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 Google
  • 百度

经济治理

首页 > 中国治理 > 专项治理 > 经济治理

英国《金融时报:中国棚改凸显地方政府债务困境

作者:汤姆•汉考克

来源:英国《金融时报》

来源日期:2019年04月28日

本站发布:2019年04月28日

点击率:461次



在中国土地出让收入低迷之际,中国在政府指定的“棚户区”拆除2500万套住房的大规模项目正使地方政府财政吃紧。过去4年,中国的棚户区改造项目已迫使大约1亿人搬迁。

焦作市墙北村的村民表示,政府已经拆除了房屋,但没有为动迁户落实安置房或者补偿款。

“国家的政策是先建安置房,后拆除,但这里是反着来的。”49岁的农民张小琴(音)说,她在村里的两层小楼就要拆除了,她正在屋里收拾最后一点东西。

这些村民的困境反映出中国一些地方政府难以履行支出义务。根据标普全球(S&P Global)的数据,去年中国地方政府的总债务负担已达40.3万亿元人民币(合6万亿美元)。

考虑到预算缺口,一些地方政府延迟对动迁户进行补偿,推迟建设新房屋,很多人因此没有永久的住处。

中国政府的目标是,到2020年基本完成棚户区改造,并表示,居民应有权选择是获得与原住房同等面积的新房,还是根据原住房拆迁时的市场价计算获得现金补偿。

在中国各地开展的棚改项目主要涉及建于上世纪90年代末之前的破旧公寓楼,以及所谓的“城中村”——因为快速城市化而被城市包围的农村地区。

自2015年以来,已有逾2400万套房屋被拆除。根据住建部的数据,过去3年,地方政府在居民补偿款和建设安置房方面花费5.06万亿元人民币。

地方政府从国有银行贷款用于棚改项目。根据咨询公司龙洲经讯(Gavekal Dragonomics)的数据,去年此类项目的未偿贷款接近3万亿元人民币。这些贷款通常采用优惠利率,还款期限最长达25年。

这些棚改项目能够给地方政府带来收入。地方政府把破旧房屋原本占据的土地卖给地产开发商,即便在给予居民补偿后还有收益。棚户区改造是地方政府土地出让热潮背后的一大因素。去年地方政府卖地收入为6.5万亿元人民币,比2017年增长了25%。

安徽省阜阳的村民很明白这套运作机制,2017年他们用自己在村里的房子换了楼房。“并不是说我们的房子都很破。”一位姓赵的女士说,“很多都装修得很好,但我们被定成棚户区,这样地就可以卖了。”

现金补偿在2017年全中国的拆迁补偿总成本中占54%。现金补偿被用于购买现房,这帮助中国出清了其庞大的存量住房。

尽管赵女士拿到了100万元人民币的现金补偿,足够买一套房还有余,但她还是决定租房住。她补充说:“棚户改造越多,就有越多的人一夜之间富起来。”

但现在,中国已准备好面对土地出让市场的放缓。今年头两个月,土地出让收入下降了34%,而此前地方政府卖地收入下降5%是自2015年经济动荡以来最大的降幅。

在经济放缓的同时,政府建设新住宅的任务增加了:由于担心补偿款会过度炒热中小城市的房地产价格,去年夏天中央命令各地政府控制现金补偿。

焦作政府表示自2015年已有7.5万人得到重新安置,当地人抱怨不仅现金安置方案被取消,他们还被胁迫签署了拆迁协议。

一位焦作市民表示:“那些签字的人其实心里不愿意。他们是党员,还有些是公务员,如果不签字就会丢掉饭碗。”

评级机构穆迪(Moody’s)表示,中国地方政府长期面临支出需求和有限的收入来源之间的巨大缺口,而且近年来缺口越来越大。穆迪还说,缺口最大的是焦作所在的中国中西部。

分析师表示,削减补偿款和推迟建安置房等措施,反映了最近几个月中小城市住宅市场出现降温,这令有关部门更难以通过卖地来收回补偿款支出。

官方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第四季度中国各城市的土地出让均价下跌了11%。上海复旦大学(Fudan University)研究地方政府财政问题的专家王永钦表示:“在一些地方,棚户区改造项目的收入很好。但在四线城市,政府很穷,可能无法执行这一政策。”

自去年夏天以来,中央政府通过鼓励地方政府向商业银行发售棚户区改造“专项”债券,缓解了后者的财政压力。根据万得资讯(Wind Information)收集的数据,自去年6月以来地方政府通过这一方式已筹集了大约3万亿元人民币。

但房地产市场疲软的地区可能难以筹集资金。据一位知情的银行家透露,由于市场缺乏兴趣,今年贵州省一个小城市的棚户区改造债券取消了发行。

龙洲经讯对20个省份2019年棚户区改造目标的分析显示,该项目与去年相比平均缩水30%。分析师称土地需求疲软的地区将难以筹集资金来支付它们的棚户区改造项目。

在这些地区,发售新债可能不足以缓解财政压力。据彭博(Bloomberg)数据,从今年4月1日到2021年底,有3.6万亿元人民币的地方政府债务到期。据投资银行中金公司(CICC)数据,有23个省份的地方政府债务超过其财政收入的300%,有10个省份超过了500%。

标普全球表示:“年度新发资金配额不足以解决部分地方政府的资金缺口,即使今年有较高的(债券发行)预期配额。”该机构同时表示部分地区“继续发债的空间有限,因为它们的债务已接近上限”。

菏泽市政府去年拆除了12万套房产,当地居民表示安置房屋的面积被砍掉了10%。50岁的李长军(音)在农村的住宅被划为待拆房,他表示:“我们只想我们该得的。1平米换1平米。”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