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 Google
  • 百度

高人之见

首页 > 网站介绍 > 读编往来 > 我们一同走过 > 高人之见

高人:再来说说逻辑问题

作者:高人

来源:作者赐稿

来源日期:2018年04月16日

本站发布:2018年04月18日

点击率:2128次


  说过了一些时政文章文风不正的问题,今次再来说説这类文章更为普遍存在的不讲逻辑以及逻辑不通不能自洽问题。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院长杨光斌《胳膊肘往外拐的人是怎么想的》一文,其观点的述说,就缺乏逻辑,因此经不住思辨,稍加推敲,便是破绽。

  众所周知,特朗普是跟咱中国杠上了。他发动了针对中国的贸易战,还推特出了有辱我天朝国格和尊严的话语——在此恕不转述,不替他再骂咱一次。中美两国如此严重对峙,所有中国人理该万众一心,同仇敌忾,枪口对外。因此,杨院长批评那些他所认定的“美国无论干什么都是对的”“胳膊肘往外拐的人”,颇合“尊王攘夷”和“安内攘外”的治道,他也没像唐驳虎那样酣畅淋漓地痛骂国人,绝对百分百的政治正确,只是也引发了爱国者们,给这些人扣上了“汉奸”“洋奴”“美分”的帽子。

  “胳膊肘往外拐”,乃是不为自家、反而为外人说话做事的形象比喻。但杨院长所举三例,却只有“在中美贸易摩擦问题上,网络上的一种声音是中国没有遵守WTO规则,因此美国应该惩罚中国以促使中国遵守规则。这又是在按照美国的腔调去判断中国。”称得上是“往外拐”。其他两例,一个说说中国“有观察者”支持“阿拉伯之春”,是“按照一个抽象的好概念去判断美国的‘大中东民主计划’”;另一个说“在美朝关系上,有的观察者同样是按美国提供的价值观去判断的,形成了先入为主的对朝鲜的负面价值偏好,期待美国去换政权”——两例都是咱中国人在以旁观者身份谈论他人的事情,显然谈不上“往外拐”。两例若是成立,那也只能是杨院长没把中东国家和朝鲜这些“外国”当外人,但问题又来了:这些“自己人”的概念忒模糊——是这些外国的阿萨德们呢、还是那里的人民?

  最没逻辑的是这句,国内的一些观察者大谈特谈对朝鲜的战争选项“是观察者自己的选项,却不是美国政府、尤其不是美国社会的选择”——地球人都知道,对朝鲜发动战争,乃是白宫鹰派所提出的选项之一,杨院长却张冠李戴到了“国内的一些观察者”头上,真是高看了他们。再说了,这话也言之过早,作为研究国际关系的院长,不该忘记美国联合英法刚刚完成了对叙利亚的袭击,又怎能断言“美国政府”不会对朝动武呢?

  还有,针对“网络上的一种声音是中国没有遵守WTO规则”,杨院长是以“只不过是WTO的一些规则不再适应中国这种超级规模的新型经济体”回应的。如此强词夺理,却也由他自己坐实了上述“网络上的一种声音”,所言不虚,确有其事。

  杨院长还给出了出现“往外拐”的原因:“中国缺少话语权。”

  这是一个根本就不存在的问题。因为,当今世界,不说国内,只说国际,也只有在国际,才是个话语自由的天下,所有国家无论大小穷富,都有发声的权力,遑论中国这样的大国了!尤其是中国正在“全面超过美国”的崛起之后,在联合国,在许多重大外交场合,不是都在话语,包括大讲中国故事,而且权重非同一般么!习总近日在博鳌论坛的主旨讲话,不是赢得了全世界广泛的赞誉么!可见,中国并不缺少话语权。

  其实,世界稀缺的不是“话语(表达)的权力”,而是能够得到受众广泛认同的“话语”本身——其内涵和外延,必须体现出话语者“真善美”的价值观,以及合乎杨院长提到的“人性”。

  有意思的是,特朗普对中国开打关税大战之后,美国社会各界不乏公开批评乃至公然反对的声音,但依照“美国的概念、理论”和“美国人的思维方式”,没人说他们“胳膊肘往外拐”。再看咱中国,则是鲜有异见,且其中有些不无道理,却被视为“胳膊肘往美国拐”。不知说这话的杨院长是怎么想的,尤其是其中的逻辑关系是怎么想出来的。

 

延伸阅读:

杨光斌:胳膊肘往外拐的人是怎么想的?(环球时报,2018年4月12日)
  人、尤其是知识分子很难做到去价值化,看问题多少都会有先入为主的价值带入,这是人性,也是生活中的常态。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人在生活中一定要不问真相、不问是非地陷入价值承诺,这更是研究国际关系或外交政策观察的大忌。无论一个国家标榜的外交目标有多高尚,说到底就是为了国家安全利益,只不过在实现这种安全利益的时候要找到价值性说法、合法性论述,以让其政策成本更低。美国就是这样开展对外政策的,价值观外交也构成了美国国家安全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尽管特朗普政府宣称要放弃价值观外交。
  遗憾的是,我们看到,相当一个时期以来,包括我国在内的一些外交政策的专业性或公共性观察者,在论及美国与一些国家的关系时,总是或明或暗、或直接或间接地朝着有利于美国的方向去论述,结果证明,这些言论基本上都是错的,有的甚至一错再错。
  比如,在美国推行“大中东民主计划”而支持“阿拉伯之春”的时候,有观察者认为,尽管会带来一定程度的代价,但方向是对的,是正确的进步,因为阿拉伯地区迎来了民主。结果是什么呢?一战后建立起来的秩序被彻底破坏,叙利亚一夜回到原始社会状态。这种观察既不清楚西式民主其实是党争民主,党争民主的一个必然结果,就是制造认同政治的同时也制造了国内分裂,也没有真正搞清楚大中东地区历史与国情的复杂性,只是按照一个抽象的好概念去判断美国的“大中东民主计划”,知识性教训可谓深重。
  又如,在美朝关系上,有的观察者同样是按美国提供的价值观去判断的,形成了先入为主的对朝鲜的负面价值偏好,期待美国去换政权,一次又一次地预判美朝战争正在迫近。哪怕是在2018年平昌冬奥会期间,美国主流媒体铺天盖地报道朝鲜半岛趋向和平,报道半岛南北一同进入开幕式现场,但国内的一些观察者还在大谈特谈战争选项。这是观察者自己的选项,却不是美国政府、尤其不是美国社会的选择。
  再如,在中美贸易摩擦问题上,网络上的一种声音是中国没有遵守WTO规则,因此美国应该惩罚中国以促使中国遵守规则。这又是在按照美国的腔调去判断中国。事实上,无论是国内的国际贸易专家还是WTO自身都承认,中国很好地履行了当初的承诺,只不过是WTO的一些规则不再适应中国这种超级规模的新型经济体,而中美贸易摩擦的根源也在于非西方新型经济体崛起改变了过去西方主导的世界秩序,美国将国内法凌驾于WTO规则即国际法之上。因此,指责中国的那部分舆论,同样是缺少知识基础乃至事实基础的一种价值观承诺的结果。
  凡此种种,很多“专业性”观察严重偏离了基本情况,结果只能是一错再错。教训够深刻的了,是时候反思了。本来讲究实践理性的中国人,为什么要以强烈的价值偏好去观察这个最讲究理性、最讲究利益博弈的外交政策?原因当然不止一二,但其中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就是中国缺少话语权。
  话语权是一种以专业知识为基础的思维能力和思想表达能力。改革开放之后,原有的话语不能满足时代的需要,上世纪80年代以来,社会科学落后的中国只能以拿来主义的方式建设自己的社会科学各个学科,“中国社会科学”中却没有“中国”这个本体论,结果一些人便习惯性地以形成于异域、特别是美国的概念、理论来观察国内政治经济和国际关系,自觉不自觉地都是按美国人的思维方式去看问题,结果美国无论干什么都是对的,其他国家都是错的。由此可见,不能说美国的“接触政策”和价值观外交是失败的。
  世界政治的真相又是什么呢?为什么世界政治的等级性、不平等性、不公正性远远大于国内?被西式民主“洗礼”的转型国家又有几个实现了预期目标?这个世界因此而变得更加良善了吗?所有这一切,都需要观察世界政治的新知,需要一种新世界观。中国提供的“人类命运共同体”方案不但是一种新世界秩序,也应该是围绕如何建设这个新世界而产出的替代性新知识。(作者是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院长)
(转载本文请注明“中国选举与治理”首发,以上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