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 Google
  • 百度

高人之见

首页 > 网站介绍 > 读编往来 > 我们一同走过 > 高人之见

高人:我看杨鹏的《如何重新认识老子》

作者:高人

来源:作者赐稿

来源日期:

本站发布:2018年07月10日

点击率:2802次


  7月5日的凤凰网,以“哈佛也爱道德经:国人教育最缺其中三个字|非常国学课”为题的报道说:6月30日上午,磬鸣数响,金声玉振,由凤凰网主办的大型文化公益项目“经典归来:非常国学进校园”在长沙青竹湖湘一外国语学校正式启动。
  但读罢开讲人哈佛大学亚洲研究中心研究员、掌上国学院创始人杨鹏开讲的《如何重新认识老子》,立马想到太祖爷《改造我们的学习》文中的那幅对联:“墙上芦苇,头重脚轻根底浅”“山间竹笋,嘴尖皮厚腹中空”。
  
  说它“头重脚轻”,是说通篇讲的是当今“国人教育最缺”这个社会重大热门话题,而所谓的“非常(之)国学”呢,则仅仅是老子的一句“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物负阴而抱阳,沖气以为和”。而且,这“道”和“一”究竟是俩神马东西、以及何以“道(能)生一”生二、生三乃至生万物这些老子原创的模糊概念及其莫名的逻辑,身为“掌上国学院创始人”的杨鹏非但不予解惑,还让听讲的学生也“不要纠结一二三是什么”。这就连读书做学问的大忌“只知其一,不知其二”“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都不如了——冠以“哈佛大学”名头的“亚洲研究中心”,此说实在令人震惊,进而怀疑这个中心是否为哈主办抑或是授权?以及杨鹏身份真是个“旅美学者”么?
  
    说他是“山间竹笋”,是说他拿着不是当理说,宣称“国学不是死板的东西,而是可以与现实、与世界结合,可以灵活运用的东西”。据此,他便“灵活”地拿老子“生、沖、和”这仨字做文章,用来“应对科技创新、竞争协作和心理安全”这三个当今“国人教育最缺”的问题。如此这般的生拉硬套,让老子及其学说“与时俱进”到了当代,实在荒唐。凤凰网的网编,却在“导语”中给出了“为解读国学寻找新的‘立足点’”云云的捧场。
  
  众所周知,寡欲、不争、无为、小国寡民及其小农自给自足老死不相往来的自然经济,乃是老子的处世之道和政治主张——“三观”如此,其所谓的“生、沖、和”,能特么有一点“创新、竞争、协作”的现代意识么?
  
  尤其需要指出的是,老子的这句话,与“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变化而庶类繁矣”一样,都说的是世界万物的来源,“生、沖、和”并不是强调的重点。老子此说乃是中国版的“创世纪”,与上帝创造世界和人类这一基督教的神学相较,玄学而已。
  
  问题还在于,杨鹏在开讲中既然认同并引述了美国“双文化理论”,即“一种传统文化哪怕在表象上发生了一些变化,但是它里面的结构仍很难改变,它的背后会有一些‘潜结构’继续延伸”,那么,老子也不例外,其人其说的“潜结构”,无论杨鹏以什么立场、以什么视角、如何灵活的重新认识,也不能推陈出新为解决当今中国教育弊端的济世良方!
  
  可见,如此的“重新”认识老子,“解读”国学经典,完全是强加于古人——让老子牵强附会于杨鹏自己的观点。遑论区区一句“道生一”,既代表不了老子、更与博大精深的国学不匹配了。咱就别腆着大脸说啥“金声玉振”,快拉倒吧,别特么贻笑大方恶心国学和自己了。
  
  诸子百家的经典,我粗读过一些,觉得老子的东西最难懂,主要是因为他的许多观点连概念都不清晰,又无逻辑可循,使得他的一些话语玄乎其玄,反正我是莫名其妙——“道生一”便是典型例子:你得使劲琢磨,好不容易猜出那么一点意思,却又苦于无法准确地言说。由这种似乎“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东西生发出来的所谓“新的立足点”,能有多大的说服力?也只能忽悠忽悠初中生罢了。
  
  我看,杨鹏对国学经典的解读,与于丹是一个套路和档次:不是老老实实的介绍诸如老子,再以其原创的观点联系现实,而是完全倒过来了:觑着,瞄着现实话题,然后再去国学的故纸堆中寻章摘句,阐述,发挥,炒作,忽悠。他(她)们所说,或有补脑的“心灵鸡汤”,更有糊涂粥,杂碎汤,还掺了蒙汗药。这使得我一见到“国学”二字头就大;一听说“国学大师”就反感——这主要是因为,我不说学界的文化骗子忒多,但文化掮客、小贩乃至混混儿着实不少,他(她)们不是在做学问,而是在做生意,哗众取宠,盗名欺世,骗吃骗喝敛财。
  
  再就是在当下的中国,还拿美国名校说事儿,非但不再耸人听闻,反倒让人觉着少见多怪:麻省理工大学“通过做项目来学习”的做法在美国也不普遍;通过竞技体育激发竞争意识、培养团队精神,也并不为哈佛所独有,连中国幼稚园的小朋友们都朦胧意识到了。
  
  开讲还扯了句杨鹏非常认同的、唐翼明先生“文化可以嫁接,没有办法移植”的观点。
  
  那我就顺便跟着扯几句,并且不扯理论,因为“事实胜于雄辩”。请问:十月革命那声炮响,给我们送来了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被独尊为“指导我们思想的理论基础”,是“嫁接”的呢还是“移植”的?前苏联老大哥尤其是它在东欧的几个小兄弟,自上世纪九十年代开始改弦易辙,往西天的邪路上一路狂奔,而日本则是先知先觉毅然决然早在明治维新时就开启了举国上下“脱亚入欧”的进程,争辩它们是“嫁接”还是“移植”了西方的政治文化和制度文化,仅以邓大人的“三个有利于”再加一条“有利于提高人民的自由”而论,又有多大的意义?
  
  好在开讲的留言,差评如潮,说明咱中国人,越来越不好忽悠了。 
(转载本文请注明“中国选举与治理”首发,以上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