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 Google
  • 百度

关注民生

首页 > 中国治理 > 国家治理 > 关注民生

李玲:医改的关键在利益再分配

作者:/李玲

来源:观察者网

来源日期:2019年06月16日

本站发布:2019年06月16日

点击率:1068次


医改已经10年了,中国靠地方探索,探索出很多条路来。这些年最受追捧的应该是福建三明的医改,包括我们国家现在成立医保局,都是学福建三明。

当年下岗提早退休的工人特别多,医疗费用狂涨,那边医保增量不够,所以医保先亏了,不改不行了,财政兜不住了。它的改革主要就是建制度。建制度能起到什么作用?它原来医保可能欠了近三个亿,改了以后当年医保节省5000万,有这么大的改革空间。

它具体怎么做的?就是把医保、医疗、医药联动起来,这就是制度。改革的重点是改政府,我们这些年总对着医院说医院改,然而医院改不了,它一睁眼睛要挣那么多钱来维护医院的运转,怎么改?而三明是改政府,因为政府才是制度的建立者,政府改,成立真正实体的领导机构,再制订好规划和道路——就是把新制度建起来,新制度就像新路。

它们大概有12个县(市、区),22家县级以上的公立医院,起步早,一下就把医院从过去靠药、耗材创收逐利的路搬到新路上,而这个新路就是我们医改要达到的目标,叫公益性的、真正为人民服务的,而不是为人民币服务的。

而激励在哪里?它把所有医保的钱整合起来。我们有三个保——新农合、城居保、职工医保,过去在县级统筹,而它统筹到市里,政府把三个保组合在手上,用医保的钱直接支付医生的工资。所以他们医生拿的是年薪,而年薪是按照政府举办公立医院考核制度发放的。它又靠信息化手段建立了动态、系统、完整的考核制度,叫工分制。真正的让好医生拿到好收入,那就搞定了。实际上医改的核心最后是医生的分配制度,你没解决医生的待遇,没解决他那支笔的激励,有再多的政策他都跟你作对的。这就是三明医改的难能之处。

它在一个欠发达地区能够把医改做成功;如果欠发达地区都可以做,那发达地区更好做了。所以,三明基本上做的,就是我们前面讲的国家医疗服务体系,如果做成了,我觉得全国做的效果会比三明还要好。

可能三明经验非常难推的一点,在于它是一个利益的再调整。我刚才说三明第一年医保从亏到盈,它这个红利从哪里来?政府财政没有加大投入。三明过去一半是药费,总共医疗费用28亿,14亿都是药费。它改后第一年,药费降到7个亿以下,也就是把流通虚的全挤掉,医生不多开药了——现在医生多开药得负分,但是挤掉的这7个亿可是少数人的利益,那些人玩命得跟它磕。

医改真的不容易的。我曾经说过,参与医改的人基本上都是“烈士”。三明医改的操盘手叫詹积富,我觉得他确实很不容易,他当过多年福建药监局副局长,告他的信和雪片一样,他一点问题都没有。有这么清白又能干的干部不容易,我觉得这是推动三明医改最难的一点。你自己改,人家一告你自己先倒下了。

国家现在非常重视三明医改,深改组专门肯定了三明医改经验,现在正朝它那个方向推,但是改革就是利益的再分配,确实不容易。

今年医改已经10年了,我觉得医改10年还在“且改且争议”,还在摸的这么一个过程中。如果总结一下10年医改,我个人看,10年医改最大的医改成效并不是医疗卫生,而是它成为我们整个改革的先行者。当年医改有医改方案,这是改革开放以后第一个有方案的改革,有一个顶层设计,然后地方去探索经验。现在十八届三中全会以后,我们新的改革路径是顶层设计和地方探索、摸石头过河相结合,这是医改探出来的。

这些年老百姓生活方式的改变、环境的变化,很多问题不是医疗能解决的,其实和我们整个发展模式,政治、经济、文化、生态连在一起,所以实施健康中国战略,现在要给老百姓提供全方位、全生命周期的健康服务,你的健康有人管。

大家可以展望一下未来。2019年5G商用提速,中国会进入崭新的新时代,就是未来可能中央数据库所有的个人健康信息都集成了。现在山东已经在做,1.09亿人的健康信息已经在集成。未来大数据信息化时代,我相信现在这种医疗服务模式都会改变。借助于中国制度的优势、人口规模的优势和信息化给我们带来的机会,我相信聪明的中国人能够找到看病、治理以及健康的中国式道路的。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