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 Google
  • 百度

国际评论

首页 > 国外选举与治理 > 国际评论

秦天:阿曼湾油轮遇袭是“斗而不战”的产物 秦天:阿曼湾油轮遇袭是“斗而不战”的产物

作者:秦天

来源:世界知识

来源日期:2019年06月26日

本站发布:2019年06月26日

点击率:229次


6月13日,两艘油轮在阿曼湾遇袭、起火、抛锚,船员弃船求救。就在一个月前,在相近方位,也有四艘油轮遇袭。诡异的油轮遇袭接连发生,恶化了美伊关系,更将波斯湾安全局势带入30年来最严峻的时段。1980年代两伊战争中,交战双方袭击波斯湾的油轮,美国海军介入护航,美与伊朗海军爆发了海战。两伊战争结束后,波斯湾地区历经两次伊拉克战争,沿岸国家间关系阴晴不定,但油轮、商船进出波斯湾无阻,基本的航行安全是有保障的。无论是主导中东的美国,还是沙特、伊朗等产油国,都以石油安全运输为重大利益,关系再差也不至于迁怒国际油轮。此番油轮遇袭突破了30年来的共识与规范,性质相当恶劣。

u=1927720111,2738538228&fm=11&gp=0.jpg

  美国第一时间认定伊朗为元凶,英国、沙特附和,但德、法、俄、中、日等国呼吁勿妄下结论。其实,此事疑影重重,多方似乎都有作案可能,但也都找得出不作案的道理。唯一确定的是,各方与波斯湾紧张局势都脱不开干系。

  伊朗军力不是美国的对手,主动挑衅、引火烧身将危及其政权生存。所以,伊朗一切行动的上限是不与美国开战,这在伊朗最高领袖的讲话中也有体现。但另一方面,美国对伊朗大搞极限制裁和军事威慑,重压之下伊朗有进行反击的动力。袭击油轮、抬高油价,有可能成为伊朗彰显对波斯湾影响力的重要一招。进言之,袭击油轮既可能是伊朗领导层集体做出的战略决策,也可能是伊斯兰革命卫队等强硬势力自主采取的反击措施,也不排除是亲伊朗的代理人武装(如也门胡塞武装)出于自身利益而为。总之,伊朗要在不引起美国动武的前提下展示抵抗美国的决心与能力。

  美国对伊朗的态度颇为微妙。油轮遇袭后,美国务卿、代理防长强调最多的是“不寻求与伊朗开战”。这是美国的大战略所决定的。特朗普将美国的对外战略重点定为大国竞争,无意与伊朗开战或卷入新一场中东战争。但是,为了避免开战,美国必须进行有力的军事威慑,令伊朗不敢轻启战端。到底什么才是恰当的军事威慑,却很难界定。美国5月下旬向波斯湾增兵1500人,6月中旬又增兵1000人,欲兼顾“避战”与“威慑”。但长此以往,伊朗还会相信美国仅仅是威慑吗?

  沙特、阿联酋、以色列的心态也是矛盾的。这些国家作为美国的盟友,乐见美国对伊朗极限施压,甚至希望美国对伊朗核设施进行外科手术式的打击。但是,一旦美伊真打、大打,这些地处“前线”、纵深有限的国家也怕遭战火殃及。因此,制造油轮袭击、诱发美伊开战,对它们而言乃“伤敌一千、自损八百”。沙特、阿联酋卖油吃饭,袭击运送自己石化产品的油轮于情理不合。以色列秘密行动能力超群,但突然在美国管辖的波斯湾制造事端,似乎不符合逻辑。

  上述各方皆有打压敌手的需求,又都无全面开战的兴趣,都在“战”与“不战”之间找平衡点。油轮遇袭就是这样一种“斗而不战”状态下的产物。

  此事的后续演变大约有两种可能。一是“高烧不退”。美伊对峙、斗而不战的状态长期延续。伊朗(或者说伊朗内部强硬派、代理人武装)持续向美国及其盟友的利益发起挑战,并测试美国所能容忍的极限。在波斯湾,伊朗可能骚扰航行安全,类似事件或再度上演。在核领域,伊朗将很快突破核协议对低浓铀、重水储量的限制,并可能进一步提高铀浓缩丰度,也就是实质性地退出核协议。在伊拉克,5、6月以来已多次出现不明火箭弹落在美使馆、石油公司驻地附近的情况。“高烧不退”之下,擦枪走火风险极高,伊朗的反击随时可能触碰美国的红线。即使冲突幸未升级,持续紧张的高危状态对各方来说都很难管控。

  二是“朝鲜模式”。特朗普在全面遏制伊朗的同时,始终把“等伊朗人来谈”“愿与伊朗人对话”挂在嘴边。近期特朗普访问日本时称“只要伊朗不拥核,不愿伤害伊朗,不搞政权更迭”,并授意日本首相访伊递信;美似乎在尝试与伊朗接触的可能,并降低与伊朗对话的门槛。这种情形与近两年美朝关系演变有些相似。2017年美朝紧张步步升级,甚至一度走到冲突边缘。但剑拔弩张之后,却是2018年春美朝关系的“戏剧性”缓和。对美伊关系而言,当前的公开叫骂会不会是缓和的掩护,敌对行动是否是为日后谈判叫牌喊价,似乎也不是不可能。当然,考虑到伊朗政治体制更复杂、伊朗尚未拥核等因素,美伊缓和恐怕比“朝鲜模式”艰难得多。

  (作者为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中东所副研究员)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