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 Google
  • 百度

国际评论

首页 > 国外选举与治理 > 国际评论

何亚非:担忧中国威胁,恰恰是因为美国自己有霸权情结

作者:何亚非

来源:观察者网

来源日期:2018年02月07日

本站发布:2018年02月07日

点击率:90次


特朗普政府最近对中国在战略层面的定位日趋清晰,美国政府《国家安全战略报告》首次把中国与俄罗斯一起列为“战略竞争者”,并把中俄对美国的威胁放在美国家安全威胁的首位。特朗普今年《国情咨文》提及中国的篇幅很短,但其措词明确,称中国挑战了“美国的国家利益、美国经济和价值观”。美国国务卿蒂勒森最近在德州大学奥斯丁校区演讲谈到拉美与中国关系时,更把中国称为“中国帝国主义”。美国国防部发表的报告也是亦步亦趋。

美国政府这些报告和领导人表态,对于美国对华政策乃至整个对外政策意味着什么?中美关系的基本面有何变化,是否将陷入“修昔底德陷阱”而走入对抗?中美应该如何行动来避免“修昔底德陷阱”的宿命?这些问题都需要我们冷静、深入思考。

国际关系中大国关系最为要紧,因为大国关系决定世界和平与发展的未来,决定国际秩序能否顺利调整,形成新的稳定架构,决定全球治理能否克服“失序”和“碎片化”,继续为国际社会提供合适的公共产品。而当今大国关系中,中美关系则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核心关系。

在全球化深入发展的今天,中美作为最大的两个经济体、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和核武器国家,无论是经济还是政治和安全利益都已经形成“和则两利、斗则俱伤”的共生共存的利益格局。两国建交近40年,风风雨雨,跌宕起伏,然而,经过双方的努力,如今已是各自的主要贸易伙伴,在国际事务和全球治理中,又有着广泛、相互交错的合作领域和空间。

同时,中美的确是意识形态不同、战略取向不同,双方在政治制度、国内治理、发展模式、保护人权等许多方面的分歧始终存在,美国想把中国变成又一个美国或者一个“听话的日本”的目标始终没有实现,也不可能实现。

近几十年的变化在于,中国在全球化大潮中学会了游泳,取得骄人的快速发展,中美力量的鸿沟开始逐步缩小,中国的发展模式和政治制度体制的魅力得到越来越多国家和人民的肯定,为发展中国家提供了一种全新的发展模式,完全有别于西方以“华盛顿共识”为代表的彻底“私有化、市场化、自由化”的经济改革方案。这对于百年世界霸权美国来说,挑战确实是前所未有的,由此产生的战略焦虑也在所难免。

这些合作与竞争共存、合作占主导的两国关系基本面没有、也不会改变。这是我们观察中美关系的前提和背景。

现在的问题是,面对中国和广大发展中国家随着全球化的发展力量不断上升的历史趋势,美国如何适应和调整,该做出什么样的战略选择?美国是否会像修昔底德描述的那样,如同斯巴达由于对希腊城邦崛起的“恐惧”而选择战争,美国也会因“恐惧”中国在国际体系中“取其而代之”而选择对抗和冲突呢?

这个问题目前美国还没有给出答案,赞成者有之,反对者更众,美国对华政策的“辩论”随着每届新政府上台都会重新开始。从宏观看,美国并未在国家政策层面形成与中国全面对抗的格局,但是有迹象表明,至少美国有一些人和利益集团患上了这种没有根据的“恐惧症”,而且正在侵蚀美国对华政策,表现形式是在合作与遏制两手中,遏制一手在加强。

那么,中美应该如何进行良性互动,增加合作,减少猜忌,防止陷入“修昔底德陷阱”式的对抗呢?

中国几十年来艰苦奋斗,和平发展,进入了世界舞台的中心,已经成为世界重要的政治、经济、军事、贸易、科技大国,开始扮演具有全球性影响的角色,在全球治理中占有重要一席。这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展现给世界的新面貌、新特征。中国的硬实力和软实力都有很大长进和发展,无论从文明、意识形态,还是发展模式的角度来看,中国都是独具特色的大国,奉行独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政策,维护全球治理体系,希望与各国包括美国建立合作共赢的全球合作伙伴关系,以造福自己,也造福整个国际社会。

事实证明,中国选择的“美美与共”的强国之路和发展模式是正确的,符合中国人民的根本利益,也符合世界发展的方向。中国需要坚定不移沿着这条和平发展的道路走下去。为此,习近平总书记从中国国内成功治理基础上,结合国际形势和全球化的重大变化,这些年提出了一系列涉及全球治理的新思想、新方案,从倡导国际关系民主化、建立新型大国关系,到提出建设“一带一路”倡议、全球伙伴关系网络,再到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无不体现出中国以“和”为核心、倡导共同发展和共同繁荣的新天下观、新治理观和新型国际合作与发展模式。这些治国理政和全球治理的新思想得到各国的重视,为维护世界长期和平、促进全球发展提供了新思路、新路径。

对于美国来说,长期霸权地位固化了其“美国治下和平”(Pax Americana)的思维模式:即美国作为“山上灯塔”的西方文明优越感、称霸全球的绝对军事优势、占据世界金融统治地位的美元体系、独步天下的经济贸易强国地位,绝对不容许任何人挑战。简而言之,美国绝不容许在全球任何地区出现可能挑战美国上述地位的国家或国家集团。这在美国历届国家战略报告中都有明确的表述,是明摆在那儿的。不管是民主党还是共和党,美国历届政府和精英阶层,对此毫不掩饰。

当然,自美国建国以来,其思想界也一直有一个解不开的疙瘩,那就是美国建国的核心理念“自由主义”(Liberalism)与美国这两百多年通过武力、掠夺和强权建立起来的“帝国”所包含的霸权思想,在很多方面是相互矛盾的,甚至是对立的。美国自己也无法自圆其说。因此,美国对于自己推动建立的国际体系、全球治理体系,都采用“合则用之、不合弃之”的实用主义立场,双重标准一地鸡毛。

在这样的思维模式下,中国的发展壮大让美国颇为纠结:中国坚持改革开放、和平发展,是在美国建立的国际体系及其推动的全球化进程中发展起来的,已经成为国际政治、经济、贸易体系不可或缺的主要成员,中国并无挑战美国乃至“取而代之”的战略图谋。只要没有偏见和恶意,这是任何人都能看得清清楚楚的。

美国过去曾用冷战、热战、政治孤立、经济打压等办法成功的对付了前苏联、日本、德国,现在正在四处围剿俄罗斯,继续挤压其战略空间。冷战的胜利曾使得美国变得不可一世,傲视天下,认为其主导的西方文明及其衍生的政治制度、发展模式已经没有竞争对手,到了巅峰,“历史已经终结”,“山上的灯塔”将永放光芒。

这就是所谓的“美国时刻”(American Moment)。这也许是美国百年霸权最为辉煌的时刻,须不知这一时刻稍纵即逝,是那么短暂、昙花一现,历史的发展有自己的客观规律。美国依然是世界霸权国家,但是经济全球化和世界多极化继续向前推进,世界力量格局变化也向着更加平衡、更加有利于发展中国家的方向发展,出现了西方工业革命以来首次东西方力量的“大趋同”(Great Convergence)。美国面对国际关系和世界格局的大变化,变得神经“脆弱”起来,对中国等国家的战略焦虑加重,猜忌和怀疑加深,再次走到了需要美国做出历史选择的时刻。

其实就是两条道路的选择:一是与中国建立习近平总书记倡导的“不对抗、不冲突、相互尊重、合作共赢”的新型大国关系,两国和平相处、和平竞争,维护现有全球治理体系,并且做出适当调整,以维持世界的长治久安;二是延续过去对付其他大国崛起的“老套路”,运用政治、经济、军事、文化、舆论等各种手段和优势进行打压、遏制、围剿,以维护美国的长期霸权地位。

目前看,美国尚未做出全面的选择,但是很多做法受固化思维模式影响,惯性、本能的按照“老套路”行事,搞离岸平衡,从军事、经济、文化等多方面保持高压和威慑,以压促变、以压获利。这些年美国对华政策的摇摆度增大,忽左忽右,忽冷忽热,出尔反尔,就是受“老套路”的影响。特朗普上台后奉行“美国第一”的狭隘民族主义政策,这个特点更加明显。

其实早在本世纪初美国就面临如何与中国相处的道路选择,后来因为“全球反恐”美国不得不调整其战略威胁的顺序,大国威胁在美国的安全威胁单子上被“后置”了,而今天“大国威胁”又重新回到了美国战略威胁的首位。中国又出现在美国战略威胁的名单上,而且与俄罗斯一起“并列第一”。

其实,正确的选择只有一个,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反复强调的,中美“合作是唯一选项”。这是中国作为负责任大国的历史选择,希望美国也在深入讨论和认真思考的基础上做出相向而行的选择。在全球化深入发展、世界各国相互依存度不断提高的今天,中美有一万个理由加强合作,没有一个理由进行对抗,因为中美关系不仅影响两国自身,两国作为全球性大国的地位决定了中美关系的“溢出效应”将对世界和平与繁荣产生直接影响。

事实是双方在两国合作中受益匪浅,这几十年两国关系特别是经贸关系的发展完全是双赢的。如果坚持说是谁占了谁的便宜,那是“零和思维”的延续。美国一些人所说的中国“正在侵蚀美国的安全和繁荣”、“中国的发展是占了美国的便宜”,那是痴人说梦,毫无根据。

中国的持续发展是任何力量也不可阻挡的,这已经被历史所证明。中国的发展符合中国人民的利益,也与国际社会的利益相一致,自然也符合美国的长远利益。中国力量的上升是世界和平与发展力量的上升,而不是另一个霸权的出现。中国对外战略的理论和实践都否定了“国强必霸”,永不称霸是中国的国策,是中国对世界的庄严承诺。只要美国做出正确的选择,中美合作的前景无限,世界和平与发展的前景无限。

作者为中国外交部前副部长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