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 Google
  • 百度

新加坡模式

首页 > 国外选举与治理 > 国外治理 > 亚洲崛起 > 新加坡模式

新加坡四党联合,一党独大格局是否受影响

作者:郑宽

来源:海国图智研究院

来源日期:2020年01月26日

本站发布:2020年01月26日

点击率:433次


  摘要:近日,新加坡国人为先党,革新党,人民力量党以及民主进步党宣布实现联合,以应对2021年的大选。新加坡自建国以来,一直保持着以人民行动党为主导的“一党独大”政党格局,并经受了时间的考验,使新加坡成为东南亚唯一的发达国家。新加坡的小党实现联合也是其政党政治的常态,虽然会对人民行动党的执政造成有限的影响,但并不会根本性的改变新加坡“一党独大”的政党格局。

  关键词:一党独大,政党格局,新加坡

  据《海峡时报》1月3日报道,新加坡下一次大选将于2021年4月初之前进行,新加坡国人为先党,革新党,人民力量党以及民主进步党将组成竞选联盟来应对大选。新联盟将由新加坡国人为先党的秘书长谭吉赛领导,并计划在选举中推出约30名候选人。四个党派争取在本月底进行登记入盟。

  国人为先党在这四个党派中的影响力相对较大,由前新加坡民主党党员、2011年新加坡总统候选人陈如斯(Tan Jee Say)所创。在2011年的总统选举中,虽然最终落选,但考虑到他所面临的其他三位对手均为新加坡执政党——人民行动党的党员,最后还是获得了25.04%选票这一不俗的成绩,这次选举也给他带来了较高的知名度。从陈如斯的宣传主张来看,他的重要理念就是要平衡作为新加坡唯一大党的人民行动党。所以,依靠着陈如斯自身的影响力,为其创立的国人为先党带来了较高的关注度。而竞选联盟其余的三个党派(革新党、人民力量党和民主进步党),目前来看在新加坡全国的政治影响力甚微,关注人群较少,想要获得更高的关注度和影响力,选择与国人为先党联合也在情理之中。

  一、新加坡政党格局的历史发展与现状

  人民行动党作为新加坡第一大党,在新加坡执政已有六十年之久,对新加坡整个国家的发展和塑造,可谓重若丘山。1954年,人民行动党作为独立性政党正式登上政治舞台。在1959年大选中,人民行动党获得重大胜利,于51个议席中获得43个席位,而与之竞争的人民联盟、华巫联盟及无党派人士仅分别获得4席、3席和1席,这也奠定了新加坡一党独大格局的雏形。在此之后,人民行动党经历了其执政之路的一系列考验,而反对党也在不断壮大,甚至一度动摇新加坡一党独大的政党格局。在1963年的竞选中,社会主义阵线成为国会最大反对党,在51个议席中拿大了13个席位,而人民行动党比上一次选举减少了6个席位,仅拿到37席。

  在此之后,由于上个世纪六十年代世界大环境整体”向左转“,各国的左派政治运动此起彼伏,社会主义阵线作为左派政党的一员,采取了当时看来貌似可行的方式,即放弃议会斗争,走向街头政治,在1963年获得国会席位的社会主义阵线党员或者辞职,或者并未就职。与此同时,人民行动党则趁机扩充在议会的力量,并利用行政、司法、立法等建制力量对社会主义阵线进行打压,使得社会主义阵线遭遇了重创,部分重要党员选择了出国避难。1968年,新加坡迎来了从马来西亚独立之后的第一次大选,人民行动党这时已经有了相当的力量来影响选举的进程,比如通过对选区的重新划定,来分化和击破反对党联盟,保持自己的得票率。本次选举人民行动党以86.72%的得票率拿下了所有的国会议员席次,这也是之前社会主义阵线等左派政党放弃议会斗争的结果。至此,全新加坡没有一个反对党有足够的力量挑战执政的人民行动党,基本上奠定了新加坡人民行动党“一党独大”的政党格局。

  作为执政党的人民力量党,李光耀作为其党内领袖发挥了重要作用,一方面,他通过严厉和精妙的政治手段排除异己,充分整合了新加坡的社会资源,逐步控制新加坡的政治、立法甚至是意识形态。另一方面,通过借助经济全球化及产业大分工的浪潮,抓住机遇,精准定位,实现了新加坡经济的发展和腾飞,使他个人与所在的人民行动党深得民心,进一步巩固了人民行动党的执政地位,新加坡“一党独大”的政党格局更加稳固。

  进入八十年代后,国际社会交织着动荡与发展,西方政体的价值观念得到更深层次传播,世界上不断有威权政体或极权政体被颠覆,这也不可避免的会影响新加坡的政治生态。在1981年的国会选举中,人民行动党虽然继续当选为执政党,但由于工人党在补选程序中胜出,虽然工人党在这次选举中仅获得一个席位,但毕竟使得人民行动党自1968年独霸国会的局面被打破。随后在1984年的国会选举中,人民行动党又一个席位被夺走,新加坡工人党与新加坡民主党共夺得两个席位,且得票率均超过30%。在随后的历次大选中,反对党均夺得极少数席位,人民行动党总体上在国会保持着压倒性优势,甚至在2001年还达到了得票率的一个顶峰,以75.29%的得票率获得了国会的82席(当时国会共有84席)。这表明新加坡“一党独大”的政党格局在制度化的运行过程中保持稳定。

  但是,随着新一代选民的出现与成熟,新加坡“一党独大”的政党格局仿佛被撬动,这一代的选民与他们的前辈有所不同,他们出生在总体富足和安宁的时代,没有经历过新加坡从无到有,由穷变富的大发展时期,更无从切身经历和体会人民行动党在那个时候的行政能力和成绩,加之多元化的思想观念在他们心目中生根发芽(并非仅只传统的西方自由民主思想,也有一些新马克思主义等思想),对执政党的要求日新月异,所以他们看起来并没有之前的选民那么为人民行动党“卖帐”。在2011年的大选来看,人民行动党的得票率创历史新低。工人党、民主党、人民党、民主联盟、革新党与国民团结党等六个反对党同人民行动党竞逐国会87个席位。反对党共夺得6席,作为执政党的人民行动党得票率仅为60.14%。不过即便如此,从结果来看人民行动党仍然对反对党保持着压倒性优势,虽说以人民行动党为绝对主导的政党格局有了小程度的变化,但并未发生实质性和根本性的改变。

  截至到2019年11月,新加坡共有30个合法政党。除了人民行动党外,其余政党在政治层面的影响力甚微。但是在这些小党之中,又属新加坡工人党,新加坡民主党和新加坡民主联盟的影响力相对较大,且对执政党有着一定程度上的挑战。工人党是目前新加坡最大的反对党,于1957年11月创立,奉行社会民主主义的理念,主张通过议会斗争的形式为劳工阶层谋取利益,其目标除了要争取成为新加坡的执政党外,也希望废除雇佣制度,并制定有利于劳工阶层的法律。工人党自80年代以来在新加坡选民中的影响力逐步扩大,在历次选举中均获得席位(在新加坡的政治生态中,能获得席位的反对党在小党中已经算很有影响力)。新加坡民主党成立于1980年7月,主张反对党实现联合,打破人民行动党一党独大的政党格局,并积极争取工人的支援,且在新加坡精英阶层有着一定的影响力。民主党曾在1991年的国会大选获得三个席次,成为当时最大的反对党。而新加坡民主联盟则于2001年7月成立,是一个比较新兴的政党,是由原先的四个反对党组合而成。其目标与新加坡民主党有类似之处,主张顺应选民要求,促成一个团结、有效的阵营与执政的人民行动党竞争。

  二、“一党独大”格局形成的原因

  分析新加坡的政治系统较为复杂,无论是新加坡的政体、政党还是其他政治要素,都有着其较强的独特性。新加坡究竟为何会形成“一党独大”的政党格局,目前学术界有着较大的争议,但综合来看,无外乎是以下三个方面。

  第一,新加坡的政治文化与其历史的发展有着密切关系。作为一个被英国殖民约140年的东南亚国家,新加坡的政治文化兼具东西方要素,既非完全意义上的西方代议制,也与所谓传统的东方威权体制有着明显差别,可以说,他吸收了西方式的代议制、差额选举制及多党竞争制等作为其政治的“外壳”,再根据自身国情和历史的发展形成了“精英治国”、“家长政府”等作为政治的“内核”。在强调国家利益和社会秩序至上的同时,实行”威权主义“和”有限民主“,倡导儒家思想、”亚洲价值观“和”家长制“的管理模式。而“一党独大”的政党格局,不仅契合东方威权政体的内涵,同时也与英国殖民统治秩序有着异曲同工之妙。所以,“一党独大”政党格局的形成,一定程度上可以认为是新加坡政治文化与历史发展的必然结果。

  第二,从人民行动党的成绩来看,在人民行动党“两李一吴”的领导下,新加坡在实现经济腾飞,政治高效,政府廉洁,社会安定及民生建设等方面取得了近乎完美的成绩,在人民行动党的领导之下,新加坡成功克服了生存问题,解决了对其致命的能源危机,建立了完备的国防安全机制,且能获得“东亚四小龙”的赞誉,是继伦敦、纽约、香港之后的第四大国际金融中心,建立了以生物医药,精密加工、化学化工,能源加工与生产等发达的产业支柱。在社会民生方面,人民行动党执政下的新加坡以高效的行政、廉洁的政府和严格的法治,实现了社会的长期安全和稳定。更重要的是,在对待国内金融、地产等资本力量方面,人民行动党以其铁腕的手段成功防止了上述力量对国内民生政策的影响和干预,使新加坡实现了“居者有其屋”等理想的状况,形成了新加坡独特的“国家资本主义”。所以,新加坡在人民行动党执政下的发展,国内大多数选民有着切身的经历和体会。这让人民行动党在新加坡公民的心目中有着崇高而独特的威望,历次大选中选民支持人民行动党也在情理之中。

  第三,从人民行动党所使用的政治手段来看,成功将反对党的力量限制在了一定范围内,使其无法壮大到威胁人民行动党执政地位的状态。人民行动党在新加坡执政多年,已经成功整合了新加坡的政治资源、经济资源和社会资源,在这些领域有着较强的力量。通过其影响立法的优势,出台了多项有利于其竞选的法案。例如具有新加坡特色选举制度的集选区制,规定了在集选区参选的人员必须几个人组成小组集体参选,并且每一小组必须具有少数族裔的人参加(如马来裔、印度裔或欧亚混血裔),若该小组的得票等于或超过51%,则该小组所有人全部当选。这虽然有利于保障少数族裔参与政治的权益,但更有利于本身在国会占据绝大多数的人民行动党参选。不仅如此,人民行动党也常常利用其主导制定选举规则的权限,在大选之前突然改变选区的划分,这也会给反对党准备竞选的工作带来不小的负面影响。另外,人民行动党也会利用其行政力量和国家司法的力量,对媒体和舆论进行一定的限制,这减少了很多不利于人民行动党的舆论影响。并使其为自己的竞选服务。

  三、四党联合,对“一党独大”有影响吗

  从新加坡“一党独大”的政党格局的历史发展和形成原因来看,其已经成为了新加坡政治文化的一部分。新加坡的成功与其在新加坡长期实践中的不断发展,也证明了在过去和现在符合新加坡的具体国情,并已经走向了制度化层面,使得独大的人民行动党更具有权威与合法性。

  而从新加坡历次的政党变革来看,弱小政党的联合也是常态,每次联合虽然都会有很大的声势,且所谓“民意测验”也似乎有利于反对党的参选,但每次选举的结果都会显示出人民行动党继续保持其“一党独大”的政党格局。虽然在数次选举中都有部分反对党获得小胜,得到几个席位,但是总体来看并达不到动摇的程度。所以,这次以国人为先党为首的四党联合,尽管在政治造势方面有着一定的影响力,但明年的选举结果并不会有根本性的变化,无非就是反对党多获得或者丢失几个席位。新加坡以人民行动党为主导的政党格局,在短期之内并不会发生结构性的改变。

  (郑宽,海国图智研究院研究助理,中文出版物《东南亚观察》编辑,研究兴趣:地缘政治学,国际关系与国际法,次区域安全合作机制)

  【参考文献】

  [1]刘媛,古洪能.新加坡小党生存的原因及其对国家治理的启示[J].广西社会主义学院学报,2019,30(1):46.

  [2]马福运.中国学者视野中的新加坡政治体制及其启示[J].江西师范大学学报,2019.52(1):42.

  [3]吕元礼,张彭强.新加坡人民行动党长期执政的底气何在[J].人民论坛,2018,6(2):36-37.

  [4]赵燕.新加坡人民行动党“威权主义”执政模式评析[D].河北:河北师范大学,2012.

  [5]吴文.新加坡国家治理能力研究[D].上海:上海师范大学,2019.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