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 Google
  • 百度

舆论监督

首页 > 中国治理 > 依法治国 > 舆论监督

纪硕鸣:京城律师香港空壳公司欺诈瑞典商人

作者:纪硕鸣

来源:硕鸣灼见

来源日期:2019年04月29日

本站发布:2019年04月29日

点击率:748次


      多方提出收購瑞典商人宋伯格中國公司股權,宋伯格付費律師路宇提供諮詢,路宇卻涉嫌設計欺詐陷阱,將所有股權攬入自己名下。南通公安立案,證據確鑿,但無法推進。

                        

      報案以後的慢長等待,整整一年後,伊納克賽公司董事長、瑞典商人宋伯格(KARI DAVID SUNDBERC)收到了南通市公安局開發區分局的立案告知單。通知單是2018年6月25日簽發的,上面短短數語,將案件清晰定位:「你向我局報案的路宇涉嫌合同詐騙一案,經我局審查,認為符合刑事案件的立案條件,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一十條之規定,已決定立案。」

       路宇是北京天諮律師事務所律師,原本受聘宋伯格協助投資商收購伊納克賽公司的股權。後來,協助辦理手續的律師路宇卻空手套白狼,涉嫌以滿天過海的方式,將宋伯格的三家公司、數千萬資產佔為了己有。這好比,本來是新婚證婚人,現在卻把新娘給攬在了自己懷裏。

     這一招,讓這個幾十年合法經營的瑞典商人怎麼也想不明白。為了還自己一個公道,他要再找律師,於2017年7月,把路宇律師告上了公安。

      讓宋伯格再一次想不明白的是,案子立了,卻處於膠著狀態。為了將路宇繩之以法,宋伯格提供了大量的證據,還有法律專家的專業意見。法律專家認為:鐵證如山!不過,南通公安傳喚路宇時,她從京城帶了一個人物到南通公安局,據說朝中來人,讓辦案人員承受了壓力。半年多了,案子沒有進展。路宇依然逍遙法外,伊納克賽公司處於停產狀態。

                                     (1)

       伊納克賽公司是著名的TNF海上居住艙室技術和產品的生產製造企業。2005年由瑞典宋伯格集團出資,聘請總經理沈佩璐在江蘇南通投資設廠。11年來,企業承擔完成了一系列標誌性的重要專案:豪華郵輪阿依達號、諾維真號、藍寶石號,英國石油克雷爾海上油田,英國伊莉莎白航母,意大利石油/挪威石油公司聯合專案FPSO巨人號等。伊納克賽公司是國內外海上居住高端技術和產品系列的製造企業。

      2016年10月,伊納克賽公司75歲董事長、瑞典人宋伯格先生因身體健康原因考慮退居二線,提出計劃安排海上居住專家公司部分核心管理人員以吸引投資者收購的方式將這家近半個世紀的全球海上居住品牌企業TNF繼續下去

       這時,路宇出現了。網絡介紹是:「路宇,就職於天諮律師事務所,現任創始人一職。作為行業享有盛名的大咖,路宇行事低調,對工作熱情飽滿,多次受邀作為嘉賓出席各類大會,並發表了精彩演講。」網上所指的精彩演講,是參加了由青島市人力資源管理協會在東海中路11號甲(珠海支路口)主辦的《青島市第八屆人力資源管理高峰會》。

      因緣機會,2016年11月,宋伯格就管理層收購中的一些問題諮詢北京天諮律師事務所律師路宇,並支付費用。可是萬萬想不到這個諮詢帶來的卻是一場噩夢:原來正在進行投資方收購進程被路宇律師攪局了,更奇的是三家公司的股權連同財產最後全部都落入到路宇的袋子裏,而她僅在合同價格一欄中填上:一克朗(約人民幣98分)。

路宇

                                                  (2)

         很多時候,年邁就是弱勢。路宇是得知了宋伯格年老體弱無心再戀商界,以及想出讓公司管理層尋找投資收購的計劃後,心生歹念。她佯裝需要瞭解宋伯格旗下公司的營運和財務資訊才能提供諮詢意見,輕易就從毫無防範的宋伯格那裏騙到了公司財產和現金的詳細資訊。

      伊納克賽公司經營情況非常好,這讓路宇興奮。原來她只是球賽場上的球證,伊納克賽只是她的客戶公司,現在她決定要下場,用空手套白狼的方式成為客戶公司的主人。

      當然,路宇也知道,伊納克賽公司正在同六家投資方洽談參與管理層收購和投資股權的項目,整個進程沒有她的份。她要施計以更優厚的條件改變收購進程,才能將自己融入其中。

        利用逐利的人性弱點,她於是對宋伯格虛構了一個故事,謊稱說她認識的「北京某大公司會出二億元收購伊納克賽公司」,這個價格高於原價(4000萬人民幣)數倍,還拿出了看似簡便及天衣無縫的整套詐騙計劃。這對急於出售的宋伯格來說都是誘惑。

      從關心宋伯格身體健康出發,說出為了讓他少操心的一攬子買賣。路宇建議宋伯格將伊納克賽公司的幾家公司股權放到她找來的一家香港公司旗下作託管,同時她來幫助做出售公司的文案工作,這樣宋伯格可以不用為出售公司事煩心了。作為第三方的律師,路宇又是宋伯格的代表,這樣的計劃沒讓宋伯格產生懷疑,卻已經不知不覺中跳入了路宇深挖的坑裏。

       對路宇以律師身份提出的建議,宋伯格信以為真。2016年12 月18日,路宇正式向宋伯格建議將伊納克賽公司股權,放於她找來的香港凱德投資有限公司代理託管,由她來説明代理伊納克賽公司繼續股權出售的工作,公司出售後她要求宋伯格給她50%的佣金。

     本來,對中國商業情況略有所知的經營者都不難識破路宇的套路,但路宇知道她的騙術對中國國情不清楚的歐洲人宋伯格會管用。於是,她要求宋伯格瞞住實情,不許告知公司管理層,並要在協議中加入保密條款嚴禁相關事宜泄露給任何人。

        接著,路宇要求宋伯格停止所有正在同各投資方的洽談和進程,可以告訴總經理沈佩璐,「路宇找到了更好的解決辦法」。看到宋伯格正一步步陷入設置的騙局中,路宇還洋洋得意地回覆宋伯格:「我希望沈佩璐收到你這份郵件會很開心。」

       感念公司高管的努力,12月22日,心有不安的宋伯格還對路宇說,總經理為公司創業辛苦了11年,一直為公司的過去現在和未來奔忙,「我認為我們兩人瞞住她簽這個合同不太好….」路宇又是以律師身份建議道:「讓我們先將合同簽掉,然後決定怎麼告訴她」。

        路宇急於將合同拿到手,以進行她的下一步。

        2016年12月27日,路宇完成了她和宋伯格的交易。宋伯格和她簽字代表的香港凱德公司簽署《伊納克賽公司股權和資產買賣協定》,內容是先將伊納克賽公司股權放到香港凱德公司名下臨時託管,然後路宇/凱德公司幫助出售伊納克賽公司股權。

這看上去是一個代理合同的內容,卻埋下了可以侵吞公司所有財產的伏筆。路宇沒有出一分錢,拿到了可以處置股權的「證書」;宋伯格沒有拿到一分錢,賣方只是被承諾從未來真正買家手裏才能拿到付款。路宇加上了保密條款要求宋伯格不得將這個分文沒取,卻將股權轉給了香港公司一事說出去。  

       整個過程中,路宇隱瞞了一個重要的事實:這個她簽字代表的「香港凱德投資公司」馬上可以成為她名下一個人股東的空殼公司,原來是她丈夫的。宋伯格在律師路宇的操縱和欺騙下被耍了,他做夢都沒有想到,路宇實際上兼具律師和「香港凱德投資公司」控制人的雙重身份。

       按理,他應該看一看香港公司的基本情況,所有人及債務情況。但他相信律師,他不知道路宇實際上既是裁判又是球員。路宇通過涉嫌詐騙手段表面上將客戶伊納克賽公司放在第三方香港公司行使託管,實際上卻任意轉移資產到律師自己名下,將客戶的財產騙到了自己的袋子裏。

       經查,「香港凱德投資公司」是註冊資本僅3300港幣的空殼公司,原來由路宇丈夫凱馬丁森持有,從來沒見有業務。

       按理,簽訂了這樣一份代理合同,路宇要做的是儘快將客戶公司的股權與買家協商出售完成。但是,她卻做了如下事情:

       就在簽訂合同的同日,路宇將香港凱德投資有限公司從丈夫凱馬丁森名下轉到路宇的名下。由此,這個宋伯格的代表律師,成為宋伯格伊納克賽公司所有財產的唯一控制者。

       有了控制權。第二天,路宇將合同中控制的另一家伊納克賽丹麥公司從香港凱德公司名下直接轉到自己個人路宇名下。

       當然,宋伯格並不知道悄悄發生的這一切。瞞著宋伯格,路宇以假冒虛構的所有權人的身份,將宋伯格公司的股權轉移至自己的名下,沒花分毫,全面侵佔和控制了宋伯格擁有的丹麥公司以及瑞典公司和中國南通公司。以「幫你出售」為誘餌將客戶宋伯格公司騙到手後,路宇非但不再提出售二字,反而自己做起了老闆,隨即開始了涉嫌侵佔宋伯格公司資產的系列犯罪行為。

       據初步統計,截至2018年7月,路宇涉嫌非法侵佔宋伯格公司的資產及營業收入,合計已經超過4000萬人民幣。

        為了侵佔宋伯格公司的全部資產,路宇採取了偽造合同、虛假記帳、騙購外匯、騙取貸款等一系列涉嫌違法犯罪手段,將宋伯格公司的資產轉移境外自己的私人公司。2018年7月,江蘇南通市開發區公安機關傳喚和詢問路宇後,路宇非但不收斂,反而加緊了第二波侵佔公司資產的犯罪行為,她涉嫌採取了直接將宋伯格公司營業收入轉移境外、變賣公司機器設備與庫存原材料套取現金、編造虛假貸款理由用公司不動產抵押貸款後拒不歸還等非法手段,又將超過2000萬元人民幣的資產收刮囊中。上述路宇涉嫌合同詐騙犯罪的數額,累計已經超過6000萬人民幣。

伊納克賽公司南通工厂

                                        (3)

      心狠手辣的路宇還沒完。2017年 1月 11日, 路宇邊約宋伯格一起來到江蘇南通伊納克賽公司,露出了她的真面目。路宇要求立即改變公司的註冊登記,剔除宋伯格將自己變成伊納克賽公司的董事長。

      但路宇又時時不露聲色,時時以律師身份出現。她對伊納克賽公司管理層發出各項命令,要求總經理馬上打款去丹麥給路宇的丈夫馬丁森,要求管理層馬上交出所有供應商的資料,要求馬上拿出公司的房產鑰匙給她。這些行為都超出了作為一個律師代理出售的權利範圍。

       2017年1月和2月期間,自2016年一直在同伊納克賽公司談判的六家投資公司按原定計劃先後來南通繼續討論參與管理層收購投資伊納克賽公司的事宜。路宇隱瞞自己已經先人一步將伊納克賽公司涉嫌詐騙到手的實情,繼續欺騙,她對這些公司說她是代表伊納克賽公司談判的律師。她還從其中一家那裏索要好處費紅包。

       當這些公司要求進一步瞭解計劃時,路宇以「沒有時間」,「你想買我就賣啦」、「你先報價過來我們再談」等理由趕走所有這些投資方,以保證涉嫌侵佔伊納克賽公司的計劃可以不受妨礙。

       蒙在鼓裏的宋伯格先生要求路宇按照承諾繼續推進公司的股權轉讓和出售事宜,要求她善待並留住管理層,將公司管理層收購和投資方進場一事儘快完成掉。路宇一面敷衍和欺騙宋伯格,一面卻瘋狂地推進早就計劃好的涉嫌詐騙和侵佔計劃。

       路宇將伊納克賽公司總經理和專案部經理兩人強行趕出伊納克賽公司,不讓進入公司大門,搶走了所有工作文件和資料以及部分私人物品, 將自己的親戚兩人安插到她重要的位置上。

       直到2017年3~4月,有所察覺的宋伯格先生對路宇的所作所為感到憤怒,質問路宇為什麼將創業建業的總經理和專案部經理趕出門去,並要求路宇在2017年6月1日前完成出售事宜,出售不了就關閉。對這一切,路宇都不予理睬:反正你的公司已經到了我的手上,你對我已經沒有辦法了。

      至此,宋伯格先生才意識到自己被律師身份的路宇騙了,代表律師涉嫌實施詐騙將伊納克賽公司的資產和股權分文不出地非法侵佔了。

      經過了幾個月的調查和法律諮詢之後,2017年6月上旬,宋伯格先生委託了北京康達律師事務所,對路宇以律師身份涉嫌實施欺詐並非法侵佔客戶財產案件向南通公安經偵大隊報案,希望通過法律途徑,將被路宇詐騙和非法侵佔的公司要回來,挽救公司,避免公司被路宇掏空和破產。

      國內的法律專家出具法律意見書認為,採取「委託代理」的方法涉嫌進行詐騙是一種危害特別嚴重的犯罪現象。據此,建議國內的司法機關對此保持必要的警惕,南通地區的司法機關應當依法及時給予嚴厲的制裁,以防範和控制這種犯罪手段的蔓延與擴張。

       同時認為,具有律師身份的人組織實施合同詐騙犯罪,是一種明目張膽的知法犯法的現象。而採取欺詐、假冒、威脅、恐嚇、脅迫等手段,團夥性地控制他人公司和資產並有組織地向境外轉移的行為,則已經明顯體現出了有組織犯罪的基本傾向。在當前「打黑除惡」的形勢下,建議南通地區的司法機關對此進行更深入的調查,以發現、證實和打擊其中可能存在的黑社會犯罪問題。

      專家建議,江蘇南通市的各級政府部門,給予當地的司法機關偵辦此案以各方面的支持,至少不應設置障礙,以免宋伯格公司的資產繼續被非法侵佔。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