又依然只许这种军阀制度加上党阀制度的国民党党军叫做“国家军队”,而为民主主义和保护祖国而奋斗的人民军队又依然被称为“土匪”,被称为“分裂国家之统一”。

  事实上,孙中山先生所谓“与民众为敌”的军阀主义的军队,如果要说是“国家军队”,那就只是专制国家的军队,而并不是民主国家的军队。孙中山先生代表人民意志而规定的国号叫做“中华民国”,毫无疑义,我们这一个国家最重要的就是这一个“民”字。要称为中华民国的国家军队,就必须是“民”的代表,是与“民”相结合,而不是少数人的代表,而不是与民为敌。我们所谓“军队国家化”,毫无疑义,就绝对必须按照孙中山先生所规定的这个天经过义来作衡量。这就是:保护人民利益而与人民相结合的军队,便是中华民国国家化的军队;反对人民利益而“与民众为敌”的军队,便不能够算是中华民国国家化的军队。这是最合理的看法,离开这种合理的看法,便一定是颠倒的看法。

  因此,正如毛泽东同志在重庆答路透社记者问题时所说的:“我们完全赞成军队国家化与废止私人拥有军队,这两件事的共同前提就是国家民主化。”在中华民国内,要解决军队国家化,必须先行解决国家民主化。所谓国家民主化是什么意思呢?这就是国民党一党专政和个人独裁政治的真正废止,而人民真正成为国家的主人翁。在这样的国家民主化之下,就必虽废止军队的党阀制度与军阀制度,必须使国民党原来在军队内的秘密特务制度永远绝迹。在这样的国家民主化之下,军队就只能保护祖国和保护人民的利益,军队不能视为一党或个人所垄断的私产,军队不能用作一党或个人“与民众为浓”的内战工具。问题是很清楚的:军队国家化既须以国家民主化为前提,而实际说来,军队国家化又就是军队民主化。这种军队民主化,不但在军队与人民之间的关系是民主的,而且在军官与士兵之间的关系也是民主的。没有国家民主化与军队民主化,所谓“军队国家化”,不过是军队军阀化、军队党阀化而已。

  国家民主化和军队民主化乃是军队国家化互相关联的两大原则。问题是很清楚的,国民党当局在军队中的党阀制度与军阀制度,乃是国家民主化的主要障碍,又是军队国家化的主要障碍。不废除国民党当局这种党阀制度与军阀制度,则军队国家化乃是不可能的,而根本地说来,要达到真正国家民主化,当然也必定是不可能的。

  问题是很清楚的:要整编全国军队,使得全国军队国家化,这就首先必须整编国民党的极端庞大的党军,化国民党一党及其少数人的私兵为全国人民的公兵,使这种军队不是为国民党一党及其少数人服务,而是为全国人民服务。这种改变不但是中国军队国家化军队民主化的根本关键,而且也是中国国家民主化的根本关键。这个改变显然不能用什么军队中撤消党部之类的表面文章来敷衍了事,而必须彻底改变整个军事领导机关与各种军事制度,使全国军队由民主分子来领导,用民主制度来组织和管理。这是一个关系国家民族前途的大问题,是一切民主分子所必须据理力争,不能丝毫动摇的。

  以八路军新四军为标记的各解放区军队,是为人民服务的军队,其任务是保护祖国和保护人民利益,其制度是军民合作与官兵合作。诚然,这种军队是中国人民以自愿为原则,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组织起来的,但是这种军队除了民族与人民的公益外,没有党派的私益。这是没有党阀制度和军阀制度的人民的民主军队。按照孙中山先生的定义来说,这是中华民国真正国家化的军队。这种人民军队既为民主主义而奋斗,当然属于中国民主的政府,属于中国民主的国家。毛泽东同志在《论联合政府》上早已指出:“什么时候中国有一个新民主主义的联合政府与联合统帅部出现了,中国解放区的军队将立即交给它。但是一切国民党的军队也必须同时交给它。”这就是说:解放区军队当交给民主的联合政府和民主的联合统帅部,而国民党军队也当同时交给这民主的联合政府和民主的联合统帅部。

  这个程序,在杜鲁门总统对中国问题的声明中也得到了明白的支持,杜鲁门总统声明全中国的一切军队应当在一个“广泛代议制政府”成立以后,亦即在一切民主分子在政府一切与各级机构中获有公平有效的代表权以后,合成为一个统一的国家军队。对于人民的军队的任务,则当在于贯彻其保卫祖国和为人民服务的精神,发扬其军民合作与官兵合作的民主制度,而绝对不是相反。

  军队国家化的两大根本原则是国家民主化与军队民主化,而解决军队国家化的根本方案是国民党军队与解放区军队同时交给民主联合政府。

  是否还有什么别的原则、别的方案,能够使军队国家化呢?我们以为是没有了。

  问题是要合理,要平等。就是说,要真民主,要否定任何一党的特权。按照合理和平等,按照真民主,一切的问题都能够得到解决,军队国家化的问题同样。

  如果国民党军队得自由保持其一党的党阀制度和军阀制度,而继续独霸中国军队、独占中国、君临在人民的头上,这当然是不合理的,不平等的。

  如果解放区军队不是交给民主联合政府,而是“交给”国民党一党专政的政府,让它去被国民党一党所吞并、所消灭,或让它由人民民主的公兵去化为国民党一党党阀的私兵,这当然是不合理的,不平等的。

  如果企图按照这种不合理、不平等(也即违反民主的原则、维持国民党一党的特权)的方法来解决“军队国家化”的问题,那就不能得到“军队国家化”。这不过走回头路,回到国民党一党专政,回到国民党一党把军队党阀化、私有化,回到军队中的党阀制度与军阀制度。但是这种回头路是走不通的路,是中国的绝路。如果这样做,中国就将没有和平,也没有民主,没有团结,没有统一;中国必将仍然被引到那内战、专制、分裂、残杀种种循环不绝的灾难中去。民国三十四年来历史的经验,国民党当权十八年来历史的经验,对于全国人民,对于我们,教训是很够痛苦的了。中国人民必须深刻不忘记这种流血的无限痛苦的教训。

  应该指出:在国民党统治人物中间,有人还是企图按照国民党享有特权和吞并异己这种不合理、不平等的方法来解决他们的所谓“军队国家化”。他们要人民向他“交出”军队,却拒绝向人民交出他的军队。这显然是极错误而各有极大危险性的企图。但

  是,问题是很明显的:绝路不能再走,错误的历史不可再重复。

  国民党统治人物对共产党说,而且对别人也说,“你交出军队,我就给你们民主”。对于这一个问题,毛泽东同志的《论联合政府》已作了透辟的分析。事实上,这正是取消民主的一稀策略。但是,在人民觉悟的前面,这种策略早已失掉了作用。人们都晓得:有了八路军、新四军,中国就不但有了人民的抗日战争,有了模范的军民关系、官兵关系,而且也就有了人民选举出来的廉洁勤劳的地方政府,有了土地制度,其他经济制度、社会制度的改革,有了免于军阀党阀贪污土劣特务恶霸压迫的自由,有了免于恐怖免于贫困的自由。反之,如果没有八路军新四军,就是说,如果没有解放区的人民军队,今天就不但没有解放区的一切改革,而且在全国也谈不上什么民主,谈不上什么自由,而国民党当局也决不会稍稍放下唯我独尊的架子,与人谈什么党派平等和政治协商,相反,专制制度与政治腐化只会更加无顾忌,今天中国就会只是一片黑暗。这是真理,甚至怀有偏见的人,都不能不承认这最现实的真理。今天中国民主的曙光,有成为民主国家的希望,基本上是靠这支伟大的人民军队作支柱的。向国民党一党专政和个人独裁政治交出人民军队,就等于交出民主。

  解放区人民军队是中国人民在为民族民主事业中付出无数流血代价所产生的儿子,是全国人民共有的军队。这支人民军队在“军队国家化”中所处的地位如何,便足以占卜国家民主化的程度如何,并足以占卜全国人民生死的命运。因此,一些对人民深怀恶意的人就对于这支人民军队采取了歧视的态度,附和国民党当局的意旨,很想把它“化”到国民党的党军里面去,以便于继续把人民践踏在足底下。当然,也有些对民主斗争缺乏经验的人,陷在矛盾里面:一方面承认解放区人民军队是推动国家进步与民主的动力,另一方面又对于国民党方面所谓“共产党交出军队、我给你们民主”的虚伪宣传,抱了绝对错误的幻想。我们诚恳地希望抱有这种幻想的人为了国家民主化与军队国家化的事业,抛弃这种绝对错误的幻想,因为这只是使中国人民(连抱有这种幻想的人自己在内)被黑暗所吞没。

  我们也诚恳地希望国民党当局为了国家民主化与军队国家化的事业,抛弃一切不合理不平等的企图,采取合理平等的方针,来与全国民主分子共同组织民主的国家与民主的军事领导机关,共同整编全国的军队,改造不民主的军事制度而发扬民主的军事制度,使全国的一切军队都变为民主的军队,变为民主国家的军队。

  根据1946年1月23日《解放日报》刊印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