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 Google
  • 百度

国际评论

首页 > 国外选举与治理 > 国际评论

宗研:美国的中东外交能否突破五大因素诱发的局限?

作者:宗研

来源:大国策智库

来源日期:2019年10月17日

本站发布:2019年10月17日

点击率:155次


        9月14日,沙特阿拉伯东部的布盖格炼油厂和胡赖斯油田遭遇袭击。美国指责是伊朗所为,20日向中东曾兵,并对伊朗新一轮“极限施压”,但并无对伊动武的迹象。同日美国总统特朗普重申,美国希望避免与伊朗爆发全面战争。对于特朗普来说,谋求连任比卷入一场无法预料后果的战争更加重要。美国对伊朗似乎陷入动武不行,欲罢不甘的窘境,因此,将外交攻势列为其当前首要选项。

  9月22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接受美国ABC的政治栏目“Tish Week”采访时表示,“特朗普总统和我都打算为外交的成功给予一切机会”。在24日开幕的为期一周的联合国大会期间,特朗普展开了十多场的双边首脑外交,并在联大演讲时希望各国都跟美国一起对伊朗施压。意思就是要尽可能多地团结能团结的力量,与美国共同对付伊朗。问题是,特朗普政府的“美国优先”外交能团结到谁?特朗普政府单边主义外交又能争取到谁?其现行的外交政策所产生的负面影响并非几次首脑外交和一次演讲就能挽回的,美国对伊朗施压或其他行动能否成功还要取决于美国中东外交能否突破诸如宗派、民族、政治体制、石油等地区多种复杂因素以及美退出伊核协议后失去俄、欧、中等各方合作配合等等所产生的局限。本文通过简析中东地区的霸主争夺、宗派、民族、政治体制以及石油等方面的复杂因素,透视美国的中东外交能否突破上述因素诱发的局限,这些局限会否影响美国团结相关国家对伊朗施压。

  1、争霸

  美国著名国际政治学家、地缘政治学家尼古拉斯.斯派克曼的“谁支配着边缘地区(中东地区),谁就控制欧亚大陆;谁支配着欧亚大陆,谁就掌控世界的命运”的理论,影响着二战后美国乃至其他大国的全球战略,至今仍然不为过时。美国仍然在中东称霸,并操纵域内国家争夺地区霸主,以服务其在中东的霸业。

  中东地区共有24个国家,其中伊朗、土耳其、沙特、埃及、以色列等五强,被认为有资格争夺地区霸主。但是,其中任何一国都不具备单独称霸的实力,没有大国的支持难成霸业。美国支持以色列抗衡周边国家,欲称霸中东,引发阿拉伯国家抵触。特别是特朗普政府“使馆搬迁”举动,激怒了整个穆斯林世界。美国支持以色列而得罪中东绝大多数国家,成为其中东外交的局限之一。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这是美国不想也难以突破的局限。

  另外,美国扶植沙特在海湾地区与伊朗相争,不管是历史原因,还是现实原因,都不为伊朗所接受。这成为美国对伊朗外交之局限,出于美国中东整体战略,美国不想也难以放弃支持沙特,故而是美国中东外交难以突破的局限。

  2、宗派

  中东地区虽然是犹太教、基督教和伊斯兰教世界三大主要宗教的发源地,但在24个国家中,除以色列和塞浦路斯外均为伊斯兰国家。伊斯兰教作为传统制度文化和精神文化,对于中东伊斯兰国家的政治和社会生活影响至深。在中东地区,不仅犹太教国家以色列与伊斯兰国家冲突不断,伊斯兰教内部的逊尼派和什叶派,还是伊斯兰国家之间及其内部长期争斗不断的根源。这样的冲突与争斗是长期以来中东地区局势持续不稳定的重要原因之一。

  2003年美国入侵占领伊拉克,打破了原来什叶派处于劣势的宗派地缘格局,伊朗联合伊拉克、叙利亚、黎巴嫩真主党以及逊尼派的一些激进组织(如巴勒斯坦的哈马斯和伊斯兰圣战组织)形成什叶派势力范围。中东地区逊尼派国家(约旦、巴解组织、突尼斯、摩洛哥、也门、巴林和阿联酋)则在沙特的主导下,组成了逊尼派君主制国家联盟,从而形成了当前中东地区伊斯兰宗派相互抗衡的格局。沙特领导的逊尼派阵营,不仅得到美国的支持,还得到以色列的暗中支持。

  美国不但是以色列的铁杆盟友,而且在什叶派和逊尼派的宗派对立中,特别是在沙特和伊朗这两个宗派领导的对抗中,美国是选边站的。这势必导致美国不可能团结中东地区所有宗派国家,美国的中东外交也难以突破由此产生的局限。

  3、民族

  中东地区民族众多,主要有:阿拉伯、土耳其、波斯、库尔德、犹太等十多个民族。中东地区的民族问题错综复杂,与历史、现实、宗教等因素交织在一起,形成极为尖锐的民族矛盾。既有主体间的矛盾,也有少数民族问题,部分国家还存在部族部落问题。其中最为重要的民族矛盾与冲突当属阿拉伯人和犹太人之间的冲突,以及阿拉伯人与波斯人之间的矛盾。前者表现为的阿以冲突,是持续时间长、复杂和非常难解决的地区冲突。后者当前主要体现在代表着阿拉伯人的沙特与代表着波斯人的伊朗之间的矛盾。

  关于这两对民族矛盾的情况,有诸多的论述,这里不再赘述。之所以提出这两对民族矛盾与冲突,是因为美国与其有着脱不开的干系。美国的中东外交难以突破阿以冲突造成的局限;美国的对伊朗外交也难以突破沙特和伊朗之间民族矛盾与纷争而产生的局限。相关原因也有不少论述,这里不再赘述。

  4、体制

  在24个中东国家中绝大部分国家的现行政治体制是君主制或政教合一。2003年,美国入侵伊拉克,推翻了萨达姆政权。之后美国宣称,要通过对伊拉克的占领和战后民主化进程,建立一个改造阿拉伯世界的民主模式。然而,美国在伊拉克推进的民主化进程遭到了许多阿拉伯国家的反对。为了各自的利益,也为了维护本国的政治体制,这些国家竭力阻止美国在伊拉克战后重建中建立稳定的秩序,以破坏其所谓的民主化进程。不仅美国的传统敌人伊朗和叙利亚极力破坏后萨达姆时代伊拉克的安全和稳定,就连美国的盟友沙特和约旦同样也不希望维护战后伊拉克的稳定。因为这些国家担心,一旦伊拉克民主化进程成功,美国将以此为楷模更加致力于推进中东地区的民主化改造,从而危及这些国家传统的君主制和政教合一的政治体制。

  这里且不论美国策划的“阿拉伯之春”的成败功过,仅从以上战后伊拉克政治体制改造进程看,美国的中东外交难以突破由该地区国家维护现行的政治体制所引发的局限。

  5、石油

  根据2003年底全球已探明的石油储量分布数据,中东地区为995.8亿吨,居全球之首。其中主要集中在沙特、伊朗、科威特、伊拉克、阿曼、卡塔尔和叙利亚等国。中东作为全球最大的产油地区,历来是大国的必争之地。因此,中东石油也成为世界经济和国际政治互动关系中的一个重要因素。二战以来美国历届政府的中东外交重点之一就是竭力维护其在中东地区的石油霸权。然而,随着历史的发展,时代的进步,世界格局的变革,美国的中东石油霸权战略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中东地区的国家和人民反对美国石油霸权的不懈斗争(1973年阿拉伯国家动用石油武器的斗争导致的第一次石油危机仍然记忆犹新),以及世界其他大国和地区力量对美国中东石油霸权形成的重大制约等等,是美国中东外交面临的难以突破的局限。

  虽然全球能源供给趋于多元化,石油供给趋于多渠道化,中东地区的石油对于美国来说不像以往那么至关重要。但是,中东一旦有点“风吹草动”,还是牵动着美国的神经。仅此次沙特石油设施遭袭,就搅得特朗普曾预案动用石油储备。更难想象如果美国真的对伊朗动武,整个波斯湾的石油供给被切断,美国乃至世界政治、经济会是什么样子。因此,中东石油,这个美国长期玩弄于股掌之上的战略资源,反倒成为美国对伊朗外交的局限。

  纵观以上五个方面的局限,加之美国退出伊核协议之后俄、欧、中等各方的不配合不合作,可以得出结论:特朗普要求各国跟美国一起对伊朗施压,恐怕难;真正能被特朗普政府团结的力量,恐怕少。要改变这种局面,唯有美国先从自身做起,改变单边主义的一意孤行,改变“美国优先”的自私自利,改变动辄施压和威胁的霸凌,以国际主义的胸怀公平公正地处理中东事务,通过外交手段政治解决热点问题和争端,做中东地区国家的共同朋友。

  作者系暖流集团研究部高级研究员;原题《美国中东外交之局限》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