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 Google
  • 百度

高人之见

首页 > 网站介绍 > 读编往来 > 我们一同走过 > 高人之见

高人:我看《芳华》

作者:高人

来源:作者赐稿

来源日期:2017年12月30日

本站发布:2017年12月31日

点击率:2030次


  看了《芳华》,觉得很不错,称得上佳作。比起“娱乐至上”的各类综艺节目,还有那些抗战、内战、潜伏的正剧,“宫斗”的历史剧,尤其是搞笑搞怪的闹剧,都具有现实主义,有看头,也有嚼头,能提高人的认知——诸如青春美好的“芳华”绝不属于所有人,而这些“芳华”们心中的“美好”,也只是“饺子都吃腻了”的物质满足、”江山都是我们打下来的”精神层面。

  冯导以拍“贺岁”片成名,他能把离奇荒诞的故事,一本正经地演绎成观众的开心果,技术上不乏可圈可点的亮点。后来,他又以题材见长名世而牛逼烘烘起来进而敢怒敢骂简直就是北京“老炮儿”一尊了——譬如讲述1976年的《唐山大地震》,还有《我不是潘金莲》的“上访”,取材都可谓是“犯忌”的政治话题。《芳华》讲的故事,又以激情燃烧的荒唐疯狂岁月“文革”为背景,还涉及了那场教训教训南蛮小兄弟的“自卫反击战”,以及剧中人沦为“低端人口”艰难谋生的社会现实,绝对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显然不合时宜——该片一度被推迟档期,便是证明。

  但他对这类题材的处理,却缺乏深度,只是“触摸”了一下。

  就拿《芳华》来说,故事的背景是“文革”,但看不出“文革”所特有的“史无前例”因素对男女主人公命运的影响——

  譬如,那年代能参军的都是“红五类”,所以,影片中干部子弟对刘峰的使唤和开涮,对何小萍的欺负,只是在中国无时不有无处不在的“高端人口”对“低端人口”的歧视,不是“文革”初期“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喧嚣之时,红卫兵对“黑五类”“狗崽子”的侮辱与损害。

  还有刘峰情不自已“搂抱”林丁丁那一幕,甭说在当时,在中国,即便是现在,也会被骂“流氓”,起码也得进局子拘上几天,在美国,还有被起诉为“性骚扰”乃至“性侵”之虞!

  但刘峰还是幸运的,没被定性为“坏分子”,没被“批斗”,没被送去劳改,而只是“下放”到部队伐木,后来参战成了战斗英雄;对何小萍”“带‘病’演出”的惩罚,也仅仅是“调离”去了卫生队。

  ……

  总之,这些桥段,并非“文革”所特有,换成任何年代都行。

  这或许是电影受篇幅的局限,使得“文革”作为背景似嫌单摆浮搁,与故事情节缺乏内在关联,难以看出“典型人物”被“文革”这一“典型环境”所塑造的“典型性格”,不能像小说那样娓娓道来面面俱到。

  倒是那场伤亡惨重的战争背景,较好体现了上述文艺创作的原则:战争带给刘峰和何小萍的厄运是:一个丢掉了右胳膊,老婆跟别人跑了,做点“低端”营生,还被联防队中的“草泥马”们欺负和刁难,一个经受不住战争血腥的刺激,精神一度彻底崩溃,两人只好相依为命搭帮过日子。这与当年《高山下的花环》的热映、一曲《血染的风采》风靡全国的情景形成巨大反差。影片中刘峰的假肢被扔在地上,何小萍在草地上独自翩翩起舞,以及最后俩人依偎的特写,不禁令人唏嘘,也令人感慨:硝烟散尽,往事如烟。政治,多是“彼一时此一时”的东西啊!

  上述“触摸”之说,颇有“站着说话不腰疼”之嫌。其实,我还是体谅编导的难言之隐的。众所周知,这些题材,都是历史和现实的疮疤,虽说无法把它们全给“虚无主义”没了,但人人心照不宣的讳莫如深都“黑不提白不提”,还是能够“淡化”到“淡忘”得无影无踪的,这正是“政治正确”的需要和方略。因此,能够“触摸”,“敢拍人所不拍”,正是冯导的难能可贵之处。

(转载本文请注明“中国选举与治理”首发,以上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