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 Google
  • 百度

城市管理

首页 > 中国治理 > 专项治理 > 城市管理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座城中村

作者:果冻

来源:南方网

来源日期:2011年06月16日

本站发布:2011年06月16日

点击率:356次


  汪洋书记率广东省代表团在意大利就推进文化建设进行专题考察时感慨道,佛罗伦萨、威尼斯、米兰等意大利城市之所以能够成为闻名世界的历史文化名城,关键在于对传统文化遗产和城市独特风貌的精心保护、科学管理。汪洋书记进而指出,我们的城市,不仅老城、老街、老屋这些承载着历史记忆的建筑符号不能因为扩张而一味推倒重建,而且广州可选择保留一个具有代表性的城中村,留下城市快速发展的印记(昨日《南方日报》)。

  昨日,有媒体就此采访了本地的一些学者和市民。石牌村、猎德村、聚龙村、小洲村……受访者每人心目中都有一个自己的“最有价值”城中村。

  “最有价值”城中村的标准是什么?有人选石牌,因为这里是广州最大、历史最长的城中村,全国闻名的电脑城又让它具有极高的知名度。有人因清代民居建筑群而选择聚龙村,有人因岭南民俗特色而选择小洲村,不一而足。李安说,“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座断背山”;对于那些有在城市欠发达部位蜗居经验的人来说,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座城中村。比如我自己,在海珠区求学多年,对凤凰村和下渡村感情深厚。若只能选一座保留,即便是民主海选一人一票,手心手背都是肉,到底选哪个还真教人犯难。

  提起城中村,往往让人联想到“一线天”、“握手楼”,那里意味着廉价的房租、坑蒙拐骗、三教九流。我不喜欢“城中村”这个词,因为听起来好像“眼中钉”、“肉中刺”,皮肤上的一道疤。恰恰相反,城市道路旁偶尔出现、大字榜书题写村名的牌坊提醒我们:先有村才有城,是村孕育了城。况且,对于初来乍到花城者,它也是梦想起步之处——— 比如,提到石牌,多少人说:据说当年丁磊也住过这里……

  我的意思是,提旧城改造、本土文化保育,首先得打破观念上“城”与“村”的不平等。改造并不是因为城中村建筑参差不齐、面目可憎,与周边高楼大厦“不协调”;也不是因为城中村藏污纳垢,聚集了许多非我族类。改造是为了让“城中人”享受的福利、基础设施和市政服务,“村里人”也能享受到。否则的话,城中村保育会“以貌取人”——— 哪里建筑漂亮、出过名人就保留哪里,如此,谁来聆听那些不知名却有着悠长历史,乡野深处城中村的呼唤?

  广州艺术家张晓静、陈洲夫妇,几年来正在进行一项“城中村博物馆”计划。我在他们的工作室见到从杨箕村改造现场拾来的门牌,密密麻麻铺了一地。读到“潜龙里”、“积善里”、“择邻大街”这些消失的地名,你会觉得华夏路、华就路、华利路这些拍脑袋想出来的地名简直是笑话。我还拜访过大学城北亭村的民间书法家梁伯,书写成为他的生活方式,梁伯用抽象的书法线条,把祖传的大屋变成了一座乡间的视觉实验室。城中村的故事说也说不完,现在的情况是,媒体报道过的就有价值,没报过的就价值不大。122条村,哪可能村村上媒体。

  广州市常务副市长苏泽群说:“将广州城市化进程中的历史,用城中村和各种实物、资料等方式记录保存下来,也是一种城市文化。”既然村村都有值得流传下来的故事,不妨让我们拿起手中的数码相机、录音笔、摄影机,做一名民间的文化志愿者。保存城中村的历史,就是保存你我自己的记忆。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