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 Google
  • 百度

香港回归

首页 > 中国治理 > 港澳台治理 > 香港回归

戴庆成:港《逃犯条例》大规模游行再现原因

作者:戴庆成

来源:联合报

来源日期:2019年06月12日

本站发布:2019年06月12日

点击率:8838次


香港民主派星期天发起的反修订《逃犯条例》游行活动,主办方声称有103万人参加,警方则说高峰时期有24万人。两个数字差距很大,但毫无疑问仍是过去十余年来最大规模的一次游行。人们不禁要问:香港沉寂三四年的抗争运动为何重燃?

民间普遍的看法是,大部分港人害怕《逃犯条例》修订一旦通过,香港将与中国大陆城市无异,港人不再享有香港司法制度保障,动辄被移交大陆受审,所以愤怒地上街表达不满。

我在游行当天接触的示威者中,不少人持有这个看法。一名参加者忧心忡忡地描述大陆政府日后会罗列罪名,要求港府把港人移交大陆;另一个游行者承认自己对修例内容不太了解,但他不忘补充:“中共说不会要求移交政治犯回大陆审讯,根本是骗人的鬼话。”

恕我直言,这多是一些不必要的忧虑。毕竟,这项条例的门槛极高,是针对在中国大陆、台湾、澳门犯了七年以上重罪的逃犯,与绝大多数港人基本上没有任何关系。

可另一个疑问也随之而来,在信息透明的香港,为何港人普遍对修订《逃犯条例》一事仍存有许多误解?他们为何对泛民各种夸张的宣传和言论信以为真?

1768年,中国社会曾突然出现一种称为“叫魂”的妖术。据说术士一旦对受害者的名字、毛发或衣物作法,就可致他于死地。这股没有科学根据的妖风,竟然令中国社会陷入歇斯底里状态,老百姓无时无刻都严防自己成为受害者。最后证实,所谓的“叫魂”不过是一场庸人自扰的闹剧。

西方学者孔飞力曾针对这个现象撰写了《叫魂》一书,指“叫魂”大恐慌凸显了一个现象:清朝中叶以后,政府管治开始出现危机,民众对政府不信任。绝大多数人由于没有接近政治权力的机会,于是抓住“叫魂”这个偶尔出现的机会,想方设法改善自己的处境或打击敌人。

因为历史缘故,很多年长香港人是上世纪逃亡到港的反共人士,即使后来移民到香港的,也多是对中国中央政府没有好感的大陆人。长期以来,香港社会中有不少人对大陆情况的了解,仍停留在几十年前。恐共情绪在香港一直都有市场。

近来香港社会出现反修订《逃犯条例》的情绪,和距今两百多年的“叫魂”事件几乎是同出一辙。按道理说,稍有头脑的人都能看出通过《逃犯条例》修订等同香港完全沉沦的说法并不可信,但部分港人的恐共情结之深,已到危险的临界点,他们根本不相信引渡回大陆的人会得到公正审判。无论港府如何向公众保证被引渡者的人权将获得保障,这种缺乏信任的情况始终没改变,于是很多人在泛民的号召下纷纷上街抗议。

換言之,对中共信任不足,才是社会广泛反对港府修订《逃犯条例》的根本原因。另一个原因则和近两年北京强硬的对港政策有关。

不消说,北京当局过去两年用释法、监禁等不同方式,成功打压了激进本土派和“港独”派的气焰,令其陷入进退失据的困境——既进不了议会合法抗争,又无法在街头暴力抗争。与此同时,香港过去多年因为政改及社会问题而累积的民怨,一直未获解决。

面对社会怨气持续积累,港府近两年仍无法提出针对性的良方。以楼市为例,楼价在最近一段日子又创下新高,年轻人只能望“楼”兴叹。这股来自对政治和民生不满的两股怨气,宛如气球,这一边被政府强行挤压下去,但早晚会在另一边膨胀并爆发出来。

可以说,香港再爆发大规模游行,内里有很复杂的因素。港人对大陆政府严重不信任,加上近年被打压积怨颇深,都是远因。这些因素就像火药桶中的火药,慢慢进入一触即发的状态。

修订《逃犯条例》就是点燃火药桶的那一根火柴。这根火柴,在香港民主派炒作,企图为年底区议员选举造势,以及欧美国家的介入下,终于通过星期天的游行爆发,最后甚至演变成小规模的暴力冲突。若港府不好好深入了解个中原因,恐怕将无法避免同类事件再次发生。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