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 Google
  • 百度

两岸交流

首页 > 中国治理 > 港澳台治理 > 两岸交流

郑剑:台湾再次面临何去何从大问题

作者:郑剑

来源:中国评论新闻网

来源日期:2019年09月03日

本站发布:2019年09月03日

点击率:328次


海峡两岸关系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全国台湾研究会理事郑剑(中评社 海涵摄)
  中评社北京9月3日电(记者 海涵)海峡两岸关系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全国台湾研究会理事郑剑日前表示,在中美战略竞争时代、在“台独”分裂势力深度分裂两岸的累积效应达到相当程度的时下,两岸关系也回不去了,回不到两蒋时代,也回不到马英九时代。面对变局,海峡两岸要以更具前瞻性、长远性的眼光看待和处理两岸问题。 

  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去年11月访华时讲过一句颇有远见、也颇令人伤感的话,就是中美关系再也回不到从前了。郑剑认为,基辛格先生此论断的基本内涵可能有二:一个是中美关系回不到特朗普执政前的状况,既回不到奥巴马时代,也回不到小布什时代;另一个则是中美关系也未必能回到中美建交前的冷战态势,实现中美关系再平衡的机会之窗远没有关闭。 

  由此联想到目前日益凶险的两岸关系,那么两岸关系还能不能回到过去了?能回到国民党2008年至2016年重新执政时代那种热络状况吗?或者是会回到两蒋以冷战对抗为主旋律的时代?郑剑指出,在中美战略竞争时代、在“台独”分裂势力深度分裂两岸的累积效应达到相当程度的时下,两岸关系也回不去了,回不到两蒋时代,也回不到马英九时代。面对变局,海峡两岸要以更具前瞻性、长远性的眼光看待和处理两岸问题。 

  郑剑认为,两岸关系回不到过去,究其原因,有以下几点: 

  首先是因为时代发生了新的变化,人类社会正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业已进入新的时代。郑剑指出,这个新的时代,是世界格局之变、意识形态之变、文化文明之变,不同国家、意识形态、文化文明的地位及影响力正在发生历史性的态势转换。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大陆的政治社会结构发生了深刻的变化,中国共产党的治国理政方式也发生了深刻的变化。由此,大陆方面处理两岸关系的方式也回不到过去了。在未来的岁月里,就是要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进程中实质推进祖国统一进程、完成祖国统一大业。其间,反“台独”依然任务艰巨,但“反独”与促统融为一体、协同推进。这是奋斗目标,也是战略,是阳谋。2020年选后,无论对于可能第三次上台的国民党、可能执政的“第三势力”,亦或不排除继续连任的民进党,大陆方面都未必会再用传统的方式处理相关问题,新的时代必然会有一系列新的积极主动作为。这一点,想必民进党已经有深刻体会了;2015年11月国民党执政末期的“习马会”,也是这种变化的一部分,那次见面在以往相当长一段时期都是不可想象的。

第二,两岸关系相当程度受制于中美关系,中美关系回不去了,两岸关系便也回不去了。郑剑说,在中美战略竞争新关系架构下,就台湾方面而言,中美关系的历史性变化必然折射到其两岸政策上,包括对两岸政治关系、经济关系、安全关系、战略关系相关问题的定位和处理,其中对度的把握直接影响到其政策倾向。假如秉持依美、亲美的战略思维,反而会造成两岸关系更大的动荡。正确把握这个度,需要眼光、胸怀、魄力。中国历来有抵御外侮的传统,这是中华民族精神的精髓之一。所以在中美战略竞争时代,挟洋自重最为中华民族所鄙视;台湾当局的每一个选择,历史都会记得更清晰,是在民族复兴关键时刻帮一把,还是打黑枪、谋不当之利,不能短视。 

  第三,两岸经济社会关系结构悄然改变,建立更紧密的全面关系成为两岸关系向前发展的客观推动力。郑剑说,两岸融合发展不是今天开始的,1987年两岸交流大门一步步打开之日,就是两岸融合发展的开启之时。30多年了,两岸融合进程进入了结构性变化的时代、质变的时代。大陆的综合优势更大、两岸的产业合作更紧、两岸同胞的生活工作联结更密,由此形成稳定台海局势的强大原动力,以隔绝、对立的思维处理两岸关系,不得人心。目前民进党利用香港事态拉选票、拼连任、推“台独”,是向末路狂飙,假如再这样搞四年,民进党会死的比2018年“九合一选举”还惨。民进党死的惨固然是件好事,但关键是台湾老百姓还要继续受苦,这是不能容忍的。台湾百姓不能容忍,大陆也不会容忍,正如香港的事态不会任其发展一样。 

  第四,令人遗憾的是,随着时间的推移、矛盾冲突的积累、种种积怨的加深,不思变革的传统民进党回心转意的机会之窗正在慢慢关闭,建立与中国共产党之间互信的机会之窗也在慢慢关闭。郑剑说,对于在香港问题上“捡到枪”“捡到炮”甚至“制造枪”“制造炮”的民进党来说,如何能奢望其会与致力民族复兴的中国共产党建立起互信!况且据说蔡英文还是党内所谓“温和理性”势力。此外,对民进党以外其他政治势力及其政治代表而言,那种某种程度上的予取予求的机会、投机的机会、用空头承诺换取经济实惠的机会,原本就不存在,今后更不会存在。 

  第五,国民党也发生了新的变化,也不是马英九执政时期的国民党了。郑剑表示,我们看到,国民党内最有影响力的人物,恰恰是最不像传统国民党的人,是所谓“非典型国民党”。“非典型国民党人”与对岸打交道的方式必然与传统国民党人有所不同。从这个意义上说,假如2020年国民党再次重新上台的话,因为这个党的变化所导致两岸关系回不去了的可能方向,有些破朔迷离。或许会比传统国民党趋向积极,或许趋向消极,端看新国民党人的眼光和视野了。 
 

   郑剑指出,“回不去了”的两岸关系究竟会是何种样态,目前看还是个变数,从台湾方面因素看,主要取决于哪个政治势力执政、政策选择如何。大体有三种可能: 

  一种可能是民进党二次执政强化版,即台湾当局越来越激进推进“台独”,两岸关系越来越动荡。集中表现在政治上的对立、经济上隔离、交流上的收缩、安全上的对抗、涉外关系上的“战端”等。假如民进党继续执政的话,就是这样一种前景。其危险性在于,将导致两岸互信遭受毁灭性打击、台海局势高度不稳定、和平发展大局受到实质挑战、战争风险陡升,进而冲击亚太地区和平稳定。由此产生长远的政治、安全、经济、社会后果,会更严重,将在未来更长时期的两岸关系中形成更大变数和乱数。 

  第二种可能是反民进党势力或蓝营执政,但继续跟着民进党配合美国对华战略竞争的思维走。这也是一条危险的道路。这里的关键,是台湾当局如何定位两岸关系与台美关系的轻重缓急或位置高低。台湾当局无非四种选择:一种是台美关系高于两岸关系,一种是两个关系相对平衡但略向台美关系倾斜,一个种相对平衡但略向两岸关系倾斜,一种是两岸关系高于台美关系。假如采取用大陆平衡民进党“台独”的压力、用美国平衡大陆促统的压力成为一种战略手段甚至思维模式的话,将无助于两岸互信重建,终究会走不下去的。当然,我们希望中美关系峰回路转。这样的话,整体形势就会发生有利两岸关系的变化,台湾方面也就好选择了。 

  第三种是超越国民党重新执政的2008年底2016年时代,在思维框架上进入民族复兴的新时代。新时代是中国大陆给世界的原创概念之一,是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时代。新时代要有新思维。习近平讲民族要复兴,民族必然复兴;两岸要统一,两岸必然统一。台湾方面也是不是应该思考其中的深刻内涵,更加的改革开放、更加的交流融通、更加的面对现实、更加的务实求实?这种对过去时代的超越,应该是最现实、最可行、最光明的道路。长远看,也有其必然性。我相信,今后无论岛内势力执政,终究会回到这条路线上来。只是希望此前能减少其中的曲折。 

  郑剑说,有人想,回到2008年国民党重新执政的时代不是很好吗?实际上,那个时代远不是两岸关系的理想境界。众所周知,正是在那个时代,两岸政治议题的岛内逐步成为不可触碰的禁忌,两岸经济关系被进一步上升到政治层面,蓬勃向前推进的经济交流合作机制在“太阳花学运”的压力下戛然而止;还有“台独”和“去中国化教育”的问题、台美关系的问题、台日关系的问题、和平协议的问题、台湾未来前途的问题,甚至一个中国原则内涵的问题,等等,原本不是问题的事项都成为问题了。“太阳花学运”遗毒甚深且广,目前依然深刻影响着岛内相当部分群体的思维。当然,台湾也为此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广大民众是有感的,不然就是不会有“九合一”选举的颠覆性结果。目前,激进势力正把香港同胞向越来越“有感”的状态推进,真诚地希望港人擦亮眼睛,汲取台湾的教训。 

  最后,郑剑总结说,两岸关系回不去了,当前内外形势下,台湾确实再次面临何去何从的大问题。在两岸关系上,这里面有拉近和分离两种力量在竞争。短期看,是分离力大,不仅绿营,蓝营、中间阵营似乎也有相当的势力主张更依靠美国。但长期看,还将是拉近力大,因为美国对台也有经济竞争、大陆在世界经济中地位上升的趋势不会逆转、两岸经济统一走在政治统一前面的态势不会逆转。希望台湾某些人目光放长远一些,至少要更加理性务实一些,如此一来,这样两岸关系就不至于走太多的弯路。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