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 Google
  • 百度

英国道路

首页 > 国外选举与治理 > 国外治理 > 聚焦欧洲 > 英国道路

与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凯文•费瑟斯通教授谈脱欧

作者:何越

来源:FT中文网

来源日期:2019年12月11日

本站发布:2019年12月11日

点击率:361次


  12月4日,正值北约在英国召开70年峰会,北约成员国卢森堡的首相格扎维埃贝泰尔(Xavier Bettel)现身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回答了该院欧洲政治学凯文费瑟斯通(Kevin Featherstone)教授就“欧盟未来的发展”提出的多个问题。

  时值英国与欧盟脱欧角力已有三年半,英国媒体一直多从本国角度看脱欧,所谓“横看成岭侧成峰”,角力的另一方欧盟成员国卢森堡对脱欧的体察如何?

  谈到脱欧,贝泰尔颇有微辞。他首先说:“人们现在都已经忘记了,欧盟成立之初的宗旨是为了和平。现在人们(指英国人)衣食无忧,出行自如,把最重要的和平议题置之脑后。”

  当费瑟斯通教授问:“如果2020年1月31日前能够完成脱欧,你认为在年底双边能完成贸易谈判吗?

  贝泰尔叹口气,说:“你们脱欧以来,我已经先后和三个首相打过交道:卡梅伦、特蕾莎梅还有约翰逊。我不知道大选后要和哪位首相进行谈判?而且英国能否告诉我们,你们到底要什么?英国不能只cheery picking(挑肥拣瘦)。”

  作为欧洲最小的国家之一,贝泰尔是强烈的欧盟支持者。他说:“就实力而言,卢森堡怎能与美国、中国、俄罗斯等相比?如果美国要往东,中国要往西,俄罗斯往中,怎么办?可是结成欧盟让这个成为可能。”

  东欧和叙利亚移民议题是引发2016年英国脱欧一个重要导火索,十年前“移民有益”的论调在英国早已从主流声音降为式微。贝泰尔在现场表态支持移民,他说不要忘了我们自己的祖先曾经从哪来。

  现场有学生问及贝泰尔对欧盟未来实行联邦制(federation)的看法。这也是英国部分离欧派选民害怕欧盟的一个重要原因。因为他们只希望在经济上与欧盟有合作,而当下欧盟朝政治联盟方向前进的可能趋势让他们为英国踩下了急刹车。贝泰尔说:“成为一个像美国和澳大利亚那样的联邦国家?有统一的语言?我不这么认为。保留各国特色是欧盟最大的特色。”

  讨论会结束后,随行贝泰尔的三辆黑色轿车和一辆摩托车在门外恭候。学生们自发在门外等候贝泰尔。费瑟斯通教授问贝泰尔可否与学生交流片刻,他走出门外,选择了左手边的学生交流合影,他自己还高举手机,与身后所有学生一起自拍。右边的学生说:“他们(与首相合影的人)真幸运!”但现场没有一个学生为了与首相合影而挪动脚步。而此前我在几个华人比例高的场合,见识过华人要求与政治家合影的急切与拥挤。

  其后我就脱欧对欧盟与英国的影响采访了费瑟斯通教授。

  问:脱欧对欧盟的影响是什么?

  费瑟斯通:早在脱欧发生之前,欧盟成员国里大都已有疑欧情绪,除了英国以外,还有法国民族阵线领袖玛丽娜勒庞(Marine Le Pen)与意大利的右翼势力等,而且曾一度高涨。对欧盟未来的争论那时就已经开始了,人们甚至一度担心欧盟会被疑欧派主宰。脱欧当然造成了对欧盟的疏离(distraction)。不过,因为过去三年半脱欧一直无法解局,这倒造成了支持欧盟情绪比例的增加。脱欧为英国人展示了一个残酷的现实:与欧盟分手的过程可能非常不美妙。

  问:所以英国以自身惨重的代价,反倒促成了欧盟的团结?!刚刚卢森堡总理也讲到,欧盟为各国提供了一个更高更大的舞台。这个在中国被视为常识的道理,为何不少英国政治人物不懂?为何他们一定要离开欧盟?

  费瑟斯通:长期以来英国一直有要求独立的情绪;而且近来英国经济增速高于欧盟,人们认为和中国、印度等新兴大国增加贸易往来会更刺激经济增长,但欧盟成员国的身份限定了英国的贸易谈判自由。

  问:大选夜我准备去理斯-莫格(Jacob Rees-Mogg)的选区点票现场。(注:理斯-莫格是强烈的脱欧支持者,保守党议员,2019年与约翰逊结为共同阵营,是约翰逊最终入主首相府的造王者,他也被迅速提升为下议院领袖。)

  费瑟斯通:这个很好!脱欧是理斯-莫格一辈子的奋斗信念,不像某些人……(我打断了教授)

  问:不像约翰逊,对吧?

  费瑟斯通微笑,继续道:他与那些只为权力而战的骑墙派不同。

  问:中国读者最难明白的,是英国以全民公投形式,将国家命运交给全民做主。有一种中国声音说:“国家怎能让没有受过教育、文化不高的人来指点方向?”我知道此话绝不能在英国说,因为属于“政治不正确”,可你觉得有道理吗?

  费瑟斯通:对于那些完全不懂GDP为何物的选民,尤其是英格兰北部的旧工业区选民,如果失业多年,一直靠福利生活。脱欧前有人告诉他们:“脱离了欧盟,生活会有改善。”他们就投了赞成脱欧,这完全是一种情绪。还有当时英国对移民的恐慌情绪……(我打断了教授)

  问:那(恐慌情绪)是脱欧派编造出来的谎言吧?

  费瑟斯通:没错,的确是谎言。

  问:现在存在英国对政治人物信任感缺失的现象,人们不信任约翰逊,也不信任科尔宾。为什么?

  费瑟斯通:这有两个原因。长期的原因是:过去20年英国一直有打压政府、法院、议会、BBC等权力机构权威性的运动(campaign)。近期最主要的原因是戈夫在2016年说:“英国已经有过多的专家了!”这些论调都让英国权威机构的影响力多少受到损害。

  问:三年半过去了,你如何评价脱欧?

  费瑟斯通:英国本来是议会至上的国家,全民公投搞出个人民至上。而这两个“至上”是对立的:人民说要脱欧,而公投时议会里的议员们有超过70%支持留欧。脱欧是我有生以来看到的最分裂英国的议题,比撒切尔时代还厉害,现在家人、邻居、同事等之间都不能讲脱欧(否则伤感情)。脱欧可能是1945年以来最具原子弹效果的政治事件。

  (注:作者是英国社会学者。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