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 Google
  • 百度

英国道路

首页 > 国外选举与治理 > 国外治理 > 聚焦欧洲 > 英国道路

斯蒂芬斯:英国是如何贻误抗疫时机的?

作者:斯蒂芬斯

来源:FT中文网

来源日期:2020年04月27日

本站发布:2020年04月27日

点击率:209次



当英国不可避免地对本国应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的方式展开调查时,控罪单上的第一项将是未能在一开始就采取果断行动来抑制这场大流行病。白厅一些内部人士称这是一次失误,稍微犹豫了一下。有些人说是盲目自满。还有一些人一针见血地指出,首相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不喜欢听到坏消息。


英国的疫情发展比大多数欧洲国家要滞后一些。然而,尽管可以从意大利和其他地方吸取教训,英国的死亡率却处于美国以外最高的几个国家之列。采购和分配方面的管理失误加剧了政治错误,使得英国缺少呼吸机、检测能力和个人防护设备等关键资源。


在白厅长期任职的一位官员说,事后分析将是“不客气的”。部长级官员和政治助手们已经私下将责任推卸给英格兰公共卫生署(Public Health England)等机构和公务员队伍,暗示他们对快速变化的事件反应迟缓。谨慎的官员们表示,他们正在保留详细的个人日记,以记录自己向约翰逊及其部长级官员们提出的建议。

有些错误不可避免。COVID-19是一种新疾病。不确定性真实存在,而且流行病学家之间也存在分歧。面临问题的不仅是英国。科学家们经常意见不一。临床医生和公共卫生专家也是如此。英国还陷入了世界各地争抢必要设备以治疗患者的竞争中。


这场危机也暴露了长期存在的结构性弱点。白厅的最高职位属于有才华的政策制定者,而不是具备复杂物流操作经验的经理。在英国投入被官员们称为战争的努力之际,英格兰公共卫生署仍然死守“和平时期”的设备标准。长达10年的财务压力使得英国国家医疗服务体系(NHS)装备不足。


然而,在重要性上远远超出所有这些战术失误的,肯定是约翰逊和他的同僚们在一开始做出的战略误判。一直到了进入3月之后很久,部长级官员们仍拒绝承认威胁的严重性,就因为约翰逊不想考虑严厉的抗疫措施。


2月,当约翰逊选择不参加部长级紧急应变小组COBRA的几次会议时,这种失败就很明显了。从那以后,这种失败一直困扰着英国的努力,它有助于解释为什么这场大流行病仍在肆虐英国各地的养老院,为什么医护人员在治疗COVID-19患者时要千方百计自己寻找防护衣物,以及为什么英国在借助检测和接触追踪来查明疫情方面落后于德国等国家。


用一位高级官员的话来说:“每一个问题都可以追溯至起步缓慢。”另一位知情人士表示,英国“在每一条曲线上都落后”。后果之一是未能建立检测能力,另一个后果是在争抢呼吸机和防护服的全球竞争中姗姗来迟。

约翰逊那种漫不经心的自信在3月初表露无遗,当时他主动说,他在视察医院期间“和每个人握手”。他还说,英国回应的所有方面——它的科学家、NHS、检测和监视——都“棒极了”。英国可以靠这种忽悠来轻松度过危机。


与首相密切合作的官员们表示,他对坏消息的默认回应是一种乐观信念,即事情会自行解决。一位部长级同僚表示,即使在疫情于3月初开始抬头后,约翰逊仍对强制关闭或隔离的想法感到震惊。


有一段时间,两位顶尖科学家的建议在不经意间附和了这种态度。当其他国家效仿意大利进入封锁抗疫状态时,首席科学顾问帕特里克•瓦兰斯(Patrick Vallance)和NHS首席科学家克里斯托弗•惠蒂(Christopher Whitty)支持“减缓”战略。


全面检测被叫停,取而代之的是自我隔离和保护最弱势群体的政策。目标是“群体免疫”。按照瓦兰斯的描述:“我们的目标是降低峰值,压平顶峰,而不是把它完全压下去;还有,由于大部分感染者只有轻微的症状,形成某种形式的群体免疫可以减少病毒的进一步扩散”。

其他科学家认为,这种战略更适合季节性流感。就COVID-19而言,它潜在可能导致数十万人死亡,并让NHS不堪重负。等到这种观点占上风时,英国的疫情已经不可收拾。首相成为受害者之一。


这一大转变本来可以促使政府与国民进行一场坦诚的对话,以重建公众信心。相反,部长级官员们坚持一种更适合竞选的寸步不让的沟通策略。每一个错误都被否认。检测和设备的目标一个都达不到,承诺也没有兑现。


经过一段时间的休养,约翰逊正准备重新主持工作。他手下的部长级官员们已经开始争论何时放松封锁。答案应该很明显。政府应该极其谨慎地行事。它应该效仿德国,与公民分享不确定性。战胜病毒与经济复苏之间的选择是一种虚假选择。政府必须开始说出全部真相。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