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
  • 百度
  • Google

全球治理

首页 > 国外选举与治理 > 全球治理

全球疫苗免疫联盟掌门专访:“中国加入COVAX是非常积极的进展”

作者:王昉

来源:FT中文网

来源日期:2020年10月21日

本站发布:2020年10月21日

点击率:96次


随着中国本月宣布加入“全球新冠疫苗获取机制”(COVAX),这一旨在确保在各国之间公平分配新冠疫苗的多边合作机制已覆盖超过180个国家、全球三分之二人口。

中国在截止日期前最后一刻的加入,对COVAX是重大利好,但也凸显了这一机制在推进过程中遇到的诸多挑战。由于较高收入国家加入这一机制的意愿并不强烈,COVAX曾不得不推迟截止日期,并修改计划、向参与国提供更灵活的疫苗购买选项。但迄今美国和俄罗斯这两个大国仍未加入。

COVAX是历史上各国首次针对一场全球大流行病结成的疫苗联合采购机制,目的是确保一旦有新冠疫苗面世,参与国、尤其是其中的中低收入国家也能公平获取,而不是任由富国全球“扫货”,穷国一剂难求。其近期目标是在2021年底前,在参与国之间公平分配20亿剂新冠疫苗,覆及这些国家中最脆弱的人群,包括前线医护人员以及因年龄和前期病史而最受病毒威胁的人——他们占到各国约20%的人口。


这一机制由全球疫苗免疫联盟(GAVI)、世界卫生组织(WHO)和流行病防范创新联盟(CEPI)共同牵头。GAVI首席执行官赛斯•伯克利(Seth Berkley)称之为继“巴黎气候协定”之后,全球最大规模的多边合作机制。

虽然理想高蹈,但COVAX自6月启动后,就面临与多边主义相对的“疫苗民族主义”的挑战。在过去几个月间,随着数个新冠疫苗进入临床试验阶段,美国、英国和日本等多个发达经济体纷纷与疫苗制造商签署双边购买协议,以确保本国疫苗优先供应。特朗普政府认为美国完全有能力自行完成新冠疫苗的研发,因此拒绝加入这一多边机制。中国在加入前的犹豫不决,也被外界广泛解读为,是因为中国不仅希望确保本国疫苗供应,此前还曾向一些邻国和“一带一路”国家做出过双边的疫苗供应承诺,因此不愿意被多边机制束缚住手脚。一些知情人士曾表示,COVAX没能说服一些国家相信,它们能通过这一机制以更快的速度、更便宜的价格获得疫苗。

从某种程度上说,COVAX是在试图与这些双边购买协议“赛跑”。它的工作机制是,吸纳尽可能多的参与国,鼓励这些国家做出疫苗购买承诺,并支付一定比例的定金。凭借庞大的集体购买力,COVAX可以选定几种有希望尽早面世的疫苗,给生产商提供资助,加速研发和生产过程,锁定疫苗供应份额,并压低价格。

COVAX包括两个部分:90个较高收入国家以自有资金,通过这一机制购买疫苗,另外92个中低收入国家则通过COVAX为它们筹集的捐款(一个名为“AMC”的机制)获得疫苗。针对后者,COVAX的目标是在2020年底前,从主权捐助者及慈善机构和私营部门获得20亿美元捐款。

COVAX宣称拥有世界上规模最大、最多样的新冠疫苗组合。它目前已在支持9种新冠疫苗的研发,其中8种已进入临床试验阶段。此外它还在评估另外9种可能在未来纳入COVAX机制的候选疫苗。今年8月,印度血清研究所、GAVI和盖茨基金会宣布,将确保多达1亿剂阿斯利康或诺瓦克斯公司的候选疫苗,如果获批,将通过COVAX机制以每剂3美元的价格提供给低收入和中等收入经济体,必要时还可增加购买量。阿斯利康公司6月还宣布,保证向COVAX机制提供3亿剂成功的候选疫苗。

秉持“除非人人都安全,否则无人会安全”的理念,COVAX强调疫苗在参与国之间的公平分配。根据其章程,任何一个参与国都不得购买超过本国人口20%以上数量的疫苗,除非其他参与国也已获得了占人口同样比例数量的疫苗。

近期,FT中文网就COVAX机制、疫苗研发、“疫苗民族主义”等问题,以书面方式专访了GAVI首席执行官赛斯•伯克利博士。他说:“疫苗是我们结束大流行急性期的最佳路径,而COVAX机制是实现目标的最佳方式。对较高收入国家而言,这个举措意味着双赢:你不仅肯定会有机会获得全世界最大的疫苗组合,也可以作为全球联盟的一部分参与谈判,把价格降下来,并且确保真正的全球获取。加入COVAX机制使各国最有机会保护本国人民中的最弱势者,而这又使全世界最有机会减轻这次大流行给每个人、每个社区和全球经济造成的影响。”

以下是伯克利博士与我们的问答实录:

FT中文网:可否简述COVAX机制迄今取得的进展?中国在最后一刻的加入,对COVAX 意味着什么?


伯克利:截至10月13日,已有超过90个较高收入经济体加入COVAX。除此之外,还有92个经济体有资格通过“预先市场承诺”(AMC)获得疫苗采购上的资金支持。中国目前已是COVAX的一部分,这意味着中国将通过COVAX为本国部分人口采购疫苗。这是非常积极的一个进展,为我们确保全球公平获得新冠疫苗的努力提供了更大动力。COVAX目前已有超过180个参与国,已启动与疫苗生产商的采购洽谈。

FT中文网:COVAX迄今通过AMC机制为92个中低收入国家获得了多少筹款?


伯克利:COVAX AMC设定了到今年年底前筹资20亿美元的初步目标,目的是为92个中低收入国家提供疫苗,并加快疫苗在这些国家的投放。我们迄今已筹集了18亿美元,距离这一目标的实现还有2亿美元。然而,到2021年底前,我们还需再筹集50亿美元,才能确保将这些疫苗分配给所需的人。COVAX AMC机制的设立,是为了确保中低收入国家不会因为支付能力不够,而无法获得新冠疫苗。如果这些国家的人们得不到疫苗,那么世界上大多数人也得不到保护,而疫情还会继续肆虐。

FT中文网:COVAX的目标是到2021年底前向参与国分配20亿支疫苗。您现在对这一目标的实现有多乐观?


伯克利:COVAX的目标是到2021年底前,获得20亿支安全有效的新冠疫苗,并向所有参与国在相同的时间段里,提供相同的候选疫苗,以期尽快结束这场大流行。其中,较高收入国家自行决定通过COVAX购买的疫苗数量,并支付定金。要按计划获得这20亿支疫苗,我们就需要拥有一个不仅在技术上,而且在地理上更加多元化的候选疫苗组合。我们对其中每个疫苗的了解越多,越能最大限度地提高这个组合的利用效率。任何一个疫苗一旦获批,COVAX将根据世卫组织的分配框架,按照公平公正原则进行分配,以确保没有一个参与的经济体会被落下。

FT中文网:如果没有COVAX机制,而是像过去那样,由各国自行获取疫苗,会发生什么?


伯克利:要在大流行期间确保各国公平获取疫苗,这个挑战要远远大于平常时刻。这是因为在同一时刻,所有国家都需要疫苗,不管富国还是穷国。因此,不论是定价、生产还是供应,每个环节的问题都要复杂得多。迄今为止,还没有一个全球性体系来监督疫苗的分配,而许多有能力按需大规模生产疫苗的国家也面临着首先向本国人民提供疫苗的压力。这正是GAVI与WHO、CEPI共同创建COVAX的原因。COVAX是结束新冠大流行急性期的唯一一个全球性的解决方案。

几乎可以肯定的是,疫苗面世后,短期之内会供不应求。对于参与国来说,COVAX意味着,不论它们有支付能力购买疫苗,还是需要援助,它们都能获得有保障的疫苗份额,而不会像十年前的H1N1大流行期间,被落到后面。此外,如果每个国家都寻求自行获取疫苗,这种竞争局面可能会导致原材料供应紧张,推高疫苗价格。

FT中文网:已有一些国家与疫苗制造商签订了双边供应协议。这些协议会不会影响COVAX从疫苗制造商获得足够多疫苗的能力,以及对这些疫苗的定价?

伯克利:已有超过90个较高收入经济体正式加入了COVAX,这意味着这一机制已正式开始运作。这些国家所做的购买承诺意味着,一旦一个安全有效的新冠疫苗问世,生产商就能立刻大规模生产,确保达到所需产量。我们正在着手与多家疫苗生产商签订正式协议,以确保它们向我们提供一定数量的疫苗。一些国家与生产商签订的双边协议,确实会减少COVAX能从生产商那里获得的疫苗数量,但目前我们的预测是,疫苗生产商将有足够多的生产能力,同时满足那些双边供货协议和对COVAX的供应协议。

FT中文网:可否谈谈COVAX目前支持的几种候选疫苗?它们是如何选定的?这个组合会发生变化吗?


伯克利:COVAX的目标是拥有一个广泛而多样化的疫苗组合。这意味着我们希望拥有基于不同技术、来自不同制造商和供应网络的疫苗,每一种都有着自己的一套研发和生产成本。目前COVAX支持的9种候选疫苗中,有8种正在进行临床试验,两种来自中国。它们是:

- Inovio,美国(临床一期和二期)
- Moderna,美国(临床三期)
- CureVac,德国(临床一期)
- 巴斯德研究所/默克/Themis,法国/美国/奥地利(临床一期)
- 阿斯利康/英国牛津大学,英国(临床三期)
- 香港大学,中国(临床前)
- Novavax,美国(临床一期和二期)
- 三叶草生物制药,中国(临床一期)
- 澳大利亚昆士兰大学/CSL,澳大利亚(临床一期)

此外,COVAX还在评估另外9种候选疫苗。它们未来可能纳入COVAX机制,并得到了比尔及梅林达•盖茨基金会的支持。然而,必须强调的是,COVAX对采购来自任何制造商的任何疫苗都持开放态度,只要这些疫苗能够补充现有的疫苗组合。

FT中文网:新冠疫苗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研发,这引发了一些担忧,更不要说在一些国家,疫苗研发被置于政治压力之下。这种超常规的研发速度可能会带来什么风险?


伯克利:从监管与政策的角度来看,对于正在尝试获得许可的所有新冠疫苗,安全问题都是不能妥协的。快速面世是通过尽早投资于扩大生产能力来实现的,而不能以牺牲安全评估和授权程序为代价。这些程序将确保对疫苗安全的持续监测。

COVAX通过投资于一个大规模的、多元化的、积极管理的候选疫苗组合,能帮助制造商立刻扩大生产能力,展开“风险生产”。所谓“风险生产”是指在疫苗还处于临床试验阶段、尚未获得许可之前,就开始生产。我们请求制造商进行“风险生产”,意味着一旦该疫苗成功,制造商就可以立刻提供我们所需的剂量。但如果该疫苗没能获得监管部门的批准,那么生产出来的疫苗也不会被使用。如果我们不进行“风险生产”,那么从临床成功,到制造商将生产扩大到所需规模,通常会有将近一年的延时。

FT中文网:盖茨基金会最近发布的《目标守卫者年度报告》指出,由于新冠疫情严重挤压各国卫生系统,一些针对其他疾病的疫苗的覆盖率在新冠爆发以来的几个月中急剧倒退到1990年代的水平。您领导的GAVI在这一方面做了哪些努力?

伯克利:GAVI原定于2020年在世界范围内开展68项疫苗引进和推广计划,其中有44项受到了新冠疫情的影响。新冠疫情以来,GAVI一直与各国政府和世卫组织、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等伙伴紧密合作,帮助成员国抗击疫情。其中一项举措是向GAVI成员国提供资金支持,并允许它们更灵活地使用这些资金,来确保被新冠挤压的卫生系统能够继续运转。这部分资金初期规模达到了2亿美元,未来我们还会提供更多。已有近50个国家通过这一举措获得了或开始申请获得新冠防疫资金。

FT中文网:在今年6月的全球疫苗峰会上,GAVI获得了超过预期的88亿美元捐赠。这是否说明,在新冠面前,各国意识到了合作的重要性?


伯克利:各国在支持GAVI使命上展示出了令人印象深刻的合作精神。当各国社会和经济因为新冠疫情而受到最严峻压力之际,各国政府承诺在未来五年内为GAVI提供88亿美元的额外资金,这让我们获得了前所未有的支持。我们为捐赠方对我们的信任感到自豪。这是对我们过去二十年所做工作的肯定,也是对疫苗在释放社会和经济效益方面的变革性潜力的肯定。这也表明,我们的公私合作模式作为一种多边合作机制,在改善全球卫生情况上,是卓有成效的。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