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 Google
  • 百度

高人之见

首页 > 网站介绍 > 读编往来 > 我们一同走过 > 高人之见

不名:我看赵忠祥

作者:不名

来源:作者赐稿

来源日期:2020年01月20日

本站发布:2020年01月20日

点击率:432次


116日,央视原著名播音员、节目主持人赵忠祥因病去世了。从中国人均寿命的标准看,终年78,虽说已过古稀,但总觉着他还应该再活上十年八年才是——记不太清楚了,好像去年他还在电视上露过几次脸、前些日子还上过八卦头条的吧。无奈的是,“无常”没放他一马。泼天的万贯家财留给了孙子,自己赤条条走了。可见,优越的医疗条件+优厚的财力“不差钱”, 对死神不好使。

命也夫?信矣。

作为名人,尤其是曾经的国字脸,赵忠祥绝对的“生荣”,也一定是“死哀”的——自称与赵忠祥“亦师亦友”、因故久违了的朱军最忙活,请范曾泼墨挥毫撰写了 “赵忠祥挚友千古”的挽联:“四十年银屏光彩谁传捷报慰人世,八千里云汉远行我为斯民哭健儿。”报道还刊登了朱军的五张大幅照片——莫非这是他复出前的冒泡?

估计届时的追悼也一定隆重——央视摄像的“长枪短炮”都是现成的,操办丧事的队伍又十分专业,前来露脸的三教九流各色人等也一定不少。这从网上的预热便可看出,只是对他或褒或贬,臧否不一,却是大煞风景,乃至厌屋及乌,对范曾的挽联也吹毛求疵起来,说什么“千古”大有吹捧之嫌,“斯民”又“被代表”了一次等等。其实,这类溢美与悲情的文学表达,都是撰写挽联的文字套路,不必咬文爵字。

依我看,有疵可求的,在于挽联的格式:下联最后两字的换行往里拐了。如此这般,上、下两联恰巧构成一个繁体的“门字形,连抬头和落款又都写在了里面。这么一来,上联是从右往左读的,下联就得反着从左往右读了。这可真是“对称”到了极致,再次体现出中国文人的才思。

如此独出心裁,或是有例可循,只是我孤陋寡闻,第一次见识

还是言归正传说赵忠祥吧。有道是“人死为大”。人都没了,万事皆空,还要抖落人家的糗事,实在有失厚道。再说了,人无完人,名头再大,“名利”二字以及挖鼻掏耳打嗝放屁,有几人能够免俗?总之,还是积点口德吧。

但对他过分的追捧,诸如很多人称他旁白解说《动物世界》的“声音特有‘磁性’”云云,似乎不同凡响到简直就是空谷足音、千古绝唱了,我也不以为然。

因为,给《动物世界》旁白,只此赵忠祥一家,别无他人,没有比较,说不上最好。须知,央视的名嘴,都不软,否则也进不了这道门儿呀。不信,就来个《动物世界》旁白大赛比试比试?!好在能够说明问题的是,几代人演绎的《茶馆》,可谓是各有千秋,你能分别出谁高谁低么?还有不同版本的《简爱》,不同的配音,也是各有特色,你说出孰优孰劣么?我看都好。

赵忠祥的职业生涯,主要是《新闻联播》的播音,《正大综艺》,“春晚”等节目的主持,以及配音旁白,最大的优点是他的庄重和沉稳。平心而论,罗京的播音,音容绝对不输前辈赵忠祥,也不让眼下走红的主播。至于主持节目,赵忠祥的优点,还是庄重沉稳,而嘴上的功夫,反应的机敏,都不是他的长项。最近,央视出现的几张生脸儿,给观众耳目一新和肚子里有货甚至后生可畏的感觉。说实话,有些老面孔,脸都褶子了,早该到后台做些幕后的工作,让位给年轻人了。

记得李咏刚出道的时候,我所在的公司赞助了他主持的一档节目,在我与他和肥肥小姐进行沟通的时候,他的客气,直率,认真,给我留下了很好的印象。他因病离世后,其家人只是发了一条简短的消息,只有亲人和几个好友把丧事办了。

我认同并赞赏这种低调。

说起来也是,主播和主持只是三百六十行中的一行而已,职业的特点使他()们得到了世人更多的关注。这无可厚非。只是在世界风云突变的当下,人们应该更加关注的国事家事天下事很多。对央视名嘴去世这事,当以“知道了的态度待之。

愿逝者一路走好,在天之灵安享。

(转载本文请注明“中国选举与治理”首发,以上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