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 Google
  • 百度

城市管理

首页 > 中国治理 > 专项治理 > 城市管理

“摩天楼热”与内向化城市发展战略的缺失

作者:吴向宏

来源:南方网

来源日期:2011年06月14日

本站发布:2011年06月14日

点击率:380次


  据报道,一份新推出的榜单显示:中国正在成为世界第一摩天楼国家。当前全球十大高楼中,中国就有5座。未来三年,平均每5天就有一座摩天大楼在中国封顶。5年后中国的摩天大楼总数将超过800座,达到现今美国总数的4倍。(6月7日《东方早报》)

  为什么中国会出现摩天楼热?有人可能会归咎于中国人好大喜功、爱争面子等文化因素;有些人可能会把这和地方“土地财政”联系起来。我的判断则是:绝大多数摩天楼是和地方政府的“招商引资”战略相关联的。有关调查指出,中国大陆地区已建成的前50名摩天大楼中,房地产企业占了一半。这和世界其他地区,摩天楼多是企业自建、自用的总部,有明显不同。而据我所知,其中应当又有相当部分,是地方上的主要房地产商,在当地政府支持和授意下盖起来的。这更说明这些摩天楼的主要职能,是所谓“筑巢引凤”,用来吸引外地企业到本地设立总部、研发中心等等。许多这类摩天楼都冠以“国际××中心”、“环球××中心”的名号,佐证了它们的这种外向型目的。

  那么,为什么中国诸多的地区和城市会一哄而上地执行这种外向战略呢?这里不排除一种赌徒心理,即吸引来现成的大资金就能一步到位,实现跨越式发展。但我以为一个更重要的原因是:中国从现代化进程启动以来,一直就缺乏内向化、本土化的发展战略。它已经成为很多决策者的一个思维盲点。

  所谓本土或内向化,就是城市的资源配置、制度设计、公共服务和产业结构,优先由本地人提供并服务于本地人。内向化、本土化其实是大多数城市的最自然的发展取向。与之对应的是全国性甚至国际化的大都市,它们具有超区域的辐射能力,其利用的资源远远超出地域范围,其服务对象也远远超出地域范围。按道理,外向都市应当只需少数,承担此角色者也需要具备特定条件,往往是外海内河大港口、铁路枢纽等物流中心,或者是矿产资源中心,或者是全国行政中心。而本土化或内向化策略,既适用于有一点规模的大型城市,更适用于无数二线、三线中小城市。但在中国,不但稍有规模的大型城市无不在争做“国际化大都市”,连二线、三线城市的规划图挂出来,也都是设想了几百公里甚至上千公里的经济辐射能力,豪言要成为“区域中心”等等。或许是我孤陋寡闻,但我从来没有见过哪位中国城市的管理者,在介绍城市规划时,会喊出“我们这个城市的主要定位就是做好对本地人民的服务,促进本土企业的成长,解决好当地的就业……”

  本土化、内向化战略基本缺失,在我看来,首先和国家战略层次上的导向偏颇,不无关系。长期以来我们在国家战略上都是强调“全国一盘棋”,虽然放弃计划经济已经多年,但在规划层次上这个思维习惯并没有改过来。我们还是喜欢在地图上指指点点,动不动就是几横几纵,几条几带,西边的能源往东输,南边的资源往北调。谁搞农业、谁搞工业、谁负责生态、谁产出资源,都条条块块予以分割———我不是说功能区规划不应该做,恰恰相反,很应该做。但问题是,我们的规划过分强调不同功能区之间的协同、互补关系,过分强调统筹,而完全忽视了同一个功能区内部的内生发展和自主增长才是基础。

  其实一个地区也好,一个国家也好,如果你内部的自主增长体系不完备,完全依赖相互贸易投资来互补,怎么可能持续增长呢?一个地区,一个城市也应当是这样。内生自主增长体系应当是基础,区域间合作一体化和全国范围内的功能区规划应该是在这个基础上锦上添花,而不能反客为主。如果按那种自上而下的规划思路,美国硅谷地区根本就不该搞高科技产业。当地气候宜人,但水资源短缺生态环境脆弱,应该优先规划成生态旅游产业区啊!受这种统筹规划的思路影响,我们的很多城市领导人,无论本市大小,也倾向于过分强调把自己的城市摆在区域、国家甚至全球的大视野下来思考发展战略,过分强调对外的协作和辐射。

  其次,缺失本土化战略,也和我们的城市和城镇,尤其中小城镇,缺乏地方自治传统有很大关系。因为管理者要向上负责,当然也就倾向于选择那些“有显示度”的发展策略,而忽视本土居民的发展诉求。针对这个话题,我两年前就曾经提出过中国地方城镇走自治化发展道路的设想,这里就不重复了。

  总之,中国的国家战略和城市发展策略在强调全局视野、统筹规划的同时,要适当把注意力放到本土化、内生化的发展方向来,着重建立一个城市区域内部的良性经济循环体系,而不总是试图诉诸外部助力。如果更多城市向这个方向侧重,就不会有那么多一哄而上的国际开发区、环球科技园,中国的“摩天楼热”也就自然会降温了。

  (作者系商界从业人员)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